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逐渐成熟的皇帝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风现在每天的事情,便是见一个又一个的大臣,看一份又一分的似乎永远也不见减少的奏章,从最开初时的不适应,焦燥,到现在的安之若素,他正在从一个优秀的将领开始向一个合格的皇帝身份转变.

  大明的官员,能够走到秦风面前与他单独面对谈事,无一不是一方大佬,这些人无疑都是一个个的人精儿,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处事的方法不同,面对秦风时的态度便也不同,这都需要他一个个的去了解,去适应,臣子们在竭力全力地了解皇帝的脾性,皇帝又何尝不是在挖空心思地想将臣子看得透彻明白呢?

  与人斗,其乐无穷.

  秦风现在便学会了体会这种与臣子们斗智斗勇的乐趣.各自负责一摊的大臣们,都想从皇帝这里得到最大的支持来使自己负责的部门利益最大化,这便需要皇帝在其中权衡利弊,作出决策.当然,有时候看到为了自己的利益,大臣们之间互相攻击,拼命地想法设法的打击对手,捧高自己,在需要的情况之下,两个本来互相看不顺眼的大臣为了某一件事有了共同的目标,突然结盟一起攻击另一个人,而在下一件事的时候,这两个人便又反目成仇,突然反戈一击的时候,秦风也是乐不可支.

  在这些来来往往的交锋之中,在看到臣子们一场又一场的精彩表演之中,秦风倒是深深体会到了,所谓政治,就是一种平衡,一种妥协,找到所有人不同诉求之间的利益共同点,最终达到一个各得其所的结果而已.

  当然,找到一个这样的平衡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有的时候,这种平衡点并不存在,真到了这个时候,那就只能看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了.

  看奏章,也是一门大学问,能送到秦风面前的奏章,除了一些极特殊的之外东西之外,剩下的至少也是一郡之首才有这个资格了,其它的一些人员想要将自己的奏章递到皇帝面前,那就只能由直奏资格的大臣们代为上奏.

  这些奏章有的直白,有的委婉,有的行文粗糙,有的骈五俪六,但这并不代表着看起来读书不多的那些官员所写来的粗糙文字之中就没有猫腻,相反,这样的读书不多便却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人,其狡滑比之那些读了一肚子书的人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往往就会在那些看起来直白的文字之中藏下一个个的陷阱,一不小心掉进坑里去,能让你有苦说不出.

  秦风现在学会了从那些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奏章之中准确地找出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不论对手玩出什么样的花样,秦风总是能从自己所掌握的更多资源之中前后对照而拼凑出事实的真相,现在臣子想在他面前玩出什么花活儿来,已经是不太容易了.

  当然,这些人玩花活儿,倒也不是为了谋什么私利,基本上都是在为自己负责的这一摊子,或者自己所辖的区域谋取到更多的中央支持,换一句话说,就是想从朝廷这里弄到更多的政策和银钱,但朝廷的预算就只有这么大一块饼,给你多了,自然给别人就少了,给谁多,给谁少,不给谁,这都是考验皇帝的政治智慧以及大局观的事情.

  要是在这上头你上了臣子的当,金口一开,御笔一落,那就是金口玉言,落字为定,想要悔改可就不容易了.

  相比较而下,与军队的负责人小猫谈话以及和鹰巢的头头田康谈话,这就简单多了.小猫与他关系非同一般,基本上兵部有什么需求,小猫都是直接向秦风开口,给了,他就拿着,不给,他争辩几句也就算了.

  而鹰巢的田康则是不敢跟秦风玩这样的小心眼,他所负责的部门与其它人都是不一样的,他可以在其它任何人面前玩花活儿,但要敢在秦风面前施展一次,基本上就完蛋了,轻则丢官罢职,重则就要性命不保了.

  与这两个人谈话,对于秦风来说,那就是一种难得的放松了,不需要提起精神来与对方打擂台,而是直接有事说事.

  今日午间与闵若兮的一番对话,使得秦风心中颇生感慨,特意地盯着小猫看了一会儿,果然,从小猫的眼睛里,他虽然看到了昔日的亲,但更多的却还有敬,还有畏.在秦风的注视之下,小猫有些不安地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下意识地认为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妥,他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秦风更是有些心中黯然.要是还在当年敢死营的时候,自己这样瞅着他看,多半他会立即反瞪回来,场景也会变成如下这样:

  你瞅啥!

