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久别重逢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入夜,一辆马车从郡城方向驶来,进入了井径关,卞文康搓着手,跺着脚从马车之上跳了下来,仰头看了一眼井径着最高处那灯火通明之处,将身上的披风裹得更紧了一眼,在一名校尉的带领之下,大踏步的向上走去.

  门开处,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看着对面的卞文豪,卞文康大笑着张开了手臂,”三哥,经年不见,想死我了!”

  “我也想死你了.”两人大笑着拥到一起,彼此用力的锤着对方的后背.

  “来来来,老五,我这里已经备下了酒菜,今儿个晚上咱们可是不醉不休.”指着身后满满一桌的酒菜,卞文豪道.

  “好.”卞文康一屁股坐在酒桌旁,提起酒壶的时候,却又犹豫了一下,”三哥,你现在可是在军寨之中,也算是在执行军务吧,能喝酒?”

  “这里我最大!”卞文豪笑道:”再说了,这里有什么鬼捞什子的军务?”

  “那就好,那就好!”卞文康道:”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啊,看到三哥在这里过着神仙般的日子,真是羡煞我了,弟弟我在荆湖啊,天天在军营里,那一条条的军规,可是如同禁锢咒啊整日套在头上,让你不敢越雷池半步.”

  “你们哪里天天打仗,自然不同,我在这里啊,就是一保姆,整天同安阳人斗智斗勇,嘿,只能动嘴皮子,不能动刀动枪,闷煞人啊!”卞文豪提起酒壶给卞文康满上,摇头道.

  “三哥,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哦!”卞文康叹了一口气:”如果能不打仗,谁想打仗呢,这几年,一共折了五个叔伯兄弟了,老九连尸体都没有找到,被战马踏得稀乱,根本就分不清了,最后只用布兜了一点回去埋下了.”

  “得得,老五,咱吃饭喝酒呢,说这个干什么!”卞文豪道.

  “是,喝酒,喝酒.”卞文康一仰脖子将酒咕嘟一声喝了下去,脸色霎时之间便变红了:”明人的烧刀子,三哥,你这日子过得够可以的啊!瞧瞧,你这屋子里,满屋的琉璃,暖哄哄的地龙,亏你还在信里老是叹着苦经,让我们都以为你在这里过得生不如死呢,现在看起来,你是逗我们玩呢,你这完全就是生活在蜜罐罐里嘛.”

  “这福,我还没有享几天呢!”卞文豪笑了起来.”关宏宇走了,我这才找到机会上位嘛,其实也就是楚人实在是没人没兵了,不然再怎么也轮不到我.”

  卞文康酒杯往桌上重重一顿,脸上露出了喜色:”来的时候,着实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情况,安阳现在的局面,就等于落在了我们卞氏手中了啊,朱义没有兵,那算个屁啊!这样的好机会,三哥,可是万万不能放过.”

  卞文豪呵呵一笑:”安阳的情况比较复杂.一言难尽,对了,你这一次过来,带了卞帅的什么吩咐吗?”

  “当然是带着使命过来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你这里局面一片大好,倒是没有必要执行了.”卞文康兴奋地扯了一只鸡腿用力地啃着,”卞帅肯定也没有想到你这里的情况,我会马上派人回去向卞帅回报,等卞帅的信吧.”

  “那你原本来我这儿是想干什么呢?”

  “卞帅本来是想让你把这里的军属转到荆湖那边儿去的.”

  “开什么玩笑?”卞文豪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十几万近二十万人,尽是些老弱妇孺,这千里迢迢的,怎么过去,还让不让人活了?再者又怎么可能走得过去?”

  “现在楚人乱成一团,哪里还有能力管我们,倒是这路途遥远,的确是一个问题.不过你不是一直说你们在这里过得很不好嘛,现在在东部六郡,卞帅说了算,咱们的人虽然路上会艰难一些,但只要一到,不就享福了吗?”卞文康解释道.

  “就算要过去,现在也不行,总要等到明天暖和起来才行嘛,这个天气赶路,真是会死人的.”卞文豪摇头道.”就这事吗?”

  “还有要把你这一万精锐也调过去.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卞帅人手不够啊!”卞文康道.

  “卞帅手下两万人,卞文忠手上也有两万人,卞帅不是在那边又招了两万人填宿迁走后的窟窿,六万人呐,现在那边儿又没有战事,怎么会不够用?”卞文豪故作惊讶,又给卞文康把酒满上.

  卞文康诡异的一笑:”不够用.开始跟过去的四万人,这两年也战死了不少,现在我们控制了东部五郡,人洒下去,可就不见底了,文忠的那两万人,其中一万化整为零,盘踞在江南各地,一旦时机成熟,便可以发动,趁乱拿下江南.新招的那些人,怎么能完全信得过?这一次,咱们要干大事了.”

