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绝地反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卞无双不战而退,城头之上的曾琳倒是松了一大口气.他倒不是怕被卞无双攻破了城池,事实之上,如果卞无双真要攻城的话,那么凭着城外的江上燕的骑兵和城内的守军,顶住一段时间毫无问题,而是两河口的驻军以及杨致在江南的军队则可以在数天之内沿河而下,再加上自泉州而来的明军,将对卞无双在荆湖城下形成包围,到了那时,卞部除了死路一条,根本没有别的路可走.

  曾琳真得不想看到这些昔日曾经一齐并肩抗击过齐军,一起并肩作战了数年的人死在荆湖城下,不管是卞部的人,还是城内他的部下.

  卞无双退走,对于曾琳来说,是最好的事情.卞部退回万州,便代表着卞无双已经认输了,等到明军援军抵达,万州就会被数面包围,最终,除了投降,他们其实并没有别的路可走.

  这是最好的结局,卞部无数战士不用战死,虽然卞无双以及其它一些卞氏子弟注定不会有太好的下场,但到时候自己给他们说说情,留一条命还是应当可以的.

  虽然卞无双曾经派人暗杀过他,但对于曾琳来说,这倒也算不上什么私仇,站在卞无双的立场之上,他这么做,其实也没错.

  一骑飞奔而来.

  “郡守,江将军率部一直在后面尾随着卞部,他们的确没有什么阴谋诡计,而是真的在向万州撤退,不过撤退途中,他们抢掠了所过之处百姓们的所有东西,粮食,衣物,啥都没有放过.”

  “什么?”曾琳不由大怒,刚刚对卞无双的那一点恻隐之心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混帐东西,如此荼毒百姓,不当人子.江将军不何不阻拦?”

  “郡守,卞文忠率卞部骑兵断后,江将军兵力不足,无法对其发动攻击,倒还要时时担心对方设下圈套反攻,所以,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祸害百姓了.”信使无奈地道.

  曾琳愤恨地捶着城墙,”百姓伤害可重?”

  信使摇头道:”那倒不曾,卞部只抢财物,未伤人命.”

  “总算还有几分良心,还没忘了这些年来,是这些百姓养活了他们.来人,传我命令,郡守府马上全体动员起来,准备物资,赈灾百姓.”

  天色渐暗,江上燕停留在河的这头,另一边,卞文忠率部与他对峙,河上唯一的石桥,此刻已经变成了两截,被卞文忠破坏了.

  “江将军,百里相送,终有一别,就到此为止吧.”卞文忠放声大笑,冲着对岸的江上燕喊道.

  “卞文忠,你们已经是釜底游魂了,就算今日跑脱了,又能撑多久?最终还不是败亡一途,何不就此放下武器,念在你卞部与我多年一齐抗击齐军的份上,江某定然会在大明陛下面前为你说情,不会让你没了下场.如何?”江上燕沉声道.

  听到江上燕的话,卞文忠嗬嗬一笑:”不会没了下场?是去牢底坐穿,还是会故作大方让我们去越京城枯守孤院,就像那宁则枫一样被养成几头大大的肥猪?我卞文忠是什么样的人,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亡,江上燕,多谢了你的好意了,我会在万州等着你的.”

  江上燕无声的叹了口气,看着卞文忠策马转身而去,卞部骑兵跟着他溅起一路滚滚雪尘,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可惜了这些好汉,为了你卞氏一族的野心而最终会枉死于刀兵之下.”

  “江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返回荆州城吗?”一员偏将策马上前问道.

  “就地扎营,派出斥候过河,确认他们已经返回万州.”江上燕道.

  “遵命!”

  卞文忠率领断后的骑兵追上大部队的时候,主力已经扎下了营盘,这几年荆湖在曾琳的治理之下,民生一直在稳步恢复,这一路之上的大肆抢掠,倒也让他们收获颇丰,大营之内粮草堆集如山,虽然对一支数万人的大军来说,这也顶不了多长时间,但看到这些粮食,仍然让低落的士气得到了些许的恢复.

  这些士卒其实以前在秦国的时候,一直都过着苦巴巴的日子,倒是进了楚国,到了荆湖,才算有了稳定的补充,现在这个架式,倒似乎是又回到了从前.

  “父亲.”走进大帐,卞文忠向卞无双行了一礼,”儿子回来了.”

  “江上燕退走了?”

  “断后的斥候说,他并没有退走,就地驻扎了,说不定明天还会过河盯着我们.要不要我们设一个圈套,杀他一个回马桥,现在他们大占上风,说不定会轻敌大意.”

  “江上燕这小子,鬼着啦!不要做这些无用功.”卞无双笑了笑道.