  瞅你咋样?

  再瞅一眼试试?

  试试就试试!

  然后,自然便是会翻翻滚滚地打成一团,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他又被自己再一次地干翻在地上,呈大字形地躺在哪里晒上小半天的太阳.

  而这个时候,唯恐天下不乱的敢死营的兄弟们,便会趁机跑上来将一时动弹不得的小猫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式以供大家娱乐.

  而自己,则会耻高气扬的进到舒畅那间大家闻之色变的大帐蓬,在大家都看不到的情况之下,才会捂着嘴巴又蹦又跳,然后让舒畅替自己治伤止疼.

  “陛下.”小猫看到秦风先是怔怔地瞅着自己,接着又莫名地在嘴角露出了笑容,不由更加讶异,刚刚自我审视了一番,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异常啊?用征询的眼光看向一边的田康,田康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当年在敢死营的时候.”秦风摇了摇头.”都坐吧,小猫,说说你兵部的事情.”

  “是,陛下.”小猫侧身坐好,”第一件事是我们在清河那边的部署,柯镇带着新三营已经进驻了照影峡,与卞文豪那边也沟通顺畅,时机一成熟,他便能在第一时间进入到安阳郡中,而陈卫平也已经开始布署主力部队陆续进入青河郡.”

  “这么多的军队一下子涌进青河郡,那边在后勤之上保障怎么样?今冬青河郡事多,光是卞部军属回归一事,就够他们喝一壶得了.”秦风道.

  “陛下,耿前程已经去上任了,金次辅也因为军队开始进入青河郡而决定暂时留下还帮几天忙,陈卫平也是老军务了,一切安排都是有条不紊.预计到明年开春的时候,陈卫平的中军行辕,便可以直接移驻到安阳城中了.”

  秦风哈的一笑,转头看着田康:”朱义拿下了吗?”

  田康点头称是.

  “你接着说!”秦风回过头来对小猫道.

  “驻扎在宝清港的苍狼营已经全员上船开拔,开年过后,便能抵达泉州.锐金营也已经作好了开拔前的准备.随时可以上船开赴泉州.等他们一到,便可以彻底解决卞无双的问题,为陛下明年自荆湖向上京出发扫清所有障碍.现在我们在荆湖和江南已经拥有了多支部队,但却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各有统属,苍狼和锐金一到,局面会更加复杂,我们需要一位大将去主持局面,整合各支部队.这个人选还需要陛下早些定下来.”

  秦风思忖了片刻,”交给杨致吧.他是老资格了,资历上够,而且他在那边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能与曾琳形成更好的沟涌和配合,江南四郡的郡守也是他负责策反的,由他挂总儿,可以得到这些人的更有力的支持.”

  “是,那兵部这边随后就行文.”小猫道.”再就是横断山区的何卫平希望将防线再向前推一推,不过这一件事臣已经驳回去了,现在我们不益过分的刺激齐国.”

  “嗯,这件事理当如此,何卫平这是看到在接下来的攻略楚国的时候,他捞不着立功了,所以才来这么一招呢!提醒一下你他的存在.”秦风笑着道,对于臣下的这些伎俩,他已经能一眼便看透本质了.

  “最后一件事是吴岭准备将中军行辕前移到桃园,当然他是准备秘密进行,齐国国内日趋紧张,吴岭认为有可能常宁的齐国主力边军说不定会被卷进这场内乱当中去,如果真是这样的太阳岛,他想抓住机会.”

  秦风沉吟了一下:”只怕这个可能性不大,不过吴岭是一方大将军,他到桃园去盯着也是可以的,但如果想要动手,一定要等朝廷的命令不得擅动.”

  “是.陛下,臣说完了.”小猫欠身道.

  “田康,你哪里呢?”

  “陛下,臣这里有两年事,你一件事就是卞无双的军属那边,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从中精选了一批德高望重的人,由鹰巢护送直趋昆凌郡城,对卞无双的士气进行最后的瓦解.”

  这是早就定好的事情,秦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第二件事,是我们在齐国长安的暗钉意外的发现了一件事情.”田康接着道:”他发现了齐国的豪门世家的一位重量线人员,居然与齐国南天门的一位高层在私下会面.”

  “有这样的事情?”秦风立时便被提起了兴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