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破关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从副寨的第一声示警开始,鹰嘴岩守将卞文焕就冲到了主堡的堡顶,他看到了两个跳跃的人影,然后便看到了那一团团淡淡的青雾弥散开来.

  两个副堡都是镶嵌在山体之间,是生生地掏挖出来的,受风的影响较小,那团淡淡的青雾在副堡里飘来飘去,所过之处,全副武装的战士纷纷倒下,痛苦地在上翻来滚去,顷刻之间,他便已经看不到还有站着的人.

  卞文焕目瞪口呆.但马上,他就反应了过来,如果两个副堡失守,主堡必然不保,要知道,副堡的位置可比主堡要高出不少来,让敌人占扰了居高临下的位置,对于鹰嘴岩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反攻,反攻,夺回副堡!”他大声吼道.

  下面的士兵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们看着那团仍然在副堡之中飘荡的青雾,人人脸上都露出了畏惧之色,他们可是看到,副堡中的数百士兵瞬间倒下,现在有些还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而绝大部分,此刻已经毫无动静了.

  看到士兵们没有动弹,卞文焕大急,一下从堡顶跳了下来,一伸手拔出腰间的刀,”跟我冲!”抬腿就要往那边冲去.

  腰身一紧,一名校尉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将军,不能去,不能动,那是剧毒.”

  “不去都得死啊!”卞文焕拼命地挣扎着,但校尉却是死也不放手.

  袭击的人虽然只有一个,但卞文焕很清楚,敌人的大部队必然就跟在后面,自己只要稍有延迟,对方的大部队跟了上来,占据了副堡,那就一切全完了.

  但不论他如何挣扎吼叫,校尉仍然死死地抱着他,而周遭的士兵,也没有一个人动弹.

  关震风一般地落在了副堡之内,那团青雾虽然变淡了许多,但仍然如同幽灵一般地在内里飘来荡去.

  看着主堡之上那些呆若木鸡的敌人,关震食指拇指扣在一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啸叫,顷刻之间,一群群的水师陆战队士兵从后面涌了出来.

  “发信号给江上燕将军.”关震兴奋地看着自己的士兵们占据了各个关键位置,看着对面的何鹰身后,差不多数量的水师陆战队也已经各就各位.两个副堡已经完全落在了他们的手中.

  一只火箭从副堡之中飞出,带着尖厉的啸声飞上了高空,天色还没有完全放亮,这一道高高飞起的火箭在空中格外显眼.

  距离鹰嘴岩数里之外,江上燕正焦燥地转来转去,鹰嘴岩不拿下,他这上万骑兵根本就毫无用处,那里狭窄的地形,高耸的堡垒,就是为骑兵准备的坟墓.

  “江将军,你看.”一名副将突然大叫了起来:”攻破了,他们得手了.”

  江上燕霍地抬头,夜空之中,那枚火箭正带着一道尾焰,高速地从空中坠落.

  身后的上万骑兵顿时发出了震天的欢呼之声.伸手一按马鞍,江上燕跃上战马,两手抽出战刀,高高举起,大吼道:”出击.”

  “杀!”上万骑兵齐声呐喊,跟在江上燕的身后向着鹰嘴岩堡冲去.

  鹰嘴岩,伴随着天色大明,风也逐渐地大了起来,副堡之中的弥漫着的淡淡的青雾也终于消失不见.

  “反击啊,夺回副堡!”卞文焕终于摆脱了校尉的双臂,提着刀便向右方的副堡冲去,从主堡到副堡,要爬上一道数十级的台阶,此刻,那里,已经有数台弩机正瞄准着那里,弩机之后,是水师陆战队士兵那冷酷的面容.

  但卞文焕顾不得这些了,他只知道,夺不回副堡,一切都完蛋了.

  主堡的士兵或者畏惧那些杀人于无形之间的青雾,但却绝不惧怕与敌厮杀,早有士兵提着厚重的铁盾冲了上来,挡在了卞文焕之前,他们坚定地向着台阶行来.

  大地在震动,主堡在摇晃,刚刚迈出数步的卞文焕转过头来,看向鹰嘴岩正对着的前方峡谷,黑压压的骑兵正风一般的从哪里压了过来.

  “两边各分出三百人,由我与卞正带队,夺回副堡,剩下四百人,由萧晗指挥,正面迎击敌人骑兵,人在堡在,堡失我亡!”卞文焕疯狂地下达着决死的命令,伸手夺过了一面大铁盾,风一般地掠向了台阶,另一侧,先前抱着他的那名校尉卞正也同样举着铁盾,向着左边的副堡冲去.

  “准备迎敌!”另一名校尉萧晗带着仅剩下的四百人,涌到了主堡的墙垛边,他们所有人,勉强站满了正面的城墙.

