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父子三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宝清港,宁知文终于见着了他数年未见的小儿子宁则远.当年那个稚嫩的青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沉稳之极的大明高官,举手投足之间,往日的青涩早已被干练,成熟所代替,这让宁知文感慨万分.

  如今的宁知远可是大明有数的重臣之一,一手打造了大明强大的海上雄师,不仅统带着水师,更是位居大明兵部左侍郎,是兵部仅次于小猫章孝正的高官.

  谁能料想到,当年在家族内斗之中,被哥哥宁则枫斗得一败涂地的宁则远孤独一掷之举,竟然给宁氏一族带来了异想不到的鸿运.现在的宁氏一族,至少可以因为宁则远的强势崛起而在舞弄风云数十年.

  跟随着宁知文的保镖石书生则被停泊在外海的那一艘如同山峦一般的五层楼船大明号给惊呆了.他长年处于内陆之地,也不是没有见过船,但像这样大的船却是第一次见到.

  登上了大明号之后,父子两个闭门密谈,石书生却像一个好奇宝宝一般,被宁则远安排了人带着去参观大明号了.

  “父亲自去泉州,危险重重,一切还需要小心,如果事有不谐,一定要以先脱身为要务.”宁则远看着已经极是显老的父亲,柔声道.当年兄弟相争,父亲居中不偏不倚,在后来甚至偏向大哥,但这样的经历并不足以让宁则远怨恨父亲,他们宁氏本是海盗世家,家族内斗,选出更强悍的领头人一向是传统,只有更强悍的人,才能带领宁氏家族活得更好,活得更长.父亲的立场于父子而言有些残酷,但对于整个家族而言,却是正确的.

  只是父亲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却开辟出了另外一条道路.

  “我并不担心我的安危问题,泉州本来是我们宁氏的大本营,纵然当年的心腹部下都随我们到了大明,但宁氏的影响力,在泉州并没有消除,而且你也看到了,现在我有石书生这样的宗师级高手随身保护,皇帝陛下又派了一百名卫兵充作我的护卫,在安全之上,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我知道,他们是鹰隼.”宁则远点了点头:”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闵若英必欲杀父亲而后快,父亲,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国家的力量,一个皇帝的决心.哪怕这个皇帝的力量已经衰弱到了极点.”

  “放心吧,你这个小子,你老子这一辈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我还要留着这具躯体享受未来的安逸人生呢,不会这么容易为人所趁的.”宁知文笑道.”倒是你,身负重任,为人也好,行事也罢,都需如履薄冰,兢兢业业,大意不得的.”

  “儿子自然知晓,现在儿子只负责水师事务,简单多了,海贸这一块儿交出去之后,事情少了大半,现在只用考虑怎样让水师变得更强大就好了.”宁则远笑吟吟地道,显得十分轻松.”父亲,我的眼光,早已经没有放在内海了,我现在看着更远的那一片大海,走出马尼拉海峡,在遥远的西方,有着另一些强大的力量,从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看,那一片大陆之上,也正在进行着一场场残酷的厮杀,其中一位力量最强悍的君王意图统一那一片土地,他们的水师十分强悍,如果他完成了统一,那才会是儿子将来最强大的对手.”

  看着宁则远轻松地神态,宁知文不由有些担心:”不要小看你大哥,他从几岁开始,便随着我在大海之上厮混,对于海上的战斗,船舶的制造,都是极其的熟悉,他的部下人才不少,涉及到方方面面,现在鹰脱桎锢,鱼入大海,又有齐国这样一个强悍的国家在后面作支撑,他会很快成为你的麻烦的.他对你的仇恨,只怕深到了骨头里,这份仇恨,足以让他卧薪尝胆,以击败你为目标.”

  “我当然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宁则远淡淡地一笑:”我念着手足之情,将他圈禁在越京城,只怕他不但不会感念我的之分兄弟情意,反而会更加的恨我,不过现在的大海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大海了,所以,只要他敢来,迎接他的,仍然会是失败.而会这一次会更加彻底.”

