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继承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打出去的拳头被黑衣人轻而易举地抓住。

  “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吗?”

  一句话便让杨致全身的力道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无力地垂下了拳头,看着对面毕万剑那似笑非笑的脸庞,恨恨地道:“你怎么能平了我爷爷的墓。”

  毕万剑松开了杨致的手,悠悠的走向那四株大树的位置,原本哪里属于杨一和的坟墓,现在已经无影无踪了,白骨四散,凄凉之极。

  弯腰捡起一段白骨,毕万剑道:“知道当年是谁给你杨氏收敛的吗?”

  “不知道!”杨致低声道,“爷爷桃礼满天下,许是他的那个部下悄悄地将他埋在了这里。”

  “屁!”毕万剑不以为然地道:“当时你爷爷的铁杆部下早被一扫而空,剩下的人,要么明哲保身,要么反水倒打一耙,良心再好的,也不过是在自己家里偷偷弄个灵牌祭祀一番,谁敢替你杨氏收敛,也就是我,可怜杨一和一辈子辛苦竟然没有落个好下场,这才跑来替他们拢了一个窝。”

  “就算这样,也不能平了我爷爷的墓!”杨致道,不过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了。

  “人死何所以,托体同山阿,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毕万剑将手里的一截白骨丢进了墓穴之中,“死都死了,哪有这么多的讲究,人死如灯灭,啥都不知道了。再者,就算他真是泉下有知,看到我能利用他的这一把枯骨,让你更进一步,只怕也会欢喜之极,又怎么会怨恨于我?”

  杨致默然在林中四处搜寻着,将四散的白骨一点一点地找回来,放回到墓穴之中,看着那一截截的白骨,不禁又垂下泪来。

  毕万剑哼了一声,挥手之间,卷起周围的泥土,哗啦一声将墓坑又给掩埋上,惹得杨致又是怒目而视。

  “亏你还是大将出身,如此婆婆妈妈,儿女情长,能成什么大事!”毕万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爷爷不过是一介书生,做起事来都比你爽利,杀伐果决,眉头都不带皱一下。我这一辈子没佩服过几个人,他算一个。”

  “这是我爷爷!”杨致抗声道。

  “那又怎样?他现在这般模样了,还有个屁的讲究。”毕万剑嘿嘿一笑,“杨致,我跟你说,你爷爷这一辈子杀的人海了去了,手上也不知有多少枉死的冤魂,死后还有这么一个坑儿埋着,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杨致大怒,拳头一握,又欲动手,毕万剑道:“你刚刚破了宗师的门槛,境界不稳得很,我要是你,现在一定盘坐行气,好好的体悟一下刚刚破门而入的感受,可不要刚刚领略到门内的风景,便又被踢了出来。”

  杨致被毕万剑拿捏得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很清楚,真要动手,就算自己踏过了这道门槛,在毕万剑面前,恐怕也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他愤愤不平地盘膝而坐。

  毕万剑嘿嘿一笑,径直走到一边,一手一个,将雷暴和千面两个人提了过来,往地上一掼,两人全身被禁着的经脉立时霍然解开。

  “你妈拉个……!”雷暴一得自由,还手脚酸软着呢,便开始破口大骂,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又全身僵硬,卟嗵一声倒了下去。

  千面转动着眼珠子,瞅着对方,却是动也不动,刚刚他和雷暴两人茫然无知之中便被人制住,对于发生了什么一点也不清楚,但看杨致现在盘膝而坐,气息悠长,显然没有受到伤害,这个人又解开了自己的禁制,自然不是什么敌人了。

  “前辈?”

  “我叫毕万剑!”毕万剑截口道。

  “原来是万剑宗宗主当面!”千面吃了一惊,当即抱拳行礼,心下一块石头也落了地。“毕宗主,这人是杨将军的心腹手下。”

  毕万剑瞅了一眼硬挺挺地倒在地上的雷暴:“这家伙嘴太臭,让他多躺一会儿,你去弄点吃的来,不拘什么都行,当然,有酒更好。打了这小半夜,都有些饿了。杨致还要一会儿子呢,快去快回。”

  “是,毕宗主!”在这样的人面前,除了说是之外,最好不要再多说一个别的字,满口答应之下,千面如飞般离去。

  毕万剑走回到了杨致的身边,满心欢喜的看着杨致这个他选定的未来万剑宗的传承者,三十岁出头的宗师,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个了,抛开明国那一对变态的夫妻不谈,那就是独一份儿了。

  杨致静静的行气调息,体悟着那完全不同的感受,等到他睁开双眼站起来身来的时候,天色早就大亮了。在他以为不过短短的一瞬间,却是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个时辰。

