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最后的夕阳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冲万万没有想到,他所担心的事情,竟然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解决,可以说,没有比现在这样的局面更加完美的了。

  曹云一家只剩下了他孤身一人固然让人悲痛,但相对于整个大齐来说,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曹云为帝,曹著为太子,不但满足了曹云一系特别是军中将领们的心愿,也满足了曹天成原本的班底那些人的心愿。

  这些年来,曹天成为了完成国内的改革,大力提拔了一批新人,曹著地位不变,曹云再无后人,以后这帝国天下仍然回归到曹天成这一支上来,这使得这样一批人再也没有后顾之忧。这便极好地保持了国内政治局面的团结,真正做到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

  这样的齐国才是有前景的,这样的齐国才是有竞争力的。

  他走上前去,握住曹云冰凉的双手,道:“节哀顺变吧,大齐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你来完成!”

  曹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内心翻腾的酸楚拼命地压了下去,大步走到了大案之后,转过身来,看着帐内诸人。

  “诸位,现在我们来议一议如何拿下洛阳,全歼以周一夫为首的这伙叛国乱贼!”曹云厉声道。

  “诺!”以曹冲,曹著,田汾,冯珂为首,所有人齐齐躬身应命。

  大年初二,天气仍然与昨日一般晴好,傍晚时分,落日的余晖从洛阳城的后方照射过来,金色的光芒落在远处那连绵不绝的军队营帐之上,白色的帐蓬在这一时间也似乎金光闪耀,而众星供月般的中军大营之中,一面高达近二十米的旗杆之上,一面张牙舞爪的黄龙旗迎风招展,似乎下一刻,就会从旗面之上飞到空中。

  周一夫默默地坐在城楼之上凝视着这面黄龙旗。

  从昨夜开始到今天,整个城内的大索,没有找到曹云的一根毫毛,纵然拔出了无数朝廷在城中隐藏的秘谍,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最终的消息传到城中的时候,已是午后了。

  曹云已经被救到了城外。

  如果说这一件事还只是让周一夫感到无比沮丧的话,那么曹天成的遗旨居然立曹云为帝的消息,则彻底击垮了他,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周一夫当场便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再醒过来的时候,两条下肢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知觉。

  他的年纪的确太大了。这几年与朝廷勾心斗角,较技较力,苦心孤诣的谋划,企图一举翻盘,但却最终功亏一篑。

  他自以为拿准了曹云的脉门,认为像曹云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甘心被曹天成如此打压欺负?此人暂时的后退,只不过是迫于形式的暂时战略性撤退,一有机会,必然卷土重来。作为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上呆过很长时间的人,对于权力的迷恋,他是深有体会的。

  大丈夫岂可一日无权?周一夫是这样认为的,他认为曹云也必然是和他一样的人。

  曹云的明国之行,所表现出来的举动,让他更加确认了这一点。

  这使得他认为自己终于补上了计划之中最后的一块短板。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曹云与他不是一样的人。这是一个把国家利益看得比自己的利益要重要无数倍的人,为了国强的强盛,这些人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周一夫很讨厌这样的人。

  周一夫一直认为曹天成是一个自私而跋扈的人,这种自私和跋扈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朝政的把控愈来愈强而变得更加厉害,他对于曹云的打压便可见一斑。周一夫现在只是很可惜孟眺等人没有当场将曹天成杀死,如果此人当场身死,没有遗旨留下,则曹天成一派必然要拥立曹著,这也会给他机会。但此人在临死的时候,却又精明地想到了一切,连一点点机会

  洛阳城中风云突变。曹天成临终的一道遗旨,将周一夫等人的所有谋划完全给击碎了。

  曹云奉曹天成遗命登基为帝,他保留了曹著的太子位,并且任命他为龙镶军大统领,主管长安防务,等于将自己的安危完全交给了曹著,此举完美地融合了边军,地方军队与龙镶军之前的裂痕,现在洛阳城外的朝廷军队可谓万众一心。

  今日曹云颁布了第一条针对洛阳的旨意。

  只诛首恶,余者不论!

