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泉湖,曹云裹着披风,手持钓竿,聚集会神地在钓着鱼.上一次周一夫匆匆而来,与他吃了一顿全鱼宴之后,便又扬长而去好长时间没有消息,曹云却也不着急,自己是周一夫手中最为有力的一张牌,他怎么会将自己许在这里置之不理呢?

  这只不过是两个人一个相互摸底牌,相互比较谁更耐得住性子罢了.曹云确定自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因为周一夫想要谋划的事情,绝对缺不了自己.

  石泉湖是一个不错的地方,等这件事情了结之后,自己或许可以不去玉龙山,而是到这里来安渡余生.

  春日里,这里郁郁葱葱,无数的枣树环绕着清澈的石泉湖水,到了五六月分,这大片的枣林开花了,想必肯定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盛夏呆在这里一定是极为凉爽的,到了秋季,这满树的枣子可就成熟了,行走在枣林之间,随手揪下几颗枣子丢在嘴里咀嚼,那可是极为惬意的.即便是隆冬之季,这满树的冰棱也让人百看不厌,要是碰上有太阳的天气,冰棱倒映着阳光,便会在枣林之间形成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彩虹.

  他一抬手弯,一条鱼儿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带着点点滴滴的水珠,啪哒一声摔在冰面之上,收线,取钩,将鱼儿放在一边的鱼篓里,鱼篓里已经装了好几条鱼儿了.

  曹云微笑着站了起来,收起鱼竿,提起鱼篓,踩着厚实的冰面向着木楼走去.

  “夫人,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吃鱼了.”他扬起鱼篓,向着站在二楼的王妃高高的扬起,看着王妃灿烂的笑容,曹云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一瞬间,倒似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站在楼下,她站在楼上,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手里拿着的不是鱼竿和鱼篓,而是穿着满是伤痕的盔甲,手里提着如民锯齿一般的佩刀,向着楼上的女子大声喊着:”我活着回来啦!”

  那个时候,楼上的女子也像现在这样笑得如此开心.

  看着楼上的女子,曹云大步向着木屋走去.

  楼上的女子正在挥着的手突然僵在了半空,然后无力地垂了下来,脸上欢快的笑容正潮水一般地褪了下去,目光越过了曹云,看向枣林的远处.

  曹云一怔,回过头来,虽然他站得低,还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但隐隐传来的马蹄声却让他清楚,周一夫又来了.

  他转过身来,看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这一次,与早前明显不一样.首先映入他眼帘的,竟然是密密麻麻的铁甲骑兵,这些骑兵簇拥着的,是一台巨大的车辇.整个车辇被八匹同样颜色的高头大马拉着,正缓缓向着木楼行来.车辇之后,跟着密密麻麻的仪仗队伍以及宫女,太监.

  终于来了么?曹云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走出枣林的队伍停了下来,一辆小小的不显眼的马车从巨大的车辇之后驶了出来,径直向着曹云而来.

  马车停在了曹云的身前,车门打开,穿着一身簇新朝服的周一夫一弯腰,从车内走了出来,踩在一个驭夫的背上走下了马车.笑容可掬地看着曹云.

  “见过陛下.”周一夫双手抱拳,一揖到地.

  曹云哈哈一笑:”还没有登基呢,哪来的陛下这称呼?”

  “臣这一次正是来接陛下去洛阳登基的.”周一夫笑咪咪地道:”无数官绅百姓正翘首以望,盼着您早日登基,带领我们大齐再次强盛起来,制霸天下呢!”

  “是么?”曹云瞥了周一夫身上的朝服:”周老先生,我这个你预定的皇帝还没有登基呢,你倒是穿上了一品的朝服了?”

  “臣有拥立之功,陛下登基之后自然会论功行赏,老臣想来,这新的大齐帝国首辅一职,非老臣莫属,所以就迫不及待地便抢先穿了这身朝服,话说这么多年没有穿这一身朝服,今日再次穿上,倒也是新鲜感满满,就如同当年我第一次穿上他一样.”

  曹云深深地看了一眼从容不迫,胸有成竹地周一夫,点了点头,扬起了手里的鱼篓子:”这一段时间,我学会了钓鱼,很简单的一件事情,这里头有好几条鱼,也够自己两人吃一顿全鱼宴了.”

  “好,陛下亲手钓上来的鱼,老臣一定要尝尝.”周一夫大笑道.

  曹云转身,径直走回到了木楼之内.

