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楚国大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郭九龄的死,撕开了大明与楚国之间最后的一块遮羞布,楚国不甘就此沉沦,大明也终于露出了他狰狞的獠牙。

  这便是郭九龄想要的结果。用自己的死,彻底终结两国之间那最后一层薄得不能再薄的面纱,给大明一个最佳的发动攻击的借口。

  楚明两国,原本为姻亲之国,一直以来,更是以亲蜜的盟友示人,但随着齐国国内矛盾大爆发,明国在楚国的布局基本接近完成,吞并楚国的行动箭在弦上,而大明唯一顾虑的便是民间的反对声浪。

  不仅是楚国国内的,也有本国的。

  毫无理由的反脸,会让楚人感到耻辱,引发他们的同仇敌忾之气,就算楚国军队现成基本上已经不堪一击,但这样的反抗会对随后大明对楚地的同化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秦风不会忘记,就像是大秦这样的穷困到了极点,朝廷君王无能到了极点的国家,在被大明征服之后,仍然暴发了无数次的动乱。秦国尚且如此,楚国何能例外?要知道,闵威创造出来的数十年盛世,至今仍然让楚人怀念不已,旧情犹在,香火尤存,大明一旦率先发动攻击,会造成怎么样的影响,实在是难以预测。

  而国内的普通民众,并不知道大明这些年来一直在默默地布局对楚国的大战略,他们看到的,只是楚明一家亲,是两国之间的友好往来,突然之间的翻脸,未免也会让国内清议非议,纵然改变不了大局,但大明并不想让国内民众认为他们的君王是一个冷面无情的人,相反,这么多年来,秦风所塑造出来的帝王形象,一直都是非常完美的。

  郭九龄正是看准了这一点,这才决定以自己有限的生命,去为大明叩开这扇门。

  他死在了上京城。

  一个大明高官,惨死在楚国的京城,已经足以激怒所有的明人了。

  所以郭九龄在死的时候,笑得很开心。

  两国彻底撕破了脸。

  明国停止了向楚国贷款,禁止向楚国输入哪怕是一粒粮食。大量的楚国商人,第一时间不是疯狂地抛售他们手中的货物,而是决然的一把火将屯集在手中的货物烧了一个干净,然后在鹰巢的保护之下,逃之夭夭。昌隆银行突然关闭了在楚国的所有分店,除开在本地招收的人员之外,明国高层早已是人去楼空。

  这几年来,昌隆银行因为其迥异于楚国本地钱庄的经营收法,吸纳了大量的楚人存款,他们这一关门闭户,立时便在楚国引起了巨大的恐慌,无数百姓存在昌隆银行的钱款,已经打了水漂。在这其中,受损最大的并不是那些富裕者,而是最为普通的老百姓。楚国各地官府为此焦头乱额。

  昌隆银行跑得很彻底,明国高层一个不见,库房之内,看不到一文钱,大量的明国纸钞被焚毁,而金银这样的硬通货,则踪影全无。除了逮捕那些本地在昌隆银行做事的人之外,地方政府竟然毫无办法。

  而控制了楚国经济的明国商人们,大量的毁掉货物,特别是粮食之类的物资,导致的后果就是各地物价飞涨,粮食价格,在短短的数天之内,便已经翻了十倍有余。

  楚国陷入到了全国性的恐慌当中,朝廷对此一筹莫展。

  进入到腊月之后,巴郡终于暴发了饥民暴动,无数饥寒交迫的百姓冲进了郡府的义仓,将哪里最后储存的战略粮食一扫而空之后,与巴郡郡兵发生了冲突,战火旋即在巴郡全郡被点燃。还没有等楚国朝廷反应过来,以巴郡本地人为主的郡兵便反了水,加入到了暴乱的行列之中,无数官员被杀,巴郡陷入到了彻底的混乱当中。

  巴郡的暴乱如同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形形色色的暴动,起义,首先在楚国一些偏远郡治如火如荼的展开,这股熊熊大火以不可阻挡之势,开始向着楚国统治的核心地带漫延。

  楚国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自郭九龄死于上京城不过月余,大明没有动用一兵一卒,仅仅使用了经济和金融手段,便已经让楚国乱成了一团。

  越京城,皇宫,议事厅内,秦风翻阅着一份份的从楚国紧急发回来的情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以前当真小看了这些方法,以为只是战争的一个补充,现在看起来,他的杀伤力,要比一场战争带来的伤亡大得太多了。”掩卷叹息的秦风道:“这样一来,受损最大的,反而是那些最底层的百姓了。”

