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我为皇帝,你仍是太子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冰懿兄所指出的那些错误,我已经基本修改完成了,多谢冰懿兄的指正.)

  冯珂就像是一头困兽一般在辕门处转悠来转悠去,他的大营离洛阳城最近,洛阳城中突然的异动,通过一名名斥候飞报到他的面前,实际上此刻他的军营之中,士兵们早已经做好了出击的准备,只不过因为皇叔曹冲此刻就在他的军中,他才忍了又忍.

  大齐皇帝曹天成的突然驾崩,在冯珂这样的将领面前,无异于是打开了另一扇门,他们看到的是光明的前景,唯一的障碍,就是现在曹云还在敌人的手中.

  作为军队的高级将领,冯珂向来是不迷信宗师的能力的.单打独斗,宗师的确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但在大军面前,即便是宗师又能怎样?没有大军的配合,宗师对上军队,照样是一个死.

  他也是一个武道修为极为高明的人,但他更相信军队.文汇章与卫庄的大名他当然是如雷贯耳,但他们真能从大军云集的洛阳城中,将亲王带出来么?

  从洛阳城中突然开始大规模的军事调动的时候,冯珂就差一点点下达攻击的命令了.如果不是曹冲的亲卫死死地盯着他,他就这么干了.

  看着洛阳城的方向,冯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再过上一会儿,洛阳城中还是这个样子的话,他可就要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背在身后的手偷偷地做了几个手势,一员副将心领神会的慢慢地向后挪动了几步,隔了一会儿,又挪动了几步.然后慢慢地隐没在黑暗之中.

  那个亲卫只顾死死地盯着冯珂,对于他们这些军中的同伴之间默契的小动作,他可看不明白.

  冯珂默默地在心里数着数儿,数到一百的时候,副将那头儿大概也准备好了,然后一声令下,全军直扑洛阳城,只要军队一动起来,便是皇叔在这里又怎么样?他一个人还拦得住大军吗?

  自己认得皇叔,那些大头兵距离亲王殿下十万八千里,又有几个人认得他?在这些人眼中,那也不过是一个白胡子老头而已.

  曹冲的名字,在大齐民间那是如同神邸一般的存在,但神离普通人太远了,而像冯珂这样的距离神太近了的人,也就失去了对神的敬畏感了.

  那也只不过是一个更为强大的人而已.

  皇帝该是如何一个强大的人啊,但还不是说死就死了.

  他站身了身子,凝目注视着远处的黑暗,他已经数到了九十了.转过头来,越过眼前皇叔的亲卫的头顶,他已经看到副将正在一个角落里冲自己微微点着头.

  冯珂微笑着重新回头看向黑暗.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他的手已经准备举起来了,就在这一霎那,黑暗之中人影晃动,下一刻,冯珂已经看清了奔来的身影,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两个白胡子老头一左一右夹着,正风驰电挚一般的向着他的方向奔来.

  大帅!

  他低吼了一声,大步走出了辕门.

  三道人影骤然在辕门口停下.中间一人,正是曹云.

  “大帅!”冯珂激动不已,扑到曹云的面前,单膝跪下,左手猛捶右边胸甲,发出当当的闷响声:”末将冯珂,见过大帅.”

  冯珂身后,更多的将领,校尉冲了出来,瞬息之间,便在曹云的身前黑压压的跪了一地.敲击胸甲的声音澎澎的响个不停.

  曹云微微点头,”冯珂,让他们都起来吧,皇叔在哪里?”

  冯珂唰地一下站了起来,双手垂在身侧,躬身道:”大帅,皇叔此刻正在首辅的大帐之中,首辅受了刺激,吐了不少血,伤得不轻.”

  “带我去.”曹云简单地道.

  “是!”冯珂点头,转身看着身后的将领校尉,厉声道:”各归各位,高度警戒,小心敌人偷营.”

  “遵命!”部将声如雷闷一般的回应.

  更远处的地方,曹冲看着辕门方向众将参见曹云的这一幕,淡淡地对身边的曹著道:”你看到了吧?曹云在军中的威望,别说是你,便是你父亲也要瞠目其后,要不然这些年,你父皇怎么会一门心思地将曹云雪藏,哪怕前线军事吃紧,也从来没有重新起用他的意思?因为你父皇担心,当曹云重回军中,值此乱局,便会不再受制.现在你父皇没有了,你拿什么与他争?这也是你父皇最为清醒的地方,如果想要大齐能重新积聚起力量,那就非得曹云不可.你是曹氏子弟,这位子不管传到那个曹氏子弟手中,皇帝终究还是姓曹,你明白了吗?”

