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一念天堂一念天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师兄弟二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好半晌,宿迁才道:“听说后来剪刀去了越京城,一把火将自己烧死了你们的面前?”

  小猫叹了一口气:“人都没了,有再多的怨恨又还有什么用?现在想想,那也是一个可怜人,在忠义与孝悌之间挣扎身不由己的一个人。”

  宿迁点了点头:“的确是一个可怜人,那几年在安阳,这个人虽然活着,但心却早已经死了。师弟,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你都快四十了,该成家了,过去的,铭刻在心里就好,活着的人总是还要过日子的,你一直这个样子,想必红儿也不会快活吧!”

  “会的,会的。”小猫声音低沉道:“但总要等到我们打下了上京城以后再说,这个仇不报,我心难安。剪刀虽然死了,但始作俑者,却还活着。”

  “大楚皇帝陛下是你们皇后的嫡血哥哥!”宿迁提醒道。

  “他活不了!”小猫咬着牙道。“无论于公于私,他都活不了。你以为我们的皇帝陛下就忘了当年一千五百多敢死营兄弟是怎么死的吗?你以为我们忘了数万西军兄弟是怎样覆灭在落英山脉之中的吗?不,我们永不会忘的。”

  “什么时候打?”

  “快了,现在我们正着手解决昆凌郡的问题,卞无双已经愿意投降了,前提条件是放他的儿子等人去齐国,他拿着昆凌郡城十余万百姓要胁我们,杨致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就在这两天吧,昆凌郡的问题就会彻底解决,然后便是整合东部六郡与江南四郡,最迟到三月,皇帝陛下就会南下了。”小猫振奋心情,对宿迁道:“师兄,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没有打扰过你,但相信你心中也早已经有所选择,对吗?”

  宿迁眯起了眼睛,“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

  “当然。”小猫笑道:“这些年来,我们对你可是一直很关注的。”

  宿迁笑了笑:“左大帅死了,程大帅也死了,他们都死得甚是不值,大楚到了这样的地步,早就人心离散了,我自然也不例外。说吧,要我干什么?”

  “大军抵达津州之日,师兄你改旗易帜。迎我大明皇帝入津州。”小猫道。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宿迁爽快地道。

  “张闯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小猫问道。

  “这个贪官污吏一头扎在钱眼子里头,好好的津州被他弄得乌烟彰气,此人如果不是姓张,不是与后族有着一点儿转弯抹角的关系,能当得上郡守?津州五千郡兵,从我到了津州之后,便将他们完全打散发到了各个府县维持治安,郡城之中不过千余人而已,早在我们的严密监控之下,他们的统兵将领老早就向我输诚了。”宿迁微笑着道。

  “那就好。”小猫连连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叠东西,放在桌上推到了宿迁的面前:“师兄,这些人,你可以放心使用。”

  宿迁有些疑惑地拿起桌上的卷宗,翻了翻,脸色就变得很难看起来:“这些都是我军中的一些骨干将领,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老早就策反了他们?”

  小猫摇了摇头:“你忘了,你麾下的军队,当年都是剪刀训练出来的了?”

  “是剪刀?”宿迁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

  “这是他死之前,最后送给皇帝陛下的礼物。在他训练这些士卒的时候,便在其中挑选了一些精明能干之人,将他们培养成了对我们效忠的人,说实话,当我们拿到这些东时候,也很惊讶,因为没有人想到剪刀会这么做。后来我们慢慢地与这些人谨慎接触,终于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但这些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动用过他们。”小猫缓缓地道。“其实不光是你的军队之中,便是现在关宏宇的军中,也有不少这样的人,剪刀还是很有眼光的,他当年挑选的人,除了不幸战死的,基本上都成为了军中的骨干力量。”

  宿迁翻看着面前的卷宗,脸色难看之余,又不禁感叹:“那个成日半死不活地坐在椅子之上被人抬来抬去的家伙,居然不声不响地便做出了这样大的一件事情,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其实我们送给你的可不止这样一件礼物啊!”小猫耸了耸肩,“你可能还不知道吧,闵若英准备替换你了,来的人是火凤军副统领文福益,传旨太监怀里揣了两份圣旨,一份是封你为候,调你回京去火凤军中任职,一份是将你就地斩杀。文福益轻车简从,准备打你一个措手不及呢!”

