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强辞夺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屋子里的油灯罩上了金景南特意带过来的琉璃灯罩,顿时便明亮了许多.朱义双眼发亮,喜不自胜:”好东西,以后朱某晚上看书可就不用发愁了.”

  金景南笑吟吟的坐了下来,晚宴的时候,他喝了不少的酒,对于安阳的那些士绅殷勤的敬酒,他是来者不拒,浑然没有一个强国大国的高级官员的架子,妙语连珠,让每个人都如沐春风,这让跟着金景南来的大明官员们都是大为惊讶,感吧平时自己看到的只是金次辅的一面而已,谁也想不到在大明国内以铁面冷心狠辣无情的都御史大人,居然还有如此和蔼近人的表现.

  “朱郡守喜欢,以后这玩意儿就包在我身上了,回头再让人给你送几个过来.”

  “不便宜吧?”朱义笑问道:”我家有一套琉璃酒盏,可是价值上千两银子.”

  金景南干咳了几声,自从大明能够制造琉璃器物之后,这玩意儿,就真不值钱了,不过在商业署王月瑶的操持之下,像这些东西,每年都是定量生产,仍然维持着暴利,其实在金景南看来,这简直已经不能算是暴利,而算是抢劫了.

  “好朋友,钱不是问题.”

  “亲兄弟,还明算帐呢!”朱义淡淡地道.

  金景南大笑起来,接过关宏宇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道:”这里也没有啥外人,金某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二位,现在楚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式,你们也清楚吧?”

  朱义沉着脸坐了下来,”还不都是拜你们明人所赐.”

  “这话可就差了.”金景南摇头晃脑,不以为然地道:”朱大人,你给我说道说道,这些年来,我们大明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们大楚呢?你们的皇帝在潞州吃了败仗,从那时起,如果不是我们大明不遗余力的帮助你们,你们顶得住周济云的进攻?这些年,你们大楚财力吃紧,不是我大明勒紧了裤腰带帮助你们?我们大明最先进的武器,不是一直在供应你们的军队?朱大人,你这么一说,可真是让人寒心呐!”

  朱义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发出来.

  明人厉害就厉害在这里,他们的确是在害你,但所有害你的手段,都掩藏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从表面上来看,每一条每一项,明人的确是把楚人当成了最亲密的盟友,但就在这个亲蜜的外表之上,数年时间,大楚就已经被他们侵蚀到不像样子了.

  很多当时看不出来的厉害手段,现在已经开始显现威力,不说别的,单是江南,明人施展的手段就让人匪夷所思,如此长线的谋划,如此阴险的手段,现在朱义想想,都还是不寒而栗.

  可那又怎样呢?一切,都是楚人自觉自愿的.人家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楚人自己咬了饵,还用力地咽了下去,现在人家扯钓线了,楚人一切都已经由不了自己了.

  “大明既然视楚人为兄弟之邦,为什么现在又断了贷款,断了粮食输入?”他恼火地道:”你们可知道,如此一来,大楚要饿死多少人吗?大明皇帝如真有仁人之心,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来.”

  金景南冷笑:”大楚的事情,自然要由大楚来负责,推到我大明头上,那可就不地道了,为什么不给钱了,我们自己也差钱了.粮食?难道我大明就不需要粮食吗?朱兄,大楚太不讲道义,也就怪不得我们不讲情面.”

  金景南倒打一耙,朱义气得脸色青紫.

  “我们哪里不讲道义了?”

  金景南呵呵一笑:”好,朱大人,我来给你盘算盘算,先来说说郭九龄的事情.郭九龄是我大楚重臣,死在上京城,算是怎么一回事?”

  “郭九龄是什么人我们都清楚,他悄悄地摸到上京城想干什么?难不成是请客送礼么?”

  “怎么就不能是请客送礼呢?”金景南强辞夺理,”郭九龄以前也是大楚高官,在上京城内亲朋故旧想来也不少吧,他去上京城,会会老友,叙叙旧情,很过分吗?好,就算你们觉得他不怀好意,那将他抓起来送还给我们不就完了?他可不是什么九级高手宗师人物,抓他不难吧?这倒好,你们居然杀了他.”

  “他是服毒自杀的!”朱义大叫.

  金景南嘲笑地看着他,朱义哑然,这事儿,算是黄泥巴掉在裤档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根本就说不清.

  “郭九龄不但是我们大明皇帝的生死兄弟,更是皇后娘娘的救命恩人,说起来不也是闵家的救命恩人吗?就这样被你们杀了,嘿嘿,我们皇帝陛下大怒,皇后娘娘大怒,这过分吗?”

