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数面埋伏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卞文明站在渡口,看着从对岸缓缓驶来的粮船,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在他的身后,数千儿郎们赶着马车,推着独轮车等搬运工具,正在等着粮船靠岸,好将这些粮食搬运回去.

  单从衣服,装备上来看,这一支队伍,怎么也不像是一支占山为王的土匪,他们甲仗鲜明,武器齐全,任谁看了也会认为他们就是一支朝廷的正规军.

  化名为匪,在江南蛰伏了好几年,终于要盼到出头之日了,大帅发动在际,他们这边也可以正大光明地亮相了.

  现在整个江南都缺粮,湘州也不例外,拿到了这批粮食,他们便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之内,招到大批的人加入他们的队伍,与卞文忠驻扎在湘州的一支名义上的剿匪队伍遥相呼应,将湘州那些可怜的郡兵剿灭干净,然后占据湘州.其实同样的事情,此刻也差不多在几他几郡同时在上演.

  卞无双的计划就是在他拿下昆凌郡的同时,江南四郡也要同时掌控在手中.即便不能彻底拿下,也要在这几郡制造出极大的混乱.现在江南四郡已经是糜乱了,再加一把力,则会把水搅得更浑,把火烧得更旺,到了那时节,控制了东部六郡的卞无双大军挺进,锋利的刀子,再加上手中的粮食,足以将江南迅速地平定下来.

  而湘州,这是这套计划之中的重中之重,湘州扼守着进入江南四郡的门户,万万不能出一点意外.也是卞无双第一个要拿下来的地方.

  木制的栈桥微微晃动,商船靠了上来,还没有停稳,一个劲装汉子已是先跳了下来,向迎上来的卞文明躬身行礼:”九叔.”

  卞文明点了点头,挥挥手,身后的部众已是蜂涌而来,跃上粮船,将一袋袋的粮食从船上扛下来,码到栈桥之上的马车之上.

  “九叔,三爷爷让我告诉您,马上可以发动了.大帅已经展开了对昆凌郡的进攻,那曾琳也活不了几天了.”劲装汉子脸上洋溢着喜气.

  “终于又可以大干一场了.”卞文明的脸上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只要有了足够的粮食,要多少人便有多少人,现在湘州快要饿死的人多了去了.”

  “三爷爷让我转告您,发动之后,便一路直奔湘州郡城,与他合力进攻郡城.”

  “你三爷爷还是进不去郡城吗?”卞文明皱眉道.

  “湘州郡守胡睿相当难缠,不许我们剿匪军踏入郡城一步.郡城内还有三千郡兵,竟是拿我们当敌人一般对待,三爷爷的人手不够,不敢轻举妄动,只要你这边发动起来向郡城攻击,人越多,那胡睿想必就会感到恐惧了,那时候必然会请三爷爷进城帮助防守.”

  卞文明打了一个哈哈:”那敢情好,放心吧,用不了几天,我就会带着数万大军轰轰烈烈的向郡城奔去,或许还不止这些,一路之上,还可以裹协更多的人.到时候保管将那胡睿吓得面无人色,请祖宗一样的请你三爷爷进城.”

  两人都是得意的大笑起来.

  数艘粮船之上的粮食在两千余人的忙碌之下,不过一个来时辰,便已经全都转运到了各色马车,牛车,独轮车之上,劲装汉子抱拳道:”九叔,那我就回去了.”

  “你回荆湖那边去吗?”卞文明问道.

  “是,等九叔这边与三爷爷一齐拿下了湘州,我还要从荆湖郡那边运来更多的粮食,江南这边现在这副模样,只要有足够的粮食,便可以让我们更轻松地掌控局势,现在曾琳卡我们的脖子,不过等我回去的时候,那家伙大概也挺尸了.荆湖郡城之中,可伫存有供十万大军两年食用的粮食,有了这些粮食,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一路上小心.”

  “三叔放心啦,侄儿当年改名换姓在宁知文的麾下从一介小兵干起,这水上的勾当,可也是学得差不离儿了.”劲装汉子轻松地道.

  “知道你小子聪明能干,以后咱们控制了江南和东部六郡之后,必然要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水师队伍,这是这片区域是必不可少的,你小子,前程远大呢!”卞文明笑道.

  “借三叔吉言!”劲装汉子笑着跃回到船上,大声下令道:”开船.”

  数艘粮船缓缓离开了码头,向着河中心驶去,而此时,卞文明也指挥着他庞大的运粮队伍转身向夜色深处走去.

  他当然不是要回卧虎山,作为他当山匪的盘踞之地,那里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在山下,他们另外藏身地点,那是当地的一户豪绅富户的大庄院.

