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出人意料的任命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曹云指着地图,那上面标记着当年拓拔燕逃亡的路程,地图的下面堆满了当年关于这一事件的报告,拓拔燕指着地图讲述着自己当年的逃亡经历,而曹云不时地从地下的一堆报告之中翻出其中的某一份,不时还与拓拔燕讨论一番当时应该怎么做才会更好.

  这情景让郭显成与曹辉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倒像是刚刚打仗归来的将军正在与上司讨论这一仗的得失.

  良久,拓拔燕才停了下来,而曹云凝视着地图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之上坐下.

  “虽然围追堵截你的都不是大明的正规营头,但能在万军丛中觅出一线生机并逃出来,你的军事才能,倒真是出类拔萃.”曹云赞赏地道.

  “后来惹恼了一支明军,末将便险些儿没有逃出来,那也是末将损失最大的一战,最终只有八百人突了出来.”拓拔燕低声道.

  曹云哈哈一笑,”有这样军事才华的将领,在大明也不多吧,我猜郭九龄在最开始布置这件事情的时候,并不晓得你有这份才能,秦风也不知道,否则秦风断然不可能将你这样有大将之才的人,当作一个谍子使用.只可惜后来虽然发现了,却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收不因来了,哈哈哈!”

  拓拔燕垂下了头.

  “我看了你在横山的那些战例,与肖锵打过,与何卫平打过,都打得很精彩,战功是实打实的,这也是你被显成看重的原因,为了络拢你,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亲侄女嫁了给你,这是他自己没有嫡生的女儿可以嫁给你了,如果有,我怀疑他一定会将你招作自己的女婿,而不是便宜他的弟弟,是不是显成?”

  郭显成满面通红,却还是点了点头:”当时末将,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曹云幽幽地道:”拓拔燕,与肖锵作战也就罢了,可是后来与何卫平作战又是缘何啊?那个时候,何卫平可是已经投降了明人,成了明人的将军,你是明人的谍子,却大量地杀伤了何卫平麾下的将卒?”

  “起初之时,末将也很惶恐,但后来郭统领告诉我,说我在平时就是大齐的将领,一个正常的大齐将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即便是何卫平被我斩杀在阵前,那也是他本事不济,没有别的话好说.”拓拔燕道.

  “听听,听听,曹辉,这才是一个上位者该有的心思,郭九龄为了养大这枚棋子,不知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你,就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境界.”曹云伸手点了点曹辉,”拓拔燕在大齐升到今日的位置,还真是实打实的军功得来的,这可真是让人觉得诡异之极啊!”

  拓拔燕沉默无语地跪了下来.

  曹云笑着看向郭显成二人:”你们说说,这家伙的确为我们大齐打了不少的胜仗,这一次更是在长安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他又结结实实的是明国的探子,这样的一个人,我们要怎么处置他呢?”

  郭显成沉默不语.

  曹辉束手无策.

  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一刀杀了,但是,很明显,皇帝没有这个意思,吃不准皇帝意思的他们,自然不愿先开口.

  “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幡然醒悟而坦白了呢?”曹云的笑容渐渐敛起,鹰一般的目光看向拓拔燕.

  拓拔燕沉默了半晌,才道:”我有了媳妇儿,有了儿子,有了一个家.”

  不仅是曹云,郭显成与曹辉也有些惊诧地盯着他.

  “就为这儿?”

  “岳父也好,漪儿也好,都在等我回来给儿子起名字,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让我的儿子姓拓拔,我不姓拓拔,我也不是蛮人,我已经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了,我不想我的儿子也没有名字.”拓拔燕低声道.

  曹云眯起了眼睛,这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在洛阳的那个大殿之中,他的儿子,孙子们死去时的模样,一阵悲伤瞬间就涌上了他的心头.

  为了齐国,他抛弃了自己的家伙,但眼前这个人,为了家人,却抛弃了他效忠的国家,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既然已经决心投效大齐了,缘何又放走了慕容海那些人,他们也应当是明国埋下的钉子是不是?”

  “是,我知道他们,他们却不知道我,这些人都与我一齐战斗了小十年的日子,同是一齐从血糊糊的战场之上爬出来的,我不想他们死在这里.”

  “呵呵,还真是有情有义.”曹云冷笑了一声:”这里是长安,他们就算有了一天的逃跑时间,又安能逃得出我大齐的追缉.曹辉?”

