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生化武器的首次出现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鹰嘴岩堡寨整个完形便像是一支展翅翱翔的大鸟,身体的主干部分堵在两山之间不到五十米宽的缝隙之间,将这唯一的一条道路给封得死死的,两边的副寨则巧妙地结合了两边的山体,镶嵌在半山腰间,用这山间所特有的青色大石头筑成的堡塞,在要漫山遍野的雪白之中,异常显眼,而且非常漂亮,耐看。

  防守森严的鹰嘴岩堡寨对于攻击者来说,绝对是一场噩梦,因为地势的关系,这座最多有十余米高的建筑对于攻击者来说,却像有二三十米高的模样,如此大的落差,便是中原的许大大池也根本无法企及。更重要的是,那两个伸出去的翅膀,直接攻击你够不着,放任不管的话,在你攻击的时候,他们来自两侧的打击,将让你避无可避。

  听说过鹰嘴岩的险,但真正看到这座堡塞的时候,不放心关震一定要亲自跟过来压阵的何鹰不由黑了脸,“这样的天险所在,居然也能让卞无双攻克,周济云派在这里守卫的将领,还真是一个人才啊。”

  “没有攻不下的堡垒。”关震也在盯着这座堡垒看,脸上却没有何鹰眼中的那份沉重,看起来倒还很轻松。“这是陛下说的,天险的堡垒建起来就是给人攻破的。”

  “有什么法子?”何鹰有些无计可施,看着关震问道。“还有啊,陛下当真说过这样的话?”

  关震笑道:“真的说过。”别看关震只是水师陆战队的将领,比起何鹰的级别要低,但他当年,可是从烈火敢死营中出去的,是秦风的亲卫之一,也是当年那批亲卫在水师之中发展最好的一个。

  “卞无双之所以能攻克这里,只是因为周部太过于放松了,周部在潞州连战连捷,他们也就忘乎所以了,说起来,卞无双这一次,骗的可不只是他们一家,他是骗了我们所有人。这家伙,真厉害!”关震笑道。

  “是厉害。”何鹰叹了一口气:“现在我关心的是,怎么打?卞部可不像忘乎所以的周部,他们的眼睛瞪得大着呢,我敢说,天一亮,他们就会发现我们了,这鬼地方,被他们一搞,连个藏身的地方也看不到。”

  “先拿下这两个翅膀,何将军,你一个,我一个,咱们一人一个。”关震道。

  何鹰瞪大了眼睛看着关震,似乎在看着一个梦呓者,“你说什么?我们两人单枪匹马上去?”

  “人去多了也没有用啊?”关震笑吟吟地道。

  “这两个翅膀之上只怕不会低于五百人,咱们两个上去,那可真应了一句话,肉包子打狗。”何鹰瞅了关震一言。

  关震回头轻轻招呼了一声,两名士兵奔了过来。

  “东西拿来。”关震道。

  两个士兵放下背上背着的箱子,小心翼翼地放到地面这上,打开箱盖,何鹰看到内里,整整齐齐的各码着数十个琉璃小瓶子,每个瓶子里都装了大约半瓶水。

  “这是什么玩意儿?”何鹰惊讶地问道。

  “凶险之极的东西。”关震低声道。“这是宁统领在走时悄悄让我带上的。本以为他可能派不上用场,但想不到,在这里就能用上了。”

  “我怎么不知道?”何鹰略显惊讶,论起与宁则远的关系,他可比关震要近多了。

  “这玩意儿啊,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所以呢,知道的人便越少越好了。”关震莫名的笑了笑。

  “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从舒宛舒大师那里讨来的。”关震道:“舒大师托宁统领在海外给他找一些比较稀罕的药材,统领费了大劲给舒大师弄齐了,有了这个交情,所以宁统领便跟舒大师求了这些东西来。”

  “毒?”何鹰当然知道舒宛虽然是大明医学院的副院长,平素干的都是救人性命的活计,但在用毒一道之上,造诣极深。

  “恐怖之极。”关震吐出四个字,“宁统领带着我曾在海上实验过一次,嘿嘿,装了一船的猫啊狗啊猴儿啊狼啊,转瞬之间,一个也没有活下来。”

  何鹰打了一个寒噤,“怎么用?”

  “用起来极是简单。”关震拿起了一个瓶子,“打碎就好。里面的这些液体一暴露出来,马上便会雾化。”

  说到这里,关震脸上微微变色。

  何鹰也是脸色大变:“要是有风的话,怎么办?”

