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宁知文进京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郭九龄大笑声中,起身向着金景南抱拳长揖,”瞒不过金大人.”

  金景南森然道:”郭统领,你想要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将来也说不定因此而得咎,那么,我想要的呢?”

  “国内司,金大人已经能指挥如意了.至于其它,郭某不是敝帚自珍,而是出于其它一些原因.金大人,这么说吧,等我在上京城做下这些事情之后,大人您便可以上书皇帝陛下,让田康继任我的位置.”

  金景南沉默了片刻,”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你以什么理由离开大明去上京城呢?你这个身份,可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宁知文要重回泉州的事情,金大人也知道了吧?”郭九龄问道.

  “是.”金景南点点头:”这个人倒也是个真性情的,为了替宁则枫赎罪,竟然敢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重回泉州,现在闵若兮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他一出现在泉州,只怕闵若英会不顾一切的要杀他.为了宁则枫那个逆子,值得么?”

  “血肉相连,怎生割断?”郭九龄道:”也是可怜他了,这一次我便与宁知文一起去泉州,将他安置好,宁知文回泉州,虽然说是危险重重,但做稳了这个位子,于我大明却是好处无数的.如此大事,我自己亲自走一趟自然才能放心的.”

  “那就在这两天了.”金景南道:”陛下看了宁知文的折子之后,要宁知文来越京城一趟见上一面,也是一个安抚的意思.然后再从宝清港直接上船去泉州.”

  “是啊,我已经准备了一百名鹰隼队员跟着宁知文去泉州.”

  “一百人?这也太夸张了一些吧?”金景南瞪大了眼睛,鹰巢的鹰隼,到现在拢总也不到一千人,一下子就拿去了十分之一,的确有些夸张.

  “宁知文是皇上树给楚国各地郡守,臣工们看得一个标杆,他不能出一点事,不能少一根汗毛,不但要活得好好的,还要活得风风光光的.”郭九龄微笑着道:”如果不鹰隼人数不多,都各自有任务,实在抽不出更多的人,我还想多派出一些呢.闵若英必然是要杀宁知文的,只要他不派出大军攻击,这一百人足以护得他周全了.”

  “宁知文不是自己找了一个什么叫石书生的保镖吗?那可是宗师,你还担心什么?”金景南失笑道.

  郭九龄摇头,”石书生和马豹子两个人,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我便下了力气从各个方面收集了两人的情报,所得不多,但也能分析出一些两人的性情,实在是不能托之以腹心的.再者,纵然他是宗师,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贴身守护宁知文,金大人,要杀一个人,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情,有些手段,便是宗师也不见得应付得来的.”

  “你这么一说,也颇有道理!”金景南道:”宁知文虽然是泉州老根底,但他离开泉州已经时日不短,其心腹部下等人也皆已离开了泉州,这一次回去想要牢牢地掌握住泉州,必然还是要费不少功夫的.人手多一些,倒也不错.你准备自泉州而入上京城么?”

  郭九龄点了点头:”是的,多派人手,也正好让我可以混入其中,悄悄地进入楚国.”

  “宁知文这一行人一入泉州,必然会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你混在其中,不是惹人注目吗?”金景南皱眉道.

  “赵是令人瞩目,反倒越是让人想不到我会潜入其中.”郭九龄呵呵一笑道:”大人可别忘了千面.”

  金景南这才想起皇帝的老部下之中有千面这么一个人.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这样吧,你放心去做,朝中这边,有我给你顶着.正如你所说,只要成功了,那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金景南道:”等你大功告成,我再禀报皇帝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吧,那时候木已成舟,陛下也就无可奈何了.我等就算让皇帝陛下处罚一番,也是无所谓的.”

  “削去我鹰巢统领之职,已经可以堵塞悠悠之口了.”郭九龄呵呵一笑:”我年纪已大,这一次如果能活着回来,卸甲归田,归耕田园,于我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说得也不错,你累了这许多年,能歇歇,也是一件好事.”金景南道:”听舒畅说,你的身子骨这几年是愈来愈差了,调养的效果也越来越不明显.劳心劳力,于你身体而言,却是极不好的.”

  “当年落下的老病根儿,也亏得舒神医这些年来悉心照料,才能到现在还活蹦乱跳,但月盈而亏,盛极终衰,我可不能太贪心了.”郭九龄笑道.

