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一本万利的生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故意摆出脸色,耿精明也非常配合地作出一脸的苦相为自己争辩,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之后,两人都是对视大笑起来.

  大明国库终于有了盈余,哪怕只有一两银子,这对于大明的整体财政而言,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这代表着大明在下一个财年里,可以自由支配更多的财富.而明年,也将是大明又一个花钱如流水的年度,在经济上有足够的保障,便能使秦风没有了后顾之忧.

  秦风对耿精明这位户部尚书是相当满意的.

  “你就是我的敛财童子.”秦风笑咪咪地拍着耿精明的肩膀.”怎么样?当大明的户部商书,比你当商人要来劲多了吧?”

  耿精明咳嗽了一声,”陛下,这可没有什么可比性,以前呢,臣是立志当一个史上最成功的商人,臣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了,但后来被陛下弄来当户部尚书,我便想当一个史上最厉害的户部尚书.”

  “嗯,这是一个好志向,那我觉得,你现在差不多已经成功了.”秦风笑道.

  “不过臣还是觉得当商人更有挑战性.”耿精明却忽然话头一转,”当户部尚书,手里拥有的资源太多,对臣来说,想赚钱,那简直是太容易了,不像当商人的时候,殚精竭虑,有时候是食不知味,寝难安枕,但那时候,是真正的痛并快乐着啊!每当完成了一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生意的时候,那种快感,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秦风诧异地看着耿精明:”看不出来,我的户部尚书居然是一个受虐狂?”

  “陛下!”耿精明瞪起了眼睛,”这不是受虐狂,这是挑战不可能之后的快感.”

  “好吧,以后我会给找到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你来好好地享受的.”秦风大笑,”那么现在,耿尚书,又想到了什么赚钱的招数了吗?明年对于我们来说,财富,那是多多益善的,你也知道,楚国现在一团糟,等我们拿下楚国之后,需要大笔的银钱填进去来帮助楚国恢复经济民生,当然了,这要比把西地的经济搞起来要稍微简单一些.”

  “陛下,说起赚钱的法门,前儿个刑部唐尚书去我哪里讨论明年刑部的一些预算的时候,给我讲了一个案子,这个案子可是让我们的唐大尚书直挠脑袋,不知如何裁定呢!”

  “我问你赚钱的法门,你扯到刑部去干什么,唐尚书的脑袋里装满了法律法令,再也塞不进去别的什么东西了.”秦风笑道:”你如果没招儿了,就直说,不要转移话题.”

  “还真不是,陛下,您知道这个案子的详情吗?”

  “什么样的案子让你这样关心?”

  “唐尚书想给他订一个诈骗,但又与诈骗律条不符,这让唐尚书很是苦恼,您也知道,他就是那么一个古板的人.”

  “能让他也感到苦恼的案子,那这个犯事的人还真是一个人才啊,说说吧,是什么样的诈骗案子,能让唐尚书苦恼,让耿尚书感兴趣呢?”秦风一下子也来了兴趣.

  “说来也简单,这个犯事的家伙啊,叫阮富,其实家境也不错,算是小康之家,不过呢,他不太满足于现状,于是便想了一个赚快钱的法子.”耿精明道.

  “赚快钱?”

  “他委托我们大明帝国银行的印坊给他印制了一大批带有不同密语的卡片,您可能不知道,这些印坊平素其实也是接民间的生意的.他们技术好,出来的产品精良,所以是很受欢迎的.”

  “你又扯偏题了.”秦风敲着桌子,”说那诈骗犯的事儿.”

  “第一批他印了一万张,花了一百两银子.”耿精明笑道:”然后他将这一万张卡片以一张一两银子的价格卖了出去.”

  “别人凭什么要买?”秦风大奇.

  “因为他宣称在全部卖完之后,会抽奖.这种卡片每一张分为正卷和副卷,但两边的图案是一模一样的,正卷在买者手里,副卷在卖者手里.”耿精明笑道:”他将奖分成了若干个档次,最高的那一档,是一千两银子.”

  “赤裸裸的利诱啊!”秦风点头道:”这样一来,总有人会花上一两银子去搏一下这一千两银子的大奖,这与在赌场里赌钱是一个道理嘛.咱们咱们越京城里的人现在大都富得很,一两银子,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也是拿得出来的.”

  “是啊,凭着这一招,他用一百两的本钱,赚了二千两.”耿精明道:”第一次小试身手,他大获成功,胆子就大了起来,第二次嘛,他这规模就一下子上去了,足足一百万张这种奖卡,最高的奖励变成了十万两.虽然只有一个十万两的奖励,但仍然在越京城搞出了偌大的声势,不过嘛,这也引来了刑捕司对他的关注.”