  “所以我们要找准机会,在一个风极微小的情况之下才能施用。”关震从怀里掏出另一个小瓶子,从内里掏出了几枚药丸,递了两枚给何鹰:“攻击的时候含一颗,一旦发现不对,马上咬碎吞服,另一颗以备不时之需。”

  “攻击面有多广,这山中的风向说不准,万一向我们这边吹了过来呢?后面还上这么多的士兵呢?”

  “他们也都备有解药,这两个翅膀被嵌在山腰中,受风的影响小,估计杀伤力很大,弥散出来的被山风一吹,到了他们这里,危害就会很小了。倒是中间那段城墙,恐怕效果有限,那里在风口之上。”

  “只要拿下这两个翅膀,中间地段城墙算个屁啊,我们在这两个翅膀上用石头砸也砸死他们。”何鹰道。

  “您左我右。”关震瞄了一眼山腰之上的两个展开的翅膀,道。

  “行!”

  分配了两人的攻击方向,关震又叫来了几名军官,低声吩咐了几句,几名军官连连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何鹰与关震两人武道修为都极是强悍,对于普通士兵而言险峻的山崖,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倒是小菜一碟,两人一左一右分开,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大约一刻钟过后,关震出现在右边大翅膀堡寨的上端,将自己隐藏在一堆乱石之中,特意裹上的雪白的披风,使得他与周围的景色浑然一致,他静静地趴在地上,看着身下不远处那堡寨之上的旗帜在风中飘扬。

  虽然是在夜里,但堡寨之上仍然灯火通明,一队队的士兵往来巡逻,不算现在还在休息的,光是现在还在寨墙之上活动的,便有近二百人。

  右边这个大翅膀堡塞中的卞部士兵,只怕不下五百人,左边也应当是这个数,这样算下来的话,中间那个堡寨,应当驻扎了千人左右。

  拿不下这两个堡塞,想要攻下鹰嘴岩,就是痴人说梦。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天边慢慢地露出了鱼肚白,风也渐渐的小了起来,城墙上的士兵渐渐的多了起来,看起来,他们是要进行交接换班了。

  关震抬眼看向对面的那支大翅膀,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何鹰藏得很好,他时老江湖,当过海盗,这想来是他的拿手好戏。

  关震咧嘴笑了起来,飘扬的旗帜完全垂落了下来,寨墙顶上人愈来愈多了,看起来是差不多全出来了,他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从藏身之处猛地站了起来,一跃跳到了一块石头之上,两手之间各握了一个琉璃瓶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下面挤满人的寨墙投掷了下去。

  他刚刚现身,下面立即便有人发现了他,示警之声立即在寨墙之上响了起来,旋即便有嗖嗖的利箭射了上来。

  两只瓶子丢出去,关震丝毫没有在原地停留,像一只猿猴一般在悬崖峭臂这上跳跃奔走,手里不停地将安放在腰间的瓶子拔出来,丢下去,他所过之处,一支支的羽箭在这瞬间已经是插满,显然在下方,有一个箭法造诣极高的好手。

  最先的两个琉璃瓶落了下去,一个砸在城楼之上,另一个却正好落向人群之中,一名士兵跃起,手里的盾牌张开,砰的一声,两个琉璃瓶顿时变得稀碎,一团青雾立时便在空气之中腾起。

  关震无遐去看自己的战果,因为那个箭术高手正追着他一箭一箭的狂射,他不断地跳跃躲避着,将插在腰上的十来个瓶子尽数丢了下去,这才算是缓过一口气来,手腕翻转,从腰间拔出刀来,转身,啪地一声,将一支追身而来的羽箭斩折。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有了余遐去瞄一眼下面的大翅膀。

  与此同时,那个追上来的箭道高手也停止了追赶他的步伐,同样回头看向下面的塞墙。

  一层薄薄的青雾在城墙之上飘荡着,依稀可以看见下面的情况,不光是关震,连那个箭道高手也都呆住了。

  刚刚还到处是人的寨墙上,现在已经没有人站着了,横七竖入的倒在地上,像一条条蛆虫,弓着身子,痛苦地扭动着。

  那名箭道高手霍地回过头来,眼睛变得血红,大叫一声便向关震扑来。关震哈哈大笑,卡崩一声咬碎了含在嘴中的药丸,紧握刀把,向着那人扑去。

  鼻间传来一股极淡的香味,脑子里略略有些昏眩,关震连忙又吞了一口涎水。还没有等到他扑到那人的面前,那人高高跃起的身形却突然一个倒栽葱掉落了下去,哪怕他们两人只是受到了一点点的余波,但也足以让一名武道高手殒命了。

  关震站住了身形,看向对面另外的一个大翅膀,那里,也被一阵淡淡的青雾所笼罩着,而现出身形的何鹰,此刻也正呆若木鸡地看着下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