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湘州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湘州郡守胡睿现在是一个头有两个头大,治下饥民暴乱,风起云涌,按下葫芦浮起瓢,治下每天送来的告急文书堆集如山,可他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郡兵只有这么一点,光是维持郡城的秩序便已经捉襟见肘,不敷使用了,哪里还能抽出人手去平乱,而下面各县的县兵,早就名存实亡,只怕大多数都成了那些暴民的主力了.便是他们,也在饿肚子呢.

  湘州有大片大片的桑林,有数不胜数的织房,仓库里堆着山一般的丝绸,可就是没有粮食.以前都是运出丝绸,运进粮食,丝绸贵,粮食便宜,这一进一出之间,便为湘州带来了巨额的利润,可到了今天他才发现,丝绸还真当不了饭吃啊.

  现在明人封锁,丝绸运不出去,便是拿着钱,也找不着地儿买粮食去.

  郡城之外倒有一支平乱军,但这支军队,不琢磨着去平息整个郡内的暴乱,反而整天要求着要进郡城来,这不得不让胡睿心生疑虑.坚决拒绝卞部入城.

  郡城之内如今还算是风平浪静,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三千郡兵也足以平息,他们要进城干什么但这支卞部就驻扎在城外,不断地向他索要钱粮,不给,却又担心这些人生乱,这些来自秦国的流军,谁能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城中粮食本已不足,还要支应这一样一支军队的花用,粮食可是去一斤就少一斤了.

  头痛之极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人施施然地走了进来,坐在了胡睿的对面.胡睿抬头看了一眼,苦笑道:”杨公子,你就不能敲敲门再进来吗每次都是在这样黑灯瞎火时节,不言声儿的就摸进来,这容易吓着我的.”

  杨致无声的笑了起来:”胡郡守的胆子大得很,这点小意思,便能吓着你”

  “能吓着”胡睿看着杨致,”不是因为您这样摸进来,而是因为您的身份啊您是杨首辅的孙子,又是明国的大将,还是明国皇子的干爹,这哪一个身份,都能吓着下官啊”

  杨致嘿地一声,手指把玩着小剑,看着胡睿:”胡郡守,还没有拿定主意,下定决心吗再拖下去,湘州可就没有一块安宁之地了,只怕这看起来平静的郡城,也要生出些事端来了.”

  “只要杨公子不下令,我想郡城之内,还是会很平静的.”胡睿微笑道:”郡城乱了,对杨公子也没有好处是不是杨公子所说的事情,胡某不是没有认真考虑啊,只是湘州距离大明未免也太远了一些,您瞧瞧,东部六郡我就不说了啊,单是城外便还有一支卞军驻扎着呢.”

  杨致点了点头,”胡郡守说得有道理啊”

  “我就说嘛,杨公子最是通情达理的.”胡睿脸现喜色,”杨首辅家学渊源,岂会不讲道理呢,我跟杨公子说得很清楚了,什么时候东部六郡归附了大明,那我胡睿二话不说,立即便换了这城头的大旗.”

  “好.”杨致笑咪咪地道:”今天我便先送郡守一件礼物吧.”

  “杨公子经常摸到我这里来,倒是从来没有带什么礼物来,惊吓倒是带了不少,这一次怎么忽然多礼起来了”胡睿有些狐疑地看着杨致.

  杨致古怪地一笑,拍了拍手,门外探进来一个狰狞的大脑袋,笑嘻嘻地将一个木匣子扔给了杨致,一把抓住箱子,杨致将他拍在胡睿面前的大案之上.

  “原来这一次,不仅杨公子来了,便连您的属下也来了,看来回头,我得把我这府里的亲兵再换一拨了.”胡睿苦笑.

  “再换多少也一样,拦不住我的,除非你用兵一个挨着一个的将你这郡守府塞满,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杨致笑吟吟地道.

  胡睿挑了挑嘴角,伸手打开了箱子,下一刻,他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怪叫一声.

  杨致带来的礼物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是两颗血淋淋的脑袋.

  “杨公子,你想干什么”胡睿大怒,伸手捡起掉在地上的帽子,用力地拍了拍上面的灰尘,重新套在头上.

  “给郡守送礼啊.这其中的一颗脑袋,是卧虎山那帮土匪的首领的脑袋,这可是湘州最大也是实力最强的一股土匪了,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是两年前吧,他们刚刚起势的时候,郡守在他们手上吃过亏.”杨致慢悠悠地道.

  胡睿走年端详着这颗血淋淋的脑袋,他一个文官,胆色倒也着实不错.

