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穷途末路(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船身划过水面,碧绿的水波向两边荡开,一圈圈的水纹从河中央,一直向着两岸扩散而去,何鹰坐在船头,仰着头,迎接着迎面而来的阵阵凛冽的寒风.

  河道的正中央,十余艘快船首尾相连,正自劈波斩浪,向着荆湖方向疾行,船上装载着大明运往荆湖的第一批五千名来自水师陆战队的士卒.

  这种宝清船厂特意打制的内河战船,船速极快,已经远远的将其它运粮和物资的商船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已经至少一天的航程了.

  何鹰是在水上混生活的,自然知道这种可以用更少的船员却能让船速更快的船只意味着什么,不管是作战还是运输物资,都将使效率不知要高出多少.

  身边传来了响动,何鹰回头,便看见徐来从船舱内走了出来,坐在了他的身边.

  “徐大师!”何鹰冲着徐来点了点头.徐来是大明天工署署长,大明无数的武器装备得到提升,便是因为天工署的存在,而对于水师来说,天工署就更为重要了,徐来亲自带着人在宝清船厂呆了大半年,让大明水师的战舰速度提升了一倍有余,而且是在使用更少的水手的情况之下.

  现在内河船只所使用的技术,就是水师战舰的缩小版.

  而徐来的夫人舒宛,现在是大明医学院的副院长,实际上就是管事的,因为正院长是大明太医署的头头舒畅.舒宛带着那些太医们,可是让战士们在战场之上因为受伤而死亡的事情大幅度的降低.

  这二位,都是大明军人极为敬重的两个人物.

  “何将军,你堂堂大明水师一支舰队的最高长官,现在居然来到这内河里指挥这些小船,可真是有些屈才罗!”徐来将手里的一壶酒递给了何鹰,”风大,喝点!”

  何鹰摇了摇头,将酒壶推了回去:”现在可是在执行军务,喝不得酒,要是让军法官看到了,吃不了兜着走.”

  “你是这支军队的最高长官,还怕有人捏你的痛脚?”徐来大笑,一仰脖子,喝了一口,”爽快.”

  “徐大师,你就别馋我罗!”何鹰咕嘟一声吞了一口涎水,”大师您也要是军队之中常来常往的,难道不知道我们军队的军法官可都是来自都御史台的监察院啊,金次辅那张黑脸,我可不想看到.”

  徐来大笑:”那是那是,我也不想看到.你不知道,就在上个月,不是搞财务审查吗?我们天工署这一摊子,的确是花钱如流水,有时候有些帐目,的确是说不清楚,看不明白,这位金次辅便将我找了去,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所幸的是,他被皇帝陛下派去青河郡公干,我这才躲过一劫.”

  何鹰大笑,”那徐大师这一次跟着我出来,是不是因为金次辅又要从青河郡回来,你还怕他找你的麻烦.”

  “也有这个方面的原因!”徐来居然正儿八经的点点头,”当然了,这一次是改进后的内河船只第一次走这条水道,这条水道的情况,可要比我们在海上实验的时候复杂多了,我得跟着,看看有什么问题,也好在以后修改.”

  “我说徐大师,我怕金次辅,那是有说头的,您怕他干什么啊?你只要动动嘴,或者您夫人动动嘴,包管让金次辅吃不了兜着走?”何鹰笑道.

  “这样的事儿可不能干,这位金大人对事不对人,我很佩服,实在是因为咱们天工署里有些钱,的确是花得莫名其妙,说不出个道道来啊!”徐来摊了摊手:”但是呢,我不能禁止这种行为,何将军,你不知道,有些时候,很多奇思妙想便是在这种漫无目的的试验之中突然之间便成为了实实在在的东西的.”

  “说得是!不过您这种说法,肯定过不了金次辅那种古板家伙的关口的.”何鹰笑道.

  “就是啊!不过这一次等他回来后,不就又赶上了这样的大事了吗?估计一时半会儿是顾不上我们天工署了.再往后,我去给皇帝陛下念叼念叼这事,让陛下发给话,不然按照金次辅核查出来的那些数目,都够让我去坐牢了.”徐来道.

  何鹰哧的一笑:”谁敢让你徐大师去坐牢啊?放心吧,金次辅真敢这么干,章兵部第一个跟他翻脸.”

