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劝说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卞文康半躺在床上,背靠着冰冷的石壁,仰着头双眼无神地看着从那个不过婴儿脑袋大的窗口里透进来的阳光.

  他被卞文豪扣下之后,因为一直试图逃跑,终于被卞文豪关到了郡城的大牢里的这间特殊牢房.当然,卞文豪还是将这里专门地收拾了一下,厚厚的被褥,桌椅板凳,书藉应有尽有,每日的饮食也都是可着最好的供应,但就是不放他离去.

  起初卞文康还每天咒骂,但时间一长,他发现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在这个牢房里,就算他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听到,除了一日三餐的送饭者之外,也就是卞文豪隔三岔五地会来瞧瞧他,陪他说会儿话.

  人终究是一种群居性的动物,是有社会属性的,被关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时日一长,卞文康终于感受到了无边的寂寞,到得后来,每日前来送餐的狱卒也成了他盼望的对象,而每一次卞文豪的到来,更是成为了他唯一能够说得上话的人.

  经过了这样的一段日子之后,在他眼中无比可恶的卞文豪,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收回了目光的卞文康在心里默默地算了算时日,已经整整七天卞文豪没有来了,一般情况下,他五天都会来一次,看起来外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他无遐分身.

  在东部六郡的大将军和卞氏军队,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每每想起这个问题,卞文康心中都会涌起无限的不安,卞文豪并没有与他说太多,但每一次的只言片语,都透露出大将军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绝路.

  这又让他感到绝望.

  牢门吱呀一声响了起来,卞文康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在这样一个无边寂廖的环境之中,别说是牢门响了,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让他察觉.还不到送饭的时候,来的应当是卞文豪了.

  脚步之声响起,卞文康掀掉身上的被褥从床上下来,他一听就知道是卞文豪,狱座的声音比这要重得多.

  片刻之后,出现在他面前的,果然是他的三哥卞文豪.

  看到卞文豪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额头之上还整着一根白色的带子,腰里系着一根麻绳,卞文康顿时呆在了哪里.麻木地看着卞文豪打开了牢门,走了进来,伸手将一个包袱扔到了桌子上.

  “这是孝服,换上吧,昆凌郡刚刚传来消息,族长,已经去了.”卞文豪淡淡地道,脸上浮现着淡淡的忧伤.

  卞文康死死地盯着对方,突然起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卞文豪的衣领,嘶声吼道:”老三,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大将军怎么会败,又怎么会死?你是罪魁祸首,你有什么资格穿这一身孝服,大将军不会原谅你,卞氏一族也绝不会原谅你的,脱下来,你给我脱下来.”

  他死命地撕扯着卞文豪身上的孝服.

  卞文豪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重重地推倒在床上,冷声道:”你告诉我,我带着几十万军属,怎么从安阳一路跑到东部六郡去,抛下这些军属不管,带着这一万大军去吗?这一万大军愿不愿意抛下他们的家人跟着我走?你知道东部六郡是怎么一回事吗?你知道大将军他是怎么败亡的吗?我告诉你,就算我去了,也只不过是给别人的功劳薄上再添一笔功劳罢了.”

  “你胡说!”卞文康带着哭音道.

  “老五,你知不知道,大将军要干什么,明国很早就知道,而且有了针对性的布署,你知不知道,曾琳早就投靠了明人,江上燕也早就投靠了明人,你知不知道周济云也向明人输诚了?你知不知道,宁知文早就在江南水道之下布下了无数的钉子,你知不知道明国大将军杨致在江南悄悄地聚集了多少人马?大将军不起事便罢,一起事,立时便陷入到了四面八方的包围当中.”卞文豪怒声道:”大将军走错了道,是他害了卞氏一族,而不是我.如果说我真做了什么,我也不过是这股不可逆转的潮流之中的一朵水花罢了.”

  卞文康捂脸号淘大哭起来,”他们都死了吗?一个都没有剩吗?”

  “不.”卞文豪摇头道:”只是死了大将军一个人.大将军最后坐困危城之中时,与明国大将军杨致进行了谈判,大将军愿意将昆凌郡城交出来,所有的军队都解除武装,而条件便是明人放文忠,文富他们离去.所以,卞氏嫡系子弟在文忠,文富的带领之下,分成两批,去了齐国.最后,族长自刎在了昆凌郡城头.数万大军放下了武器.”

  卞文康呜咽着看着卞文豪:”三哥,求你放了我吧,让我也去齐国.”