  “你倒是豁达.”金景南摇了摇头,舒畅可不仅仅是说了前头一句话,后头还接着几句了,当药石无效,身体境况便会每况愈下,说白了,就是郭九龄已经活不了多少年了.这与当年刘老太爷是差不多的状况,如果善加调养,终归还是能增些寿元,但强行出头,却是生生的掐断了自己的生机,就如同当年刘老太爷强自出手,很快便寿终正寝了.

  站了起来,”这事儿就这样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送金大人!”郭九龄笑道,于他而言,生死倒是浑然没有放在心上了.当年在落英山脉之中浴血奋战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还能活到现在,而且活得威风无比.这些年,他是觉得自己已经赚大了.

  两人并肩走出监察院,田真却正好匆匆自外归来,见到两人,拱手道:”金大人,郭统领,刚刚传来消息,宁知文已经抵京,随行的还有那个马豹子和石书生,不过那个什么马豹子好像伤得极重,刚刚宫中已经派人紧急去请舒神医了.”

  金景南闻言却是神色不动,只是伸手拍了拍郭九龄的肩膀,转身便上轿离去了.

  看到这一幕的田真却是有些目瞪口呆,他可是知晓这两位大人一直是不对眼的.金大人一直想伸手到鹰巢,不过郭统领却一直是老母鸡护小鸡崽子一般的用双翅拢着,让金大人无处下嘴.

  现在看起来,两人倒像是好友一般.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

  不过奇怪归奇怪,田真却不会去打听,做他这一行的,早就知道不该问的,就绝不要去问,该让你知道的,当然会让你知道.

  皇宫,马豹子的神色已经颓败到了极点,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之上,石书生神色焦虑之极,两只手抓在马豹子的肩膀之上,双手微微颤抖,他略通医道,自然知道马豹子已经危在旦夕了,也不知那个舒神医是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能起死回生.

  宫外传来急骤的马蹄之声,为了能让舒畅用最快的速度抵达,秦风特意吩咐去传旨的人通知舒畅直接骑马用最快的速度入宫.

  马蹄声停,舒畅急步而入,见到椅子之上的马豹子,直接就上手了.

  “情况怎么样?”秦风问道.

  “我兄弟能救回来吗?”石书生紧跟着问道.

  眯着眼睛,舒畅号了一阵子脉,却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睁开眼,看着石书生:”只要到了我面前还没有死,至少我能将他的命保住.”

  “修为能保住吗?”石书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紧张地问了起来.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如果修为尽丧,那差不多也等于没命了.

  “在拖上几天,可就真说不准了,现在,还是希望很大的.”舒畅从怀里掏出一枚黑沉沉的药丸,塞进马豹子的嘴里,在咽喉之上一抚,助他药丸入腹.”还请陛下派人去医学院将我师妹请来,我师兄妹联手,或许能让这位豹子兄恢复如初.”

  石书生眼见舒畅一枚药丸喂到马豹子的嘴里,片刻之后,马豹子便精神了许多,一双灰败的眼睛也开始有了神采,不由大喜过望,双手抱拳撑揖到地:”只要能救我这兄弟的性命,石某一定会有重报.”

  舒畅哈哈一笑,看了一眼秦风,却见秦风也是笑意盈盈.

  宗师这样的稀缺人手,向来数量有限的很,自己多一个,别人就少一个.

  哗啦一声摊开了针囊,露出里面闪闪发亮的一排排银针,两根指头一抹,已将一枚银针拈在手中,”扒了这位豹子兄弟的衣服,师妹还没有来,我先替他稳住伤势.”

  石书生忙不迭的脱掉了马豹子的衣服,舒畅用针如飞,顷刻之间便将马豹子插得如同一只刺猬一般,看得石书生一阵子的心惊肉乱,但说来也怪,随着一根根的银针扎入身体,马豹子的精神倒是愈来愈见好了.眼见着舒畅又拿出一个个的药瓶,将内里的汤药顺着中空的银针注入马豹子的身体之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满眼皆是敬服之色.

  “神医神技,今日真是大开眼界!”看着舒畅的手法,本来还有些疑虑的他,此刻倒是信心十足了.

  “你这位豹子兄弟伤得太重.想要完全恢复,只怕没个一年半载的是好不了,而且还得一直留在我的身边,时时观察,时时改进治疗方案,你们这些宗师啊,生命力是比别人要顽强许多,但这些伤病啊,可也比一般人要顽固许多.”

  秦风一笑起身,对宁知文道:”我们去偏殿说话,他们这里,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遵旨,陛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