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逃窜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黄安打马狂奔.

  天的确是黑了,但漫山遍野的大雪,却使得天地之间分外明亮,竟然比一般时候的夜晚还要来得清晰一些.

  这个时候,黄安心中最感谢的便是拓拔燕了,正是拓拔燕,教会了他们在非战斗的时刻尽可能地保存马力,这让他即便是在这样极其艰难的情况之下,也要求士兵们一定要让战马得到充分的休息,如果不是这样,恐怕现在他们胯下的战马,就已经支持不住了.

  一边奔逃,一边撮唇发出一阵阵奇怪的鸣叫声,这是横断山区的一种鸟的叫声,别的地方根本看不到这种鸟儿,被黄安他们用来作为同伴之间的相互联系之用.在横断山区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地势平坦,有的时候,双方相距并不远,但却压根儿互相看不见.

  随着黄安发出啸叫之声,四面八方都响起回应之声,奔逃中的骑兵们开始循着声音聚集,四散奔逃的士兵渐渐地开始汇集成队列.这让黄安的心稍微松了一点点,要是被人赶成了乱窜的溃军,那可就真要任人宰割了.

  黄安听到不时有人马失前蹄栽倒,也听到嗖嗖的羽箭划空而过的声音,马上奔射,准头虽然不盖,但总有倒霉者中箭落马,但现在他已经完全顾不得痛惜这些人了,他很清楚,绝不能被对方纠缠住,一旦被对方缠住,自己铁定要落一个全军覆灭.

  回身看去,身后大概已经聚集了千余骑兵,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身后的敌骑突然齐唰唰地放慢了速度,心中顿时一凛.

  骤然回头,原本空无一无的旷野之上,雪地翻动,站起来一排排的黑影,羽箭几乎在同时扑天盖地的射来.

  “快走!”他怪叫一声,一勒战马,马儿划了一个弧线,向着另一侧冲去.同时已是摘下了马鞍旁边的小盾,护住了自己的侧面.

  盾牌之上叮叮当当的响起不绝,战马却是一个趔趄,悲嘶一声,突然提速,黄安眼睛的余光瞥见自己战马的马股之上,已经插上了一支羽箭,鲜血正从中箭的地方标射出来.

  卟嗵卟嗵坠马的声音不时传来,敌人的这一轮殂击,使得黄安的麾下损失惨重,他怎么也想不到,敌人竟然还在他的身后另外伏下了一支兵马.

  身边一匹空无一人的战马与黄安并肩而行,黄安咬了咬牙,手臂一探,抓住了那马的缰绳,腾身而起,跳到了那匹马上,自己的战马中了箭,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利用战马的速度,黄安带着部众绕开了敌人的殂击,冲向了一侧的荒野.

  原本的补给大营里,周济云坐在熊熊燃烧的火盆旁边,一边转动着手柄烧烤着一只滋滋冒油的烤鸡,一边盯着悬挂在面前的一张地图.

  从袭击开始,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大半夜,乌林率领的骑兵居然还没有完全歼灭黄安所部,这还是有在预先伏下的步卒的帮助之下,那个黄安简直就像一只泥鳅一般油滑,左闪右挪,居然与追兵玩起了捉秘藏.

  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多年前的拓拔燕,当时那家伙不就是率领着八百蛮族骑兵,从明军的天罗地网之中逃了出来吗?

  “看起来这些年你跟着拓拔燕,还真是学会了不少东西啊!”周济云笑着道:”就凭这一手,你也已经算是一个很不错的将领了,不过很不幸,你碰上了我哦.”

  他笑着随手从火堆里捡起一小截未烧完的树枝,前半截已经变得黑乎乎的了,便在地图之上划出了一条曲曲折折的线.

  “来人!”他叫道.

  一名偏将应声而入.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周济云点了三个地方,”马上派出部队去阻截黄安残兵.”

  偏将看着这几个点,呆了呆:”大将军,这里是深入到我们这个方向上了.”

  “那小子一定会绕到这里,然后再转道到第二个点,随后又向我们这边逃窜一阵子,最后才会向着沧州方向逃窜.这套把戏很多年前已经有人用过了,比他用得还要滑溜.”周济云呵呵笑道,多年之前,拓拔燕的逃跑路线被大齐的众多将领所推崇,周济云也曾仔细地研究过对方的逃窜路线,而拓拔燕之所以能平步青云,与他这一次的逃跑表现是密不可分的.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这些的.

  “马上派人去这些地方,那个小子一定会出现在这些地方.”他喝道.

  “是!”偏将再无怀疑,猛然转身,向外面奔去.

