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闲憩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午后的阳光仍然没有什么温度,所幸的是没有什么风,倒也让人感到了些许温暖,毕竟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他老人家的身影了。阳光照射在远处的山峦之上,积雪反射着阳光,不时闪烁着一些五彩的光芒,倒成了另一幅别致的景观。

  皇宫大内当然是看不到多少积雪的,屋顶的雪每日都清扫,院子里,花草树上倒还有一些,但更多的倒是到处都垒起来的各种千奇百怪的雪雕。

  自从上一次数位大宗师在皇宫御花园内各显神通,弄出了美仑美焕,精巧别致的冰雕雪雕之后,在皇宫内院便掀起了一股弄雪雕的热潮。

  无论是宫女,太监,抑或是禁卫们,在闲遐时分,都会挽起袖子来打造一件属于自己的作品,这倒也成了皇宫中的一道奇景。

  一时之间,皇宫到处的空地之上便成了这些各类雪雕的大本营,千奇百怪的东西应有尽有,有的做工精湛,有的却甚是粗糙,甚至还有些不堪入目,只能搏人一笑。

  这些雪雕作品中,倒是一批禁卫们筑成的一个小小的军寨城堡让秦风大为欣赏,皇宫中的禁卫都来自烈火敢死营,而烈火敢死营的士兵又基本上选自各部队之中的最为精锐的士卒,对于这些东西,他们是最为熟悉的,所以这完全就是缩小版的仿真的城池。

  更让人赞叹的是城堡之上那些小小的披甲持刀的士卒,一个个面目清晰,表情各异,显然在禁卫之中,颇有一些才艺过人的家伙。

  御花园的深处,宗师们的杰作仍然矗立在哪里,不过在这些精美的作品之旁,却有着两个异常拙劣的雪雕不伦不类地树在哪里,很是有碍观瞻,但却没有人敢将他们一铲子铲了,因为这是秦文与秦武两个小家伙的作品。

  在与麾下重臣们议了大半日的事情,又留诸人吃了一顿饭之后,秦风终于有空到御花园来转一转了,整整半天闷在公厅里,也着实有些气闷。这让他分外怀念当年带兵牧马的日子,天高云远,不论是春日繁盛还是秋日廖落,都自有一番味让人细细品尝,现在大明蒸蒸日上,国势愈来愈强,但他倒像是被圈禁在宫中了,竟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时光了,每日做的最多的事情不是在批阅奏章,便是在与大臣们议事。

  穿过那些千奇百怪的雪雕冰雕,缓缓地行走在卵石铺就的小道之上,耳边传来了琅琅的读书声,秦文秦武已经十二岁了,今年秦风终于没有拗过闵若兮,将两个孩子从外面的学堂接了回来,另外聘请大家专门教授二个孩子,当然,还有一些陪读的大臣家的适龄孩童们。

  按照秦风的本意,是想让秦文秦武一直在外面的普通学堂隐姓埋名的像普通人一样从小学堂升到中学堂,再去读京师大学堂的。

  但这个意愿,不仅遭到了皇后闵若兮的反对,便连权云等政堂大臣,甚至连身边的乐公公都明确反对。

  不仅仅是安保上的问题。像权云等便认为,在皇子这个年龄之上,该学的东西,与一般人学的东西,已经该有所区别了。

  其实秦风更喜欢秦文秦武两人在普通的学堂里与普通孩子一样慢慢长大,在他们放学之后听他们叽叽喳喳地讲学堂里的趣事,哪怕秦武跟同学们吵嘴,打架,在他听来,也是别有一番乐趣。

  这样的生活才是完美的。

  秦风始终觉得,像秦文秦武这样,现在被关在御花园里读书,每天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毕恭毕敬的态度,对于他们的成长,或者并不是什么好事。

  没有经历过,就不会有切肤之痛。

  秦武跟他说过在小学堂里,有人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有人穿着草鞋甚至赤着脚,有的舍不得吃学堂里提供的白面馒头而悄悄地藏起来带回家去,说到这些,小家伙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在皇宫之中,他永远都看不到这些,在他的身边,都是花团锦簇,太平盛世,这样的景像会让他产生错误的认知。

  哪怕便是现在的大明,哪怕是最为繁荣的越京城,也仍然还有人吃不饱饭,穿不暖衣。让秦武看到这些,对他的成长是有帮助的,也让他明白,太阳再灿烂,也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

  即便是秦风,也不可能从奏章之中,从大臣们的汇报之中看到听到这些,倒不是那些臣子们有意隐瞒,而是他们从来都只会从更大的范围内更高的维度来看待问题,一百个人中如果有六七十个人过得挺好,他们就认为一切都很好了。

