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今夜无人入眠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天一位书友列取了我在书中的人名错误,看得我大汗淋漓,极是汗颜,周济云,郭显成两个人的名字我早就发现了,但我想改的时候,却发现第一次他们出现在那一章我居然找不着了,除非我能将所有的章节重读一遍,杨致一直都是杨一和的孙子,这个我应当不会搞错的,曹云的儿子我是真记不得了,早前一笔带过,后来就忘了,因为他是注定要打酱油的,所以我的人物表中完全没有出现过这个人.非常抱歉给大家带了阅读体验上的不便,但这段时间我还是没有时间来修改,因为我的工作又变动了,呜呜,从后勤办调到了综治科,大家也知道,现在综治工作有多忙吧?请大家多多原谅!)

  乌宿自饮了一杯,脸上露出些许兴奋之色,”长安有可能失败吗?”

  周一夫一笑:”这世上原本就没有十拿十稳的事情,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只在于风险的大小而已,只不过有些事情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而已.就像你现在喝酒,就蕴含着无数的可能,你有可能饮酒可量醉死,也有可能一口酒将你噎住而喘不上气儿来憋死,可这样的风险在你品尝美酒的愿望面前不值一提罢了.”

  “大长老这可说得我酒都喝不好了!”乌宿笑道.”想来以后每每端起酒杯,就会想起大长老的这番话.”

  “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戒酒是不是?”周一夫道:”这一次的长安之谋,我们已经竭尽了全力,在我这一生之中,自认为没有比这更加完美的谋划了,如果这还是要失败的话,那么也只能就说是天意了.天意不在我,又如之奈何呢?”

  “我们什么时候在乎过天意?”乌宿道:”人定胜天.大长老,这一次,我们一定是可以成功的.”

  “成功的可能性当然是极大的.”周一夫慢慢地喝了一口酒:”我们已经布置好了后路,不少的家族后代已经到了明国,说起来明国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最让我开心的就是他们现在的用人制度,唯才是举,呵呵,这对于我们来说,可真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

  乌宿点了点头:”明国疆域在不断地扩大,他们所施行的政策与其它国家都大为不同,这就导致了他们所到之处,必然会淘汰大量的旧有官员,所以他们缺少大量的精通明国政策的官员,就需要从他们的那些学校源源不断地培养出他们所需要的新式官员出去统治地方,说起读书,学习新东西,我深信我们的那些子弟必然会远远超过普通人.相信用不了多少年,我们的那些孩子们,便可以崭露头角了.”

  “是啊!”周一夫笑道:”我们可以死,但家族不会灭,一时的沉寂只是为了下一次的爆发而已,所以啊,乌宿,没有什么可瞻前顾后的,胜,我们将拥有一切,败,我们的孩子们可以从头再来.起起伏伏,浮浮沉沉,本来就是人生常态.”

  “大长老豁达,岂是我能比的!”乌宿道:”我总是希望我们获胜的.”

  周一夫大笑:”喝了这杯酒,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明天会很忙的,今夜的动作开始之后,一旦得手,先前安排好的信使,便会以八百里加急将消息送回来,从长安到这里,用不了多长时间,肯定能赶在大典举行之前传回来,那时候,我啊,可要与曹云好好的谈一谈了.”

  “大长老,今夜我可是无法入眠.”乌宿摇了摇头.

  “还是年轻好啊!像我,今夜要是不睡的话,明天可就完全撑不住了.”周一夫一口饮尽了杯中酒,站了起来,倒背着双手,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乌宿却又替自己倒满了酒.

  今夜,无法入眠的自然不止乌宿一人,在长安,偌大的皇宫之中,曹天成独自一人坐在平日大朝会的庞大宫殿之中的那把唯我独尊的龙椅之上,目光炯炯地瞪视着前方.

  大殿之内除了他所在的位置点有两根粗若儿臂的烛火,其它地方都没有点燃烛火,这使得除了他所在的位置,其它的地方都笼罩在阴影之中.

  明天,曹云会在洛阳,被那些叛臣逆贼拥立着加冕称帝,大齐,将在立国百余年之后,第一次出现二主并立的局面.

  虽然这个局面是曹天成一手促成,目的就是为了能将所有的叛贼集中到洛阳一带,然后集中所有的兵力将他们一举全歼,从而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平定叛乱,彻底解决国内问题.但曹天成心里一点儿也不舒服,甚至非常腻歪.

  他睡不着,因为他一闭上眼睛,似乎就能看见曹云身穿龙袍,头戴金冠,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在微笑.

  这让他很烦燥.

