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大年夜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权云目光闪动,看着秦风,“陛下,您认为他们谁获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猜不出。”秦风摇头:“两边都不是善茬儿,周一夫有后手,但曹天成却力量更雄厚,所以嘛,这一次的争斗还是很有看头的。”

  “陛下,如果他们打成了一场烂仗,双方胶着陷入到了泥潭之内,我们有没有机会乱中取利?”权云接着问道。

  秦风沉吟了片刻,“这个很难说,单只看齐国国内形势已是如此严峻,但驻扎在常宁郡的鲜碧松部都没有动弹一下,潞州被周济云反攻,齐国朝廷还调集了一支龙镶军前去增援。就说明齐国对我们的防范还是很严密的。更重要的是,不论是周一夫还是曹天成,都很清醒地认识到他们之间的争斗,必须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结束,否则必然会让我们得到最大的好处,所以可以肯定地说,齐国的这场内斗,将是一场短平快的战事。周一夫的目标是长安,曹天成的目标是洛阳,他们谁都不想把齐国真的打烂,所以较量便只会集中在这两个地方,不论是谁获胜,所用的时间都不会很长。”

  权云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这么说来,我们是没有什么机会去咬上他们一大口了?”

  “首辅,可不能贪得无厌哦!”秦风大笑:“我们所获已经很多了。齐国的这场动乱,不管是谁获胜,他们所受到的损失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弥补的,世家豪门也好,还是齐国朝廷也好,在这一次的事件之中死去的都会是他们的精英人物。虽然双方都会克制地将问题限制在了洛阳和长安,但首辅,这两个地方,一个是齐国的政治中心,一个是齐国的经济中心,这两个地方损失过大,对于齐国来说,何尝又不是不能承受之重呢?”

  权云恍然,自失地一笑:“是我太贪心了,总想着不劳而获。谢陛下提醒。”

  “齐国很大。”秦风吁了一口气,“他们所拥有的地域,基本上是抵得上当初我们与秦楚之和,就算我们拿下了楚国,与他们也不过是旗鼓相当。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管是大明本土,还是西地,都是地广人稀,人丁单薄啊,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无法与齐国相比较的。就拿我们现在而言,在战争潜力之上,是远远比不上齐国的。所以即便我们现在去趁火打劫,或者能在局部,在短时间内打上好几场漂亮的仗,占据他们一些地方,但这头猛兽要是跳起来拼死一搏的话,胜负之数,尚未可知呢!”

  “所以我们要先拿下楚国。”权云连连点头:“楚国有着足够的人力,也有着我们本土与西地没有的肥沃的土地和资源,有了这一切,我们才有与他们较量的底气。”

  秦风右手握拳重重地砸在左掌心:“正是如此。而曹天成与周一夫他们,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将重心放在解决内部问题之上,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对他们虎视眈眈,甚至先联楚谋齐的话,那他们就会团结在一起,先来对我们了。”

  屋内众人都是点头,在当初制定整个大明的战略方向的时候,不是没有人提起过联楚攻齐,想先将齐国这个硬骨头啃下来,再回过头来图谋楚地,但却被秦风直接否决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道理,曹天成和周一夫都是懂得。”秦风微笑道:“他们读懂了我,所以一门心思地想着先去解决对手。我自然也读懂了他们,先让他们去作龙虎斗,我们却高卧榻上,看一场好戏吧。各位,这一场戏或者比我们想象的要更精彩一些。”

  众人都是放声大笑起来。

  “陛下,齐国的戏即将上演,但明日大年初一,楚地的大戏可就先上演了。不过这场戏我们就是主角了,可惜的是,齐国只怕现在没有心思来当喝彩的观众了。”方大治在一边拍手笑道:“今夜注定无眠,各位,在下反正是睡不着的,精神亢奋,此时如果在荒效野外,方某一定会赤膊狂歌而舞。”

  “彼此彼此!”

  秦风看着屋内欢快的大臣们,道:“我们睡不着,我可是要回去睡觉的。养足了精神,明天才好精神抖擞的办事,诸位,这个新年,大家都要辛苦了。”

  “陛下自便!”权云欠身道:“陛下心胸广阔如星辰大海,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却是比不了的。今夜啊,我准备就在公房之中呆着了,弄几个小菜,饮一壶温酒,想象着大戏的精采,不亦快哉!”

  “既如此,方某来陪首辅。”方大治呵呵笑道。“金大人,你来不来?”