  站起身来,却看到四株大树之间,已经被毁掉的爷爷的坟墓已经重新被垒好,坟前居然还摆了一些瓜果生鲜,三柱清香正袅袅升起,毕万剑双手负于背后,正静静地看着他。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的平静了下来,双手抱拳向毕万剑恭恭敬敬的一揖,“多谢宗主。”

  毕万剑点了点头,盘膝坐了下来,指了指对面,杨致走过去,亦坐了下来,一边的千面赶紧跑过来,快手快脚地在两人中间摆上了酒菜。

  “毕宗主,雷暴兄弟…….”他回来的时候,看到雷暴还直挺挺的躺在哪里。

  毕万剑微笑着曲指一弹,雷暴再一次得到了自由,这一次千面一看到雷暴的大嘴又张开来,赶紧一个虎跳过去,将他的嘴巴捂住,然后横拖竖拉的将这个偌大的汉子给拖到了一边的野草当中。

  “知道我为什么当年收敛了你爷爷,却不给他立墓碑吗?”毕万剑指着面前重新垒起来的坟墓问道。

  “宗主是希望这件事由我来完成。”杨致道。

  “不错,如果你能成器,自然能大张旗鼓的回来做这件事情,将这件事办得风风光光,也不枉爷爷在世上的名声,如果你不成,那就让这里成为一片乱坟岗,几十年过后,也就没有什么人知道这里埋着什么人了。”

  杨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毕万剑提起酒壶,倒了两杯,举起其中的一杯洒在墓前:“杨老儿,借你的一把烂骨头,助你孙儿成事,想来你也开心得很,来,我们共饮一杯,毕某总算也不负你所托了。”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转头看向杨致:“这一次你既然回到了楚国,想来秦风是准备要向明国下手了?”

  杨致点了点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大军来攻?”

  杨致摇了摇头:“如果要动用大军,那要这许多麻烦?大明对于楚国的战略是和平演变,这几年来,功夫已经做得够深了,我们预想到的最好的结果,就是战争只会局限在上京城一带,也就是与火凤军打一场而已。”

  “卞无双那边?”

  “那是一个墙头草,一直便与我们大明暗通款曲。”杨致一笑:“而且他就想做些什么,我们也有法子制衡他。”

  毕万剑沉默半晌,摇了摇头,苦笑一阵,又摇了摇头。“闵威忙活了一辈子,这才几年功夫呢,就被闵若英给败完了,秦风啊,也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你这次回来,就没有准备回宗门去看看吗?”

  “本来祭祀过爷爷之后,我就准备回宗门的,这也是陛下的安排,他希望我与宗主好好的谈一谈。”

  “你们的皇帝希望我做什么?”

  杨致一笑道:“陛下希望万剑宗在这一段时间什么也不要做。两不相帮就好。”

  “两不相帮?”毕万剑嘿嘿一笑。“这也是你的想法?”

  “当然不是,我希望宗主能助我一臂之力。”杨致替毕万剑倒满了酒,道:“宗主在楚国人望极高,如果宗主摆明态度,我们做起事儿来也就更容易一些。”

  毕万剑叹了一口气:“还是你们皇帝更了解我一些。杨致啊,我能做的,最多也就是两不相帮了,楚国,嘿,楚国,当年我也是下了死力的啊,没有想到最终的结局居然是这样的,颠覆楚国的居然是闵威的女儿女婿,杨一和的孙子,我毕万剑的弟子。罢了罢了,弄来弄去,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弟子并不敢奢望宗主出手,只是希望宗主招回我万剑宗在楚国朝堂,军队之中的弟子。”杨致道。

  毕万剑苦笑:“我这样一做,满天下还不知道我的态度了吗?这与亲自出手何异?”

  “宗主,楚国已经无法自守了,这样做,也是为了尽早地结束这场争端,让大楚百姓过上安逸的日子,这是大功德。”杨致道。

  毕万剑将酒一饮而尽,“罢了,我会这么做的。万剑宗会发出宗门令,让宗门弟子尽数返回宗门。”

  “多谢宗主。”杨致大喜。

  毕万剑哼了一声,从身上掏出一样东西,扔向杨致:“我替你做这些,这东西你收下。”

  杨致一看手上的这枚小小的剑牌,不由一个哆嗦,“宗主,这东西我不能要。”

  “不要不行。”毕万剑霸气地道:“万剑宗为你做了多少你也清楚,现在到了你回报的时候了,以后你就是万剑宗的下一任宗主人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