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不得不降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武腾默默地坐在透明的琉璃窗前,看着窗外正对着他的那一道造型瑰丽的巨大的冰瀑,看似晶莹透剔,五光十色,漂亮异常,但实则上却脆弱无比,假如这个时候有一壮汉,手持巨锤登上冰瀑之顶,以力暴击之,这壮观无比的景色,就会轰然倒塌下来,化为一片乌有.

  现在的大楚,何尝不就是这冰瀑的写照呢?表面看起来,似乎仍然与过去一个模样,甚至比前几年要好得太多,至少东部六郡除了昆凌郡之外已经全部收回,齐国内乱将起再也无力南寇,国内暴乱基本平定,好像又要一番歌舞升平了,但实际上,大楚已经从根本上摇摇欲坠了,这个时候,稍有外力加之,只怕便会轰然倒下.

  郭九龄之死,便是外力将要加之的引子.大明,肯定是要动手了.

  在内心深处,武腾其实早就已经偏向了大明.或者说,情势也由不得他不偏向大明,从新宁郡开始从一个偏僻的穷郡开始变成商业重镇,这种演变其实已经就开始了.

  他大兴商业,迁移山中的百姓到山下聚居,基本抛弃农业的各项举措,的确让新宁郡的百姓得到了好处,尝到了甜头,一个个的都富了起来,也为他赢得了极好的口碑,但同时,也将自己的命门送到了对方的手中.

  明人拿着自己的死穴呢,只需轻轻一点,新宁郡便会轰然倒下.武腾相信,在新宁郡内,但凡稍有见识的人,也都早就看出了这一点,明人想要占据新宁郡,根本就不需要动刀兵,兴许来一批商人在新宁郡吆喝几声,便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军队可以依仗吗?

  武腾摇摇头.

  现在的新宁郡兵有一万人,说起来战斗力比起以前还有两万人的时候要更强一些,但也只是自己跟自己比,与对面的霹雳营比起来,还是不够看,哪怕他们只有五千人,自己也不是对手.而麾下大将车喆,这两年与邹明来往甚密,他到底走到了那一步,目前也尚未可知.

  现在唯一让他举棋不定的,反而是心里那一点道德感了.

  耿前程在这个当口突然约见自己,或者就是最后通谍了,也许自己还能花言巧语再拖上一阵子,但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的.

  “张潮,你说我要是现在带着新宁郡归顺了大明,史书之上会不会留下臭不可闻的一笔?”他突然转头问身边的张潮.

  张潮闻言一怔,想了半晌才道:”郡守,为新宁数十万百姓计,当顺天应时,而不是逆势而行.如果郡守强项,明人只怕就会动手,新宁百姓必然因此而遭殃.郭九龄事发之后,明人切断对大楚的粮食供应,我们新宁郡可也是首当其冲,短短数天功夫,粮价便翻了数番,还是郡守当即给耿前程去信,这才让他们重新给新宁郡供应粮食,但从那时起,流入新宁郡的粮食其实是有数的,刚好让咱们新宁的粮价维持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可以说,只要新宁粮商们一天拿不到来自出云郡的粮食,新宁的粮食恐慌便将再现.”

  武腾默然地转回了头.

  “郡守?”张潮试探地叫道.

  “且等耿前程来了再说吧!”武腾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做第一个.”

  张潮点了点头,出头的椽子先烂,什么事做第一个,要么名垂青史,要么遗臭万年,或者功成名就,或者身败名裂,总是最危险的.他能理解武腾的想法,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但问题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谁会是第一个呢?想来想去,竟然还是新宁郡最好拿捏.

  沉静之中,房门轻轻的被敲响,武腾回头,张潮站起,两人对视了一眼,张潮向着房门走去,武腾也站起身来,这个时候来敲门的,自然便是耿前程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武腾振奋心情,新宁郡归附大明,这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但这是一件大事,总要讨价还价一番,不做第一个,这是自己的最低要求,刚刚他想到了一个地方,泉州,那里是宁知文当道,所有人都知道宁知文是大明的人嘛,此人去泉州上任的时候,就是明国的战舰护送去的,去的第一天,就干掉了内卫的副统领张懿,还有谁能比他更适合做这个第一个的呢?只要泉州先举旗,那自己就随后跟上.

  张潮拉开了房门,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

  而武腾看了一眼之后,整个人便也僵在了那里.