  方大治看着黑瘦黑瘦的金景南,这位刚从青河郡赶回来的次辅,在青河郡忙得脚不沾地,着实吃了不少苦头,直到昨天才终于赶了回来。

  “自当作陪。”金景南拱手道。

  “章兵部?”

  “章某还要回兵部坐镇。”小猫摇头,“就不相陪三位了。”

  方大治点头表示理解,又看向萧华:“萧老爷子?”

  萧华头摇得拨浪鼓一般:“老头子要回去温酒吟诗写文章,以记载这辉煌一刻,与你们几个呆在一起,什么奇妙文思都会给熏没了,不去不去。”

  众人大笑。

  一位首辅,两位次辅,都不是以文章诗词歌赋见长的人,权云擅长统管全局,即俗话说的和稀泥,平衡好各方面的关系,方大治在经济民生之上有着自己独到的心得,而金景南,更只是一个秀才出身,黑面铁心,手段狠辣,三个人组成的大明政事堂的核心,正是互补,但他们的性子与萧华却是完全尿不到一个壶里。

  当然这样的话,也就是萧华萧老头儿敢说了,换一个人敢这样说,那可就是玩死你没商量了。随便那一个人一个眼色,就能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好,咱们先去看眼前的大戏,然后睡觉得去睡沉,吟诗的去吟诗,呼朋唤友的也请自便。”秦风大笑着站了起来,“可别错过了外头的精彩。”

  众人轰然称声。

  大门畅开,众人簇拥着秦风回到了城楼之上,下面广场之上,十几个小舞台正自灯火通明,各自争奇斗艳,每个舞台之下,都聚集着不少的人群,不时爆发出声声的喝采叫好之声。

  歌舞升平,不外如是。

  与越京城的欢声笑语,轻松过大年不一样的是,洛阳此刻却正处在暴风雨的正中心,哪怕是大年夜,城中也很难看到过年该有的喜庆之意,相反倒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冰冷的雨丝无声无息的飘落,落在自街面之上不时走过的一队队披甲持戈的士兵身上,黝黑的甲胄在昏暗的灯光之下,闪着幽幽的暗光,甲叶相撞的清脆碰击声,让寂静的夜,更平添了几分萧杀之意。

  洛阳城中聚集了大股的军队。从三个月前,这里便成为了戒严之地,进来容易出去难。长时间的戒严,对于洛阳这样一个商业中心,打击不可谓不巨大,不少的商人坐困愁城,别说做生意了,你要是没点门路,出城都是不可能的。

  商人们不开张,百姓们自然也就没处挣钱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洛阳城左近,愈来愈多的军队开始从各个方向上开来,在城外扎下大营,到了此刻,便是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要坏菜了。更何况这样的一个商业之都,本身就是消息灵通之处。城市之中,各种小道消息漫天飞舞,让人惶惶不可终日。

  而在这些小道消息之中,却让洛阳普通人恐惧的就是,帝国亲王要造反了,他将会在洛阳登基为帝。

  一山不容二虎,一国自然也不容二主。如果曹云当真在洛阳登基称帝,当然就代表着一场声势浩大的内战将会来临。

  齐国这些年来虽然一直在不停的对外用兵,但对同,特别是像洛阳这样的地方,可以说是承平太久了,哪怕是在当年篡唐之役中,洛阳,也没有受到波及。

  但现在,战争已经迫在眉捷了。

  粮食成了城中最抢手的物资,价格飞速上涨,好在城内的掌权者们仍然在源源不断地从外界运来粮食,这才勉强将粮价稳定在一个尚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就在这样的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一支庞大的车队,在甲士们的护卫之下,悄然地穿过了洛阳城外无数的军营,进入到洛阳城中,停在了曾经的大齐皇帝在洛阳的别宫之外。

  巨大的车辇打开,曹云弯腰从内里走了出来。

  “陛下,这里以后便是您的皇城了。”周一夫微笑着道:“洛阳,将是新大齐的国都。等我们打下了长安,办完了正事之后,我们便会在这里为您兴建最好的宫室,绝对要比长安城的要更好。”

  曹云呵呵一笑:“周一夫,我还没有见过,一个即将登基的皇帝,居然要像老鼠一般的偷偷摸摸地在半夜进城呢?”

  “陛下,事急从权嘛。”周一夫微笑着道。“你的家人都已经在内里安置好了,您和皇后现在就能见到他们了,今天是大年夜,理应全家团聚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