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百善孝为先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风走进议事堂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屋内,以权云为首的重臣齐唰唰地站了起来.

  “陛下,请节哀!”权云躬身道.

  秦风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了下来,苦笑着道:”诸位中,如果我说自己真得很悲伤,那就太矫情了,我这位丈母娘,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见过.离她最近的一次,估计应当是我在昭狱,兮儿去那里找我的时候吧,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有些模糊,兮儿哪里虽然有她的画像,可说实话,我真是没有多大的映象.之所以有些伤感,实则是因为兮儿太过于伤心了.”

  “陛下,皇后娘娘无恙吧?”权云问道.

  秦风摇了摇头:”舒畅过来诊过脉了,没什么,就是有些伤心过度而已,我已经让舒宛马上进宫,陪伴在兮儿身边,另外,王月瑶也进宫陪伴着.兮儿是一个坚强的女子,很快就会缓过来的.首辅,议事吧,说说这件事,对局势的影响.”

  “陛下,楚国太后大行,现在仍然是一个秘密,楚国并没有向外发布这个消息,而是将其隐瞒了下来,显然,在楚国当前的局势之下,太后的大行,对于楚国将是又一次的沉重打击.”次辅金景南第一个站了起来,环视着屋内诸人道:”臣觉得,这是我们的机会,或者我们的征伐楚国的时间,应当提前一个月进行.大明皇帝,皇后诏告天下,要去上京城吊丧,守灵,尽孝.”

  “此事不妥!老臣反对!”萧华站了起来,他是从摇奖的现场被直接接到皇宫内来的,与室内诸人都穿着正式的官服不同,一身便衣的他格外显眼.

  “陛下,百善孝为先,此乃千古不移之至理,不管如何改朝换代,移风易俗,但这一条却始终没有变过.楚国太后,亦是大明皇帝的岳母,是大明皇后的亲生母亲,此时楚国太后大行,大明却借着吊孝为名,实征伐之道,必为世人垢病.老臣认为,我们只需发布公告哀悼即可,楚国太后大行,楚国隐瞒消息而由大明抢先公布,便足以在楚国再度引起混乱,楚人必然会斥责闵若英不孝.嫡母病逝,本当立即公告天下,举行大典入土为安,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两相比较,我大明在道义之上必能再占上风.”

  “迂腐书生之见!”金景南不以为然:”打铁需趁热,大楚连二接三蒙受打击,正是我们趁机拿下他们的最好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了这个店,楚国秘不发丧,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要争取时间来应对我们对楚国的攻击吗,按萧尚书的意思,则正中楚人下怀.”

  “孝不行,则忠何在?尔如是说,不为人子.”被金景南斥责为迂腐之见,老头儿气得满脸通红,胡子翘起,戟指大骂.

  “好了好了,二位,都是为国谋划,何必口出恶言,都坐下,坐下!”权云拿出了首辅的威言,厉声道.看着两人都有些不甘的模样,权云看向其它人,”大家的看法呢?”

  耿精明拱了拱手道:”陛下,攻击楚国的计划是定在三月,所有户部的资金安排也是从三月开始的,现在突然改变计划,资金之上不免会出一些混乱的局面,像军粮和一些军用物品的采购,都还在进行之中.当然,如果陛下有所决策,户部一定会想尽办法解决钱粮的问题.”

  小猫摇了摇头:”陛下,昆凌郡的问题刚刚解决,卞无双虽然死了,但他统帅下的军队,还在逐渐整编之中,数万人规模的军队要逐一遣散,安置,这需要时间,而整合东部六郡和江南四郡的军队,这也需要时间.现在就进军,至少在东部六郡方向之上,臣认为还是有不少困难的.”

  工部巧手接着道:”工部辖下军械司去年一个冬天都在为这场战事作着准备,各类武器,军械都是齐备的.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就能供应上.”

  “陛下,臣反对仓促进攻楚国.还是按照我们的既定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才好.”

  刑部唐尚书在这的场后,一向存在感极低,很少发言,不过今天,他却也罕见的发声了:”陛下,臣赞同萧老尚书的意见,此时进攻楚国,并不适宜.”

  听了众人的话,秦风点了点头,”首辅,你看呢?”

