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二比零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云盯着冰洞里起起伏伏的浮标,幽幽地道:“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其它的能让我吃惊的消息吗?”

  “郭九龄死了。”周一夫说着话,猛扯钓竿,一尾青鱼甩着尾巴,带着蓬蓬水花被从冰洞里扯了出来,啪哒一声落在冰面之上,用力地蹦哒着,周一夫开心地收起钓线,将青鱼从钓钩之上取下来,放进一边的鱼篓里。“一比零,我领先了,亲王殿下。”

  “只要还没有结束,便谈不上胜负。”曹云道:“郭九龄早年受过重伤,这些年又替明国建起鹰巢,早就心力交萃,哎,又一个老人儿没了。”

  将钓钩重新投入冰洞,周一夫看了一眼曹云,“问题是,他死在上京城。”

  曹云手微微一抖,诧异地看着周一夫:“怎么可能?郭九龄是明国的重要人物,怎么会死在上京城?”

  “事实就是这样,郭九龄出现在了上京城,然后被楚国内卫给逮着了,再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上京城闵若英的皇宫之中。”周一夫扁了扁嘴,“意外吧?”

  曹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让冰冷的空气来减缓一下心中的焦燥和烦闷:“这么说来,明国已经对大楚动手了。”

  “那是自然,还有比这更好的借口吗?”周一夫笑道。“明国不发动则已,一发动当真是排山倒海,声势惊人啊,说来亲王殿下你可能还不相信,到现在为止,明人尚没有动用一兵一卒,楚国国内,已经是乱成一团,烽烟四起,民不聊生了。你知道吗?明人发动的第一攻势的武器是什么?”

  曹云摇头。

  “经济!”周一夫淡淡地道:“现在看起来,明国人在楚国那是早就默默的布置了多年啊,一朝发动,当真是骇人听闻。明国切断了对楚国的贷款,严禁粮食之类的物资进入楚国,转眼之间,楚国举国皆缺粮,粮食价格一日数惊,现在已经是一个月前的十倍有余了。”

  “楚国能坚持多久?”曹云问道。

  周一夫摇了摇头:“老夫看不出来。这一次明国对楚国发动的攻势,花样翻新,手段迭出,很多过去我们不以为然的东西,都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算是让老夫开了眼界。不得不说,田汾不允许明国的纸钞流放大齐,不许他们的钱庄进入大齐,的确是有先见之明,楚国啊,现在快要到以物易物的地步了。”

  “连你也看不出来?岂不是说楚国根本就抵挡不了多久?”曹云有些惊讶,姑且不论其它,眼前这个鸡皮鹤发的老者,城府,眼光,那都是第一流的。

  “看不出来。”周一夫叹道,“自从数年之前,闵若英在潞州一战被你打掉了几十万大军之后,楚国就一直没有恢复过来,明人乘虚而入,花样翻新的手段之下,楚国,只怕早就被掏空了。我现在最好奇的是,明人什么时候发动军事攻势给楚国致命一击。”

  “恐怕也用不了多久了。”曹云道。

  “不错,也用不了多久了。”周一夫看着曹云,“可是我们的皇帝陛下,还想利用楚人来拖延明人呢,楚国拿什么来拖延明人。”

  曹云突然有些愤怒起来:“如果不是周济云横在昆凌郡,那么这一条计策,绝对是能起到牵制作用的,比方说现在,大齐便可以向楚人输入粮食等,帮着稳定楚国的局势,只要楚国能坚持更久,对于大齐来说,便有百利而无一害。”

  “你是这样看的吗?”周一夫讽刺地看着曹云,不过片刻之后,他自己也是长叹一口气:“你错了,以前我还没有看懂,但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卞无双跟明人早有勾结,亲王殿下,你以为没有昆凌郡,齐人便能与楚人联合起来,别忘了,中间还有一个卞无双啊。”

  “荒谬。”曹云斥道。

  “荒谬?”周一夫呵呵一笑:“周济云麾下的那支雇佣军是从哪里进入昆凌郡的?周济云用来抵挡大齐两路进攻的那些明式武器又是从哪里进入昆凌郡的,都是从荆湖一带进去的。我的亲王殿下,我现在怀疑卞无双当年东逃入大楚,本身就是秦风的一个巨大的阴谋。”

  “卞无双野心勃勃,秦风岂会如此纵虎归山?”曹云低低地道,心中却不免动摇了起来。

  “这便是秦风雄才大略,让人不得不感佩的地方。他比起闵若英,比起曹天成,强了不知凡凡啊,是啊,我们都认为不可能的事,他就这样做了,而且看起来效果奇佳,不错,卞无双肯定是有着他的小心思的,但我想,秦风一定有着遏制他的办法。他巧妙地利用了卞无双的这些小心思,成功地在我们大齐与楚之间打下了一根楔子。”

  “没有可能说服卞无双吗?”

