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破阵乐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幕徐徐降临,皇城前的广场之上逐渐地热闹了起来,无数的彩色琉璃灯盏被点燃,各色光芒交相汇织,将整个广场变得无比奇幻。

  入口之处,亲卫营正在仔细地检查着每一个进入广场的人,虽然这些人都是越京城各里各坊推选而出,但必要的安全检查还是要做的,毕竟在这个狂欢之夜,大明的皇帝一家以及无数朝廷重臣,都会在这里出现。

  每一个进到广场里的人,第一眼就会被广场上那无数的彩色琉璃灯盏给震住,这玩意儿现在在大明,仍然是属于奢侈品,哪怕大明商业署已经彻底掌握了制造琉璃的方法,但为了尽可能地赚取暴利,王月瑶仍是下令不得大规模制造。

  小批量流出的这些琉璃灯盏在庞大的市场需求之下,价格自然是居高不下,一般的普通百姓,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今天进入这里的人,看到的却是广场之上数以万计的这种琉璃灯盏。

  朴素的百姓们自然不会想到这玩意儿只是商业署用饥饿营销刻意弄出来的高价,只会在心里慨叹,这才是真正的皇家气派。

  当然,他们也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彰现出皇家与一般人的不同之处。

  广场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舞台,正对着皇城城楼,此刻,来自天上人间的舞者们正在进行着最后的踩场,舞台两侧,上百人的乐师正在认真地擦拭检查着自己的乐器,而在舞台之下,环绕着舞台的上百面大鼓虽然还没有敲响,但只看这阵势,便能想象得到他们被擂响时的那股惊天动地的气势。

  开场舞自然是舞于天上人间来表演。这个前越时期的艳名播于天下的青楼,到了大明,摇身一变,已经成了天下舞乐的执牛耳者,无人能望其项背。

  开场和结尾都将由天上人间的舞者来完成,而周围的那十几座小舞台则是提供给其它班子的,只有在今夜的表演之中获得了所有人最高评价的那一个,才会有资格来到这个中央舞台之上为皇帝献上一曲。

  紫萝很是兴奋,今天,她将为皇帝献上她这一年来沤心沥血打造的这一首新曲,这一支新舞,她相信,这曲这舞,在今夜之后,便会成为大明的舞乐无上经典。

  一更时分,皇城广场外临时设置的巨大的木栅门开始缓缓关闭,这代表着所有人已经进场,接下来将会进入到表演时间。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高大的皇城城楼,那里,相对于灯火辉煌的广场来说,还是一片黑暗。

  细密的鼓点开始响起,伴随着鼓点之声,皇城楼上亮起了第一盏灯,然后一盏接着一盏的点亮,顷刻之间,整个皇城城楼大放光明,将广场之上的灯火给完全地比了下去。

  伴随着铿锵的甲叶撞击之声,一排排的亲卫营士兵从城楼内奔行而出,手持缠上了红绸的长矛,肃然挺于城垛之后。

  鼓声骤停。

  乐公公那充满中气的尖厉的嗓音从城楼之上响起,覆盖了整个广场。

  “皇帝陛下驾到!”

  轰然一声响,广场之上上万人已是齐唰唰地跪倒下去,以额触地。

  “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万民称颂之中,盛装的秦风,挽着皇后闵若兮双双出现在城楼之上,在他们的左右两侧,站着同样盛装打扮的皇子秦武,长公主秦文。而在他们一家四口的后面,以首辅权云为首的大明重臣,依次出现。

  “平身!”乐公公的声音再度响起。

  “谢陛下洪恩!”万众齐呼,声势震天。

  秦风与闵若兮等一众人在城楼之上坐了下来,广场之上虽有万人之众,竟然是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秦风的身上。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越京城的普通人,他们这一辈子别说见皇帝了,只怕连越京城府衙之首的面都没有见过,皇帝,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天上的神邸一般遥远。只不过神邸在他们有所求的时候,不见得会回应他们,对他们经受过的苦难,也没有多大的同情之心,但现在城楼之上的这位皇帝,却是切切实实地带着他们过上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紫萝说会在今天给朕一个惊喜,兮儿你明明知道她新编的舞曲是什么,却不肯说与我听,今天倒是要开开眼界。”秦风笑着对身边的闵若兮道。

  闵若兮轻笑道:“其实我也只不过看了几个片断,紫萝宝贝得很呢。不过的确很惊艳,与其提前告诉你,还不如让你今天亲眼目睹更能震撼人心。”

  “那倒要拭目以待了。”秦风笑顾乐公公道:“开始吧!”

