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重逢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樊昌跪在地上抱着大哥大嫂的双腿号哭,头发花白的男女抚摸着樊昌的头泪水长流,两个半大的小子却是跪在樊昌的身边,一人抱着他一条胳膊痛哭流啼,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周围的人群,士兵文吏们看着这一幕,无不感到鼻子发酸,眼清涩涩,而在那些正在归来的人群之中,却是勾起了无数人的痛惨往事,啼哭之声,在人群之中慢慢地扩散开来.

  小亮抹着眼睛走了过去:”樊哥,找到了大哥大嫂,这是喜事,你哭个啥子勒?赶紧让大哥大嫂登记入册,归乡之后好分房子,安顿下来是正经嘞!”

  一语惊醒了沉浸在久别重逢之中的又喜又悲的情绪之中的樊昌,他站了起来,抹干净眼泪,”大哥,大嫂,我带你们去登记入册,回来了就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阿昌,真分房子分地啊?以前咱们家,也只是租别人家的地而已.”老汉有些欢喜,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

  “当然分房子分地.”樊昌用力的点着道:”皇帝陛下仁慈,下令给归来的百姓建房,好多房子还是弟弟我亲手建起来的呢.大哥,等登记入册之后,我去给负责的人说,一定要给大哥大嫂分幢大房子才好,谁叫咱家人多呢,大哥大嫂,大牛二牛,还有大妞,咦,大妞呢,怎么没有看见大妞?”

  樊昌扭头四处张望.

  老汉垂下了头,泪水卟娑卟娑的掉下来,老妇却又是号淘大哭起来,举起拳头,用力的敲打着老汉,”阿昌,这个天杀的把大妞卖了,卖给了一个从洛阳来的商人,再也找不到了.我可怜的大妞啊!”

  樊昌如遭雷劈一般的僵在了那里,半晌,才死死地看着老汉:”大哥,你,你当真卖了大妞?”

  老汉垂泪道:”那时候,全家都要饿死了,不卖大妞,大牛二牛都会饿死的.我想卖了我自己,可也没有人要啊!阿昌,是大哥没用.”

  樊昌瞪大了眼睛,看着羞惭无地的大哥,伸出手去用力地按着对方的肩膀:”大哥,放心,我一定能把大妞找回来的,相信我,我能找回来.”

  一边的小亮也用力地点着头:”大哥大嫂放心,我们樊哥好厉害的,一定能能大妞找回来的.”

  “你现在是官儿了?真能把大妞找回来吗?”

  “弟弟现在是大明的军官,手下管着上千号人呢!”樊昌用手指了指后方,”大哥,看到了吗?这一片所有当兵的,都是弟弟的手下,所以相信我,我一定能把大妞找回来的,我们一家一定能团聚的.”

  “好,好,阿昌出息了.”老汉又掉下泪来.

  “走,我带你们去登记入藉!”牵着老汉夫妇的手,樊昌径直走向昌渚县那边的棚子,身后的小亮也笑嘻嘻的一手牵了一个半大小子跟在后头.

  重新登记造册入藉的手续极是简单,回来的人,报上自己原来住的地方,姓名,岁数即可,基本的安置原则就是回到他们原先的地方,不过在桃园郡这边有着另外的安排,告近边境线的地方是不安置人丁的,基本上都是向着后方退出了不少的距离,重新建起了一个个村落.像樊昌所在的昌渚,就是这个样子.回来的昌渚人丁,基本上都被安置到县城附近.

  樊昌亲自去给大哥大嫂登记入藉,在文吏那里登记完成之后,领回了四个铁牌牌.他将铁牌牌递给了老汉,道:”大哥,弟弟我现在有军务在身,不能送你们回去,不过会有专门的人手带你们去安置地点,这些铁牌子你收好了,凭着这些铁牌子,便可以在相应的地方领取口粮.小亮,你跟着我大哥他们回去一趟,去找昌渚的冯大人,请他多加照顾.”

  “是,樊哥,我保证让大哥大嫂住上那里最大最宽敞的房子,分到最好的田地.”小亮满口答应.

  樊昌欣慰地拍了拍小亮的肩膀.

  “不用麻烦这位兄弟了!”老汉却是摇头道:”大哥我也不求住最好的房子种最好的地,只需要有一间房子遮风挡雨,有几亩薄田能让我们吃饱肚子就好了,阿昌,这些年,我们在那边,只能住四面漏风茅棚,饥一顿饱一顿的.”

  几句话说得樊昌又掉下泪来.”大哥,这些你不用管了,弟弟我是大明军人,大明朝廷有明令,对军属是有特殊照顾的,这不算是弟弟利用职权徇私.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苦日子过到头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脏兮兮的帕子,打开,里面却是一叠花花绿绿的纸钞:”大哥,这些钱给你,等到了地方,需要用钱的地方不要舍不得,弟弟现在有钱.”