  “陛下,臣亦不赞同此时发动进攻.”权云道:”闵威时期,楚国百业兴旺,民生富足,声望极隆,而楚国太后因闵威余荫,亦深受百姓爱戴,现在东部六郡,江南四郡,新宁,安阳,泉州等地,新归我大明,但说句实话,这也只是在官面之上归属了我们大明,民心究竟归附了我们,还很难说,占地易,收心难,这是陛下一直告诫我们的话,眼下正是收服这些地方民心的时候,如果我们以此为借口,的确会让人垢病,也更易激起其余楚国地方的同仇敌忾之心,于我们,反倒是适得其反了.所以,我们公布楚国太后去世的消息,并举国哀悼,抢在楚国前面,让他们在这件事上彻底陷入被动.”

  “首辅说得有道理.”秦风点头道.

  “再者,陛下还需顾到皇后娘娘的感受,想必此时,皇后娘娘也是不愿意大动干戈的.”权云接着道.

  “就依首辅与诸位之言,进攻楚国的计划,依然不变,按照原计划进行,接下来大明发布正式公告,哀悼太后大行,举国致哀,息兵事,罢宴乐一个月.”秦风敲了敲桌子,拍板作出了决定.”此事就这样了,接下来说说其它的事情吧.小猫,先说说卞无双部军队遣散的情况.”

  “是,陛下.”小猫站了起来,道:”原则上,我们是将卞无双所属部队尽数遣散.卞无双部由两个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原秦国边军,这些人将被分批遣返回青河郡等地安置,为了防备生事,所以只能一批一批的走,在时间上便会拖长,而出自东部六郡的士兵,则是交由曾琳曾议政来处置.”他看向了一边的耿精明:”还要请户部在资金之上及时拨付到位,这些人的遣散费用必须及时发放到位,可不能欠款打白条.”

  “没有问题.”耿精明满口答应.

  小猫满意地冲他点头微笑,”另外一个就是军队形成合力的问题了,陛下以杨致为大将军,周济云副之,但那里军队的构成较为复杂,大明军队,原楚国军队,还有周济云部,要将他们捏合成一个整体,需要时间,但臣相信杨致与周济云会很快完成这方面的任务.臣说完了.”

  方大治站了起来接着道:”陛下,吏部与诸位议政反复商讨,对于刚刚归附我大明的这些楚地的官吏改革,应当适当推迟,现在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在三月之后的对上京城的攻击,其它事情,都要以这个主要目标为宗旨,官吏改革,很可能导致这些地方不稳定.”

  “不仅是官吏改革,还有税法.”耿精明亦道:”现在一切都还是以他们原本的那些为准,在以后的时间里慢慢地进行微调.”

  楚国太后的死,对于楚国是一件极大的事情,但对于大明来说,只是对他们的部分政策产生一些影响,议事堂中的议事,慢慢地便转到了国内诸方面,等到议事结束,秦风离开议事堂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数个时辰,外面已经是天色擦黑了.

  匆匆回到后面的住所,却发现他与闵若兮的居所,所有的装饰已经换成了白色,大堂被布置成了灵堂.走进房内,一身缟素的闵若兮正跪在灵牌之前,默默垂泪.

  “陛下,皇后娘娘说,她要为太后守灵,这段日子,请陛下移居书房.”瑛姑低声道.

  秦风点了点头,走到了闵若兮的身边,拉过一张垫子,跪在了闵若兮的身边,”瑛姑,去给我也找一套孝服来.”

  “是!”瑛姑略微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去.

  “你是大明皇帝,不能这样做的.”闵若兮转过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哽咽着道.

  “兮儿,在外面,我是大明的皇帝,但回到这里,我却是你的丈夫,你的母亲,不就是我的母亲吗?孝道,不仅是你要守的,我也要是守的.不但是我们,还有小文,小武,他们都应当为他们的外祖母戴孝守灵.乐公,去把他们兄妹都带过来,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人都要守灵,烧纸,焚香.”

  “是,陛下.”

  “秦风,你……”听到秦风如是说,闵若兮又是感动,又是伤心.

  秦风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岳母,但你的痛自然就是我的痛,你的伤心,自然也是我的伤心.我的心,与你的心,始终是连在一起的啊.”

  听到如此暖心的语言,闵若兮伏倒在秦风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今日萧礼部说,百善孝为先,所以大明会诏告天下,罢一月宴乐,息一月兵事,举国致哀,为母后送行.”轻轻地拍着闵若兮的脊背,秦风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