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鹰巢的喜悦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郭九龄看着来自上京城的情报,开心得哈哈大笑,在他左右,两位副指挥使田康与田真两人也是喜气洋洋.

  楚国大将军罗良兵败昆凌郡,本人被斩杀.杨青奉命刺杀宁知文,却是与宁知文一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整个上京城陷入一片震恐之中,皇帝闵若英更是惊怒交加,要知道,这两人,可他如今最为信任的两个而且位置都无人可以替代.

  罗良虽然带兵屡吃败仗,但却是闵若英最为放心一个统兵者,罗虎罗豹更是军人的实际掌控者,现在这三人,居然败亡在一场战役之中.

  杨青是内卫统领,掌握着楚国最大的谍报力量,耳目遍及天下,不仅负责着对外情报,更是负责着对内的监控.

  两人在短短的时间内一死一失踪,对于闵若英的打击可想而知.

  ”闵若英气得发疯了,在上京城大兴冤狱,重臣高官朝不保夕,人怕惶惶,连马向南也被闵若英在朝会之中喷得体无完肤,羞惭无地,掩面而退,如今称病在家不朝呢!”郭九龄捋着雪白的胡子大笑.

  他当然极其得意,这两件事情从发端策划,到最终执行,都是鹰巢在一力推动,是大明吞并楚国最重要的一步棋子,一步一步地剪除闵若英最得力的手下,所有的计划,如今看起来,都完成得是那样的完美无缺.

  当然,宁知文的事情是一个意外,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宁知枫的身上,这样一个个快要被大明所有人忘记的人物,最重让鹰巢在这一系件的行动之中,染上了一个小小的污点.

  当然,这并不影响大明对楚国所形成的优势局面,唯一可能影响的是将来大明与齐国争霸天下时水上交锋的格局.

  世人皆知的都是大明军队的赫赫战功,精锐而悍不畏死的士卒,精良且威力巨大的武器,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大明谍报机构鹰巢在大明崛起过程之中不可或缺的地位.战场决胜,很多时候都依赖着准确的情报以前无数黑暗之中的经营,最后才会闪现出烟花一般的绚丽.

  善战者无赫赫之名,说得就是鹰巢这样的机构,无论他们立下多大的功勋,知道他们的人也是极少数,绝大部分的大明人甚至都不知道鹰巢这样一个机构的存在.

  用郭九龄的话来说,如果一个谍探名声远扬于天下,那么,他就已经失败了,永远也无法再在这一样的一个行业立足,只能退居二线.

  “楚国内卫群龙无首,现在已经陷入到了混乱的状态之中,几位副统领一个个的都想坐上杨青的卫子,自己先就斗得不可开交,统领,是我们进行下一步的讲划了.”田康低沉的声音响起来.

  田真略略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田真,这个人当年还只是他麾下一个负责一方情报的头目而已,但如今,却已经稳稳的压住了自己一头,虽然两人现在官职之上是平级,但手里掌握的权力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田康掌控着大明所有的对外谍探机构,更为重要的是,他手里掌握着鹰隼,这是鹰巢的一支隐秘的特种战斗力量,人数虽然不多,但可以说战斗力绝对是独步天下.便连皇帝秦风在看了鹰隼的日常训练和一些案例之后都说,鹰隼的战斗力比起烈火敢死营还要强悍.

  把这两支军队放在平原之上对垒硬撼,烈火敢死营可以在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获得胜利,但如果将两支军队丢进一个地理,天气等都极其复杂的战场环境之中,鹰隼将取得完胜.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挑选,训练的严苛,使得鹰隼的战斗人员极难获得,到现在为止,鹰隼从来都没有超过一千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以一个个小组的形式,分布在各地,一旦集中到一齐,他们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那是极其恐怖的.

  田真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在郭九龄之后接任鹰巢统领的职位,但田康却后来居上,这曾经让田真愤怒过,但在一次次的深思之后,他也终于明白,自己之所以不敌田康,并不是因为自己才能不足,而是因为自己复杂的出身和背后站着的力量,这些看似强大助力的东西,才是真正阻碍他登顶高峰的障碍.鹰巢的特殊性注定了他的最高首领不能有复杂的背景,孤臣,才是这位位置上的人物该有的特点.

  郭九龄如是.

  田康也如是.

  田康夫妻当年是被沙阳郡抛弃的人物,但却被秦风从烂泥之中发掘了出来,成为了如今鹰巢的顶梁柱.田康夫妻虽然都出自沙阳郡,但内心深处,对于沙阳郡的五大家,只怕是心有怨气的.