  曹云答应了这个计划,是作出了巨大的牺牲的.因为只要曹云在洛阳公开出现,加冕称帝,那么一个叛贼的名头,就一定会安在他的头上,普通百姓,一般官员,可接触不到这么重要的内幕,可以说,此役过后,叛贼被灭,但曹云的一世英名,也就此被毁,用身败名裂来形容也不为过,史书之上也会留下重重的一笔,获胜的曹天成可不会允许这件事的真相出现在史书之上,否则岂不是君上用诡异之计诱使臣属谋反么?对一个英明的帝王来说,这可是无法抹去的污点.足以让后世之人对他伟大的形象指指点点.

  曹云真的会甘心这样吗?曹天成并不能放心,他很清楚,自己这位堂弟,虽然一直竭力地扮演着一个对政治不感兴趣,一门心思都在军事上的形象,但其实对于他而言,政治对他并不陌生,这是自己快速歼灭国内叛贼的最佳时机,但又何尝不是曹云假戏真做的最佳机会呢?

  假如他真是这样想的话,该怎么办?

  那些现在云集在洛阳之外的军队,其中有一些是朝廷派去的,但还有一部分,是真正的响应曹云的号召自己带兵去了洛阳.

  曹云写出的那些召兵的信件的收信人,虽然都是他一手提拔的,但同时,他们也是皇帝所信任的,但最后的结果显然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因为还有一些在闻风之后,居然也带着自己的兵马跑去了洛阳.其中还有不少已经退役的家伙,居然穿上盔甲,带上武器,骑上战马,就这样自己跑到了洛阳.

  这些人,现在当然都在曹天成的小本本之上,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再来一个个的收拾他们.

  龙镶军现在自然是不能出现在洛阳附近的,但他们都已经被调到了距离洛阳不远的周边,明天,他们就将会大举向洛阳进军,合围,配合现在在洛阳外的军队,将叛军一举歼灭.

  曹天成整整派出了六万龙镶军,这已经是他箱底儿的家当儿了.这几年,龙镶军受损颇为严重,就在今年,龙镶军还被明军渡海登陆偷袭而整整被消灭了一万人,前些日子,潞州徐俊生又遭遇到了大败,被周济云将计就计打得狼狈不堪,退守潞州城,无奈之下,郭显成只能又带上了一万龙镶军赴援潞州,一旦潞州失手给周济云的话,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现在,偌大的长安城,只余下了两万龙镶军保卫,这点军马,对于庞大的洛阳城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别说城外了,便是城内的防护都扣襟见肘.长安城外,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了军队,两万龙镶军全部回防到了城内,只在城外放出了一些巡罗斥候而已.

  当然,曹天成并不认为长安城会有什么事情,如果不是田汾的坚持,他恨不得将所有的龙镶军都派到洛阳周边去.

  田汾坚持留下了两万人布防长安,他自己则去了洛阳城下主持大局,一旦曹云当真有什么别的想法,有他在城下,亦能让洛阳城外的军队有一个主心骨.

  曹天成不但在想着洛阳城即将发生的战斗,也在想着事后如何处置曹云的问题,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大大的难题.

  杀不得,留不了.

  曹天成很煎熬,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刻一支二万人的精锐骑兵正在飞速地赶向长安城.距离长安城已不过数十里之遥,而在这支军队的前方,一支幽灵般的人群,正在大军的前方,将一支又一支的龙镶军的巡逻斥候诛杀.

  精锐的龙镶骑兵,在这样一群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连逃跑都做不到,因为那些人,都是杀人的专家.而一支巡逻队,最多也不过十余人而已.

  而在南城门处,亦有一些人无法入眠,这是一支城防军.城内的龙镶军兵力严重不足,这支城防军奉命守卫南门,而城外的大军所取方向,正是南城门.

  城内,亦有许多人无法入眠,这些人不是军人,也不是刺客,他们是来自南天门的高手.南天门这一次倾巢而出,将他们隐藏在水下的力量,全部派到了长安城,其中光是宗师级的高手,就有三人.

  今夜,远在数千之外的楚地,也有无数的人无法入眠.

  安阳,朱义独自一人枯坐在房内,屋正的正中央,挂着一面火凤旗,火凤旗下,是先皇闵威的灵牌,今夜过去之后,这面在安阳悬挂了百余年的火凤旗,便将从此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将是大明的日月旗.

  荆湖郡城,曾琳沐浴焚香,与朱义一样,向着火凤旗下的闵威灵牌三拜九叩,然后站起身来,将火凤旗取了下来,小心地收到了箱子里.

  泉州,宁知文站在自家的楼台之上,看着远处灯火之下的火凤旗嗬嗬冷笑.

  新宁,武腾站在城头,看着寒风之中飘扬的火凤旗.

  天亮的时候,一切便会改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