  “非如此,不足以撼动楚国根基。”权云道:“只有无数的小民动起来了,才能让楚国这座百年大楼开始摇晃,现在楚国已经完全无力压制国内的暴乱了。楚国精锐的军队,如火凤军集中在上京城左近,而其它的大部分则都在卞无双的手中,局限于东部六郡以及江南一地,其它各郡郡兵都以本地人为主,他们同样也吃不饱,穿不暖,暴乱发生之后,这些本来是朝廷维持秩序的军队,反而成了暴乱的主力。鹰巢这些年在这些方面做得很不错,对这些各郡的郡兵系统,渗透得异常有力。而户部,商务司,帝国银行在商业和金融方面的手段,表现出来的威力,现在大家也都看到了,效果超乎我们的想象。”

  “闵若英的应对之策有那些?”秦风问道:“他总不可能什么也不做吧?”

  “陛下。”田康站了起来,“楚国朝廷已经发布了驱逐明人令,但凡在楚国的明人,都在被驱赶之列,我们在楚国的所有财物,都将被没收,当然,这些都是一些不动产,例如房子,土地,作坊等,真正有用的,我们已经提前毁掉了。同时,楚皇宣布废除大明纸钞在楚国的流通,重新使用大楚制钱,最新的大楚制钱铸造模板,我们已经交给了大明帝国银行。”

  一边的苏灿微笑点头。

  “楚皇宣布全国进入军事管制期,强行收缴所有的粮食等财物,实行统一配给制。当然,现在这一条命令,也只适用于上京城左近,其它各郡恐怕就推行得不会那么顺利了。在军事之上,楚皇下令调驻扎在万州的宿迁部两万人进驻津州,下令安阳的关宏宇部率两万人进入徐州,下令新宁郡武腾率一万人进驻乐浪郡。这三地,算是楚国现在最为平静的地方了。”

  “宿迁所部一定会去津州,成为上京城的一道屏障,但另外两地嘛,可就说不准会不会奉诏了。”秦风讽刺地道。

  “要不要知会武腾,让他去乐浪,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可以轻而易举得两郡之地?”权云道。

  “不行!”秦风断然拒绝,“大年初一,武腾就会宣布归附我大明,此时他率军去乐浪,对新宁的管控便会减弱,而且去了乐浪郡,他便是客军,所限颇多,远不如他在新宁宣布归附我们对闵若英的要击更大。让武腾直接不理会,等到他一宣布归附,乐浪郡只怕就会寝食难安了,真到了用兵的时候,大军一出,乐浪郡照样归我们。”

  “安阳关宏宇不好判断,但如果他率军去了徐州,那卞文豪在安阳的一万人马,可供利用的地方就更多了。”金景南笑道。“兴许我们能血不血刃,便拿下安阳。”

  “安阳之地,等等再看,不着急。”秦风道。“就这么多么?”

  “陛下,到目前为止,楚国朝廷还只做出了这些决定,看起来他们也是猝不及防,有些手忙脚乱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大明苦心谋划了这么多年,一朝发动,岂是他们在短时间内反应得过来的。”方大治轻蔑地道:“我看现在我们该考虑拿下楚地之后,如何恢复平静和秩序了,毕竟乱起来容易,治起来可就要大费周章了。楚地的暴乱,虽然有许多是我们主导的,但也有很多趁乱而起的,这里头,可不乏有英雄豪杰。”

  “命令西部战区陈志华,调集三到四个营的兵力进驻青河郡。命令野狗,从中部战区调集四个营的主力,进驻出云郡,命令水师宁则枫,全员出动,进入泉州海域待命。”秦风思索片刻,道。

  “是,陛下。”兵部小猫点头称是。

  “给杨致去信,告诉他楚国境内的叛乱,他一定要拿到主导权,对于那些趁势而起的人,要做到心中有数,知己知彼,提前布局,以便以后一网成擒。”

  “给曾琳,江上燕去信,让他们密切关注卞无双的一切行动,必须要钳制此人在此时有什么大的动作,这个人不得不防。乱世起,英雄出,卞无双说不定此时正兴奋着呢!”

  “给周济云去信,趁着此次大捷,有限发动反攻,给曹天成添一点压力,让他无暇在此时分身关注楚国的事情。”

  “鹰巢这段时间,全力以赴投入此次楚国战役。”

  “大明所有军队,官员,取消假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