  想通了这一点,田真也就释然了,自己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家族,也不可能放弃背后的助力,那么,也就只能放弃这个位置.

  鹰巢之中排名第二,负责国内事务的自己,也该满足了.国内不管是那一个高官,见到自己不是客客气气的呢?

  听到田康所说的下一步计划,田真立即就站了起来,抱拳道:”统领,我先告退了.”

  郭九龄点了点头:”好,田兄,你帮我去迎迎都御史金大人.”

  “是!”田真点了点头,泰山自若的走了出去.

  看着田真的背影,田康倒是略略有些不安.”统领,田副统领其实是用不着避开的,咱们岂有不信任他的道理?他这还是对我有些不满吗?”

  “错了.”郭九龄微笑摇头:”这恰恰是他在向你表达善意.田康,说实话,论起资历,他比你要高很多,论起能力,他也并不比你差,但统领这个位置却注定与他无缘,我一直还很担心他会与你较劲,看起来他自己已经想通了这个问题,这是最好的.等我退下来的时候,大家还都能和和气气的,不然我在退下来之前,还得将他拿下,不免伤了同僚多年的情谊.”

  田康垂下头,”都是陛下与统领的抬爱.”

  “抬爱不抬爱的没有这回事儿,你没有这个能力,自然也不可能有这个机会.你也知道,鹰巢统领的这个位置想要坐住,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要随时有背黑锅的心理准备,田康啊,也许有一天,你会在这个位置上身败免裂,难以善终,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因此而恨我将你扶上这个位置.”

  “这条命本来就是陛下给的,为陛下尽忠,田康没有半分怨恨之心.”田康笑着轻松地道.

  郭九龄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希望你一只有这样的心态.现在我们大明还是一致对外,很多矛盾显现不出来,等到大明一统天下之后,这个位置的难处才会真正体现出来,我是看不到哪一天罗,但你一定会看到的.这个位子啊,哈哈……”

  田康微微一笑,却并不接这个话茬:”统领,既然这一个事情我们连田副统领都要瞒住,那为什么又要让都御史大人知道,虽然我们鹰巢名义上是都察院的部属,但实际上他们主要监管的也就是国内事务,对外以及军事方面,都察院一直是插不上手的,虽然我知道金大人一直想这么做,不过都让我们给顶回去了.现在您主动请他过来,岂不是开门揖盗?金大人这可是要求之不得了!”

  “我之所以在以前不让金大人的都察院插手到军事情报以及对外谍探,是因为都察院是一个庞大的衙门,人一多,可就泥沙混杂,很难保证秘密不被泄露,就算是以后,我也不准备让金大人把手伸到这两个方面上来.”

  “金大人可是很恼火,参您的折子在皇帝那里只怕有不少.”田康有些担忧,”统领,此人可是有名的睚眦必报,相当记仇的家伙,被他给盯上,睡觉都不安稳.”

  “那又如何?还不是被皇帝付之一笑!”郭九龄笑道:”他想伸手,至少现在是不行的,田康,你以后也要记住,在大明没有一统天下之前,咱们的这两个机构,只对皇帝负责.至于以后,你看情况再说吧,反正到时候我也不在了,给你出不了主意了.”

  面对着统领如此不负责任的说法,田康也只能报之以苦笑.

  “既然如此,这一次密级如此之高的任务,又何必让金大人知道呢?”

  “因为你的小肩膀顶不住啊!”郭九龄淡淡地道:”所以要让金大人这个厚实的大肩膀来顶上一顶.田康,这一次咱们做的事情,事实上是犯忌的,有朝一日一旦爆光出去,你能被唾沫星子给淹没了,到时候估计我的坟头上草都有人高了,自然无所谓,但你可就不同了,到时候没有金大人这样的人在上头给你顶头,一个搞不好,你真会身败名裂的.明白了吗?”

  田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头表示明白了.

  “金大人一直想伸手到我们最核心的部门来,这一次明知道是坑,但他一定会欣然决然的承担的,他是那种真正的孤臣,忠臣,现在担下了,以后也绝不会推脱到你的身上.田康,在这个位置上,不但要有勇有谋,在政治之上更要有相当的敏锐性和前瞻性,这一点,你还要多多学习.”郭九龄语重心长地道.

  “多谢统领教诲!”田康深深的鞠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