  卞文豪叹了一口气,拉着卞文康的手坐到了桌边:”五弟,我今天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的,等我说完了,你如果还要去齐国,那也由得你去,我不拦你.”

  “你说!”卞文康道.

  “大明马上就要进攻楚国了,东部五郡,江南四郡,,新宁,安阳,泉州,都已经投奔了明国,仗还没有开打,楚国已经没了一半儿,接下来,徐州也要向明人投降了,安阳郡守朱义已经去了徐州劝降关宏宇,所以这一仗,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悬念了,大明会很快打到上京城,灭亡楚国.以后的岁月之中,将是明齐两国争霸天下的格局.”

  “齐国比明国要强.”卞文康咬牙道.

  卞文豪冷笑:”齐国发生了内乱,齐帝曹天成被世家豪门刺杀,国内乱成一团,现在登上皇位的是此前的亲王曹云.”

  “怎么会这样?”卞文良听得目瞪口呆.

  “一个是日穷途暮,一个却是朝阳初起,文豪,你还没有见识过明国的风景,可是我见过了,所以,三哥我看好未来将获得最终胜利的会是明国,所以,我坚定不移地留在明国.我也希望你也能留下来帮我,你也知道,现在我在大明,就是孤家寡人一个,需要帮手,你有能力,能成为我最好的帮手.”

  卞文康怔忡不语.

  “文忠他们去了齐国,不知道他们会在哪边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老五,齐国已经有了我们卞氏的人了,我们需要在大明也有一支扎下根来,将来两国相争,我们固然要同族相残,但不管是明国获得胜利还是齐人笑到最后,我们卞氏一族都不会消亡,都会有一支留下来传承香火,祭祀先祖,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你明白我说得话吗?”

  “明国不是已经有你了吗?”卞文康喃喃地道.

  “我势单力孤,而且是一员武将,征战沙场之时,像我这样的人,得有冲锋在前的自觉,所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完蛋了,你如果愿意留下来,我会想办法给你谋一个治理地方的文官职位,这样你不会上战场.前几天雍都郡守钟镇大人到了安阳,我以前便认识他,与他说起这件事,他答应给你在雍郡下面安排一个县令的职位,只要你答应,走出这间牢房,便可以去上任了.”

  卞文康沉默了下来.

  卞无双死了,让氏大军烟消云散,卞文忠他们去了齐国,也只是寄人篱下,反倒是卞文豪手中还握有一万精兵,他说得有道理,卞氏想要重新崛起,需要极长的时间,而且不能将赌注押在一方,明国这些年创造了无数的奇迹,也许他们会接着创造奇迹.

  自己和卞文康留在明国,文忠他们在齐国,不管怎么样,到时候都不会被一股脑儿的给灭了.

  卞文豪看着卞文康仍在犹豫,站了起来,道:”你好好想想,过几天我再来看你,你再给我回复吧,现在大明军队正在向安阳调动,我很忙,不能在这里久留.”

  站起身来,走到牢门口,身后突然传来了卞文康的声音:”三哥,我留下来,你带我出去吧!”

  卞文豪满脸喜色的转过身来,看着正在换上孝服的卞文康,道:”五弟,有一件事我要告诫你,真要做了大明的官,就要兢兢业业的努力为大明尽忠,做事,这样才能获得信任,如果你还是三心二意,不能事事为大明着想,那你还是去大齐的好,因为你在这里,也做不成什么事.”

  “放心吧,三哥,我既然答应了,以后当然会为大明努力尽忠的.”卞文康点了点头,擦去眼角的泪水,”你说得对,卞氏已经没落了,以后需要我们这些人来努力,好让卞氏重现往日的荣光.”

  “好,我现在就带你出去,钟大人还在安阳,你去见过了他,然后就跟着他回雍郡去,大明将会有一支大军从安阳出发向上京迫近,雍郡至安阳,都会成为这支大军的大后方,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走出深深的大牢,灿烂的阳光让卞文康有些眩昏,他用手遮出刺目的阳光,看向这个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安阳郡城.

  大街之上来来去去的,更多的是军队.一队队的士兵秩序井然地自街道之上走过,有的顶盔带甲手持武器,有的却是空手.

  持武器的来去匆匆,空手的却是兴致盎然地边走边看边说笑,他甚至还看到这样的一队士兵走进了一家小吃店,一个个笔直地坐在桌边,带队的那人,则开始点菜,看起来小吃店的老板并不怕这些士兵吃白食,笑嘻嘻地上前支应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