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来访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燕小乙站在脚手架上,一手泥刀,一手砖块,正将一块块的青砖砌到墙上,他的对面正与他相向砌墙的是铁青,而架手架的下头孙军孙大刀正将一块块的砖扔到墙上,砰砰的声音中,这些砖块在两个砌墙的家伙面前码得整整齐齐.等到上面的两人将泥灰桶丢下的来的时候,他便又将脚边新的泥桶给扔到上头去.而在另一侧,昔日的天之骄子,前越太子正挥舞着铁锹,用力地搅伴着泥浆,穿着一件粗布大褂的他,身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泥浆,满面风尘之色,哪里还有昔日的半份模样?另一边,一个半大的小子正用力地摇着轱辘,将井水从井里吊起来,然后提着走到吴京身前.

  一阵脚步声从屋内响起,一个青帕包着头的女子手里提着一个大茶壶,身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手里抱着几个茶碗走了出来.

  “燕兄弟,孙兄弟,铁兄弟,下来歇息一会儿,喝点水!”女子扬起头叫道.

  “嫂子,等我们将这一路砌完了再下来.”燕小乙大笑着与铁青加快了速度,当这面墙的最后一块砖砌好之后,两人自脚手架上一跃而下.那女子立即从身边的少女手中拿过一个茶碗,倒满了水递了过去.

  “谢谢嫂子.”燕小乙接过茶碗,一口喝了个精光.

  女子给三人倒好了茶,又倒了一碗走到吴京面前:”当家的,歇歇吧,这院子毁损的厉害,总要三五天才能干完,也不急在一时.”

  吴京点了点头,”早点干完总好一点,平时我们几个都不在家里,你带着儿子女儿在家里,总是不能让人放心,现在虽然长安秩序在慢慢地恢复,但总是还有些屑小之徒想要混水摸鱼.郭氏那样的高门大户他们自然是不敢去,但我们这样的,却正好是人家下手的目标,莫要吓着了你.”

  这女子,竟是昔日的太子妃康灵,那少年和少女自然就是吴京的儿子与女儿了.当年那一场惊天大营救,拓拔燕等人只是救出了吴京一人,并把他一路护送交到了齐人的手里,而康灵与一双儿女却是后来被大明送了过来的.

  昔日高高在上的太子妃,早已经被生活磨灭了昔日娇媚的容颜,洗尽了铅华,褪去了繁华,如今早已洗手作羹汤了.

  “嫂嫂放心吧,我们的日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铁青大笑着从康灵手中接过了茶壶,自顾自地倒了一碗,一边喝一边道:”以前咱们在长安开武馆,南天门的那些人总是跟我们过不去,弄得我们招不到什么有钱的学徒,只能勉强糊个口,再往后可就不一样了,南天门倒了大霉,那一天我们在郭府听到郭大人说,但凡和南天门有些瓜葛的那些人,都要被强征入伍,听说要组成一个敢死营去前线征战赎罪呢!这些人一走,长安城中的武馆只怕要少上一大半,我们以后就可以招到更多的学徒了,再说现在我们与郭家总算也有了联手抗敌之情,有了这张大虎皮,保管我们以后会炙手可热起来,再说了,我们哥儿几个,可都是有真功夫的.”

  “铁子说得不错.”孙大刀呵呵笑着:”等日子好过起来,就可以派几个弟子回来看家护院,大哥再请几个丫头妈子回来,总不能让嫂子一直干这些粗活.”

  “那敢情好,嫂子就等着享你们的福呐!”康灵笑吟吟地道.”这些年,你们哥儿几个可真是辛苦了,我就是个没用的,只能吃闲饭.”

  “嫂子说哪里话来!”燕小乙微笑着道:”我们兄弟几个,以前哪有什么热汤热饭吃,哪有干净的被窝可睡,还不是托了嫂子的福,这才过了这些年的安逸日子,这样挺好的.大哥,你说是不是?”

  “小乙兄弟说得对,这几年啊,虽然辛苦一些,但我可是吃得饱,睡得香,一倒头倒能睡到大天亮不带醒的.”吴京笑呵呵地道.

  康灵笑着将几人手里的茶碗收起来,”你们哥儿几个歇一会儿,饭马上就熟了,前两天你们从郭府带回来的酒,今日正好好的喝一顿.”

  “那是,吃了酒,干活更带劲!”孙大刀舔了舔嘴唇道.