  乐公公走到了城垛之前,对着下面招了招手。

  广场之上无数的琉璃灯盏几乎在同一时间尽数歇灭,只余下了中央那巨大的舞台之上的亮丽的光束,大鼓率先响起。

  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咸歌《破阵乐》,共赏太平人。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台上,上百名被甲持戈的舞者齐声歌唱着走到了舞台的中央,舞队的左面呈圆形,右面呈方形;前面模仿战车,后面摆着队伍,队形展开像簸箕伸出两翼、作成打仗的态势。

  “陛下,此便是紫萝沤心沥血一载之所得,名为《明王破阵乐》。”闵若兮轻声道。

  整个乐曲以鼓声为主,此时上百面大鼓同声擂响,声震云宵,台上舞者依着旋律变换队形,左圆、右方,先偏、后伍、鱼丽、鹅贯、箕张、翼舒,交错屈伸,首尾回互,往来刺击。

  秦风此时已是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而在他的左右,所有的朝廷重臣们也都张大了嘴巴,目不转睛地瞪视着舞台之上的表演。

  “壮观之至!”一边的首辅权云看得如醉如痴。

  “好舞,好曲,好歌,好大明!”另一侧,礼部尚书萧华摇头晃脑,“今日观此一舞,听此一曲,人生再无憾已。陛下,臣请将此舞纳入我大明礼乐正舞,以后但凡盛大节日,重大庆祝之时,方可表演。”

  秦风微笑道:“此乃礼部职权之内事,萧尚书尽可与紫萝去商议,不过在我看来,此舞在舞台之上表演尚嫌格局太小,人数也太少,如果有一二千人众,于广场之上齐舞,声势则更壮。”

  “陛下,表演之舞者,虽然舞姿曼妙,但却少了一股杀伐之气和悲慷之风,如果换成百战沙场的将士来表演的话,只怕更能震憾人心。”小猫在一边补充道。

  闵若兮笑道:“陛下与章兵部此言,可谓深合紫萝之意,她与我所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天上人间的舞者,毕竟没有那样的经历,终是跳不出来那种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的慷慨激昂之意。萧尚书,如果你想将这明王破阵乐纳入我大明礼乐正舞,这一节,不可不知。”

  “这是自然。”萧华点头道:“只要纳入了礼部正舞,自有我礼部来主持重新编练,岂是天上人间能比拟的,陛下,用不了多长时间,礼部就能让您看到新的明王破阵乐。”

  “好,不过紫萝为此曲煞费苦心,你礼部可不能亏待了她们。”

  “老臣省得。”

  明王破阵乐,舞凡三变,每变为四阵,计十二阵,以歌节相对应,一曲完了,广场之上上万观众如醉如痴,其它舞台班子相顾失色,此曲一出,今晚其它再精心准备的歌舞,也要相对失色了。

  中央舞台的灯光渐次熄灭,四周十几个小舞台的灯光开始亮起,有了明王破阵乐专美于前,其余的戏乐班子无不是打起精神,更加卖力的演出起来,与天上人间争个高下是不用想了,但第二名还是要争一争的。毕竟第二名,也是能到中央舞台上去为皇帝表演的。

  舒畅就是在这个时候,脚步匆匆地走上了城楼。

  “你可错过了最好的表演。”看着舒畅,秦风幸灾乐祸地道。

  “陛下,舞以后还是有的看的,十天前您吩咐的事情,已经有了消息。”舒畅正色道。

  秦风神色立时严肃了起来,站起身来,对闵若兮道:“我先去一会儿。”招呼了首辅权云等几人,匆匆离开了城楼,到了内里一间房内。

  “陛下,南天门的确有异动。与我有联系的杀门所有人,都被人花大价钱请走了,目的地就是长安城。”舒畅一字一顿地道:“而请他们的人,就是南天门内的一位高层。”

  “果然如此。”秦风嘿嘿一笑:“我就说嘛,像周一夫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作殊死一搏呢,原来真正的后手在这里。南天门所在的青龙山距离长安城不过百里之遥,曹天成恐怕要灯下黑了。”

  “更重要的是,只怕曹天成想不到南天门亦与豪门世家联起手来了。”舒畅摇头道。“这一次,搞不好曹天成要栽一个大跟头。”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秦风大笑:“却容我们高卧一边观这场龙虎斗吧。周一夫,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哈哈哈!”

  (有关明王破阵乐的描写均采自秦王破阵乐,书友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网上欣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