  宿迁楞了一下,接着又笑了起来,不过笑容显得有些狰狞,“他们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当真以为文福益揣着两份圣旨便能将军队从我手中夺走?”

  “我们已经将他做了。”小猫笑咪咪地道。“他们还没有进入津州境内,就碰上了盗匪,被谋财害命,暴尸荒野,着实可怜。”

  宿迁瞪大了眼睛,“谁会相信堂堂的火凤军副统领是死于盗匪之手?大明在内卫有眼线,而且这个人的级别还相当高,不然不会知道如此绝密的消息。”

  小猫不置可否:“相不相信一点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别来给你添麻烦就成了。”

  “我这里既然有文福益来,想必徐州那边也会有人去吧?”

  “去徐州的是兵部尚书贾政道,不过这个时候,大概也去阎罗殿里与文福益两人相顾垂泪吧?”小猫嗬嗬笑道:“如果他们大张旗鼓,大队军队护送,堂堂正正的来,我们还真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可既然他们选择了隐秘的做此事,不敢张扬,那我们当然就好下手了。”

  宿迁点了点头,“津州,徐州,上京城的两大门户,这两扇大门一打开,大明便可直趋上京城,一战而定天下了。”

  “正是如此,我们不想在楚国身上花费太长的时间,因为最大的敌人,正在从废墟之上准备爬起来了,曹云是一个值得我们重视的敌人。”小猫道。

  “齐国政局之变化,当真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遐接。”宿迁摇头道。“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各显神通,人心呐,当真是深不可测。”

  “趁着他们现在忙着处理国内之乱局,根本无法腾出手来干涉我们对楚国的征伐,我们要迅速完成占领楚国和整合楚地,占领容易,以后的整合反而要更加麻烦,更耗时间,秦地入我大明已经有时日了,但时至今日,很多事情仍然是一团乱麻,战争可以快刀斩乱麻,民生,却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步步为营。”

  “归顺大明之后,你们准备怎么安置我?”宿迁问道。

  “师兄还用担心这个吗?”小猫笑了起来:“整合大楚之后,我们将会在大楚组建一个进攻集团来准备对齐的战事,估计到时候应当是以杨致为帅,周济云副之,师兄你自然会在这支大军之中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

  小猫与宿迁,正可谓是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对于津州的归属问题,两人三言两语便已决之,公事差不多说完的时候,房门也适时地被敲响了,彭琰亲自端着酒菜,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就在小猫与宿迁二人对坐而饮的时候,在徐州边境一家客栈之内,贾政道与一名传旨太监,十数名护卫人员,已经在睡梦之中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寒冷的春夜之中,一具具尸体被悄无声息的从客栈内抬出来,装上一辆辆马车,迅即地离开了这里,驶向了黑暗之中。

  这些人便就此消失了,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好像他们从来都没有这一趟徐州之行。

  王凌波很是不满地看着对面的谢秋,“我堂堂一名太医,大明医学院的教授,雍郡医学院的院长,居然被你弄来搞这些杀人的勾当,你知不知道,我是救人的,不是杀人的,仅此一次,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便也让你尝尝三个月下不来床的滋味。就是那种脑子清楚得很,但眨眨眼睛都费劲的病。”

  谢秋听得毛骨悚然,别看他在鹰巢之中位置挺高的,但在眼前这位面前,还真拿不起架子来,这王凌波不管是自身的背景,还是自身的实力,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再说了,像王凌波这样的神医传人,谁不想巴结着呢?

  “王太医,仅此一次,绝对不会有下一次,这不是因为贾政道身边有高手护卫,急切之间,下官我又找不着足够的人手,再者上头又要求不动声色秘密行动,我实在是没辙了,这才求到您这儿来吗?说起来,您可真是厉害,我看您配药的时候,不过就是一些寻常的草药,怎么一经您说,这些治病的东西,就成了要命的东西呢?我是大开眼界了,回头下官一定要建议田统领要培训一些这方面的人才。”

  “医学一道,岂是你能明白的,杀人救人,不过就在一念之间而已,这就是所谓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王凌波被谢秋一捧,不由得又轻飘飘起来,虽然本事高,背景厚,毕竟年轻,在谢秋这种人面前,玩心眼儿那就远远不是对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