  两千人的队伍拖着超过十万斤的粮食,肆无忌惮地点起火把,如同一条火龙在夜色之中缓缓前行.

  更远处,江上燕凝视着那片火光,冷笑道:”当真是百无忌讳,是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了吗?”

  他翻身上马,随着他的动作,身后二千骑兵齐唰地跃上马来.

  唰地一声抽出自己的双刀,江上燕写意地在空中挽了一个刀花,缓缓地摧动马匹,向前面行去,二千骑兵在他身后缓缓跟上.

  风雪掩盖了马蹄之声,他们在夜色之中向着前那边一片光亮之中毫不知情地卞文明部靠去.

  战马开始加速小跑,隆隆的蹄声终于不能再被风雪遮盖.

  “点火!”江上燕下令道.

  一支支早已准备好的淋上了油脂的火把在一片火石的碰撞声中轰然燃烧起来,两千骑兵,两千支火把,瞬间便将他们照亮.

  “出击!”江上燕高举双刀,大声厉吼道.

  “杀敌!”两千骑兵齐声大吼,一手举火把,一手举马刀,仅凭双腿控马,跟着江上燕向前冲了出去.

  蹄声如雷鸣般响起的时候,无数火把在夜空之中点亮出现在卞文明的视野之中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片区域里,除了自己,怎么可能还有一支成建制的军队?剿匪的朝廷军队是卞氏的,湘州的三千郡兵缩在郡城里,向来是不敢出城的,怎么可能有敌人出现?

  对面的火把映照着一面在风雪之中飘扬的大旗,偌大的江字刺痛了他的双眼.

  “是江上燕!”他不可思议的嘶吼起来,江上燕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不是早就离开东部六郡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湘州?

  “迎敌,迎敌.”他大吼道.

  但很可惜,他现在带领的这支人马,可不是他卞氏那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哪怕其中夹杂着不少的老兵充当这支军队的骨干,但当对面两千骑排山倒海搬的冲过来的时候,他的麾下,大部分在第一时间是吓傻了,少部分机灵的是撒丫子就跑.

  骑兵风驰电挚一般地冲进了一条长龙一般的运粮队伍当中,闪着寒光的马刀落下,一蓬蓬热血旋即喷洒出来,在风雪之中又马上被迅速冷却下来.

  卞文明只看了一眼,老于阵仗的他,就知道完蛋了.不再多说一句话,他拨转马头,向着码头方向逃去.一条长龙一般的运粮队伍,在有效地阻滞着对方的速度,他有足够的时间逃向码头.

  看到卞文明的举动,立时便有更多的人效仿他,丢掉了马车,独轮车,蜂涌转身向回逃.

  河面之上,还没有走多远的劲装汉子同样也惊呆了,看着那一片火光冲天之处骑兵矫若游龙的身影,目瞪口呆了半晌,他大声叫了起来,”回航,回去.”

  所幸的是他们刚刚离岸不久,船堪堪靠上码头的时候,卞文明刚好跃马赶到,甩鞍下马,一个箭步跃上船来.

  “九叔,怎么会这样?”劲装汉子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江上燕,是江上燕.”卞文明手在微微发抖,他想到的不仅是他这里遭到了袭击,而是卞帅的整个计划,只怕是出了大纰露,否则,江上燕便绝无可能出现在这里.

  更多的人攀上了船只,但江上燕的骑兵也近在眼前了.

  “开船,开船.”劲装汉子大吼道.

  数艘商船也只不过堪堪救回了数百名人手,便不得不离岸而去,而被丢弃在对岸的人,不是在绝望地抵抗,就是绝望地丢掉了兵器,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听天由命了.

  江上燕摧马走上了栈桥,冷冷地看着驶向河心的商船,嘴角上翘,露出嘲讽之色.

  “去对岸,我要去你三爷爷哪里,只怕要出大事了.”卞文明声音低沉,沮丧之极地道.

  对岸,杨致站了起来,靠在大树之上,笑咪咪地欣赏着对岸那冲天的火光,看着那几艘商船在急匆匆地接应了一批人之后,向着他们这边靠过来.

  “雷暴,通知大伙儿,要干活儿了.”

  “得令,头儿!”雷暴笑嘻嘻地提起了他那硕大的狼牙棍,回头看着身后道:”天武镖局的兄弟们,打起精神来,干活啦!”

  五百人在杨致的带领之下,悄没声的向着河边掩了过去.而此时,在远处的河道之上,十数艘小艇也无声无息的向着这边驶了过来.

  卞文明带着他残存的部下刚刚上岸,还没有走上几步,便看到对面黑压压的人群从风雪之中冲了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