  “陛下,追捕他们的命令已经下达,鬼影在京人马几乎全员出动,各地分部也会拦截,一定会将这些人留下的.京城之中的那些明谍,我们的搜捕也已经开始,不过拓拔燕并没有给这些人通风报信,而慕容海对这些人所知不详,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有大的收获,明人在长安的探子不敢说一网打尽,但至少会拔除大部分,剩下的漏网之鱼,相信在短时间内不敢再有任何动作,鬼影慢慢地挖,总会将他们挖出来的.”曹辉道.

  “你的心还是不够狠.”曹云冷冷地看着拓拔燕,”做事切忌三心二意,瞻前顾后,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得绝决,拓拔燕,你想我怎么处置你呢?”

  “末将自忖必死,只是恳求陛下放过郭漪和我的孩儿.”拓拔燕道:”末将想用这些年来的战功,换取他们的活命.”

  曹云哼了一声:”那你给我们大齐造成的损失呢?横断山区大军准备去袭击周济云的事情,是你泄漏出去的吧?”

  拓拔燕低头无语.

  “想一死,太便宜你了.”曹云冷冷地道:”你去沧州吧,任沧州郡守,统带沧州的兵马,那里的人马都是你在横断山区带过的部队,不需要磨合,即刻便可以上手,另外显成,南天门的那支五千人的敢死营,我改主意了,不派到潞州去了,也放去沧州.由拓拔燕统带.”

  拓拔燕霍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曹云.

  “你给我大齐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所以你以后的岁月,就全都拿来赎罪吧,朕要拿回横断山区,你在那里驻扎多年,对那里的极其熟悉,你的对手,还是那个你熟悉的何卫平,拓拔燕,在不发动大规模的战争的情况下,我需要你拿回横断山区的控制权.”

  “陛下还能信任我?”拓拔燕嘶声道.

  “为什么不信任你?”曹云冷笑道:”你还回得去吗?因为你,明人的探子死伤惨重,慕容海那支逃掉的人马,也注定逃不过我们的五指山,这些人的血债,都会记在你的身上,明人最是记仇不过了,你已经背叛了他们,永远也回不去了.你既然如此在意你的家人,你的妻子,你的儿子,那么,就老老实实的去替朕征战,你胜利,他们无恙,你达不到朕的目标,那就说不准了.现在告诉我,你去还是不去?能不能替朕拿回横断山区?”

  拓拔燕的喉头上下蠕动,半晌,他才重重地点了点头:”陛下,两年时间,两年时间,我替陛下拿回横断山区的控制权.”

  曹云满意地点了点头:”那,那就两年,两年之后,如果大齐的旗帜没有插满横断山区,你知道后果的.好了,你下去吧,回去给你的儿子起名字吧,然后就给我立即滚到沧州去.”

  “谢陛下!”拓拔燕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爬起来便向外面走去.

  “对了,你的真名叫什么?”身后,传来了曹云的问话.

  “回陛下,末将本名关锋.”拓拔燕回身道.

  “你的儿子可以姓关,但你还是叫拓拔燕吧.除非我大齐一统天下,否则你永远就叫拓拔燕.”

  拓拔燕的身子僵了一下,但马上又向挺直了身躯,向前走去.

  “陛下,就这样放他去沧州?这样的人能信得过?”曹辉问道.

  曹云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朕觉得现在的他,比你还要更忠心一些.”

  曹辉的脸顿时便白了三分.

  “一个人如果背叛了,那么他撕咬起他原本的主人,会更加的凶猛,因为只有将他原来的主人彻底消灭了,他才不会再有愧疚感,才能活得心安理得.”

  “这一回抓到的那些明人探子,末将全部送给他,让他亲手斩杀.”曹辉恨恨地道.

  “多此一举!”曹云哼了一声道:”拓拔燕这样的人,坚韧之极,妻儿是他心中最后的一道缝隙,以后他碰到了明国的探子,杀得会比你更坚决.你这样做,只会让他心里有更多的抵触心理,我既然赋予了他兵权,又何必再让他心生不满?你有这功夫,不妨多学学郭九龄是怎么样做事的?”

  “是.”曹辉有些惭愧的退了下来.

  “陛下,横断山区的兵马虽然被解宝糟塌了不少,但仍然数万之众,而且这支军队是大齐的精锐,现在交到拓拔燕的手中?”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用这么快想着将郭家从这件事里摘出来.”曹云扫了一眼郭显成:”显成,你是朕的老部下,朕从来没有猜忌过你.拓拔燕此人的军事才能的确是很罕见的,但他在性格之上有很大的缺陷,此人不能像你一样能统帅大军团,但率数万人在横断山区那样的地方作战,却是绰绰有余.我便看着吧,横断山区一定会在两年之内重归我大齐所有.关于拓拔燕的事情,不必再扩散了,嗯,你的二弟是绕不过去的,但也到此为止吧,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遵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