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穷途末路(上)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卞文忠看着远处巍峨的荆楚郡城,满眼皆是无奈之色.

  目标就在眼前,但对于他而言,只是可望而不可及,因为在荆楚城的左侧,赫然立起了一座大营,此刻大营的前方,黑压压的骑兵正严阵以待,一员黑甲将领手提双刀,策马卓立于阵前,正冷冷地瞪视着他们.正前方,荆楚城头,曾字大旗随风飞舞,城头之上,刀枪林立,无数闪着幽幽寒光的箭头从垛碟之间露了出来.

  荆楚城果然早有准备.

  如果单单是荆楚城,卞文忠还敢去尝试一下,但现在江上燕的骑兵虎视眈眈的立于一侧,他又怎么可能不顾一切地去攻打荆楚城.

  江上燕不是早就离开了荆楚了吗?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难道是曾琳知道有难,又将江上燕召了回来吗?

  江上燕的麾下有上万骑兵,可出现在这里的,却只有五千骑,还有数千骑去了什么地方?

  “派出斥候,向另外两个方向前探五十里,务必找到江上燕余下骑兵的去向.”卞文忠沉声道.

  “少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大将军给我们的任务是务必要拿下荆湖郡城!”一员偏将担心地问道.

  卞文忠苦笑一声:”现在还怎么打?”他指了指远处的骑兵,”不解决掉他们,我们攻得了城吗?可就算我们真解决了他们,我们还有足够的兵力攻城吗?”

  “那就只能等大将军来了我们才有足够的兵力了.”偏将咬了咬牙道.

  “退后十里,先安下营寨,这样的天气,我们不能迅速进城的话,夜晚会冻死人的.”卞文忠拨转了马头,最后凝视了一眼城头之上飘扬的曾字大旗,缓缓退去.

  江上燕手提双刀,脚上马刺轻叩战马,身后数千骑兵,随着江上燕亦步亦趋,尾随着卞文忠数里之外后,这才一声呼啸,拨转马头,径直奔驰回营.

  城头之上,霍光有些不解地看着曾琳道:”怎么不让江上燕发起攻击?如果再辅以城内的步卒的话,全歼他们不是什么难事吧?”

  曾琳摇了摇头:”霍大师,我不懂打仗,但江上燕的话想必是很有道理的.卞文忠所部虽然只有万余人,比起城内士卒加上江上燕的骑卒要少,但论起精锐程度,卞部委实要比我们强上许多,真要强行开战的话,江上燕或者能与对手相持,城内的步卒可不是卞部队手,到时候不但讨不了便宜,还有可能迎来一场大败,当真让卞文忠攻进城来了.”

  霍光想了想:”倒也是,这支军队跟着卞无双转战数千里,能坚持到现在的,可个个都是悍卒,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是穷途末路,只怕更加亡命,有道是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与这样一群亡命之徒拼命,的确是不值的.”

  “当然不值得!”曾琳笑道:”我们只需要守稳城池,他们便无可奈何.时间一长,他们外无援兵,内无粮草,再精锐的士卒,也会变成一盘散沙的,更何况,大明皇帝陛下还有针对他们的一系列后手.到时候不战而屈人之兵,最是上策.”

  “我看曾大人似乎还有不忍之意?”一边的瑛姑低声问道.

  曾琳苦笑着点点头,”当然有不忍之意,这下头的可有不少士卒,这些年中与我们都一齐并肩战斗过,不少人都为东部六郡流过血呢.”

  “跟上了卞无双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倒也真是苦了这些人.”瑛姑摇头道.”说得也对,能不杀人,还是不要杀人的好.”

  霍光哧的一笑:”瑛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心了?”

  瑛姑翻了一个白眼给他,”跟着小文小武在一起呆得久了,这杀心,倒是一点一点的给磨得差不多了.”

  霍光撇撇嘴:”在郡守府你杀那些刺客的时候,可也没见你手下留情来着,不是杀得干干净净吗?”

  “我讨厌在黑暗中行走的刺客.”瑛姑冷冷地道.”这些人不同,他们是沙场之上的勇士,哪怕是敌人,也应当给予该有的尊重.”

  “好吧,我同意你的说法.”霍光摊了摊手,”但愿我们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过以我对卞无双的了解的话,那是一个不见棺材不流泪的.”

  “那就让他看到棺材,我们甚至可以送他一口棺材!”身后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谢秋见过郡守,见过二位大师.”

  “有什么新消息吗?”曾琳问道.

