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长街之上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徐三虎雄纠纠气昂昂地按刀立在驿站的门口,此刻驿站的四周,戒备森严.徐三虎很纳闷儿,因为大将军鲜碧松尽然将自己的亲卫队尽数派到了这里充当值卫,而徐三虎,正是鲜碧松的亲卫队的队长.

  这里可是常宁郡,齐国大军云集,此刻住在驿馆里的可是大齐的军神,亲王殿下曹云,就算一个侍卫没有,也绝对没有人敢对大帅有一丝一毫的不敬,怎么大将军看起来还像是分外不放心一般,将原本的驿卒统统赶走了,让自己亲自守在这里.

  虽然想不明白,但徐三虎也不会去问,相反还很兴奋,能近距离的接触到大齐的军神,这可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要知道,此刻他是可以随意地踏足驿馆,向亲王殿下亲自禀报守卫情况的唯一的一个人.

  徐三虎准备瞅准了机会便去谒见,这样的机会,自己这一辈子,很可能也就这一回了,错过了,都没地儿后悔去.

  游目四顾,士兵们一个个站得笔挺,不论是军容军姿,都是前所未有的好,看起来这些人也知道此刻驿馆里守卫的是谁了.

  满意儿地点点头,徐三虎抬头看了看天色,准备进门去给亲王殿下先请一个安.

  亲王殿下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在刚刚回来的时候,亲王殿下便赏了鬼影的大统领曹辉一个响亮的耳光,当时徐三虎可是亲眼目睹的,抵达了常宁郡城之后,亲王殿下这一次虽然进了郡城,但照样拒绝了大将军的宴请,直接住进了驿馆.

  跨上台阶,手刚刚放到厚实的大门之上准备推开的一瞬间,他却倏然回过头来,街道的尽头,急促的马蹄声,整齐的脚步声传来.

  看到为首的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还吊着一根膀子的人,徐三虎的心顿时一抽,这不是鬼影统领曹辉么?他来这里干什么?拜见亲王殿下,哪也不用带着这么多人吧?

  徐三虎可不认为曹辉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这两年,军队之中大规模的清洗,基本上都是由鬼影在进行,而那些被带走的昔日同僚,到今天为止,徐三虎还没有看到一个人回来的.

  被亲王殿下当众扇了一个大耳光,对于曹辉这样的人肯定是奇耻大辱,他现在是来报复的么?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这里可是常宁郡城,城内城外驻着十数万大军.他这点鬼影儿顶个屁用啊!

  一念及此,徐三虎突然明白为什么鲜大将军将驿卒赶走而让自己亲自守在这里了,敢情就是为了防着曹辉来这一手呢!

  转身,走下了台阶,站稳脚跟,曹辉的战马也恰恰停在了徐三虎的面前.

  “徐三虎见过曹大人.”徐三虎躬身为礼.

  曹辉嗯了一声,眼睛并没有在徐三虎身上停留,而是看向身后的驿馆,淡淡地道:”奉命,为了保护亲王殿下的安全,驿馆所有的防卫将由我们接手,你们退下吧!”

  话说完,却没有得到回应,徐三虎仍然直挺挺地站在他的面前.

  曹辉有些诧异地低下头看了一眼徐三虎,见对方仍然没有反应,不由眉毛一竖:”你没有听见?”

  徐三虎一笑,向着曹辉伸出了手,”曹大人,军令!”

  “什么军令?”曹辉冷冷问道.

  “末将奉鲜大将军之命在此驻守,现在曹大人说奉令来接防,没有鲜大将军的军令,末将怎敢擅离职守?”徐三虎不软不硬地道.

  曹辉眯起了眼睛,”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大人!”

  “我的话,你们鲜大将军也不敢违抗.”曹辉阴冷地道:”你一个小小的参将,也敢拦我?”

  徐三虎被曹辉这样斜眼一瞧,只觉得心里一股凉气嗖地便冒了出来,身上一层油汗唰唰地冒出来,整个人也就差毛发树起来了.

  “曹大人,这是您跟鲜大将军的事情,可是末将,只能听大将军的军令,违抗军令,是要掉脑袋的,而且是极不名誉的事情.”徐三虎的声音都有些抖了起来.

  “那我也可以宰了你,而且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曹辉冷笑起来,一挥手,身后的鬼影探子立马便向前围了上来.

  徐三虎向的退了一步,手按上了刀柄,随着他这一个动作,身后士兵立即整齐的发出一声大吼,迅速地在徐三虎身后聚集了起来.

  徐三虎畏惧曹辉,是因为他知道曹辉是谁,是干什么的,有什么样的权势,而他身后的那些普通士卒,可根本就不知道面前这个吊着膀子的家伙是谁了.从入伍的第一天起,他们就被告知,军令大于天,对他们而言,具体的军令就是上官的动作.

