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办法总比问题多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国被大明彻底灭国之后,所属区域被大明重新划分成了二十个郡,在这二十个郡中,最早归属大明的像青州郡,虎牢郡等地都已经超过了一年,而像雍郡便只有半年,而靠近大漠的涔州,叛乱彻底平息才只有三个月.

  以前秦国在大陆之上便是以穷而闻名天下,具体到地方而言,经济发展又各有不同,像雍郡这样原来的秦国国都自然是条件好的,而涔州这样的边远之地,便可以称之为穷山恶水了.即便是归属大明之后,他们的经济发展仍然是极不平衡的.

  青州靠近中平郡,是最早归属大明的州郡之一,其州郡之内畜牧业极其发达,所产荒原马是大明战马的主要来源,即便是不值钱的挽马,驼马,如今在轨道车开通的情况之下,需求量也极大,畜牧业已经成为了他的支柱产业,整个州郡的发展可谓是蒸蒸日上.

  虎牢郡以外,是大秦国内唯一的一块成片的产粮区,本身经济条件不错,而当初大明为了沟通永平郡与虎牢,又穿山越岭修建了一条商道,这使得虎牢郡比起青州郡有过之而无不及,成了西地最富有的地区之一.

  再者就是像新桐郡,郡治之内自然资源丰富,如今新桐是大明的第二钢铁基地,有了这样一个龙头,虽然现在新桐郡还处在起步阶段,但以大明现在对钢铁的需求量,假以时日,新桐必将一飞冲天.

  经济发展的极大不平衡也是西地如今并不太平的根本原因,而为了发展经济,从根本上改变西地的格局,西地二十个郡的郡守一齐被召回越京城,一是述职,二来也是要共商发展大计.

  当初大明初建之时,便也采取过同样的措施,由经济发达地区与不发达地区结成对子帮扶,来协助贫穷地区改变现状.

  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晓荣辱,这是秦风奉之为圭宝的信条,你想要老百姓安分下来并无条件的支持你,那你就需要想方设法高他富起来,让他有产业,有恒产者有恒心,无产阶级向来是最可怕的,他们一无所有,自然就一无所惧.

  大明朝廷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首先在这些贫困地区由官府投入大笔资金大兴土木,修建道路,兴修水利,以此来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但这只不过能成为当地发展经济的一个引子,一地没有自己的支柱产业,还是会后继无力.

  因为秦风在车站的一通脾气,得到了风声的各地郡守们自然是战战兢兢,特别是几个被首辅单独约谈了的郡守,在晚宴之上更是如坐针毡,惶恐不安.

  其实秦风虽然说心里对于一些官员的表现很不开心,但其实自家人知自家事,西地的问题,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而这除了特殊的自然条件之外,官员的素质也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大明发展太快,疆域扩大的也太快了,这导致官员的质量差次不齐.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像马向南,贲宽,金景南,方大治这样出类拔萃的官员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武陵郡的陈也那样家资豪富到可以在当上郡守之后,自家拿出大笔资金借给官府来发展当地经济的.

  这二十个郡守,大约一半是原秦国的官员,他们的想法,对大明律法的熟悉,还根本跟不上整个大明的节奏,另外一些,在提拔成为郡守之前,大都只有治理一县之地的经验,陡然之间掌控了这么大的一块地盘和如此多的人口,手足无措,手忙脚乱那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一切,都只能慢慢来.

  秦风也晓得自己心急了.他恨不得西地二十郡马上就像大明其它郡治那样,变得富足起来.而这一切,自然来源于强大的齐国的压力.

  拿下了秦国,获得了秦国广阔的疆域,有了更大的战略回旋余地,也有了秦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但同时,也便接手了这个偌大的包袱.西地必须要发展起来,就算不能与明地其它地方相比,至少也要达到衣食无忧的地步.

  不患寡而患不均,秦风可不想西地的人认为他们受到了区别对待.

  疾言利色想要表达的意思既然已经传达到了,那在晚宴之上的秦风自然便成为了一个和蔼的君主,对于怕有人都勉励有加,哪怕是背后被秦风严利批评了一顿的蔡猛,也受到了秦风亲自敬一杯酒的待遇,当然,他的补丁官服也成了秦风在晚宴上的取笑的材料之一,满堂欢笑之余,也只有蔡猛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才好.

