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异变骤起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晚的长安城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涌动.只不过在较量的双方之中,另一方还懵然不知而已.皇太子曹著是长安城中这两万龙镶军的最高统帅,今夜,他自然也是无法安眠的.与他的父皇一样,他也时时刻刻牵挂着洛阳的问题.左右睡不着的他,干脆爬了起来,带着百余名亲卫,却挨个儿的视察今夜的军营.

  今夜,两万龙镶军是处在最高战备状态之下的,但让曹著苦恼的是,长安城太大,需要守卫的要地太多,这使得他的两万龙镶军分得很散.

  两万人,听起来很多,但一旦分散到了整个长安城,处处便都显得力量不足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洛阳大军云集,鱼龙混杂,而作为决定最后战局走向的整整六万龙镶军,此刻全都分布在洛阳周围.一旦事发,便会发起最后的攻击,一举解决因挠了齐国多年的内部矛盾.而此刻,留在长安城的龙镶军,只能睁大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行走大半夜,曹著对于各个军营表现出来的状态还是很满意的.没有人敢于懈怠公务,士兵一半保持着作战状态,另一半,即便是在休息,也是睡不卸甲,刀不离手.

  一路走来,曹著倒是兴致盎然了,他突然决定去南城看看,长安城一共有九座城门,其中不是龙镶军守卫的共有三座,而南城,则驻扎着最大的一支城防军,三千人.

  所谓的城防军,其实日常担负的不过是长安城的治安工作,负责日常的巡逻,警戒,龙镶军在平时自然是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城防军平时分布在整个长安城的各处,因为现在长安城中兵力极度缺乏,这才将他们集中起来,放在了南城门.

  曹著视察了多个龙镶军军营能主龙镶军负责的城防,他们的精神状态是值得肯定的,现在他想去看看这些城防军如何.如果这些城防军也能保持着同样的状态,曹著并不介意重重地奖赏他们.

  距离南城还有些距离的时候,曹著便看到了南城之上灯火通明,明亮的灯火之下,可以看到着甲持戈的士兵正在来回走动,显然,城头之上同样也是戒备森严.

  “很不错.”看到这一幕的曹著顿时心情大好,先前,他还准备如果发现这里有所懈怠的话,一定要杀鸡骇猴,好好的收拾几个当班军官来警示这些平素里就很散漫的城防军.不过现在这样的状态,让他就更加满意了.

  “的确不错.”身边的副将曹天青也是满意的连连点头.曹著是这支龙镶军的最高统帅,但身为太子的他,平日里当然不能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军中,更多的时候,这支龙镶军的直接指挥者是副将曹天青.与从未在军中服过役,打过仗的曹著不一样的是,曹天青年轻的时候,是上过战场打过恶仗,有着丰富经验的将领.当然与曹云相比,他在军事上的才能便差得太多,可为将,但难为帅.当曹云开始崛起的时候,曹天青已经回到了龙镶军,首先是成为了皇帝曹天成的近卫军官,一做便是十数年,当太子曹著渐大,开始接触政治军事的时候,曹天青又受命到了曹著身边,这一呆,就又是十数年.

  他的军职一直都没有变,但爵位却一直在噌噌地上升,现在他与曹云一样,都是帝国亲王.

  “本来想去立威,现在看起来,倒是要去好好地奖励一番了.四叔,城防军的将领我记得是叫高世平吧?”曹著笑着问道.

  “太子殿下好记性,正是高世平.平时一个看起来不怎么精明的人,到了关键时刻,倒还是拿捏得住.知道轻重!”曹天青笑道.

  “走,去看看!”曹著一提马缰,便待前行的时刻,在极远处,却似乎有隆隆的闷雷之声传来.冬日里,自然是不会有雷声响起的.

  曹天青脸色骤变,在军中呆过多年的他,经验相当丰富,猛一伸手,拉住了曹著的马缰.

  曹著莫名所以,看着曹天青:”皇叔?”

  曹天青没有回答曹著的话,反而偏着头,支楞起了耳朵,他希望刚刚听到的是幻觉.这一次,他再一次真真切切地听到了那愈来愈近的闷响之声,那当然不是雷声,而是无数的马蹄敲击在地面之上的声音.

  这一次,不但他听到了,那些护卫太子的亲卫们也都听到了.这些人,也都是从龙镶军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瞬息之间,便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敌袭!”曹天青虽然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但仍然在第一时间大声地吼叫了出来.

