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试探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个明国官员带着二十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颤颤巍巍地从角门处进到了昆凌郡城之中,城上的卞部官兵的眼光尽数落在这些人的身上,根本没有看向城外,因为城外并没有一兵一卒,离这里最近的明军也有好几里远呢.

  这些人来自他们的家乡,有些军官甚至认得这些老人中的某一位,因为这些老人本身的身份就不一般,在军属当中,属于那种德高忘重的人物,平素军属之中出现了什么矛盾,他们便可一言而决之,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曾是军人.

  从城门到郡守府,士兵们持矛林立,眼珠子随着这些老人的移动而移动着,有的嘴唇微微蠕动,却又只能强忍着.

  毫无疑问,这些老人们带来了他们的家人在家乡的消息.

  父母是否健在?

  妻儿是否安好?

  能吃饱吗?

  能穿暖吗?

  每个人似乎都有无数句话想问,但想问得太多了,反而不知从哪里问起,只化成了身体之上的微微颤抖,化成了双目通红,蓄满泪水.

  离家数年,家乡已经成了一种最遥远却又最似乎近在眼前的念想.

  终于跨进了郡守府,与城头之上,街道之上的士卒不同,这里的士卒仍然保持着肃然的军纪,目不斜视,扶刀而立,杀气凛然.

  卞无双高踞大堂之上,显然是梳洗打扮了一番,除了眼睛有些浮肿之外,整个人看起来仍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卞大将军.

  一走进大堂,带头的老人只是看了卞无双一眼,已是大哭着跪倒在地上,在他的身后,其余的老头也都是卟嗵卟嗵的跪倒在地上,呜咽着.

  “都起来吧,你们都是我麾下有功之臣,千里到此,想必也很辛苦了.”卞无双终于也有些动容,站了起来,双手虚扶了一下.”我还记得你,你叫贺贯是不是,当年做过我的亲兵.”

  为首的老头愈发地号淘起来.

  “大将军,小老儿跟着您征战了二十年,小老儿的大儿子跟着您去了落英山脉,战死在了那里,二儿子又跟着您到了荆湖,战死在与齐人的战场之上,如今小老儿的小儿子尚在您的军中,小老儿请大将军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回家吧?”叫做贺贯的老者大哭道:”小老儿只剩这么一个儿子了.”

  卞无双本来带还着一丝丝微笑的脸庞渐渐地沉了下来,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神色,综错复杂的情绪在这一刻笼罩住了他.

  “你的小儿子叫什么名字?”

  “大将军,他叫贺寿.他的大哥叫贺富,二哥叫贺禄.”

  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卞文忠,卞文忠此刻满是恼怒的神色,正狠狠地看着这个叫贺贯的老者.看到父亲的眼光转过来,他微微欠身道:”贺寿现在是大将军亲卫军中的一名校尉.”

  “去叫他过来.”卞无双淡淡地道.

  “大将军!”卞文忠没有动弹.贺寿的身份非同一般,他是卞无双的嫡系卫队之中的一名中级军官,如果卞无双真遂了这个该死的老头的愿望,那只怕整个卫队的士气也会受到影响,要知道现在卞无双的嫡系卫队正担负着极其重要的职责.

  “去!”卞无双喝道.

  卞文忠无奈地躬身道:”是.”转身急步而去.

  “多谢大将军,多谢大将军!”贺贯连连叩头,喜极而泣.

  “诸位都起来吧,你们跟着我卞某人这么多年,卞某怎么会亏待你们呢?哪怕卞某现在快要山穷水尽了,也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来人啊,请这些客人们去后堂歇着,等会儿我要摆酒与这些老部下们一醉方休.”卞无双站了起来,道:”诸位放心,不管大家有什么要求,卞某人都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一群老头儿千恩万谢地随着卫兵走向了后堂.

  大堂之中便只剩下了那个陪同老头儿们进来的大明官员,此刻他正抱着膀子,站在一边满脸笑容地看着卞无双与老头们的对话,一副看戏不怕台高的架式.

  “你叫什么名字?”卞无双坐了下来,冷冷地道.

  “下官王琼,现在大明大将军杨致帐下任录事参军.”来人微微欠身,微笑着道.

  卞无双点了点头,”好了,你将这些人已经送到了,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

  王琼倒没有想到卞无双这么快就下了逐客令,当下抬起头来,道:”卞将军,再下受杨大将军委托,是要与大将军就眼下的局势作一番探讨的.大将军是聪慧之极的人,当知道你部已经没有了任何机会,大将军一旦下令攻城,只怕贵军绝大部分要作鸟兽散,到时候大将军面上需不好看……”

  “够了!”卞无双重重地一拍桌子,冷然道:”想与我探讨当前局势,也该是杨致亲来,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站在我的面前与我说什么探讨当前局势?”