  “只有我们获得了胜利才有这个可能。”周一夫含笑看着曹云:“亲王殿下,如果我们失败了,那毫无疑问,周济云必然带着昆凌郡投靠明人,嘿嘿,这个时候,你觉得卞无双被夹在中间,有什么可以腾挪的余地吗?”

  曹云不由叹了一口气。

  “亲王殿下,难道不是这样吗?只有我们获得了胜利,周济云才会回来,而卞无双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要么投向明国,要么投向我们,但重要的是,我们才能给他真正想要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是明人给不了他的。”

  “割据吗?”曹云冷然道。

  “为什么不可以?”周一夫笑道:“等到大事已定的时候,自然可以钝刀割肉,慢慢来,像曹天成这样烈火烹油,那才是会出问题的。”

  “你就是准备这样来服说我?”

  “不是说服,我是想让你看清楚形式,以亲王殿下的睿智,自然能够看清这天下大势,这局争霸天下的大棋,明人已经走到了头里,楚国很快就要完了。而明人消化楚国,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别忘了,明国的皇后是楚国的长公主,明国的皇子是楚国先皇闵威的外孙,他们可是有着姻亲关系的,秦风入主上京城,楚人不会对他有太多的反感情绪,再者,明人经营楚国多年,此时入主,明里暗里一齐发动,以极快的速度安抚下楚国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到时候,明人便拥有了足够的人丁,足够的大地盘,足够多的富饶的土地,以秦风治国之能,只怕三五年间,一个需要让大齐仰视的庞大帝国便将横空出世。所以亲王殿下,难道我们不应该迅速结束大齐内部的纷争,而同心协心,一致对外呢?”

  “原来你也知道要这样才能使大齐拥有优势,既然你明白,那为什么不向朝廷投降反而是密谋造反呢?这不是把齐国往火坑里推吗?”曹云怒道。

  周一夫嘿嘿一笑:“投降?亲王殿下,陛下是想彻底地干掉我们啊。将我们杀光,掠夺走我们的财富,是他的终极目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狗急还要跳墙呢。”

  “如果你们真有此意,我可以去与皇帝说。”

  “你?”周一夫乐不可支地道:“皇帝对我们只有恨,对你是又恨又怕吧,亲王殿下,其实从对楚国的战争之时,皇帝与我们就算是完全决裂了,我们不是傻瓜,那么多的世家是怎么灭亡的,我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如果说那个时候还有一丝转擐的余地的话,那皇帝陛下悍然对周济云动手,便已经是将最后一丝希望也抹灭了。我们已经退无可退。我思来想去,能迅速地结束大齐这种对立的现状,迅速结束内战的唯一人选,也就是你亲王殿下了,只要你心甘情愿的出山,以你在军中的威望和人脉,以我们在民间与政界之中的巨大力量,可以轻而易举的拿旧曹天成,用最小的代价,换来大齐国内矛盾的缓和,从而形成一个有力的拳头,一心来对付明国。至于以后怎么办,那毕竟是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我恐怕也不在了,亲王殿下亦是雄才伟略之辈,想必不会等不起吧?”

  略微停顿了一下,他接着道:“亲王殿下,曹天成倒行逆施,两路大军攻击昆凌郡的失败,更是让所有人怨声载道,在军中,他的威望已经跌到了最底,此时你若站出来,振臂一呼,岂不是应者云从?”

  曹云彻底的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才道:“我要想想,好好想想。”

  周一夫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视线转向冰洞之中的浮标,看着几次浮沉之后,浮标瞬间消失,他猛提钓杆,又一尾鱼儿被他拉上了冰面。

  “亲王殿下,二比零了哦。”

  他嘎嘎地笑着,无比的得意。

  曹云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丢下了渔竿,向着远处的木楼走去。

  “亲王殿下却先歇着,老夫再钓上几条来,晚上咱们就吃全鱼宴。”身后,周一夫大笑着,看着曹云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木楼之内。

  笑声渐渐敛去,脸色却一分分阴冷起来。片刻之后,又自失的一笑,专心致志的钓起鱼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