  “这是钱?”看着一叠花花绿绿的纸张,老汉瞪大了眼睛.

  “当然是钱,是我们大明的钱!”小亮笑嘻嘻地道.”跟银子一样嘞.”

  “大哥,这是我这几年的军饷,我以前孤身一人,吃住都在军营,也没地儿花钱去,这便攒了几百两呢,你尽管可着花,现在弟弟是副尉,一年有两百两饷银呢.”樊昌自豪地道.

  “这钱我不能要,你留着,还要置地,说媳妇,我不能要你的钱!”老汉赶紧将帕子裹好了往樊昌手里塞.

  樊昌抓住钱塞到一边妇人的手中,”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吃住都在军营,没地花儿去,以前大哥大嫂养我,现在我能挣钱了,就不能养大哥大嫂?再说了,我就是要说媳妇,还不得要大哥大嫂来给我张罗,拿着,都拿着,弟弟每年都有两百两饷银呢!”

  “副尉是两百两,等樊哥再升到校尉,那就是四百两了呢!”小亮探出脑袋,又插了一句.

  “这么多?”老汉惊叹道.”阿昌你真是出息了.”

  “差得远呢!”樊昌略有些得意,伸手拍了小亮一巴掌,”你就话多,快走,把我大哥大嫂他们安置好了再回来.”

  “好嘞,大哥大嫂,这便走吧!”小亮笑嘻嘻地道.

  看着大哥大嫂和两个侄儿渐渐远去的身影,樊昌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用力的握了握拳头:”大妞,叔叔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

  武陵郡,昭关,大将军府.

  持续一个多月的被掳掠民众的归来终于进入到了尾声,这一段时间,整个武陵战区下属的三个郡都被彻底的动员了起来,将这些远离家乡的难民们重新安置了下来,可以说是上上下下都累得够呛,在底层的官员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以重新回到过去那种按部就班的日子的时候,上官们却是没有时间让自己闲下来放松一下的.

  贲宽刚刚结束了自己在昌渚的视察工作之后,就又一路赶到了昭关与大将军吴岭以及武陵郡守陈也,益阳郡守万福共同商议接下来的事情.

  小小的会议厅内,武陵战区的四个最高长官,个个都是憔悴不已,人人顶着两人大黑眼圈,贲宽更是又瘦了一圈下去,但四个人的精神却都是极其抖擞,迫使齐国将被掳掠的百姓归还,这不仅仅是大涨国威的事情,对于整个武陵战区而言,更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

  吴岭举起手里薄薄的一本册子,看着三个郡守,道:”过去益阳,武陵,桃园三郡究竟有多少人已经不可考,但据粗略估计,齐人撤退的时候,从这三郡掳掠而去的青壮,孩童多达五十万.他们想要毁掉的不仅是我们的现在,还有我们的未来,不过他们的奸计终究没有得逞,现在这些人回来了,虽然只有三十余万人,但这仍然是我大明的一次伟大的胜利,同时,也会使我们武陵战区的实力大大的上一个台阶,要知道,当初被他们掳掠而去的,基本上都是青壮啊,现在过去了这些年,当年的孩童们,现在也可以算是劳力可以干活了.”

  “回来的绝大多数人,身体都很虚弱,他们在齐国的时候,干着最重的活,却吃不饱,穿不暖,好多人的身体已经垮了.”贲宽的语气却有些沉重,作为在第一线亲眼目睹了几乎所有返回的被掳掠者的见证者,他却没有吴岭这样乐观.

  “该死的齐人,肯定将那些最壮的人都给截留了下来,将他们藏起来了,我们应当再向他们提抗议,这才几年功夫,二十万人就没有了吗?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就是骨灰,也得给我们还回来.”

  益阳郡守万福军人出身,脾气火暴.

  “这就是气话了,不可能的.”武陵郡守陈也用力地摇着脑袋:”当初到底被掳走了多少人并没有一个实数,你要这样说的话,对方要求你拿出名册来比对,你怎么说?”

  万福大怒:”陈也,你是站那一头的?”

  陈也一摊手:”万兄,就事论事而已,这样的事情,齐人不捣鬼,那才是咄咄怪事了,就算还有,以后也只能采取其它的办法将他们弄回来,想通过正常途径肯定是不可能的了.现在不是考虑那些人的问题了,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将回来的人安置好的问题.”

  “陈郡守说得有道理,万郡守,这事儿就不要再提了,徒增烦恼,你真要跟齐人提出来,不过是让人笑话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