  宁知文站了起来,走到弦窗边,拉开了弦窗,指着海面上停泊着的一艘艘战舰,”父亲,大明的战舰,早已经不是当初您所熟悉的那些战舰了,从船舶的设计,动力,作战系统,作战方法,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明水师从一场场战斗之中已经成长为了海上的霸主,而大哥所知道的,还是十年前的那一些,所以,我丝毫不担心齐国来自海上的威胁,说句实话,我现在很希望齐国造出一批批的战舰来挑战我们,然后儿子会一次次击碎他们的希望.水师是一支耗钱的队伍,儿子经历了从无到有的水师建设过程,以大明的高效率和官员的廉洁程度,这些年来都一直过得捉襟见肘,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我不认为齐国那些人,会有我们的速度.大明现在的战舰,每一艘都价值数十万两银子,这是一个无底洞,当齐国一头栽进来之后,便会感受到他恐怖的吞噬金钱的速度,他会成为齐国财力沉重的负担的.陛下希望我们能让齐国在这个无底洞中越栽越深.他们会感受到水师对他们的威胁而不得不拼命地制造战舰,培训水师,然后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愈发恐惧,愈发地想要迫切地打造一支更强大的水师,哈哈哈,我会紧紧地盯着他们的.”

  “既然你心中一切都有成算,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万事小心为上,临战之际,无必胜之师,无必败之仗,你一切仍要小心.”宁则远叮嘱道.

  “是,父亲.”宁则远点头道:”你要不要去参观一下大明号的核心部分,这艘战舰可是汇集了大明现在制造战舰的最高水平,他就是一艘漂浮在海上的城池,一般的战舰在他的攻击之下,除了逃窜,几乎没有什么生存的能力.像这样的战舰,我们已经建造第二艘了.”

  看着骄傲的宁则远,宁知文摇了摇头:”这是大明水师的最高机密,我还是不高为好.既然你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这便启程去往泉州了.”

  “舅舅会带领一支舰队为您护航到泉州.”宁则远道:”他们的战舰已经集结完毕了.”

  “胡闹,我们一行百余人,坐商船去就足够了,带上一支舰队算什么?”宁知文眉头微皱道.

  宁则远笑了起来,”父亲,这可不是我的意思,而是陛下的旨意,我虽然是水师统领,但这样的行动,没有陛下的同意,我焉敢随意行动.陛下是在确保父亲安全的前提之下,同时也给泉州那些人一个威慑,让他们明白,如果父亲有什么事情,他们会面对着什么要的报复.舅舅的舰队会在泉州外海停留一段时间的.”

  “陛下替我考虑得太周全了.”宁知文感慨地冲着越京城方向抱拳一揖.

  长安,皇宫.

  田汾身形微微有些佝偻地走在前方,自从朝廷军队彻底收复勃州之后,他便再一次由幕后走到了幕前,重新担任了齐国首辅,这对于齐国来说,丝毫不意义,因为在田汾下台的这一段时间里,齐国皇帝曹天成顶住了方方面面的压力,硬是一直让首辅之位悬而不决的时候,大家便都知道田汾重新出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跟着田汾身后的人,穿着一身便服,身形高大魁梧,只是脸上皮肤仍然显得极其松驰,这个人,便是来自大明的宁则枫.

  短短数月的时间,他便从一个连行动都很困难的大胖子,硬生生的瘦了下来,终于又有了一些昔日的风彩,他的这份狠劲,便是连田汾也惊讶不已,当然,惊讶之余,他也异常高兴.没有坚韧的意志,刻骨的仇恨,一个人很难有这样的决心,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从常宁郡到长安的这一段时间里,田汾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着这个即将承担起大齐水师重建任务的人.

  总体上来说,他是很满意的.至少从心志之上,这个人符合大齐的要求.

  宁则枫并没有什么局促之感,哪怕他马上要见到的是大齐的皇帝.一来是因为他骨子里的那一份桀骜不驯,二来也是因为他很清楚,齐国现在非常需要他,他现在已经成为了齐国大战略部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自己在与弟弟的争斗中,在大获全胜的发口,却一败涂地,这让他一直耿耿于怀,这一次的失败,非战之罪也,而是因为一个国家的强势介入,这不是他能对抗的,宁则远走了狗屎运,这是连老天也无法预测的事情.但现在,自己的背后,也终于有了一个比大明更强悍的国家.

  早先自己能击败宁则远,把他逼得走投无路,将来也会这样.胜利终归会属于自己.

  “首辅大人,陛下请您进去.”老太监低首弯腰向在门外停下脚步的田汾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