  含笑站在门前的,不是白胡子老头耿前程,而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而耿前程,正袖手立于此人的身后呢.

  武腾没有见过秦风,但这并不妨碍他大约知道秦风的样貌,不少的明国商人将秦风的画像当成护身符供在家里镇宅,带在身上保平安,据传这画像的最初的底稿便是来自宫廷画师.

  面前这人与画像上的人有八九成像,却比画像上的人显得和蔼亲切许多,画像上的大明皇帝不怒自威,自带一番煞气.

  武腾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大明的皇帝陛下,居然亲自到了这里.

  秦风微笑着跨步而入,身后耿前程亦步亦趋,进来之后,轻轻地反手掩上房门,此刻张潮还像个木头人一样,保持着拉开房门的架式,直到耿前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张潮这才如梦方醒,连退数步,脸色变幻了好几次,这才猛然醒悟过来,单膝跪下,沉声道:”臣张潮,叩见皇帝陛下.”

  武腾心情震荡之际,却没有注意到张潮这有些意味绝不一样的称谓,但秦风心中却很清楚,这位新宁内卫张潮,早就已经被田康策反,成为了鹰巢中的一员了.

  “起来吧!”他轻声道.

  张潮爬起来,悄无声息的退到了门边.

  武腾此时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撩袍子,就要跪下去,却被秦风抢前一步将他扶住:”武郡守,我已经很多次听到你的名声了,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你在新宁的施政,我的首辅可是赞不绝口呢!”

  被秦风一扶,武腾再也拜不下去,只能是涨红了脸,抱拳道:”外臣见过大明皇帝陛下,实是不知皇帝陛下驾到,当真是失礼了.”

  “无妨.”秦风笑着摆了摆手,”到了出云郡之后,看到两边百姓相处融洽,往来犹如一家人,实在是心中高兴,以前的出云往新宁,是山高路险,如今却是通衢大道,往来络驿不绝,此武郡守之功也.”

  “这都是托陛下的福.陛下请坐.”小心翼翼地将椅子摆正,武腾恭请秦风上坐.

  坐下来的秦风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武郡守也坐,我此来之意,想来武郡守心中也清楚,不知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武腾没有想到秦风甫一落座,便是单刀直入,竟是连思考的时间也不给一点,一时之间便有些蒙,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老老实实地道:”回禀陛下,新宁归附大明,此乃大势所趋,非人力可以扭转,臣如果不想新宁糜乱,自然是只有适时顺势,为陛下效力,但臣却有一点小心思,想请陛下体谅.”

  “武郡守这样想,那是我大明之幸,亦是新宁之幸.”秦风微笑道:”不知武郡守有何求?”

  “外臣不想做第一个.”武腾有些紧张地道.

  秦风大笑起来,”武郡守,这你可错了.我这一次专门过来,想要的便是你做第一个.”

  武腾的脸色顿时白了.

  “楚皇倒行逆施,以致国内民怨沸腾,民不聊生,军民离心,烽烟四起,楚国覆亡,已在眼前.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此时,需要一个有足够份量的人站出来给予他重重一击,成为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武郡守,你是前朝老臣,镇守边疆多年,近几年更是成为了楚国的中流邸柱,你第一个举旗归附大明,才能起来震耳发聩之最大效果,能给楚国其它郡治树立一个最好的榜样.”秦风盯着武腾,道.

  “可是陛下,我……”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秦风打断了武腾的话,”大明拿下楚国,已是势在必行,武郡守,大军压境,是最不好的一个选择,大军一动,战事一起,不管如何,受伤最重的总是百姓.但如果武郡守登高一呼,楚境之内各郡群而响应,则自可保境安民,尽可能地将损失降到最低,这便是最大的功德.程务本程帅当年毅然决然进京赴死,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楚国不起内战么?不愿意让楚民再雪上加霜么?”

  武腾颓然地垂下了头.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容不得他再推脱了,不管他如何的不愿意,这第一个,也是非他不可了.大明皇帝亲自驾临,本身就已经告诉了他,这是决不能更改的事情.

  “大明决不会薄待武郡守.”秦风接着道:”大明立国之后,也只有前任吏部尚书王厚王老大人得以封公,还是死后追赠,大明朝堂,还没有一个封候做公的,武郡守做了这第一个,那么也将会是我大明的第一位候爷,新宁候.武郡守,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将来的史书之上,你将为因此事而名垂青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