  徐三虎的这一个手按刀柄的动作,对他们而言,无异于就是准备战斗的信号.

  长矛大刀,瞬间便在徐三虎的身后汇成了一片闪着幽光的森严,不仅如此,驿馆的墙顶上,屋脊上,也立时出现了一队队的弓箭手,手指扣在弦上,箭便扣在手指之上.这些都是亲卫队之中的神射手,箭术都奇准无比.

  驿馆之外,瞬间便杀机浮现,正在向前的鬼影士卒顿时站住了脚步,目光看向曹辉.

  “徐三虎,你胆子很大啊,居然敢在我面前亮刀兵!”曹辉翻身下马,冷笑着道:”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既然亮出了刀兵,撕破了脸皮,徐三虎反而镇定了下来,弯腰行了一礼,不卑不亢地道:”曹大人,末将身为军人,眼中只有军令,只要曹大人拿出军令,末将立即让路,如果曹大人拿不出军令,徐三虎虽死亦不敢让路.”

  “那你就去死!”曹辉大怒,左掌一翻,一掌便向着徐三虎拍了下去.徐三虎大喝了一声,挥拳上击,一声闷响,徐三虎连退数步还是没有站住身形,身子后仰,身后的亲兵立即顶了上来,硬生生地将他架住.

  呛的一声,站稳身子的徐三虎拔刀了腰刀,身形向后退出三步,身前立时涌上了数排士兵,呐喊声中,举起的刀枪瞬间放平,向前齐齐地踏出了一步.

  见到此情此景,曹辉却笑了起来,”好,好得很,鲜碧板果然带得好兵,你要军令是吧,我就给你军令.”

  他转身离去,让徐三虎诧异的是,鬼影并没有跟着他走.

  曹辉并没有走多远,在一幢宅子的面前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徐三虎,冷笑了一声.

  街道的尽头,又响起了吱吱呀呀的马车轮子压在青石板上的声音,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从黑暗之中直驶了出来,看到驾驶着马车的那个老者,徐三虎立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是蒋通,曾经多次参与过齐军与明军,与楚军的战斗,这是一位宗师.虽然此人运气不太好,与楚军作战的时候,被傅抱石打得大败,后来与明军作战又被贺人屠所伤,可谓连战连败,但此人却仍然是不折不扣的宗师.

  马车之中坐得是谁,竟然能让一位宗师作为马夫?难不成是圣上亲临么?徐三虎霎那之间,只觉得整个人身上都变得冰冷,呆呆地站在那里,作声不得.

  马车也停在了那一幢宅子门前.

  曹辉举手,敲响了门上的铜环.

  “鲜大将军,热闹看够了吗?开门吧!”

  屋内没有丝毫声响,也没有半点反应.

  “鲜大将军,难不成想让曹某打破这扇门吗?”曹辉脸显怒气,加重了语气道.

  不远处的徐三虎不知不觉地向前踏出了一步,难道鲜大将军一直都在这里吗?

  紧闭的大门之内,仍然没有半点回响.曹辉显然是真怒了,抬手握拳,便欲击向大门,马车上的蒋通一跃下马,伸手握住了曹辉的拳头.马车门被打开,一个全身裹在斗蓬里的人走了出来,径直来到门前,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薄薄的东西,顺着门缝塞了进去,然后便双手怀抱在胸前,静静地等待着.

  下一刻,先前还紧闭着的大门瞬间打开,徐三虎张口结舌地看到大将军鲜碧松,副将徐俊生等一众人等都从大门之内走了出来.

  全身罩在斗蓬里的人一言不发,转身上了马车.鲜碧松迟疑了片刻,转身对徐俊生等人道:”你们回去吧,这里没什么事了.”

  徐俊生紧闭着嘴唇,躬身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鲜碧松也走上了马车,蒋通一扬马鞭,马车又缓缓地向着驿馆行来,到了大门口,车窗被拉开,鲜碧松对着徐三虎道:”这里的防守交给曹辉大人了,你们,马上回军营.”

  “遵令!”徐三虎躬身领命,直起身子,一挥手,带着亲卫队员瞬间便退得干干净净.

  马车没有停留,径直向着驿馆的大门驶去.

  驿馆之内,曹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院子中央,背着手,抬着头,看着天上那一轮逐渐升起的明月,驿馆外发生的一切,他自然是一清二楚.

  此刻大门打开,马车长驱直入,他这才缓缓地低下了头,看向马车.

  马车停了下来,鲜碧松率先跳了下来,看着曹云,满脸苦涩的笑容,旋即,另一个人从马车之上走了下来,此时,这人却已经脱去了斗蓬,一张清瘦的熟悉的脸庞出现在曹云的面前.

  “是你!”曹云摇了摇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