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惊魂未定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雷卫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今天算是惊魂动魄的一天,皇帝如此的雷霆大怒,他还是第一次领受到,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今天他算是彻底的领教了。那一脚下来,纵然闵若英没有存心想把他们怎么样,但不敢运气相抗的他,也着实受了内伤。回到府衙,还不敢稍有懈怠,立即召集自己的心腹干将,商议如何在与童强的这样一场竞争之中胜出。

  杨懿的意外失踪,使得竞争的对手少了一个,但也让他与童强必须得正面硬扛了,如果在这场竞争之中败北,那他的下场绝对好不了。这一段时间为了在竞争之中占得先手,彼此之间可谓是卯足了劲儿地收集对方的黑材料,干他们这一行的,谁没有些阴暗的事情,小辫子一抓一大把,一旦失败,胜利者必然会利用这些小辩子光明正大地将对方干倒在地。

  抓明人的探子岂有那么容易?暗桩不好找,那些明桩背后谁不牵连甚广,拔出萝卜带出泥,一个搞不好,人抓不着,反而将自己栽进去万劫不复。而抓那些商人呢,这些商人与那些明桩不是一回事吗?有些商人更加厉害,但凡能在上京城能将生意做大做强的明国商人,那一个背后没有大楚的高官显贵?别看皇帝在先前的会议之上说得声色俱厉,但真正落实到行动之上,也不知要打几层折扣,雷卫不用派人去打探就知道,今天会议的消息,只怕已经在那些有头有脸的商人之中传开了,人家说不定早就有了应对之策。

  与心腹悍将商量了好半晌,这才终于勉强弄出了一个名单,看着这个名单,雷卫也只能长叹无语,上面连小鱼儿也不多,大多都是一些虾米。

  好吧,蚊子腿儿再小也是肉,也弄一点垫个底儿,再看看童强那边是一个什么样的章程,但雷卫很清楚对方面临的是和自己一样的困境,只看走出府衙的时候,碰见童强那边也散了会议,双方那一脸的苦相,都是不言自明了。

  “老爷回来了?”老家人打开大门,将雷卫迎了进去。

  雷卫干这一行,家中基本不敢在外头随意地进人,像仅有的几个家人,也都是他在内卫之中的心腹或年纪大了退下来的,或者在公干之中受伤而不得不退出的,而丫头,就只是夫人家中的几个陪嫁丫头了。

  人不多,但却很干净。

  “老黑,吩咐厨房弄一大桶热水,我要好好的泡个澡,去去乏!”雷卫吩咐道。

  老黑迟疑了一下:“老爷,家里来客人了,夫人和公子还在陪着呢!”

  “夫人陪着?什么客人?”雷卫脸色微变。现在是非常时刻,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他风声鹤唳了。

  “是老爷老家的堂叔。”老黑道。

  雷卫勃然变色,“老黑,你是干什么吃的,跟了我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过我有什么堂叔啦?”

  老黑脸色大变,“大人,他手里有大人您的凭证,老黑我也旁敲侧击的盘问了一番,对于大人的很多事情,都极其熟悉,随口道来。而且像貌也与大人有几分相似啊。”

  雷卫脸色阴沉,急行几步,绕过照壁,看着灯火通明的客厅以及印在窗纸之上的几个倒影,手按了按刀柄,大步向前走去。

  “大人,要不要我去吩咐他们向个做一下准备?”老黑低声道。

  “人家既然能堂而皇之的找上门来,咱们家的情况,只怕早就摸得清清楚楚,就凭你们几个,能做什么准备?夫人和公子还在里头,又敢做什么准备?罢了,不管是龙是虎,我去会一会。”雷卫大步向前走去。

  老黑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悄没声的隐入黑暗之中,片刻之后,四五个家人从各个不同的方向上靠近了客厅,一言不发地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倾听着客厅之中的动静。

  雷卫推开了大门,跨步而入,客厅之中几人听到动静,都是站了起来,看向大门方向。

  “老爷,您回来了。”

  “爹!”

