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巧舌如簧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钟镇已经内定要在将来的某个时间进入大明的政事堂,听到这个消息,卞文豪微微一愕.政事堂是大明朝廷的核心所在,能进入大明政事堂的,都是大明最核心的领导人物,像现在的金景南,便是大明政事堂的次辅,排名第三.

  “钟镇怎么有资格进入大明政事堂?”他问道.

  “因为需要!”金景南大有深意地看着卞文豪,”大明政事堂,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名来自西地的官员,而西地疆域,可比大明本土还要大,人丁也要更多,现在西地的人还在忙着为生存而奋斗,为腰包鼓起来,不挨饿而奋斗,但当这一最原始的积累完成之后呢?吃饱了之后,自然就会有时间去想一想别的东西,所以这是需要,无关乎钟镇他够不够资格,有没有能力?现在在我们大明,西地之中最有份量的人,也就是他钟镇了,他不入政事堂,谁入政事堂?”

  卞文豪抗声道:”我家大帅岂不是比他更有资格?”

  金景南哧地一笑:”抱歉,卞大帅不在我们的考虑之内.”

  “凭什么?”卞文豪怒道.

  “因为他的小心思太多了,而且卞将军,你也不仔细想想,真有那么一天,我们召卞大帅入越京城进政事堂,你觉得他会去吗?”金景南嘿嘿笑着:”或者他不认为这是大明朝廷对他的重用,反而认为这是我们在剥夺他的实际权力,你说对不对?”

  卞文豪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兴许,大帅当真就会这么想.

  “卞无双现在一心谋划的便是想要割据江南.”金景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不想想,这可能吗?所以啊,卞将军,我敢这样说,卞大帅要是不改弦易辙的话,他的下场只怕不会怎么好.”

  卞文豪脸色大变,看着金景南,涩声道:”金次辅,这样的话,为什么要对我说,你就不怕我把这些话转告给大帅吗?”

  “你会吗?”金景南哼了一声:”就算你说了,又能改变什么呢?卞无双就能把我们甩了彻底投靠楚国,楚国已经朝不保夕,他看得可比你清楚,投靠齐国,中间还隔着一个周济云呢,而且江上燕会跟着他一齐投靠齐人吗?那可是与齐人有着刻骨仇恨的家伙,宿迁能听他的?还是曾琳能听他的?卞无双不就是觉得在东部六郡处处受制,不好腾挪,这才让卞文忠借着剿匪经营江南的吗?”

  卞文豪听得冷汗涔涔而下.

  “现在江南如何?就算他割据了江南又能怎么样?”金景南呵呵大笑:”卞将军,不瞒你说,多年之前,大明就在江南布局,你以为如今江南重蚕桑轻粮的现状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么?当然不,那是我们刻意引导的结果.卞文忠才去江南几天?那里的水浑着呢,只怕他探不到底儿.”

  卞文豪浑身颤抖,卞大帅自以为的妙计,竟然在对方的眼中不值一提,对方在多年之前便已经挖好了坑,楚人先跳了进去,现在大帅又要义无反顾地跳进去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卞文豪抖着手道.

  “卞无双心眼太多,格局却小了些,他还比不上邓洪呢!邓洪虽然手段拙劣了一些,但好歹还一直在为国为民而奋斗,即便是死了,也还有人念着他,卞无双却一心想着自己,将来如何,实在不好预测,卞将军,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明白,现在你不在他的身边,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将来卞无双或者不会有好下场,但你也想跟着一齐完蛋吗?卞氏总得还要留一些种子吧?”

  “你是要我背叛卞大帅?”

  “别这么说!”金景南摇头道:”说不上背叛,只是多做一些事情,不是为了你个人,而是为了你卞氏一族.”

  卞文豪低下头,脸色变幻,半晌才道:”是因为我现在手里掌握着的这数十万军属?你们想将来用他们来胁迫大帅?这才是金次辅约我见面的原因吧?”

  “是,也不是!”金景南并不在意卞文豪的反击,若无其事地道:”先前跟你说的那些,我想你也该明白,其实你们的卞大帅早就身陷罗网却不自知,他真想做点什么的话,那可就是自取其辱了.但是呢,我们大明可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毕竟嘛,卞大帅如果遵守约定,对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占据楚国还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啊,为了让他不生出一些别的心思,那么对他多一些制衡,便能让他更能明白自己所处的环境,卞将军,如果到时候真打起来了,人死可就不能复生了.到时候血肉横飞,流血飘杵,难道就是卞将军想要的?”