  “刚刚收到情报,我们的大军已经从泉州乘船而来了,最先抵达的将是五千水师陆战队,当然,还有无数船的粮食,不过这些粮食是送往湘州的.泉州郡守宁知文大人组织了前所未有的庞大船队.”

  “很快,卞无双就会知道消息了.”曾琳道,”我很期待他的反应.对了谢秋,江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现在两河口,江上燕将军的五千骑兵驻防,再加上胡睿郡守的三千郡兵,已经将两河口牢牢地卡住,卞无双想进入江南四郡的通道已经被隔绝了,杨致将军统带着天武镖局韩华锋所部,正在对付卞部在另外三郡的几支部队,那几只部队比起湘州的卞无心部,可就不值一提了,等到解决了这些人马,搞定了另外三郡,杨致将军也会回到这里来,加入对卞无双的围困.”

  “杨致将军能集中多少人马?”

  “不多.韩华锋的天武镖局在江南各地大约能集中五千老卒,再加上以前埋下的暗子,杨将军大概能凑个万把人吧,武器装备都不是问题,很早的时候,我们便在与大明关系很好的那些丝绸大商人的桑山里,丝庄,织布里隐藏了大量的兵器盔甲,足以武装一支万人大军.”

  曾琳苦笑一声:”这些行动,从耿精明开始在江南桑山,建织布坊的时候就开始了吧?”

  “是的.”谢秋点头道,心道上在很早的时候,耿精明耿尚书也还是鹰巢的人呢,只不过后来出任了户部尚书之后,鹰巢便销除了耿精明的所有档案,切断了与他的所有联系.当然这些秘密,就没有必要对曾琳讲了.

  卞文忠大营.

  坐在不停冒着青烟的火堆前,卞文忠低头沉思着.他的军队是轻装前进,并没有带上足够的辎重,像取暖之物,更是没有,大军扎下营寨之后,只能就地取材,方圆数里之内的树木几乎被砍伐一空,当然,这样湿淋淋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烧着的.

  “少将军,他们很古怪啊,要是我是江上燕,可不会让我们这样顺顺利利的扎下营来,不说大规模的进攻,小规模的骚扰必然是不会少的,至少不会让我们能如此顺利的砍来这些柴禾取暖,只要做到这一点,这个晚上,我们就会很难过.但我们的斥候却发现,江上燕的骑兵居然龟缩在他们的大营之中,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偏将卞文富有些忐忑不安地道:”江上燕可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更不是一个没有战斗经验的人,事出反常必为妖,这里头有什么古怪吗?”

  “我也想不透.不过我能感受到,对方的战斗意志并不强烈.”卞文忠揉了揉被熏得有些酸涩的眼睛,”或者是对方知道我们后勤补给会出大问题,所以他们想的是,活活的冻死我们,饿死我们.”

  他的声音有些沉重,”数万大军啊,每天的消耗何等巨大,没有足够的补充,我们能坚持多久?”

  “我们万州还有些一些存储.”卞文富道.

  卞文忠摇了摇头:”文富,入夜之后,你带上你部骑兵,悄悄地出大营.”

  “去劫江上燕的大营?”

  卞文忠摇了摇头:”江上燕是百战之将,打的仗比你我都要多,不说在东部六郡的战斗了,以前他在明国的时候,就打过多少恶仗大仗,这样的人,你想去劫他的营,想也别想.你带着你的部下,悄悄地离开这里,直奔湘州两河口,控制住那里,然后与湘州的卞无心,卞文明部取得联系,拿下湘州城,不管付出多少代价.湘州城内只有三千郡兵,应当不值一提,湘州再没有粮食,郡城之内总是能寻到不少的,拿下那里,搜集那里所有的粮草,辎重,再让两河口的卞文英运到这里来.父亲拿下荆湖郡城的意志是不容动摇的,但现在这个阵仗,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后勤补充,才有可能有攻下荆湖郡城.”

  “我明白了.”卞文富用力的点点头:”我就是将湘州刮地三尺,也会弄到足够的物资.”

  “去吧,准备好.人衔草,马含枚,马蹄子都给我包上软布,我会派出另外一些部队去骚扰江上燕,让他无遐关注其它的情况.”卞文忠将手里的一截枝条扔进了火里.

  “是.”

  “对了,江上燕的另外五千骑兵还是没有着落吗?”卞文忠问道.

  “没有,斥候寻遍了五十里范围,都没有发现大规模的骑兵踪迹.少将军,这样一支规模的骑兵,不可能藏得一点踪迹都没有的.”

  卞文忠点了点头,”但愿他们不是在两河口.”

  卞文富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