  徐来嘿嘿的笑了.”对了,光说我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本来是不用我来的,不过宁侍郎不放心,您也知道,水师陆战队经历的战斗不多,上一次在齐国干了一仗,但说白了,那是捡便宜,痛打落水狗,这一次去荆湖,搞不好就是要与卞无双硬碰硬的,所以让我来押押阵.等到形式稳定了,我也就回去了.水师陆战队现在拢共也只有五千人的规模,宁侍郎一直想要扩编来着,要是这一仗打好了,这不就有希望了吗?要不然到时候齐国决战的时候,咱们水师又要沦为运输队,这让人多憋气啊.”

  “齐国不是有了宁则枫了吗?我可听说这人不简单哦,当初你们宁氏家族内斗,宁侍郎有你相助,还是被他压制得死死的,险些儿便被他算计丢了命.”

  何鹰老脸一红,点了点头:”我们运气好,碰到了陛下,不过时易势移,现在可不同以往了,我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宁则枫再能,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到时候真在大海之上碰上,我还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了.”

  “那倒也是.”徐来点了点头:”大明的水师舰队现在虽然没有再建主力战舰了,但是啊,五层楼船按照规划还有三艘,过了年,大秦号就要下水了,你多努力一下,说不定先配给你.”

  “这我就不想了.”何鹰笑了笑,第一艘五层楼船配给了宁则远作为旗舰,那么同这宁则远这一系将领的他,自然不可能再配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艘肯定要配给周立,毕竟周立可是第一个归顺大明的水师将领.

  “皇帝陛下为什么要给这艘战舰命名为大秦号呢?就没有什么忌讳么?”徐来若有所思地看着何鹰.

  “这事儿我倒知道,陛下说了,命名大秦号,正是彰显我大明的赫赫武功啊,我估摸着第三艘下水之后,就可以命名为大楚号了.”何鹰笑道.

  “这么说来,第四艘肯定就叫大齐号了.”徐来大笑.

  “肯定如是!”

  正自笑着,船身微微一震,速度立时便慢了下来,徐来站了起来,”我就知道肯定会出问题的,陛下说得没有错啊,有些东西,越是复杂,越是精密,便越是容易出问题,我去瞧瞧,看来以后,还是要尽量地简化才行.喏,酒给你,偷偷地喝两口,军法官没那么厉害的眼睛.”

  将酒壶丢给何鹰,徐来笑着向船舱内走去.

  何鹰接过对方抛过来的酒壶,拔开盖子,嗅了一会儿香气,恋恋不舍的又将盖子盖上,”军法如山呐!”

  站起身来,看着河道,随着头船的速度降低,后成尾随着的十余艘快船也都慢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再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形,”还有三天,咱们可就到地界了.也不知现在荆湖那边是个什么形式?”

  荆湖现在的形式,对大明来说,自然是无限的好,但对于卞无双来说,就是极端的恶劣了.

  他刚刚抵达荆湖城下,卞文忠便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爹,江南丢了.”卞文忠声音之中带着无限的痛悔,”我们太大意了,明人在江南早有布局,他们更是派出了杨致到江南主持大局,无心叔,还有文明,文英,他们都已经不在了.现在江上燕的另外五千骑兵便在两河口,同时驻扎两河口的还有湘州的三千郡兵,我们已经完全被阻隔在江南之外,另外,杨致在江南已经聚集起了上万的部众,已经席卷了整个江南.”

  卞无双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之上,半晌做声不得.

  “爹,现在我们怎么办?还打不打荆湖?”卞文忠看着父亲:”儿子的意思是还要打,只要拿下荆湖,至少我们有足够的钱粮能够撑下去.”

  “打?还怎么打?”卞无双痛苦地捂着脑袋,”两河口的敌人随时可能增援荆湖,杨致的军队也可能来,他们掌握了水道,自江南沿江而下,用不了几天.而且,从泉州而来的明国援军,只怕也用不了几天便能抵达荆湖了.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卞文豪背叛我们投靠明人了,他扣下了卞文康,现在我们留在安阳的十几万军属,每天正在源源不绝地回流到青河郡,成了明人的子民,要是这个消息传了出去,你知道代表着什么吗?我们的军心,立即便会涣散.”

  卞文忠顿时脸色煞白.

  “那现在,怎么办?”

  “撤,撤回到万州去.”卞无双有气无力地道.

  “父亲,撤到万州以后怎么办?我们在哪里虽然还屯集着一些粮食,但对于大军来说,杯水车薪啊.拼命吧,在荆湖拼一把.”

  “拼不动的.”卞无双长叹道,”先回万州,沿途搜集所有能搜集到的粮食,物资.”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