  厨师的水准一如既往的高,虽然只有数道看起来很简单的以鱼为主料做出来的菜,但所下的功夫,却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曹云浅浅地抿了一口酒,看着周一夫,淡淡地道:”时机成熟了么?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变故发生了,让你终于下定了决心?”

  “其实不是我下定了决心,决心早就下定了,倒是陛下所说的时机成熟,一语中的.”周一夫笑道:”三天之前,周济云在潞州大破徐俊生统帅的潞州军,直逼潞州城下,长安震动,郭显成率自率领一支龙镶军往潞州支援.要是潞州被济云打破了,那咱们长安的那位皇帝陛下的乐子可就大罗.”

  “怎么可能?”曹云是真真切切地吃了一惊.周济云有大将之才,但徐俊生他也是清楚的,那是一个用兵相当稳健的大将,在手握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之下,怎么会被周济云杀得大败亏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变故,不管周济云玩出什么花样,像徐俊生那样的将领,只会老老实实的,一板一眼的步步为营的向前推进,那就不是一个喜欢出奇计,好冒险的将领.更何况,周济云可不是只有潞州这一路的敌人.

  “是有些让人难以相信.”周一夫笑道:”虽然我派了人去希望济云能够向潞州发起进攻,但我着实没有想到他能做到这一步,说起来,这件事也是一波三折,差一点点,济云就会全军覆灭在潞州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

  曹云看着周一夫.

  周一夫微微一笑,喝了一口酒,这才把在楚国东部六郡的事情,向着曹云娓娓道来.周一夫的口才极佳,将昆凌郡发生的这一出风云变幻,说得是精彩纷呈.即便是曹云,也随着周一夫的描述,脸色而不断地变化着.

  “就是这样了.”周一夫吁了一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虽然过程惊险万分,但结果却是很好的.”

  曹云沉着脸庞,冷冷地道:”我看不这对我们大齐有什么好的.周济云已经投靠了大明了,而卞无双本来可以成为我们大齐用来对付明人的最好的武器,但现在却是朝不保夕了.”

  他低下了头,叹了一口气,”卞无双比周济云着实要强一些,可惜了,如果他能成为我大齐对付明人的马前卒,至少在一个方向上,我们会高枕无忧.周一夫,明人已经加快了占领楚国的步伐,听你所述,东部六郡,江南四郡已经落入到了明人之手,这是楚国最为富裕的地方,楚国三去其一了,而且我敢肯定,秦风绝对不会只在这一个方向上动手,至少在我来石泉湖之前,我便怀疑像新宁郡,安阳郡这样的地方,与明人也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当明人正式发动的时候,楚国根本就没有什么招架之力,秦风完全可以直趋上京城下,困守上京城的闵若英难逃败亡.”

  “是这么个道理.所以啊,我这不就巴巴地赶来迎接陛下去洛阳登基了吗?明人现在要经略楚国,闵若英再无能,总也还能支撑个一年半载的,所以啊,我们得快些解决了我们内部的事情才行啊!”周一夫连连点头道:”至于济云,您尽管放心,当我们进入长安,您真正成为整个大齐帝国的皇帝的时候,我们一声招唤,他便会义无反顾地回到我们的身边.”

  “你是真不了解秦风!”曹云冷笑,”周济云既然已入他觳中,便再也别想解脱出来,就像卞无双一样,与虎谋皮,最终落得现在这样一个下场.而且,你这么有信心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我们大齐内部的问题吗?”

  “有了您,我便有这个信心了.”周一夫大笑起来:”瞧,您写出去的那些信,如今都已经有了回音,我的陛下,在洛阳城外,前来投奔您的军队,每日都在增加,他们都急迫的想要看见您呢!当您出现在洛阳的时候,他们的欢呼声,一定会让整个洛阳,整个大齐都能听见的.我们有无数支持我们的官员士绅,您有无数的军队支持,这已经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而曹天成呢,他现在还有什么?横断山区的边军被解宝搞得一塌糊涂,潞州大军十去七八,常宁郡倒还有着强大的军队,但是他们敢动弹吗?吴岭那条狼一定在看着呢,如果鲜碧松真敢动,吴岭一定会悍然动手的,而且,鲜碧松对您,那可是没得说呢,他呀,只会按兵不动,坐看成败.我们的敌人只有龙镶军,可惜啊,这几年,龙镶军已经损失不少了.现在又有一支去了潞州,这样大好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啊,至少在我的记忆之中,长安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空虚过.”

  曹云默默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明天就起程去洛阳吧,大齐的问题,的确也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