  好在秦文秦武已经十二岁了,再过上四五年,就可以把秦武扔到军中去历练几年,不论是陆军,还是海军,都要让他去干上几年,这一点,秦风早就打定了主意,当然不会让他上战场,但军中的资历,历练,那是一定要有的。至于秦文,恐怕就不可能有这个待遇了,毕竟是女娃娃,真要将她也丢到军中,秦风还真舍不得。

  穷养儿子富养女嘛,小姑娘当然是要宝贝的。

  他咧开嘴笑了起来,从那琅琅的读书声中,他很容易地就分辩出了秦文与秦武的声音。

  看到秦风莫名的开心起来,跟在身边的乐公公当然认为是皇帝陛下听到了这宛如天籁一般的读书声,凑趣地道:“陛下,傅大家他们几个,可都是说咱们的小皇子真真正正是一个读书种子呢!一点就透,举一反三。”

  “听他们胡咧咧!”秦风不以为然地笑道:“秦武那个小猴子是什么德性我不知道?论起读书,他远不如他姐姐灵动,这小家伙啊,是个实用主义者,对于傅大家这几个人的那一套,只怕不大感冒。乐公,他们的课,我也去听过一切,形而上学,高,大,空,对于这个年纪的娃娃们来说,真能听懂弄懂?倒是外头学堂的那些实际运用的学问,更符合这个年纪的孩子们的好奇心。”

  “陛下,那些东西,是普通孩子们要学的,咱们的小皇子要学的是用人驭人之道,帝王之学,两者天壤之别。”乐公公笑道。

  “可也扼杀了孩子的天性罗!”秦风淡然一笑,“我没学过这些东西,这个皇帝不也当得好好的嘛。”

  乐公公闭口不言,这个话题,接不得。与皇帝再亲蜜也接不得。

  “乐公你上次有所悟,这些天来,可有突破?你不必每日都跟在我的身边,这样的体悟需要时间去沉淀,老跟在我身边做些杂事,误了这样的机缘,损失可就大了。”

  乐公公嘿嘿地笑起来:“陛下,这事儿,还真是要讲机缘的,强求不得,上次的确是很有感捂,老奴闭关好几日,倒也有所得,不过那扇门嘛,总是如镜中月,月中花,看得见,摸不着。老奴残缺之身,也不强求,得之我喜,不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这样的心态,说不定什么时候一觉醒来,便推开了那扇门了。”秦风大笑,“兮儿不就是这样嘛,莫名其妙的就成就了宗师,想想就让人羡慕嫉妒。”

  “娘娘是何等尊贵之人,老奴哪里能比?”乐公公笑道。

  “杨致也成功地推开了那扇门了,你还不知道吧?今天他送回来的信中,提到了这个!”秦风开心地道。

  “那可要恭喜陛下了,我们大明,又添一猛将。”乐公公大喜道。

  “宗师之境,在大军环伺之下,自保有余而已,但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倒还真是很有和,你知道他是怎么突破宗师之境的么?”秦风笑问道。

  “千磨万炼,水滴石穿!”乐公公想也没想地道:“杨将军在那个点上可卡了很久了。”

  “是毕万剑帮的忙。”秦风道:“毕万剑冒充他爷爷的仇家,在杨致上坟的时候与他打了一架,连他爷爷的坟都给打平了,听说枯骨满天飞啊,我都能从信中看到杨致的满腔怒火。”

  “这,这个……”乐公公张口结舌,这坏人坟莹,实在是有些不像话了,但很显然,毕万剑这样的人,不是他能评价的。

  “高人行事,总是出乎意料之外。”秦风笑道。

  “陛下如果再次出宫征战的话,把老奴也带上,老奴也去当前锋冲锋陷阵几次,说不定也能临阵突破。”乐公公想了想,道。

  “好啊!”秦风笑咪咪地道:“很快便会有机会的,楚国咱们大概是不用大动干戈了,但最终,还是要与火凤军打一场的。到时候,你便跟着我去看看。”

  “多谢陛下。”乐公公大喜。

  秦风站住了脚步,眼光停留在了前方不远处的一个琉璃暖棚内,那是大明能自己生产琉璃之后,司农寺便在大内修建了这样一个琉璃暖棚,起先倒是准备建成一个观光的屋子的,但最后,却变成了一个培养反季节果疏的地方。

  此刻,琉璃大棚之内,一个身影,正在那里忙碌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