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之上三荤两素一汤,秦风与闵若兮相对而坐,乐公公在上完了菜之后就退了出去.秦风一直保持着以前的作风,在吃饭的时候,他是极不习惯有人在旁边服侍着的,那种想吃什么,便立即有人将菜挟到自己的小碟里的作派,他觉得少了许多的乐趣,恁没意思.

  吃是人生第一大事.至少秦风是这样认为的,就像现在的楚国那样,人一旦没了吃的,乱子就出来了.所以他很享受吃饭这个事情.如果这样的事情还要人来帮着做,他就会有一种失去了人生意义的感觉.

  闵若兮是从小就被人服侍惯了的,但跟了秦风,便也习惯了秦风的这些做法,而且她也极享受这种只有秦风与她二人相对而坐,你侬我侬的用餐环境,就像平常人家最普通的夫妻一样,没有在周围众人环绕,众星捧月,自然也有另外一种意境在里头.

  三道素菜是宫里暖棚里出产的新鲜疏菜,荤菜一道清蒸鱼,一碗看起来油腻腻的红烧肉,红烧肉闵若兮照例是不吃的,也只有秦风这样的家伙,才对这样菜大爱.

  对于秦风的习惯和爱好,闵若兮是一切随他,但对于秦文和秦武二人,闵若兮却是不折不扣地按照皇家的礼仪在培养着他们的一切习惯,自从姐弟二人离开了宫外的普通学校回到皇宫开始接受单独的教育之后,他们以前快乐肆意的生活便算是结束了.像现在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饭的日子却是越来越少了,便是姐弟两个人,平素也都是各吃各的了.

  对于闵若兮教育子女的行为,秦风却是干涉不了,只能任由闵若兮按照她的想法和计划,却一步步地培养一个她心目中的标准的皇族.不过看到姐弟两人平日里安排得满满的日程,秦风又有些可怜这么小小年纪,就要经历这么多的苦楚.在姐弟二人这个年纪上的普通人家的孩子,只怕绝大部分现在还在玩泥巴吧?

  将最后一块红烧肉夹到碗里,再将菜碗里的肉汁也尽数倒进饭碗里,拿筷子拌了拌,狼吞虎咽地数口将小半碗饭吞到肚子里,秦风快意地一抹嘴,抬起头来,看到闵若兮正含笑地看着他,不由老脸一红,干咳一声,从餐桌上拿起饭巾,故作斯文的擦了擦嘴,但一抬手间,刚刚抹油嘴时那红色的汤汁沾染手上的痕迹却是暴露无遗.

  闵若兮不由抿嘴而笑,站起身来,扯过秦风的手,拿餐巾替他小心地将手擦干净,”你呀,再过多少年,也休想有一个皇帝该有的模样和体面?你这模样儿要是落有有些人眼中,是会被当成笑柄的.”

  秦风呵呵一笑,”这不是在家里吗?在外头,我还是很小心翼翼的记住你说的那些规矩的.当然了,与老兄弟们一起除外,真要讲这些的话,他们只怕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闵若兮很开心秦风所说的第一句话.

  这不是在家里嘛!

  从小在皇宫长大的她,很清楚辉煌的皇宫其实就是一个冷冰冰的囚笼,将所有人的血脉亲情和爱一点一点的磨没了.

  “你就算对他们再随意,他们与你的疏离感也会越来越强的.”闵若兮道:”你没有看到小猫现在对你越来越恭敬了吗?就算是野狗这样浑不吝的家伙,也再也没有叫过你老大,而是一口一个陛下了?”

  秦风点了点头,有些恼火地道:”的确是这样,我也感受到了,野狗娶了那个徐家大小姐,以前的性子都快被磨没了.”

  “这不关徐家大小姐的事情.”闵若兮缓缓摇头:”皇帝,称孤到寡,是不会有朋友的.或许你没有在意,你在他们面前,威严已经愈来愈重,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都会让他们意识到君臣之间的差际.这不是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会愈来愈敬畏你的.”

  “这真是让人不开心.”秦风身子往背后一靠,”前段时间我不是将敢死营幸存的那些老兄弟都弄到一齐吃了一顿饭吗?当初跟着我从落英山脉过来的六百多老兄弟,到现在为止,只剩下一百多了.他们中有小猫,野狗这样手握重权的人,也有因为受伤不能再战斗,就此落地生根的人,现在想想,那一顿饭吃得真冷清,大家的疏离感,的确已经很大了.我能感受到很多人的拘禁.”