  “人在堡在,堡失我亡.”城头之上,到处都响起卞部人马狂野的吼叫.

  “射击!”关震冷冷地下达了射击的命令,不仅是对着台阶之上正在攻上来的敌人,还对准着主堡之上的敌人.他自己在提着大刀,立在弩机之后,看着缩在铁盾之后疯狂向前拱来的卞文焕.

  城墙之上惨响之声不断,不时有人倒下,萧晗死死地盯着那道奔腾而来在的洪流.

  距离一里地,江上燕举手,在他的身后,除了百余骑仍然在随着他冲锋之外,大部队缓缓降低了马速,与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挥舞着双刀,江上燕马刺猛叩战马,战马长嘶声中,顺着这道极陡的坡道冲了上来.

  萧晗扣动了手中弩机的机关.

  他当然认得江上燕.

  啉啉之声连绵不绝的响起,百余匹战马正在仰着马头努力上冲,绝大部分战马都在第一时间便被无数的弩箭命中,江上燕的战马也不例外.

  战马倒下的那一瞬间,他已经是窜下了马,向前疾奔数步,整个人已经贴到了墙根之下,没有任何的犹豫,双脚猛然蹬地,整个人向上窜了起来,跳起一半,一刀插向城墙,一个翻身,已经高高冲起,跳过了城头,居高临下的挥舞着剩下的一支马刀,向着萧晗重重斩下.

  萧晗疾退,哗拉一声,弩机已是被江上燕一刀确成了两截.

  “杀!”江上燕狂喝着落在了城头之上,风一般的冲向对手.

  与他一起杀上城头的大概有五十骑,剩下的全都倒在了冲锋的途中,或者在刚刚站上墙头,就被格杀在当场.

  当江上燕冲上城头的那一刻,已经降下马速的那些骑兵的最前面的一部,发一声喊,这一次,大约三百骑冲了上来.

  卞文焕死了.死在最后一步台阶之上,他冲了上来,但腿上还是挨了一枚弩箭,在与关震在台阶之上一上一下地格斗数回合之后,终于不敌,被一刀捅进了胸腹之间.

  卞文焕倒了下来,倒下的时候,他竭力扭头去看向主寨,那里,江上燕和他的部属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局势,他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萧晗被江上燕重重的一拳击飞,萧晗的身躯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向着堡底下落去.

  紧闭的堡寨大门被轰然打开,随后而来的骑兵没有丝毫停留,越过了鹰嘴岩,滚滚地向着昆凌郡方向奔去.

  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胸腹之间血如泉涌,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松开了紧紧握在手中的刀柄,大刀顺着台阶叮叮当当地向下滚去,他无限遗憾地瞪大眼睛看着天空.

  今天天气真得很好,虽然刚刚天亮,但却能看到太阳从一团云后面露出了半个脸庞,将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来,视野所及之内,都是银光灿灿.

  守卫鹰嘴岩堡寨的两千卞部官兵,无一生还.

  小石城,关宁浑身血糊糊地,躺在同样血糊糊的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刚刚,他们又打退了敌人的一波进攻.

  城下的尸体,垒起来快有两米高了,城上,也横七竖八地躺满了死难者的遗体,仗打到这个地步,其实双方差不多都已经失去了理智,即便是城中的那些民夫,也都变成了一个个疯子,看到有人涌上城墙,便不顾一切地拼上去,刀砍,枪戳,哪怕被刀扎进了肚子,还会嘶喊着向前奔跑,试图将杀伤他的人抱住,一起滚下城去.

  城上城下,差不多都变成了疯子.

  关宁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残酷的战争,同样的,城下的卞无双也是脸色难看之极.

  “岳郡守,刚才你杀了一个敌人哦!”关宁终于喘匀了一些,歪头看着躺在他边上的岳开山,他腿上被扎了一枪,也就简单地用一个布条草草勒住便算数.

  “惭愧,惭愧.”岳开山嘿嘿地笑着:”抽冷子才得的手.”

  “第一次亲自杀人吧,感觉如何?”关宁问道.

  岳开山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没想出啥感觉.”

  “是啊,现在不管干什么都没有感觉了.”关宁叹道.

  “关将军,我们还能守得住吗?”

  关宁抬头瞅了瞅四周:”我们还能动弹的可以凑千把人吧,应当还可以扛一波,然后,估计就完蛋了.”

  “终是没有等到济云回来啊,不过我们已经尽力了.”岳开山努力地坐了起来,”关将军,城破的时候,你一定记住先一刀宰了我,我可不想做俘虏,想自杀,又没这个勇气.”

  “行,你这话我记住了,如果到时候我还活着的话,我一定会先给你一刀的.”关宁笑着:”我一向看不起文人来着,这一次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对了,你是齐人呐,齐人中也有好汉呐!”

  “齐人中也有很多好汉!”岳开山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