  卞文忠看着父亲,心中有些奇怪,下令撤军之时,父亲一脸的颓废,这才过了多久,怎么看起来就又荣光焕发了起来,这恢复的时间未免也太快了一些.看起来父亲的养气功夫,自己真还没有学到家.

  “父亲,你气色很好!”卞文忠笑道.

  “怎么,你认为我真得因为受到这样的打击,就一蹶不振,甘愿认输了吗?”卞无双笑道.”有些东西,自然是做给别人看的.”

  卞文忠眼睛一亮,”父亲,这么说来,你又有了妙计了?”

  卞无双笑了笑:”这一路之上的所作所为,我要的是给曾琳他们看到,想到,我卞无双认输了,准备退回到万州去苟颜残喘,我没有这么说,但他们一定会是这么想的.这就够了.”

  “可是父亲,我们怎么摆脱眼前的困局呢?”卞文忠捧着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解决现在的危机,一脸迷茫地看着似乎胸有成竹的父亲.

  “文忠,你说说,昆凌郡的周济云现在在干什么?”卞无双问道.

  “这还用问吗?我们已经撤退了,而且父亲也下令文富也马上撤向万州,昆凌郡最大的危机已经过去,周济云腾出手来了,他当然会向齐人发动反击.”

  “你觉得他是向沧州方向反攻还是会向潞州方向反攻?”

  “按照常理,沧州解宝的实力,委实要比潞州弱上了许多,打沧州,也更符合明人的利益,但是儿子猜,周济云一定会向潞州进军,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如果他手脚够快的话,也许现在已经在小石城与关宁所部汇合,向潞州发起反攻了.”

  “那你认为,潞州方面的齐军是对手吗?”

  “很对打得过周济云,周部现在不用在同方驻扎军队了,沧州解宝只怕又会被吓得缩回去,周济云能抽调出最多三万人马,再加上小石城所部,他能集结出四万人,以周济云的能耐,只怕能打到潞州去也说不定.”

  “有些长进了!”卞无双欣慰地拍了拍卞文忠的肩膀,”军事不过是政治的延续,是政治的最后的手段,齐国国内豪门世家与皇帝的对决马上就要开始,这个时候,不管周济云看不看好国内豪族,作为世家豪族的一份子,他一定会做出自己的努力的.”

  “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卞文忠奇怪地问道.

  “文忠啊,江南四郡我们拿不到了,东部六郡我们也呆不长了,但我们并不是一片黑暗,也许,我们能拿到昆凌郡.”卞无双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这,怎么可能?”卞文忠目瞪口呆,早先兵强马壮,几路人马围攻的时候,都没有拿到的东西,现在大败亏输之下,怎么可能就拿到了?

  “你忘了当初罗良是自么败亡的吗?”卞无双微笑起来.

  卞文忠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怎么可能有忘记?当初卞部在同方猛攻敌人,而罗良带着罗虎罗豹等精锐自万州与涂州交界的山区中的一条隐秘小道突袭昆凌郡,结果行军路线事先被卞无双透露给了周济云,结果全军覆灭.

  “这条小道,只怕周济云也不会忘记,一定会派兵驻守的.”他结结巴巴地道.

  “当然会派兵驻守,不过不会有太多的兵力了,在他的心中,我们现在应当在荆湖郡正与曾琳打得死去活来呢,消息不会传得那么快.也许,当我带着的大军突入到昆凌郡的时候,他已经率领所有军队快要打到潞州了.我要去抄了他的老巢.”

  “时间,时间!”卞文忠眼前一亮,喃喃地道.

  “对,时间!”卞无双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会带一万最精锐的老军去执行这一次的突袭击划,而你,仍然带骑兵断后,阻隔江上燕的侦察,其余的部队,还要继续四处抢掠,搜集物资,等我抵达昆凌郡,展开对那里的进攻之后,你再率主力押运所有的物资,退往昆凌郡.”

  “父亲,我去!”卞文忠霍地站了起来.

  “不,这是我们的最后一线生机,你去,我不放心.”卞无双断然道.”如果这一仗,我们又失败了,那我们才真的无路可走了.”

  “父亲,要不要知会一下齐人,让他们配合一下,把周济云往潞州方向引得深一点.”

  “不行,周济云何许人也?潞州方面的齐人要是刻意这样做,只怕就会给他瞧出问题,继而联想到我们会做什么,所以这一次,除了你我,谁都不会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对外,你就宣称我病倒了,而那消失的一万军队,我已经提前将他分成几支遗散出去抢劫了,我会去他们的集结地点那里与他们汇合.”

  “父亲,如果您病倒的消息传出去,军心只怕不稳.”

  “你是我的儿子,如果连稳定军心也做不到,那就太让我失望了.”卞无双笑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