  “哪天你回来不开心我也看到了,只不过没说而已,其实即便是同生共死相互扶持过的老兄弟,现在因为身份的差距,也有了巨大的距离了.怎么可还能像从前那样?我的陛下,阶层已经开始分化了,你说一个变成了普通老百姓的老兄弟,在小猫这样的人面前,能做到还像以前那样无拘无束吗?更别说在你面前了.”

  秦风的目光转向屋角摆放的一盆造型奇特的盆景,道:”还记得雁山关卡的那个喜欢做盆景的老兄弟吗?那一天他给我送上了这个盆景,竟然是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对我三拜九叩,当时啊,我真想一脚将他踢出去,但最后我还是忍住了,将他拖起来后连灌了他三碗酒,他虽然很开心,但从他的眼里,我看到的是那种几乎不能触及到的距离.”

  “这就对了,你没有变,但别人都在变了.你的这些老兄弟都是这样,更遑论其它人了.”闵若兮点头道.

  “可我不想这样啊!”秦风仰天长叹,”我希望和他们还能像以前那样!”

  “不可能的,你只要看看小猫,野狗,还有舒疯子,就知道你想要的,已经离你远去了,越往后,你会越来越孤独.”闵若兮道:”这便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

  秦风想了想,摇了摇头:”幸好我还有你.兮儿,我想求你一件事.”

  “跟我还用说什么求不求的吗?你只管吩咐就好了.”闵若兮掩嘴轻笑道.

  “小文小武的教育问题都听你的了,说句实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把小武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王子,把小文培养成一个像你一样的公主,你也知道,我自小就是散养的.但是呢,能不能吃饭的时候,大家能够热热闹闹的坐在一起呢?这才有一个家的感觉嘛.这样下去,以后小文小武见到我都不亲了,现在我愈来愈忙,本来回后头来吃饭的次数就不多了.我可不想在我儿子女儿的眼中,也看到那样的疏离感.”

  看着秦风有些伤感的模样,闵若兮心头一软,秦风是一个孤儿,少年之时,基本就没有享受过家人的关爱,所以对这个有着异乎常人的需求.

  “好吧,我听你的,以后只要你回到后宫来吃饭,我都会小文小武来陪你.”

  “太好了!”秦风大喜.站起身来,替闵若兮倒了一杯酒,”来,为夫敬贤妻一杯.”

  “你下午不是还要见大臣吗?可不能喝多了.”闵若兮端起杯子道.

  “无妨,下午是见小猫与田康.”秦风呵呵笑道:”就算一身酒气,这二位也不会像首辅他们几个文官那样喋喋不休的劝谏的.”

  两人端起杯子轻轻一杯,都是一饮而尽.

  “还真没有见过一个皇帝如此怕臣子聒噪的.”闵若兮轻笑道.

  “不是怕,是烦.这些人如果认为他们是正确的话,那叫一个义正言辞,能怼得你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一个地缝儿钻进去.这里头的翘楚,以萧华这老头子最厉害,常常引经据典,有时候听得我云里雾里,想好半天才明白他说得是什么,想要发努的时候,人家早就说到别处去了.”秦风有些心有余悸地道.

  闵若兮开心大笑:”让你不多读些书?碰上萧老头这种人就抓瞎了吧?他这种人啊,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的.”

  “所以说,还是不要听懂的好,听懂了要气得半死,还奈何他不得.”秦风道.

  “这就是圣君与昏君的区别嘛!”闵若兮笑道.

  “难怪史上昏君更多一些,便是我,也经常被他们怼急眼.”秦风笑道.”有好几次我都想把萧老头赶回去养老了,但一想到他一大把年纪了,还在到处帮着我建学堂,找先生,多清高的一个人啊,还腆着一张老脸去找那些豪商们化缘弄钱,就又生生地将这口气吞下去了.得,老头儿年纪大了,就算骂,也骂不了我多少年了,且熬着吧!”

  “愈是圣君,便愈是不能任心意做事呢!”闵若兮点了点头,”萧老先生还是很令人尊敬的,如果说他最开始做这事,是图着死后哀荣的话,那他现在,是真正的将自己投入进去了,把这当成一件真正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才做,月瑶进宫来跟我说起过这件事.大明那些有名的商人,每一个都被萧老先生上门拜访过了,不给钱,老先生不走,给少了,也不走.大明的学堂能在朝廷财力如此困难的情况下遍过开花,他功不可没啊!”

  秦风点了点,”说起大明的商人,今天我倒是有了一些新想头,月瑶没有跟你说过,她曾经行文给刑部干涉过一个人的定罪吗?”

  “还有这样的事情?”闵若兮诧异起来,王月瑶可是一个极有分寸的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