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你走吧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拓拔燕站在黑暗之中,天气并不冷,但他的身体却是从外到内都是冷的,只觉得一颗心凉嗖嗖的,一直在向外冒着寒气,让他如坠冰窖之中.

  他并没有进房去,就这样一直站在院子里的黑暗之中,目不转睛地盯着屋内那走来走去的身影,孩子的哭闹声慢慢地变成了哼唧声,郭漪轻柔地唱着摧眠曲儿,走到床边,弯腰将孩子放了下去,轻柔地倚上了背角,自己却靠在床角,歌声仍然在响着.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屋子里的歌声渐止,再过了一会儿,烛火摇晃了几下,也骤然熄灭了下去.拓拔燕慢慢地走到窗边,悄无声息的推开了窗户,借着外面依稀的月光,他看到郭漪倚在床头,已是睡着了,嘴角却仍然带着幸福的笑意.

  拓拔燕双手扒着窗台,人却佝偻到了窗下,将头顶在墙壁之上,无声的哭泣着.

  慕容海现在意义风发,作为在长安最为危急的关头出现并且拯救了长安城的英雄部队,现在他们只要出现在街道之上,总是会迎来一阵阵的欢呼,带着士卒昂首挺胸的走在街道之上是他最为欢喜的事情,他很享受这种被人当成英雄崇拜的日子,每天都会有一些长安城中的绅富们带着一些礼物去他们驻扎的地方劳军,现在他们这支部队,享受着他们在横断山之时,想都想不到的荣耀.事实上,现在长安里中真正有战斗力的部队,就是他们这一支了,玉龙山的那支战斗力很是恐怖的军队,在击破叛军之后,便又回到了玉龙山驻地.

  慕容海决定自己在休沐的时候去逛一逛长安里的青楼,说不定楼子上的姐儿们看到是自己,连缠头之姿也不要了.

  可是拓拔燕这一走便是三天时间,当初走的时候,不是说好一天之后就回来的吗?自己都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的活动,但拓拔燕不回来,作为这支军队的副将,他就无法离开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干活儿.

  当然,他也没有闲着,现在他的手头之上,汇集起来的关于长安城的地图已经愈来愈多了,他的手下,有不少受过这方面专业训练的人才,得益于他们现在的身从,哪怕是再守卫森严的要地,也大可以进去逛一逛.

  当然,皇城他还是进不去,这让他很是遗憾.

  将一张张的零散的地图拼接到了一起,长安城中城防布署,便慢慢地在他眼中成形了,还有不少的地方是空白,这些地方不是他们进不去,而是他们的人手不够,只要在这城里驻扎的时间足够长,他相信这张图最终会被填得满满的.

  长安城的确太大了,他曾经去过越京城一趟,越京是一个到处都是工地的城市,但比起长安来,似乎还是有很多的不足的地方,慕容海说不出来是哪里不足,但心里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外面传来了急骤的马蹄之声,慕容海听得出那是拓拔燕那匹枣红战马的声音,那是他们这些骑兵之中最为神骏的一匹,他微笑着站了起来,将手里的地图卷好,小心地收藏了起来,拓拔燕终于回来了,他也就有空闲了,今天他可以先去某几个地方转一转,那些地方,小兵去不了,但他去,却是没有问题的,办完了事,还可以去青楼里试一试,自己是不是可以不付钱就尝点甜头了?

  慕容海满脸笑容地迎了出去,看到拓拔燕的时候却大吃了一惊,三天时间不久,拓拔燕居然模样大变,双眼发乌,脸色苍白,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这是一直没有睡觉吗?

  “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他惊诧地一把捞住了马缰,看着拓拔燕,笑问道:”来日方长,嫂子再漂亮,你也不用旦旦而伐吧,瞧你现在跟个鬼似的,晚上出门,不用打扮就能吓死个人.”

  拓拔燕翻身下马,头也不回地向着内里走去.”海子,你进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慕容海眨巴着眼睛看着拓拔燕,他看得出来,拓拔燕是真有心事,刚刚他开的玩笑,如果是平时,拓拔燕一定会毫不客气地顶回来的.

  将马缰随手扔给了一名亲兵,他大步跟着拓拔燕走进了房门.

  “出了什么事了,你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啊?是有人为难你吗?他娘的,我们可是功臣,谁敢为难你,现在长安城中,居然还敢有人为难我们?老子去砍了他.”慕容海怒道.