  才让这些官员们感受到了雷霆之威之后,自然也需要让他们知道雨露之恩.

  虽然是欢迎这些西地郡守的宴会,但参与宴会的却多达百余人,除了作陪的朝臣之外,再就是一大批的富豪巨贾也是晚宴的嘉宾之一.

  虽然说秦风要求这些郡守自己开动脑筋,但朝廷却也不可能当真不管不顾,但国库的钱是有数的,能下拨的钱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只可能有选择的一个个的来投入,但大明却有着极大的富商,秦风的主意自然也就打到了这些人的头上.

  随着海贸的开放,大量的民间资本蜂涌而上,全都奔着利润巨大的海贸而去,以至于商业署王月瑶已经对这种状况提出了警告,引导这些民间资本流向更多元化的地方,是大明朝廷现在重要的任务之一.

  这个晚宴便成了最佳的牵线搭桥的地方,就像蔡猛所执掌的涔州,境内所出产的那种黄玉石,以前一直是秦国皇家所独占独用的像征着无上尊贵身份的贵重建筑材料,一旦对民间放开,必然会成为民间追捧的好东西.

  晚宴之上,当这个生意意向被抛出之后,秦风便看见又好几个商人凑到了蔡猛的身边询问,这种黄玉石独此一家,以前因为是皇室专享的东西而无人敢随意去碰,可以想象到,一旦放开,必然会财源滚滚.

  蔡猛原本因为羞愧而面红耳赤的脸庞,现在就是因为兴奋而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了,有大商人进来,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投资,就能解决大量的人口就业,就能让这些人有薪饷可拿,有固定的收入,官府也会收到更多的赋税.在与商人们热烈讨论着的同时,看向秦风的眼神里,却是充满了崇敬之色,也只有现在上座的那位君王,才有着如此宽广的胸怀,以天下百姓的福祉为己任,丝毫没有将这天下独一无二的好东西据为己有的想法.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不管是什么地方,都会有他独特的其它地方所没有的优势,关键就在于有没有一双慧眼能够发现他而已,有了蔡猛这个例子,其它地方的郡守,自然也是挖空心思地想着本地的优势,然后再向富豪们竭力推荐.他们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皇帝要将这些商人们请到这样的晚宴之上了.

  从明地过去的官员们这个状况并不稀奇,但原本出自秦国的官员们还有很多的不习惯,毕竟以前商人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头头肥硕的大猪,想宰一刀就宰一刀,但现在,人家居然成了坐上宾,成了他们的救星.

  但习惯敌不过现实,不把本地的经济搞好,皇帝会不高兴,皇帝不高兴,那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好日子过.而想要搞好,自然就得有钱流入,朝廷已经摆明了短时间之内不会将目光投诸到他们那里,即便有一点钱,那也是杯水车薪的状况之下,那也就只能向商人们低下头颅了.

  商人们很开心,在大明,商人的地位得以了极大的提高,能进入皇帝这样的晚宴,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他们的价值,虽然大明的商税,比起齐楚来说,仍然高了许多,但大明提供给他们的经商环境和政治地位,却是齐楚万万做不到的.

  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而政治地位这东西,以前即便是拿钱也买不到的,他们非常乐意掏出兜里的钱来换取这样的政治待遇.

  皇帝请他们来参加这个晚宴的目的,这些精滑的商人岂有不明白的,哪怕原本没有计划在西地投资的商人,也会在权衡一番之后,拨出一部分资金来参与西地的大开发.与那些官员的想法一样,皇帝想要做的事情,他们就要竭力去把他做好,皇帝开心了,他们才能过得更开心,要是让皇帝不开心了,官员们或者只会挨削丢帽子,但商人们现在的大好形式,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看着三五成群的商人官员们聚在一起热烈的讨论,秦风的心里也是极为得意的,朝廷是没有钱,即便有钱也要有重点的投入以产生最大的效益,但大明的商人们有钱啊,办法总是比问题多,这一场晚宴,也不枉自己花了这么多的心血,看起来不管是商人还是官员们都深刻的领会了自己的意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