  夫人和儿子迎了上来,在他们的身后,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与一个从人也都含笑看着雷卫。

  那是一张的确与自己有几分相像的面孔,难怪老黑会先入为主,这个老头倒也罢了,但老头儿身后的那个人,却让雷卫心中暗凛,一眼看去,他竟然无法摸出对方的深浅,这只能说明,对方在武道上的修为,至少不会比自己差。

  “老叔,你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啊?侄儿好让人去迎接你啊!侄儿在这上京城,说不上多么显贵,但也还有几分薄面的!”他大笑着迎了上去。

  “贤侄客气了,分别多年,你如今显贵,老叔怕你不认我了呢!”老头笑吟吟地道。

  “爹,叔爷爷还带了好多的礼物!”儿子雷松指了指客厅的一角,那里,摆着不少大大小小的盒子,光看外头的包装,就知价值不菲。

  “老叔真是太客气了,来看侄儿,怎么还带礼物来,该是我孝敬老叔才对,夫人,我与老叔多年未见了,你也不提前准备酒菜好让我回来后与老叔痛饮几杯?”他责怪地看着夫人。

  夫人微窘,“是,老爷,妾身这就去吩咐他们准备。”

  “嗯!”雷卫满意地点点头:“松儿,外头天黑路滑,还不扶着你娘亲去。”

  “是!”虽然有些诧异,但雷松还是顺从地扶着母亲从侧门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三人,雷卫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刚刚做这一切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但对方却只是含笑看着他,丝毫没有阻拦他的意思,这让雷卫放心了不少,不管对方是谁,看起来却是没有恶意的。

  “多年不见,遇事还是这样不慌不忙,应变不错,比起当年还只是一个校尉之时,长进了,难怪你一路升到副统领来。”老头儿轻轻鼓掌,赞许地点着头道。

  “你是谁?”雷卫沉声道。“找上雷某有何事?”

  老头儿却是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反客为主地指了指上头的主位,笑道:“坐下来,坐下来慢慢谈,你应当能判断出我是没有恶意的。”

  雷卫凝视着对方,终于还是顺从地坐了下来。看着老头儿的模样举止,心里头一个荒谬的念头升了起来,样子不像,但神态举止,太像了。

  只不过怎么可能呢?那个人现在在大明可是位高权重,一手打造的鹰巢,将大楚内卫,齐国鬼影,压得喘不过气来,他是大楚皇帝最痛恨的几个人之一,又怎么敢孤身一人到上京城,而且还敢这样大模大样的找上自己的门来。

  “你究竟是谁,冒充我叔叔想干什么?”雷卫缓缓地问道:“想来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如果说不出个名堂来,只怕不好干休?”

  “十二年没见了,你当真认不出我是谁了吗?”老头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放在了雷卫的面前。

  雷卫这是瞟了一眼,顿时如同触电一般的跳了起来。

  那是一枚很怪异的标记,但对他来说,却是很熟悉的,因为当年提拔他的那个人,在执行一些隐秘任务的时候,便是以这种标记为印信。

  “你,你你你……”他指着对面安之若素的老头儿,整个舌头都感到大了,脑子里轰隆隆的响个不停,整个人都有些发僵,想要拔刀,但手却怎么也不听使唤。

  这个人是郭九龄,当年大楚内卫的副统领。

  十余年前的那场惊天动地的大变,不仅是楚国皇位传承大变,内卫也是翻天覆地,统领安如海去职,副统领郭九龄与杨毅失踪,后来证实郭九龄去了前越与朝廷通缉犯秦风搞到了一起,而杨毅最终却是死于非命。

  “雷卫,今天你参加了朝会,闵若英不是要你和童强抓大明的探子吗?现在你只要把老夫逮起来往闵若英面前一送,这内卫统领的位置,你不费吹灰之内就可以得到。”郭九龄微笑着看着雷卫道。

  今天朝会的内容?雷卫身上汗水涔涔而下,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朝会的内容便已经让对方知道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单膝跪倒在郭九龄的面前:“雷卫如果不是郭统领当年的大力简拔,提携,焉能有今日?雷卫虽然干得是黑暗之中的勾当,心肠也够黑够狠毒,但却万万不敢对统领无礼。”

  郭九龄大笑,伸手将雷卫扶了起来:“很好,看起来我没有看错人,这一趟也没有来错。起来吧,咱爷儿俩好好的谈一谈。”

  雷卫惴惴不安地站了起来。“统领,陛下一直深恨于您,您怎么敢孤身一人上京?”

  “孤身一人?”郭九龄笑了笑。

  “并不是孤身一人!”站在他身后的那位从人微笑道:“如果刚刚雷统领想要拿下郭老献功的话,现在这个庭院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雷卫惊疑不定地看着对方。那人微笑着一弹指,一枚薄如蝉翼的小剑陡然出现在大厅之中,绕着三人来回不停的如同翩翩蝴蝶一般起舞。

  “杨致?”雷卫惊叫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