  拓拔燕平静地坐在哪里看着慕容海,一言不发.慕容海被他看得有些发毛,扯过椅子坐在他的对面,”你怎么啦,这样看人是很吓人的,你知道不知道?”

  “海子,我知道你是谁?”拓拔燕突然道.

  慕容海瞪大了眼睛,”你当然知道我是谁,我是慕容海,我们在一起都快要十年了,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喂,你这是中了邪吗?”

  拓拔燕眨也不眨地看着慕容海,一字一顿地道:”我当然知道你是慕容海,我还知道,你是大明的谍探.”

  慕容海霎那之间僵在了哪里,整个人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淋了下来,只觉得寒意透彻到自己的每个骨头缝儿.好半晌才强笑道:”你疯了,胡说些什么呢?”

  “哪一年我派你出横断山区到虎牢关探听敌情,你其实是去了明国是不是,你找到了你自己的老婆还有孩子,现在他们都在越京城中生活,你的儿子还是京师大学堂的学生,今年差不多就要毕业了吧,从京师大学堂出来的,最不济在大明也可以当一个县令吧?海子,你儿子出息了,不像你,到现在,斗大的字识得了一担么?”

  慕容海整个人都傻了,他自认为隐藏得最深得秘密,被拓拔燕轻描淡写地掀了一个底儿朝天,冷汗一茬一茬的冒了出来,手不自觉的移到了腰间的刀柄之上.

  拓拔燕看着慕容海的手,淡淡地道:”你想要动手?你应当知道,你与我动手的,最多在我手上支持十招,对了,军营之中还有你不少同伴,但现在他们之中有不少人不是在外面值勤,就是被你派到了外面干活,在军营之中的有多少?三百还是五百?把他们都集合起来,的确能够干掉我,然后呢?从长安城杀出去?然后千里迢迢地杀回明国去?是走潞州还是走常宁?不管走那一条路,都是死路.”

  慕容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苦笑一声:”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好吧,我承认,我是的,你想要怎么处置我?杀了我们?我没有看见你带军队过来.”

  拓拔燕眼中掠过痛苦之极的眼光,”你我兄弟在一起快要超过十年了吧?这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人,我怎么会对你下杀手?”

  “那你想干什么,策反我,不可能的,我宁愿死,既然你都知道了我的所有事情,你就该知道,我绝不会背叛明国的,不为别的,只为了我的儿子,正如你所说,他毕业之后,便会成为一县之尊,而且还是去沙阳这样的富庶之地当县令.所以,为了我儿子的前途,我也绝不会背叛的,如果你想要劝我的话,还是省省吧.”

  拓拔燕点了点头:”我不会劝你,你走吧,带着你们所有的人,还有你们在长安城中潜藏的那些人,赶快离开,我知道你能联络上他们,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

  拓拔燕从怀里掏出了一份东西放在桌上,”这是我调你们出城剿灭一支突然出现的叛军的手令,拿着他,出长安,然后脱掉你们的军服,抛掉一切可以标明你们身份的东西,现在的齐国还很乱,相信你们可以逃回大明去.等到皇帝一回来,你们想走就走不掉了.”

  “你放我们走?”慕容海震惊地看着拓拔燕.

  “十年的兄弟,我怎么会杀你们,走吧,一天的时间,只有一天的时间,曹辉他们就会发现这其中的问题,这是能给你争取的最长的时间.然后你们能不能逃脱鬼影的追杀,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拓拔燕缓缓地道.

  “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拓拔大哥,不如…….”

  “我不会跟你们走,因为一支三千人的大军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的,再者,刚刚你说了为了你的儿子,你绝不会叛变大明,海子,我也有自己的儿子.”拓拔燕缓缓地道.

  慕容海沉默了半晌,霍地站了起来:”好,就算以后我们有可能在战场之上相遇,就算以后我们可能拼个你死我活,就冲这个,我也还认你做我的大哥,你如果死了,我会给你收敛,我如果死了,你也别忘了把我的尸体给我的老婆儿子送回去.”

  慕容海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地图留下来.”身后传来拓拔燕的声音.

  慕容海身子一僵,还是从怀里掏出那卷图纸,弯腰放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军营里响起了集结军队的声音,透过窗户,拓拔燕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看着军士们跨上了战马,慕容海也回过头来,与他对视了片刻,终于一转身,打马向着外头奔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