  “侄孙明白了.”曹著低声道.

  “龙镶军的将领都是你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忠于你的父皇,爱屋及乌,也会忠于你,明天等到他们也开拔到了洛阳城下之后,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曹冲道.

  “侄孙知道了,皇叔他是皇帝,龙镶军自然会向皇帝宣誓效忠.”曹著低声道.

  曹冲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很委屈,但为了大齐,为了曹氏江山,便不得不如此,大齐,再也折腾不起了.走吧,他过来了,记住,现在他是大齐皇帝,他是君,你是臣.”

  大帐掀开,曹云出现在大帐之中,在他身后,冯珂等高级将领一个个的鱼贯而入.

  文汇章径直走到曹冲面前,手一伸,”你要的人我们给你带来了,我们要的东西呢?”

  曹冲微微一笑,转身走到后面,拿出一个木盒子,轻轻地拍了拍:”这里头装的便是当年英武大帝所有的私人笔记,不过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能读懂英武大帝到底写得是一些什么,这些年来,我也曾把里头的一些东西抄录了一些句子段落给了你们,但你们也从来没有搞懂过,所以,我不认为你们以后能搞明白.文公,拿好了,虽然搞不懂这里头到底写得是什么,但是,这毕竟是当年英武大帝的亲笔所书,这世上仅存的最后一点点了.”

  文汇章接过盒子,哈哈一笑:”这就是我们的事情了,曹公,你们大齐现在一地鸡毛,我们也没有心思在这里呆下去了,就此告辞.”

  “二位要去哪里?”曹冲问道.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卫庄微笑道:”就此别过.”

  “好,等到大齐诸事一毕,我便来寻二位,与二位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十余年,说实话,真是有些舍不得了.”曹冲拱手道:”曹某就不送了,二位一路走好.”

  “告辞!”卫庄与文汇章二人异口同声地告辞,转身向外走去.

  刚走几步,曹云突然开口道:”二位如果去越京城的话,替我给秦风带一句话,就说一个月后,我希望能与他见一面,想来他马上也会南下了,见面的地点就定在潞州与昆凌郡交界的小石城如何?”

  卫庄深深地看了一眼曹云:”好,如果我们去了越京城,一定会把这句话给带到.”

  “多谢,二位会为明国效力吗?”曹云问道.

  卫庄大笑:”大可放心,我二人闲云野鹤,不会为任何人效力了,这一次也的确是要去越京城一趟,不过只是私事而已,再者以亲王之能,想必也知道,两国相争,从来就不是什么武道修为高就能真正占得了什么便宜的.”

  曹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文汇章与卫庄二人洒然离去.

  曹著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曹云,不久之前,他是君,曹云是臣,但现在,两人的身份却是已经反转过来了,在曹冲的注视之下,曹著向前一步,拜倒在曹云的面前:”臣曹著,见过陛下.”

  一边神色萎糜的田汾也步履沉重地走了过来,躬身道:”臣田汾,见过陛下.”

  曹云感慨万千,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事情会演变到现在这个结果,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上这个皇帝,可现在,这顶帽子就偏偏从天而降,掉到了他的头上,这个时候他想到了周一夫的话,当事到临头的时候,你就是想推,也是推不了的.

  坐上这个位子,不仅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还有比山还要重的义务.

  他伸手扶起了曹著,看着这个刚刚死去了父亲的年轻人,突然流下泪来,”著儿,你的叔娘死了,你的堂哥死了,你的几个侄儿也全都死了.”

  此话一出口,帐内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曹冲也瞪大了眼睛.

  “我自忖此次决然无幸,我自有信心让周一夫无法利用我达到什么目的,但我却不能保证我的儿子也能这样想,我也怕周一夫拿着他们来威胁我,所以,我让他们先走一步了.”曹云仰头向天,泪水横流.

  屋内响起一片倒抽凉气之声.

  “亲王殿下,国之忠良,田汾感佩无地.”田汾突然跪了下来,向着曹云重重地叩了一个头,先前,他只不过是欠了欠身子而已,但现在,却是真心诚意地拜倒在曹云面前.

  曹著也跪了下来,冯珂等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曹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别过脸去,这样的人间惨剧,想想都让人黯然神伤.

  “我为皇帝,非为权势,只为重振大齐.”曹云将曹著从地上拉了起来:”曹著仍为皇太子,任龙镶军统领,负责长安城防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