  “他这一次赚了多少钱?”秦风的注意力却在另一个方向上.

  “三十万两!”耿精明笑道,”几天时间啊,就赚了三十万两.让我这个自诩为最成功的商人是自愧不如啊.唐尚书将他逮了去,想要定他一个诈骗之罪,结果此人的确是按照他事先制定的游戏规则在行事,而且这些规则是事先都告知了那些买奖卡的人的.更重要的是,他承诺的奖金都实打实的兑现了.所以老唐就坐蜡了,总是觉得这家伙在骗钱,偏生又找不出相应的律条来制他的罪.”

  秦风看着目光闪烁的耿清明,笑道:”你是看中了这个人吧,想把他到你那儿去专门做这门生意?”

  “陛下深知我心.”耿精明一拍大腿:”陛下,这完全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刚刚陛下也说了,咱们这越京城的赌场啊生意极好,但咱们堂堂的朝廷户部,总不能去干这样的事情吧,但这卖奖卡,就没有问题啊.您想想看,这阮富才多大点力量啊,便能在短时间内赚这么多的钱,要是朝廷来干这事,就可以在全大明境内就铺开,那您说说,这得赚多少钱啊?而且这法子与赌博不一样,完全可以当作一个游戏来做,大家只会当个乐子而已.只是这法子是别人想出来的,朝廷想把这个法子弄过来自己赚钱,总是有些不要脸的感觉,也会让咱们大明其它的商人有些想法啊!这就要因小失大了.”

  “听这话里似乎有话啊?”秦风问道.

  “越京城里的商人对于老唐的这一次行动颇有微辞,很有几个行业联合合去找了王月瑶,认为这阮富没有犯罪.王署长呢,也正式行了公文给唐尚书询问此事,让唐尚书压力更大啊!”

  秦风嘿的一笑,大明的商人,与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了,以往刑部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阎罗殿,鬼门关,现在他们也能联合起来向刑部施压了,难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事儿简单啊!”秦风道:”其实用不着老唐出面,让老唐先把他无罪释放罗.”

  “无罪释放的话,这家伙出去可就有本钱把这事儿做得越来越大,他干得越大,便越有影响力,我们便再难插手了,吃相太难看,会让人垢病,有损朝廷脸面的.臣现在正在想办法,怎么让这个家伙心甘情愿的投到我门下来.”

  秦风笑看着耿精明,这位户部尚书出身大商人,考虑事情站得角度,与一般的朝廷官员有着极大的不同.

  “税务司.”秦风吐出三个字.”商人们不是说这家伙做得是正当生意嘛,好,可以,他缴税了吗?应当没有吧,按照我大明律例,对于偷税漏税者,在罚没非法所得之余,还可以罚款非法所得三至五倍的.”

  耿精明倒抽了一口凉气,也犹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对啊,臣怎么没有想到这主意?哈,臣知道怎么办了.”

  他喜滋滋地道:”那阮富铁定是交不起罚款的,三到五倍,那可是上百万两银子呢,这个时候,我便可以出面了,保管让他感激涕零的投到我的门下了,然后我们大明的这项生意,便可以明正言顺地开张了,还能让那些商人们无话可说.”

  秦风微笑不语.

  “不过陛下,这事成了之后,臣还是想将他先前赚的钱还给他,也算是我们朝廷买了他这个赚钱生意的独家经营权,这小子得了钱,又成了朝廷正儿八经的官员,想来也会心满意足的.这样此事就没有什么后患了.”耿精明道.

  “这事儿,你看着办就成.”秦风笑道.

  “陛下,这事儿办成了,臣预估着,每年起码可以为朝廷带来上千万两甚至更多的财富,这是真正的一本万利啊,比什么生意都来钱快,而且没有任何风险.民间有奇人啊,现在咱们越京城中,商人们做生意的手段那是五花八门了,前些天臣去街上转了转,当真大开眼界.”耿精明有些亢奋,又有些失落.

  “看来有时间,我也该出去转一转了.”秦风道.”去见识见识咱们大明的新景向.”

  耿精明兴致勃勃地告退,秦风却是由这件事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之上,大明的商人们,终于也开始成气候了.他们已经懂得了为自己争取一些权益了,这一次阮富的事情,背后只怕也有高人在操作啊!不然一个小小的阮富,赚这么一点点银钱,怎么会让这么多商业联合会的人一起去向王月瑶施压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