  圣旨之中列出了大齐豪门八大家,周乌等族排名一二。这八大家是朝廷执意要铲除的,其余的,只要放下武器,归顺朝廷,往事则一笔勾销。

  如果这道圣旨是曹天成下达的,那聚集在洛阳的许多人还会斟酌再三,因为曹天成出尔反尔的事情干得多了,对于这些人来说,曹天成的话多多少少要打上一个折扣,但曹云就不一样了。下达旨意之前,曹云聚集三军,设祭坛,杀三牲,滴血盟誓,圣旨的最后,他用自己的鲜血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才盖上了大齐的玉玺。

  这不符合规制,但对于洛阳诸家族的打击却是无以伦比的。这道旨意成功地将八大家与其它中小家族分割开来,只要不是八大家的嫡系子弟,现在都已经再无战意,心意杂乱了。

  首先出现反应的便是城外的军队,这些军队不属于八大家的嫡系。事实上,八大家的嫡系,现在已经不多了,最早的时候,绝大部分的嫡系子弟,都去了周济云的军中,成为了周部的骨干中坚。这些年来,周一夫开始谋划这件大事的时候,又在青龙山南天门隐藏了两万人。抛开这两部分之后,现在驻扎在洛阳城中的八大家嫡系,已经只占城内守军的一小半了。

  到了现在,周济云部被远隔在昆凌郡,青龙山两万人,就算没有全军覆没,最终也只怕剩不下什么了,而城内的最后的嫡系,现在既要防备着城外的敌人,又要担心着城内的友军哗变,早就左右支绌,力不从心了。

  仅仅一天的功夫,从曹云滴血盟誓到现在,不过一天的功夫,城外的那些军队,便已经纷纷倒戈,投降了朝廷,下一步,自然就轮到城内了。

  曹云现在还在整顿城外的那些降军,理顺城外所有军队的秩序,当他完成这一切之后,就是向洛阳城发动总攻的时候。

  这个日子不会太长。

  朝廷的军队在紧密锣鼓地准备着,潜藏在城内的鬼影也没有闲着,曹云的旨意以大字报的形式出现在城内的各个地方,一条条或真或假的消息到处飞传,军心惶惶,人心惶惶。

  属于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周一夫眯着眼,凝视着渐渐西斜的夕阳。

  世家不会灭,只是暂时的的蛰伏而已!从开始谋划这一切的时候,他便已经做好了迎接失败的准备了,狡兔三窟,从来都是世家行事的标准操作流程。

  希望那些送出去的孩子们,永远不要忘了他们的出身,担负起重振家族的重任。

  “抬我回去吧!”他轻声道。“就这样了!”

  四名从人走上前来,抬起周一夫,离开了城楼。

  太阳隐没在远处的地平线上,黑暗慢慢地将洛阳城笼罩起来。

  上京城,内卫衙门。虽然今天是大年初二,但雷卫却仍然呆在衙门之中,这个新年并不太平,他知道肯定是要发生什么事情的。

  从齐国来的一些情报他根本就不感兴趣,齐国朝廷和豪门世家狗咬狗的事情,现在楚国完全无遐关注。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终于等来了第一份情报,带来消息的内卫情报人员一路飞驰而来,抵达内卫衙门的时候,基本上已经走不了路,说不了话了,只是将身上火漆密封的信柬呈上。

  这是来自荆湖的密报。

  荆湖曾琳改旗易帜,投降了明国,东部六郡尽数归了明国。

  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当第一个消息抵达上京城的时候,噩耗便在不停的传来。

  江南四郡改旗易帜,投降明国。

  泉州宁知文改旗易帜,投降明国。

  新宁郡武腾改旗易帜,投降明国。

  安阳郡朱义改旗易帜,投降明国。

  当天色放明的时候,终于没有了飞奔而来的信使,但雷卫的双手却已经发抖,哪怕他早已投奔了大明,成了大明在上京城埋下的最大的一颗棋子,他仍然不明白,大明到底是如何做到让这些地方全都在一夜之间改旗易帜的。

  大楚的疆域,在经过了这一夜之后,十停之中,已经去了五成,而且像东部六郡,江南四郡,安阳郡都是大明的膏腴之地,新宁,泉州这几年更是成长为了大楚的商业重镇。他们的背离,便代表着大楚的脊梁骨已经被彻底打断了。

  “来人,备马,我要去见首辅。”他担着这些薄薄的,但却重逾千钧的情报,步履沉重地向外走去。

  作为内卫统领,他是有权直接入宫向皇帝禀报的,但现在的他却没有这个胆子,他不知道皇帝在知晓这些消息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走出内卫衙门的那一刻,他回身对亲信道:“上京城内所有内卫进入最高戒备状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