  “哪里来的敌人?”震惊万分的曹著看着曹天青,大声地问道.

  曹天青没有回答曹著,从哪里来的敌人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敌人确确实实来了.在长安城外,如果是忠于朝廷的军队,绝对不可能像这样肆无忌惮地纵马狂奔,而且是在这样的夜里.而且此刻在城外,朝廷根本是不可能存在这样一支军队的.

  “何自成,保护太子殿下速退,去最近的龙镶军营.”

  “成文祥,去最近的惊闻鼓,敲响惊闻钟,示警全城.”

  “马上,快走!”

  他大声地吼道.

  被点名的成文祥二话不说,拨转马头,带了数人转头便飞奔.何自成一把拉住了曹著的马缰绳,掉转马头,带着卫士簇拥着曹著便向回走.

  马上的曹著回头看着曹天青,”四叔,你去哪里?”

  “我去南城,他们那里力量薄弱,高世平更是没有什么守城经验,我去哪里指挥守卫,太子殿下马上去调兵来.”曹天青大吼道,敌人对长安城的防守弱点知道的一清二楚,这说明他们在城内肯定还布置有后手.但现在,他只能先想法子将敌人拒之于城外再说.”快走,去调援兵.”

  此时马蹄的隆隆之声,已经惊天动地,显然敌骑离南城门已经相当近了,曹著一咬牙,打马飞奔:”四叔坚持一小会儿,我马上就会带着援兵前来.”

  看着曹著狂奔而去,曹天青打马向前飞奔,在他身后,此刻已经只有二十余名亲兵了.

  转过眼前的街道,前方便是南城门,与所有的大城一样,在南城门城墙与城内的街道之间,有着一段数十米宽的空地.

  刚刚冲出街道口的曹天青,看到的一切却让他险些因为受到无比的震骇而掉下马来.他猛勒马匹,战马受此强力一勒,人立而起,长嘶不已.

  南城门上的确是戒备森严,不过他们的戒备不是面对城外的,而是面对着城内.城上无数的弓弩手,手中的利箭遥遥对准的正是他们,强弩闪着寒光的弩箭让人望而生畏,最让曹天青肝胆俱裂的是,南城门那宽阔的大门洞开,巨大的吊桥此刻就平放在护城河之上.

  高世平通敌!曹天青的脑子里闪电般的掠过这个念头.然后眼前便被无数的弩箭填满.

  大叫一声,曹天青整个身子脱离了战马,落在地上,连连向后翻滚,一支支羽箭插在他在刚刚所处的地方,身边惨叫连连,那些亲兵们没有他的反应速度,在他们还目瞪口呆的时候,攻击便已经到来了,瞬息之间,大半人便横尸就地.

  一连翻滚到了刚刚冲出来的街道里,曹天青这才松了一口气,呛的一声拔出腰间的佩刀,而此刻,能跟着他退回来的亲兵不过数人而已.

  “走,马上走.”曹天青一跃而起.南城已经事不可为,也就是说,长安城必然会被破城.此时,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到底这支敌军先前是隐藏在什么地方.

  他刚刚站起来,街道两边的房屋之中,突然之间房门破碎,窗户落地,一个又一个黑衣人从内里跃了出来,一言不发,便向他们发起了攻击.

  “还有埋伏.”曹天青大惊失色之下,黑衣人已经杀到了跟前.

  对方武道修为极其精悍,不仅仅是对上曹天青的那个人,而是每一个人都有着极强的武道造诣,转瞬之间,刚刚逃出生天的几名亲兵便尸横就地.

  曹天青没有支撑多长时间,他的对手,武道修为不比他差,当周围的其它黑衣人围上来的时候,不过数招,曹天青便身中数刀,颓然倒地.

  他倒下去的那一刻,恰好听到了一声悠长的钟声传来,接着便是第二声,第三声.

  随着这钟声响起,更远处又传来了另一座惊闻钟的声音.

  惊闻钟,是遍布于长安城中的示警钟楼,每隔十里,便有一座惊闻钟楼,上一次惊闻钟响起,还是曹氏覆灭大唐帝国时,时隔百余年,惊闻钟再一次在长安城中回响.

  曹天青嘶的吐出了最后一口气,还好,总算是发出了警报之声,长安城不见得会输.只要龙镶军能及时地赶赴战场,封锁住南城,刚一切还可挽救.

  “这是曹天青.目标人物排名第三.”这是曹天青最后听到的话.排名第三是什么意思,第一和第二是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