  康灵带着女儿进了房门,燕小乙孙大刀几人与吴京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叉着腿,看着有些残破的院子,前段时间的长安动乱,至今让几个心有余悸,如果不是郭府郭显功集合整条街道之上的青壮汉子一齐到郭府守卫抵御敌人,只怕这条街上要血流成河,他们这些人也必不能幸免.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借此与郭府重新接上了关系,倒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大哥,这一次齐国一场内乱,只怕国力损耗严重,又要便宜明国了.你们说明国会不会乘机打过来?”铁青幽幽地道.

  “是啊是啊,大哥,明人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的是不是?楚人听说如今已经是明人毡板上的鸭子任人宰割了.”孙大刀连连点头道.

  吴京看着这几人,不由笑了起来,这三个都是江湖好汉,对于这样的国家大事,政治较量,却完全是门外汉了.

  “不可能的.”他轻声道:”看起来齐国的确是内乱一场,死伤累累,但看着吓人,实则损失有限.交手的双方都很清醒明人虎视眈眈,所以把战场限定在了长安与洛阳两地,齐地其它地方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波及.而获胜后的曹云也兑现了早前的诺言,只诛八大家,这样更是轻易地稳定了人心,所以看起来血流成河,实则上齐国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这个时候明人如果倾力来攻的话,只会为齐人所趁,不但便宜占不着,还会将楚国这只煮熟的鸭子也弄飞,所以啊,明人绝不会这么傻的.秦风的确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的皇帝,与齐国的对决,他从来都没有心存侥幸心理,先灭秦,再吞楚,一步一步地打牢基础,站稳脚跟,看他的模样,是准备与齐国来一场全面的抗衡了.这不是短短几年就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哥你复仇只怕就真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到了那时候,不管是明人获胜,还是齐人获胜,都没有大哥什么事了!”孙大刀有些失望地道.

  吴京笑了起来:”我早就没有什么逐鹿天下的心思了,这样活着也挺好的,齐国人现在不理会我,而秦风当年便能放了康灵和我的一双儿女,以后就算他们获胜了,想来也早就记不起还有我这一号人了.”

  燕小乙道:”大哥说得对,好不容易脱却了那个漩涡,还想过去的那些事情干什么,咱们几个啊,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来,兄弟们,干活啦!早点干完,接下来大家都去想办法多招收一些学徒,多收一些学费,咱们以后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

  几人都是大笑起来,一跃而起,搅拌泥浆的去搅拌泥浆,砌墙的去砌墙.正自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突然在耳边响起,脚手架上的燕小乙抬起头来,看向街道的尽头,十数匹快马从哪里急奔而来,打头一人,正是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的拓拔燕.不由得一愕.前些日子在郭府里偶遇,昔日的伙伴如今已是身居高位,手握重兵,他们却是落魄到了极点,虽然拓拔燕说过些日子再聚,但接下来他却又没有了影踪,只当是拓拔燕随口说说而已,没有想到今天,此人居然当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战马停在了燕小乙的面前,马上的拓拔燕抬起头来,看着燕小乙和铁青道:”燕兄,铁兄,实在抱歉,前些日子我军务缠身,不得自由,但心里却可是惦记着大家呢,今日特来赔罪,吴兄和孙兄都在吧?”

  “都在都在!”燕小乙脸色有些古怪,丢了手里的泥刀,从脚手架上一跃而下,屋里,吴京也弃了铁锹,走出敞开着的大门,看着拓拔燕,抱拳道:”拓拔将军.”

  “吴兄,我不叫你太子殿下,你也别叫我什么拓拔将军,可好?”拓拔燕跃下马来,挥了挥手,身后的亲兵提着一个个的食盒跃下马来.”今日我们兄弟好不容易能相聚,一定要好好的喝上几杯.大家都不容易呐!”

  燕小乙笑道:”的确不容易,当初从越京城里杀出来的时候,一百多兄弟呢,现在就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吴大哥,拓拔将军看起来是带了好吃的来了,倒是可以让嫂子轻松轻松了.”

  说话间,拓拔燕便看到一个头上包着一块青帕子的妇女手里拎着锅铲出现在门边,不由一楞神,”这是?”

  “这是我的内人啊,拓拔兄是见过的.”吴京微笑着道.

  “太子妃!”拓拔燕吃了一惊,昔日那个千娇百媚的太子妃,如今哪里还能看到当初的模样?

  “拓拔兄又叫错了,什么太子妃,不过一普通民妇而已,拓拔将军,先请屋里坐,我去冲洗一下,换身衣服.”吴京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之色,赶紧转身向屋内走去.

  燕小乙大笑着走了过来,”铁青,孙大刀,你们也去洗一下,我先陪拓拔将军聊一聊,等你们出来再换我去洗澡,可不能怠慢了拓拔将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