  周济云提起手里的烧鸡,凑到鼻间闻了闻,满意地点了点头:”刚刚好.”撕下一条鸡腿,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

  他原本以为他的对手会是拓拔燕,这个人虽然年轻,但用兵极其诡异,完全琢磨不出对方的路数,在从明国知道横断山区的齐军将会前来攻打昆凌郡的时候,他便收集了拓拔燕在横断山区的一些战斗案例来研究.研究的结果让他很是糊涂,这个人有时候似乎如同一个莽夫,胡冲乱撞,有时候又精明得似是一个狐狸,狡计百出,他竟然无法从这些案例之中窥探出对方的用兵规律,这让他很是有些担心.

  这也是他亲自率兵前来的原因.现在他的麾下,真正能独挡一面的,也就是乌林了,但他担心乌林不是拓拔燕的对手,乌林用兵,中规中矩,但最怕的就是像拓拔燕这样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乱拳打死老师傅,说得就是拓拔燕这样的人.

  不过最后的结果让他啼笑皆非,齐帝竟然临阵换将,来了一个解宝.

  解宝他是了解的,岁数一大把了,官当得不小,但却不是在战场之上杀敌来的,而是按部就班熬资历升上来的,读的兵书当然是极多的,正是那种纸上谈兵一套一套,实际用兵漏洞百出的人.

  兵法之书,街面之上随意都能买到,如果光靠读兵书就能成为大将,那这天下的将军未免也太不值钱了.所谓有经验的将军,那一个不是用士兵的鲜血和生命堆集而成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在书上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但只有他们这样的人才真正明白,七个字,说出的却是血淋淋的事实.

  早知道是解宝来指挥横断山区的军队,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到这里来也根本不用将昆凌郡的主力调过来,乌林就足够了.自己应该去潞州,将那里潞州兵一举击溃,甚至攻入潞州都不是没有可能的.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关宁能够不负自己所托了.

  不过现在嘛,他倒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黄安表现出来的能力,超出了他的预期,既然已经来了,与这个黄安玩玩儿也好,此人跟着拓拔燕多年,看起来是学了不少东西,跟他交交手,说不定能摸出一点拓拔燕用兵的规律,迟早,自己会与这个人交手的.

  这天下,论到用兵,让周济云佩服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曹云不用说,这是他的导师.程务本算一个,死了.明帝秦风算一个,生平用兵未尝败绩.卞无双算一个,让他在万州吃了大亏..再往下,明帝的部将吴岭,用兵阴狠,无所不用其极,不好对付,陈志华用兵四平八稳,在他兵力占优势的时候,你很难占到他的便宜,便像是程务本的翻版.而郭显成,自己与他彼此之间太过于了解,真干起来,谁也占不着谁的便宜,至于鲜碧松,那就差了一些.

  除去这些人外,周济云还真看不起其它人.

  吃完了烧鸡,将两条长腿架在大案之上,眯起了眼睛准备休息一下,黄安所部已经不用考虑了,就算他能逃出去,他的部队也基本上完了,接下来击败解宝并不是什么难事.现在他想得更多的是以后要怎么走?

  明人反馈过来的情报,很清楚地显示在洛阳大本营,豪门世家只怕快要走到末路了,自己送过去的警告信,看起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周济云叹了一口气,长老们考虑事情,民己心度他人之心,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真是有人愿意舍生取义的啊.

  这样的人,他见过很多了.江涛,程务本,李挚,现在,又要加上一个曹云了.

  家族倒了,昆凌郡就真的成了一支孤军,上不沾天,下不着地,就算赢了这一仗,也不过是苟颜残喘而已,明人已经明确地抛出了橄榄枝,只要自己愿意,他们便会接纳自己,也许,那是自己最后的归宿了.

  有一点让周济云感到很奇怪,明人援助自己的武器都是从卞无双的控制区过来的,关宁的人马也是从那个方向上来的,这些事情,卞无双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似乎并不在意,这是什么道理?难不成卞无双与明人也达成了什么默契?

  他猛地睁大了眼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楚国已经快要不行了?

  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卞无双这样的人,甘愿为他人作嫁衣吗?想不通,也许是另外一种情况,明人拿住了他什么把柄,迫使他不得不让步.

  脑仁想得有些隐隐作痛,他决定不再想这个问题了,还是先睡一会儿更好.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外面响起了急骤的脚步声,偏将喜气洋洋的闯了进来.

  “大将军真是神机妙算,黄安就如同奉了大将军的军令一般,当真出现在第一个点上,被我们迎头痛击之后,又转向去了第二个点.”

  周济云淡淡一笑:”他还没有学到家,走,我们去第三个点看看.”他跃身而起,一手抓了头盔,一手提着佩刀,向着外面走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