  “倒依稀能看出是这个匪首的模样.”胡睿转过头来看着杨致,狐疑地道:”卧虎山上几千土匪,我们都没有能力将他剿灭,卞部也不愿去攻山,杨公子孤身一人,是怎么干掉他的刺杀”

  杨致摇了摇头,”不是我杀了他,严格说来,是江上燕把他给干掉了.我前两天与江上燕合作,把他们剿了.”

  “江上燕将军到湘州来了”胡睿先是一喜,但接着脸色立马就变了,看着杨致,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你,江上燕,你们,你们……”

  杨致呵呵一笑,摊了摊手:”胡郡守,你现在明白了吧江上燕一万铁骑当然没有全来,不过嘛,他亲自带了两千骑兵已经进了湘郡,现在就在两河口.”

  胡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江上燕投靠了你们,那,那曾琳他”

  “这还用说吗”杨致轻描淡写地道:”胡郡守,现在卞无双啊,正在发兵攻打昆凌郡,打得天昏天暗呢,哦,我还刚刚收到消息,卞无双麾下一个叫什么卞文英的带了一票人去刺杀曾郡守,不过啊,被曾郡守杀得片甲不留.”

  胡睿喘着粗气坐了下来,盯着杨致,眼睛滴溜溜地转个不停,似乎在揣泽着杨致这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杨致眉毛一挑,指了指木匣子,淡淡地道:”这里头的两个人,一个是卧虎山的匪首,一个是卞无双麾下的水军统领,他们两个人嘛,都姓卞,郡守明白了吗我与江上燕联手干掉他们的时候,这位小卞正给老卞送了大批的粮草,郡守,如果我们不杀了他,过不了两天,这老卞便会用这批粮食招揽大批的饥民往你这郡城而来.”

  胡睿脸上微微变色.

  “我猜啊,到了那个时候,郡守一定会因为城内兵力不足而邀请城外的那支卞部进城协防的,哈哈,引狼入室,莫过于此,卞部一进城,这湘州郡城,可就要姓卞了罗”杨致幸灾乐祸地笑着.

  “他们都姓卞”胡睿指着匣子里的两颗脑袋,问道.

  “胡郡守,您觉得这样大的事情,我会骗你”杨致收敛起了笑容,正色道.

  “卞无双想干什么”

  “这还用说,当然是抢下东部六郡,再控制江南四郡,然后割居一方,称王作候啊到了那个时候,他背靠着齐国,与齐国眉来眼去,自然也不怕我们找到算帐了.”杨致道.

  胡睿叹了一口气,伸手摘下头上的帽子,重重地摔在了案上.

  “国破如此,夫复何言”

  “郡守,现在对我的提议可以考虑了吗”

  “你们想让我做什么”胡睿垂头丧气地问道.

  “很简单啊,现在我们首先要将城外的卞部干掉.”杨致道.

  “说得轻巧,那是几千能征惯战的军队,我这城里几千郡兵,拉出城去与他们打,转眼之间便会被他们吞得连毛都不会剩一根.”

  “您忘了江上燕”

  “江上燕真来了”胡睿问道.

  杨致有些恼了:”胡郡守,你以为我是在诈你吗”

  胡睿呵呵地干笑了几声.”说你的计划吧”

  “首先了,从明天开始啊,就会有很多的斥候啊什么的在郡城之下来转悠,然后呢,各样的谣言就会满天飞了,比方说什么大批的饥民正在向郡城涌来之类的.这个时候郡守自然就有些慌了手脚了,郡守一害怕呢,当然就会去请城外的卞无心进城来商议防守事宜,当然,只请卞无心进城,他的部下嘛,自然还是要在外头等一等的.”

  “诱杀卞无心”

  “就是这个道理”杨致呵呵笑道:”拿下卞无心的同时,江上燕的骑兵也会适时到达,城内嘛,杨致也还有些人手,也可出城与江上燕联合作战.这卞无心的部下的确是不错的一支军队,前秦军的战斗力,什么时候也不能小瞧是不是不过没了主将,他们能蹦哒几下”

  胡睿点了点头.”以后呢”

  “以后自然一切照旧,您仍然当您的湘州郡守,不过嘛,粮食就能进入湘州了,您这里堆集如山的丝绸,也可以出去了.”杨致笑咪咪地道:”再往后到了合适的时候,您跟着其它人一起宣布易帜归顺大明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我可就算是与卞无双彻底翻脸了,江南可还有卞部驻军,而且要是卞无双在东部六郡打赢了占了荆湖,我可就真只有死路一条了.”胡睿瞅着杨致道.

  “您觉得这有可能吗”杨致笑道.

  “可能性是不大.不过杨公子,你得告诉我,你在这湘州郡城之中,到底有多少人”

  杨致咧开嘴露出了一嘴白森森的牙齿:”不多,不多,全副武装的大兵也不过只有千来人而已.”

  胡睿捧着脑袋,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