  朱义无言以对.

  “再说第二点吧,现在齐人国内乱象已生,没有力量对付你们了,这可好,你们的皇帝陛下转头就不认人了,像甩了我们,跟齐人眉来眼去,这种种桩桩事情,二位不会也让我拿出证据来吧?如果你们想要,我当然也可以给你们.”

  “国与国之间,从来都没有永远的仇恨,不打仗了,自然就要来往,这算不得什么吧?”一边的关宏宇不动声色的替二人杯子里续上了水,”就像我们以前跟秦国,打生打死,但转过头来,我们的皇帝陛下还娶了秦国的长公主为贵妃,金次辅,您说是不是?”

  金景南点头:”这倒也是不错,你们跟齐国勾结便勾结,却不该想把我们撇在一边,关将军,不是我泼你们冷水,你们皇帝的这个算盘啊,打不响的.”

  “这是什么道理?据我所知,齐国也有与我们重归于好的意愿啊!”关宏宇微笑道:”京城有老友告诉我说,齐国的鬼影统领曹辉曾到过上京城,见过皇帝陛下,说要与我们大楚结盟呢!”

  “是啊,结盟.”金景南不以为意,”不过啊,那也等他们干掉了周济云再说吧!”

  “现在齐国两路夹攻昆凌郡,周济云只怕撑不了多久,齐人已经承诺,拿下昆凌郡后,会无偿地归还给我们,以此来换取与大楚的结盟,所以说啊,大楚现在的确很困难,但也就是这一段时间而已,等到周济云垮了,齐国的粮食等物资便会源源不绝地进入我大楚,那时我大楚可也就缓过这口气了.”关宏宇的语气之中,充满着威胁之意.”所以啊,金次辅,大明卡我们的脖子,也只不过图一时痛快而已,对于两国的长久友谊,可是很不利啊!”

  金景南不以为意,拿起茶杯,一口气喝完了杯中的茶,淡淡地道:”有一个消息关将军和朱郡守可能还不知道,哦,对了,你们僻处安阳,消息也的确不灵通,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不知是什么紧要的消息?”关宏宇追问道.

  “齐军在昆凌郡两路夹攻是不假,但就在数天之前,两路大军,尽皆被周济云击败,其中潞州一路主将钟艾,可是被阵斩,一万先锋军在小石城全军覆灭,剩下的军队已经逃回了潞州.解宝一路,前锋黄安所部被全歼,黄安不知所踪,随后周济云挥军攻入沧州,在沧州大败解宝,解宝率残军逃回沧州郡城,惶惶不可终日.”

  “这怎么可能?”关宏宇霍然起立:”周济云在两年前被卞无双在万州击败,所部只剩下半数,如何应对两面十几万大军的攻击?”

  金景南笑咪咪地道:”光靠他,当然是不行的,但假如加上了大明呢?”

  “你们插了一手?”关宏宇颤声道.

  “周济云已向我大明输诚,我大明怎么可能见死不救?”金景南笑吟吟地道:”如今在昆凌郡,便有上万大明军队在周济云麾下作战,齐人想攻下昆凌郡?做梦呐!关将军,拿不下昆凌郡,你们大楚与齐人之间便无法相连交通,齐人答应你们的,也就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荆湖的卞无双可以进攻昆凌郡!”关宏宇颤声道.

  金景南呵呵一笑:”你们的皇帝,如今指挥得动卞无双吗?这位卞大将军,可也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呢!”

  关宏宇无力地坐了下来,现在大楚的皇帝,的确是指挥不动卞无双.在齐军进攻昆凌郡的同时,皇帝闵若英也下了密旨要求卞无双同时进攻昆凌郡,但却毫无消息.

  金景南得意地看着朱义和关宏宇:”朱郡守,关将军,你们也得多想想了,不仅是替你们自己想,也是替这安阳数十上百万百姓想想,楚国撑不了多久了,你们看着吧,这个冬天,楚国国内便将烽烟四起,吃不饱肚子的百姓将揭竿而起,蛰伏已久的那些山匪,河霸将再次趁势而起,不仅是民,便连官,恐怕也不会再奉承你们那个朝廷了,二位,且看着吧,过了年,各地便会风起云涌了.”

  金景南大笑着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茶杯,将里面已经凉了的茶水和茶叶统统倒在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向外走去.

  身后,留下面面相觑的朱义与关宏宇.

  “朱兄,金景南这是个什么意思?”

  “他在警告我们,也是在劝我们向大明投诚.”朱义脸色沉重:”关将军,你说过了年,我大明当真会像他说的那样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