  卞文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金景南笑咪咪地道:”现在什么也不需要你做.”

  “那你还来找我?”卞文豪大奇.

  “这条路修通了.”金景南指着不远处的那条大道,”青河郡与安阳郡可就不像过去那些险阻重重了,两边的交流必然会无比的频繁,我听说青河过来的移民们在安阳过得很不愉快?”

  卞文豪点了点头:”安阳土地虽然肥沃,但人丁也多,这些年没有战争,人丁增长极快,青河百姓来此,便要与本地人争地争资源,朱义朱郡守,关宏宇将军就算不偏不倚,但下面的人终究都是本地人,青河百姓自然吃亏的时候多.”

  “所以啊,还是故乡好嘛!”金景南呵呵地笑道:”如今青河郡可不比过去了,我大明治理地方之能,卞将军想必也有耳闻,青河那边,已经准备张开自己的怀抱迎接离家的游子归来了.”

  “你是说?”卞文豪震惊地看着金景南.

  金景南笑咪咪地道:”你瞧,一点儿也不会让你为难,两边交通往来,不再像过去那样对山那边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啊,到时候必然会有一些在这里过得很不如意的人,会起意回到青河去的,他们回去,会得到很好的安置,房子,土地,粮食,牲畜,应有尽有.”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不要干涉这些人的回家之路?”卞文豪道.

  “不错,最初,大部分人会心怀疑虑,但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这些敢于冒险的人尝到了甜头之后,这个消息,便会沿着这条商道传遍整个安阳.你说到那个时候,这些过去的青河人会怎么想?”

  “大规模地回流!”卞文豪闷闷地道.

  “不错,卞将军只要做到不闻不问就好了.”金景南笑咪咪地道:”这些人回到了故乡,会过上比他们现在好上十倍的生活,他们得到了好处.将来卞无双因为这些人回到了青河郡,而更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他麾下的精兵悍将的家眷,现在可都在青河郡呢!”

  “朱义与关宏宇会答应?这些人未尝不是楚国钳制卞大帅的手段?”

  “这两个家伙,自己屁股里流鲜血,那里还顾得了这些青河人!”金景南大笑:”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现在他们啊,已经被楚国朝廷逼得喘不过气儿来了,青河郡人在这里穷得冒泡,赋税收不上来不说,还时不时地要救济,他们只怕恨不得早些将这个包袱甩掉呢,你以为现在的楚国朝廷,对他们还有很大的约束力吗?”

  “可如果我这么做,不就等于背叛了卞氏,背叛了大帅么?”卞文豪痛苦地道.

  “你不是背叛了他,你是救了他.”金景南冷冷地道:”如果真按照他的那一套干下去,将来逃不过一个死字.卞氏必然也要因他而受到牵连,你现在这样做,恰恰会将他从悬崖边上拉回来,他将不得放弃他原本的野心,偃旗息鼓,老老实实的配合大明经略天下,大明皇帝陛下不是一个过河拆桥的人,将来他纵然不可能得到重用,但至少一个富贵终身是跑不掉的,卞氏也不会亡于他手.”

  卞文豪沉默片刻:”那我能得到什么?金次辅,你要明白,我这样做,便等于是自绝于卞氏一族了,将来在卞氏,我如何自处?”

  金景南微笑着道:”你又想错了.我先前便说过,这天下大着呢,你大有奔头,别忘了,你手里还有一万精锐呢,掌握着这一万精锐,会大明征战天下,你不是卞无双,大明皇帝陛下不会因为你姓卞便不重用你,你,将会成为卞氏的下一代中兴之主,所以啊,到时候,那些姓卞的人将会巴巴地向你靠过来以求得一个好前途.当然了,卞无双这一支嫡系,肯定是对你恨之入骨了,可那又怎样呢,到时候一个闲散富贵人,能把你这样炙手可热的大人物怎么办?拿眼神儿咬死你吗?卞将军,别忘了,连钟镇都可以进入政事堂,你为什么不可以?西地这么大,朝廷之中光钟镇一个西人可是远远不够的.”

  卞文豪不再说话,而是垂下头来,提起火上烧得滚开的雪水,再一次专心致志的泡起茶来,而金景南,也不再多说,而是笑咪咪地看着卞文豪娴熟地泡着功夫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