  王琼脸色一阵青紫,亦是勃然大怒:”大将军,需知下山猛虎被狗欺,落毛凤凰不如鸡,今日你还是堂堂大将军,只怕用不了几天,区区一狱卒便可随意欺凌于你,那时即便你想见我一面,也是千难万难了.”

  卞无双仰天大笑:”倒还真没有见过说自己是狗的人,你大可放心,卞某这头猛虎即便下了山,也不是你这只狗能够欺负的.来人呐,将这只狗给我叉出去.”

  王琼一时嘴快,说错了话,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一言不发,转身便向外走.

  “回去告诉杨致,要么他来,要么曾琳来,其它人,有多远滚多远.”身后,传来了卞无双快活的大笑之声.

  怒气冲冲地王琼回到杨致的大帐,仍然余怒未消,但却又不好跟杨致说起自己口误的事情,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看着自己的录事参军坐在哪里气得浑身发抖,杨致大笑着安慰道:”参军不必气恼,那卞无双都到这一地步了,还要讲排场看人下菜,也好,我便去与他谈一谈,不过今天不行,咱们明天去见他,不过在见他之前呢,却让我给他一个下马威.”

  “多谢大将军为末将出气!”王琼感激地道.

  杨致一笑,看向一边的关宁:”关将军,黄刚黄强那边怎么样了?”

  “黄一山已经回来了,说他的儿子随时等候大将军的召唤.”关宁兴奋地站了起来:”大将军,只要您一声令下,末将便能自西角门进城.”

  “不不不,我们不打.不过呢,你让黄一山去通知他的两个儿子,他们可以带着他们的部下出城投奔我们了.”

  “就这样?”关宁瞪大了眼睛.

  “就这样!”

  “大将军,我不明白这有什么作用?倒还不如留他们在城中,到时候我们进攻昆凌郡的时候,还可以作内应呢!”关宁不解地道:”这让他们跑出来,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了.”

  “谁说没有作用,气气卞无双,替咱们参军解解气.”杨致大笑道.

  “不不不!”王琼大惊之下站了起来,连连拱手道:”大将军,千万以国事为重,万不可以末将受的这点委屈便坏了大事,末将忍得,忍得.”

  “你还真当我是为了你出气啊!”杨致笑得脸上的那条伤疤一阵子乱抖,屋子里江上燕,乌林等人也是一阵狂笑.”王参军,现在没那么气了吧?昆凌郡,注定是不能硬打的,卞无双啊,算准了我们不愿让昆凌郡城与他玉石俱焚,所以这场战事,终究只能是以谈判来解决.”

  “如果那卞无双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呢,比如放他们全军离开?”关宁摇头道:”这家伙可真无耻.”

  “那就没得谈了.”杨致面容森然,”我们不愿死人,可也不怕死人.真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也就怪不得我们了.就算昆凌郡城被烧成白地,我们也会动手的.想来东部六郡的百姓,也不会因此而怪罪我们,只会仇恨卞无双吧卞无双肯定会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他啊,一定会开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条件来.这也是他最后的一点权力了.他当然不会放弃,一定会牢牢地把握住的.”

  “那他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来?”

  “这个,我也真是很期待呢!”杨致嗬嗬一笑,”明天,我就去与他谈谈.今夜,先让他夜半惊魂.”

  是夜,卞无双用一顿酒宴好好地招待了那些远道而来的白发老叟,以卞无双的见识谈吐,轻而易举地就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了往日的辉煌和回忆之中,一顿酒宴下来,二十个老叟倒下了十对,而卞无双也准备安心地睡一觉了.

  现在,他踏实了,终于确定明人当真是不敢拿这城里的十余万人的性命来赌博,只能与他谈判了.他终于又于不可能之中觅得了一线生机,虽然不是他的,但他已经很满足了.

  愿赌服输,他已经输了,但他却还可以留下种子.这就足够了.

  他睡得很香,在梦中,他看到他的儿子卞文忠到了齐国,叱咤风云,带着千军万马杀到了大明越京城,重新建立起了卞氏家族,卞氏子孙再次在这片大陆之上傲啸天下,开枝散叶.

  直到一阵砰砰砰的急迫的敲门声将他惊醒,他才从梦中恋恋不舍地醒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