  卞文豪心中一跳,”干什么大事?”

  “三哥,你在这安阳,消息是闭塞了一点,现在楚国江南,已经乱成了一团,粮价足足涨了十倍有余,那饥民暴乱啊,可是此起彼伏啊,机会已经来了啊,抓住这个时机起事,便可以将江南握在手中了.”卞文康得意地道.

  “有这么容易吗?”

  “卞帅从到荆湖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干这事,文忠搞了这么久,要是没有点数儿,岂敢这样啊?”卞文康笑着又一口将酒干了:”而且啊,咱们马上便要向昆凌郡发起致命一击,拿下了昆凌郡,东部六郡尽入我手,又拥有了江南,三哥,咱们卞氏,又要威风重现了.”

  “进攻昆凌郡?”卞文豪脸上变色:”咱们与明人有协议,他们不是不准我们打昆凌郡吗,这不是与他们公开撕破了脸皮?”

  “此一时也彼一时.”卞文康冷笑道:”那时我们刚刚去荆湖,想要站稳脚跟,便需要明人的武器,需要宁知文的水师,不得不这样做,但现在,宿迁走了,江上燕走了,东部六郡已经成了我们的一言堂,齐国已生大变,两路大军夹攻昆凌郡却吃了败仗,但必然会卷土重来,周济云万万想不到这个时候我们会倾力进攻,三哥,我们与齐人已经达成了协议,他们支持我们割剧东部六郡和江南,这样,就算明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吞并了楚国,但我们背后有齐人的支援,也足以顶住明人的进攻.”

  “这,太冒险了.一旦失败,我们卞氏将再无存身之地.老五,大帅想过没有,要是我们赢不了周济云,拿不下昆凌郡,我们可就被夹在中间了.”

  “这样的大好局面,岂有不胜之理!”卞文康毫不在意地摆摆头:”三哥你太小心了,当然啦,也正是因为你小心,才会被留在这里与安阳人打交道嘛!那边的情况,你没有我清楚,现在周济云大概也知道我们与明人有些纠葛,或者他又从明人哪里得到了我们肯定不会进攻他们的保证,所以在我们这个方向之上,防守极其虚弱,万全可以一鼓而下,只要打开了缺口,潞州,沧州两路齐军便也可以发动反攻,三路大军夹击,他周济云又不是神仙,还能找来天兵天将救命?”

  卞文豪心情沉重,喝了一口酒,”那江南呢,江南就不会出岔子,别忘了,明人稍有动作,江南便天翻地覆,你能确定我们可以拿下江南?”

  “文忠一直在干这事,现在江南啊,主要就是丝绸,没粮,所以才会这样,卞帅手中有粮,但时机不成熟,自然就不能放出去,你想想,咱们在哪里有兵,有粮,不怕掌握不了哪里?等拿下了江南,拥有了那些丝绸,这可就是一笔笔的财赋啊!到时候,东部六郡有粮,江南有财,三哥,你说我们还怕什么?卞帅说了,只要经营得好,那我们就能成为楚齐之间的胜负手,谁都要巴结着咱们呢!而咱们呢,当然就是谁弱咱帮谁,最好是齐明一直这样斗下去,咱们卞氏就可以安享太平.”

  卞文豪在心中苦笑,事情果然如明人所猜测的那样,卞帅样样都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却还不自知,看着卞文康自鸣得意的样子,他将杯中的酒一口闷干.

  “老五,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刚刚说大帅手中有粮,东部五郡的民政不是一直掌控在曾琳的手中吗?卞帅这么多年一直想插手都没有插进去,现在一下子就能得手了?”

  “大帅早就看曾琳老儿不顺眼了,以前诸多关碍,不好下手.现在可就不同了.”卞文康大笑:”三哥,说不定等我回去的时候,那曾琳老儿便已经挺尸了.”

  “杀曾琳?此人在东部六郡威望素著,大帅要杀了他,岂不是会掀起轩然大波?”

  “谁说要公开杀了?要人死的法子多着呢!”卞文康嘻嘻地笑着:”三哥,你在安阳这太平地方真是太久了,连咱们卞氏的手段都忘了.”

  “的确是太久了,太久了!”卞文豪喃喃地道.

  三更时分,卞文豪丢下了烂醉如泥的卞文康,走出了温暖的屋子,站在城墙之上,任由冰冷的风雪打在自己的身上,半晌,拍了拍手,召来一名亲兵.

  “去看看金大人睡了没有?如果没睡,就说我想见见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