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真实的目的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卫庄悠悠然地站了起来,端着酒杯走到了曹冲的跟前,”曹公,看起来你们的皇帝是遇着了大麻烦了,连太子殿下都成了这副模样了,我没有认错吧,这是太子殿下?”

  曹著心急如焚,但在卫庄面前,却仍然不得不微微欠声道:”卫公!”

  “南天门造反?”卫庄问道.

  曹著点了点头.

  卫庄仰天长笑,”这可真是报应啊!曹公,南天门可有三位宗师.孟眺,梅东,还有一个什么叫陶洪智吧?”

  “孟眺算是一个人物,梅东嘛,也勉强,那个陶洪智,差了一点吧?”身后传来文汇章不紧不慢的声音.

  “人家再差那也是一介宗师.”卫庄笑咪咪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三个人如果不出现在长安便罢,一旦出现,针对的目标肯定是你们的皇帝,曹公,需要帮忙吗?”

  曹冲愕然,曹著却是大喜.当下立即站了起来:”如能得卫公相助,大齐必不忘大恩.”

  卫庄嘿嘿一笑,转头看着文汇章:”文老儿,你去不去?”

  文汇章沉吟了一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去,为什么不去?咱们在这玉龙山呆了这么多扩,曹公可没有亏待我们,好吃好喝的供养着,现在曹公有难了,咱们自然不能袖手帮观,不就是南天门的那几个吗,咱们去拾掇了他们.”

  曹著大喜若狂,向着二人连连躬身.

  看着曹著的模样,曹冲叹了口气,”你先下去收拾收拾,玉龙山上三千人马,聚集起来还要一点点时间,你身为大齐太子,不能这个模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是,叔爷爷.”曹著欠了欠身子,跟着一个侍卫走下了白玉台.

  曹冲转过身来,看着卫庄和文汇章,眼色大是不善.

  “怎么啦曹公,我们急你所急,想你所想,看你模样,还不甚满意?”卫庄笑吟吟地看着曹冲.

  文汇章也站了起来,与卫庄并肩站在一起:”曹公,假设说,你们的皇帝现在已经被人暗算翘了辫子,不要挑眉毛,这很有可能哦,周一夫能把事情做到这一个地步,我就不相信他没有针对你们皇帝的意图,我啊,甚至猜他最大的目的就是干掉你们的皇帝.”

  曹冲心中砰地一跳,霍然转身,看着远处火光冲天的长安城.

  “很有这种可能哦.所谓的这些军马出现在长安城的目的,只不过是分散城中所有军队的注意力罢了,而周一夫真正的目的就是干掉曹天成.”卫庄道:”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甚至不会在意这两万突入长安城的军队的死活.现在长安城中所有的军队,一定在四处围追堵截这些敌军并与其激战,说不定连皇宫的驻军都已经冲了出去,哈哈,这个时候,孟眺他们在内应的带领之下,突然出现在皇宫之中,曹天成纵然也是宗师,但在几名宗师的围攻之下,只怕凶多吉少.”

  “曹天成如果死了,啧啧,那洛阳那一位可就成了更多人的选择了.”文汇章鼓掌道:”不得不说,周一夫这个人啊,厉害,成害之极啊,这等谋划,世上有几人能够看破,猜透?不到真相最后揭穿的那一刻,谁都要被他蒙在了鼓里.”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借这个机会,杀了孟眺他们?”曹冲冷冷地看着二人.

  “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曹公还能容他们活在这个世上?”卫庄大笑:”曹公,不是我小瞧你,他们三人联手,别说是曹天成了,就是你,能逃出一条性命就算不错了吧?但如有我们相助,那斩杀他们以儆效尤可就轻而易举了,像我和文汇章这样的打手,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请到的哦?”

  曹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下.多少年了,他已经没有体会过像现在这样有些六神无主的感觉了.

  他不得不承认,文汇章与卫庄二人说得是有道理的,兴许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周一夫一手策划出来的,而唯一的目的就是杀了皇帝曹天成.

  曹天成一死,大齐便会变天.毫无疑问,曹云将会成为更多人的选择,而不是曹著.这,或者便是周一夫最想要的,现在曹云人在洛阳,就在周一夫的手里,如果更多的人选择了曹云,那岂不是说,大齐朝廷将不得不与豪门世家妥协,曹天成这十余年来的努力,将全部毁于一旦,大齐就将重新走回过去的老路.

  这件事,曹云参与了吗?

  曹冲的手在微微颤抖.

  脚步声匆匆的响起,换好了全新甲胄的曹著急急地走了过来:”叔爷爷,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吧?”

  看着年轻而又稚嫩的曹著,曹冲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与曹云真是没得比啊!如果曹天成当真已经没了,只怕大齐的绝大部分人,绝不会将宝押在他身上的.

  他看着卫庄与文汇章:”走吧,这件事了,你们二人便也走吧,咱们之间的事情,就算两清了.”

  卫庄点了点头:”说实话,在这里一住这么多年,倒还真有些感情了,那件事,到现在一点眉目也没有,看起来呢,也够呛,李清大帝留下来的东西,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解不开了,那倒不如放开,去四处走一走,看一看.文老头儿,怎么样?瞧着咱们也活不了多少年了,这天下,还有太多的地方没有去看一看呢?”

  “上得九天揽明月,下去深海抓蛟龙,卫老儿,咱们这大半辈子都为俗事所牵,你为了前越,奔前跑后,终是没有挽救过来,我呢,在上京城一住几十年,就是为了一句诺言,但现在看起来,楚国也要完蛋了,没了这些俗事牵挂,咱们也就好好的为自己再过上些年头,曹老头儿,你去不去?”

  曹冲苦笑.

  “他还是算了吧!”卫庄摇头道:”齐国啊,现在眼看着快成一锅粥了,他这个皇室弟子,曹氏现在辈份最高的老祖宗,放得下,走得开?”

  “你们与明国的秦风都渊源颇深,我既然放你们离开,你们不去明国?”曹冲问道.

  “去干什么?”卫庄失笑道:”咱们两人,除了这一身武道修为还能看,还有什么?看了周一夫这一次的谋划,我心里发寒呐,论武道,咱们这里三个人,能与我们比肩的屈指可数,可要论玩心眼儿,咱们玩得过人吗?文老头儿,你说是不是?”

  “不错不错!”文汇章点头道:”我亦有同感,周一夫这一次的谋划,可真是把我给惊着了.秦风那小子,也不算什么好鸟儿,心机深沉着呢!不声不响地十来年,便灭了越国,秦国,现在楚国也已经摇摇欲坠,我在上京城一住几十年,答应闵威守护楚国社稷,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秦风那小子将楚国覆灭在我的眼前,还是眼不见,心不烦,走得远远的好.”

  曹冲凝视着二人,展颜一笑,”好,既然如此,哪咱们就走吧,做完了这件事,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如果我还能活得更久一点的话,或者还会去找你们.”

  “如此说定!”三个白发老头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

  战鼓声声响起,玉龙山三千驻军聚集在一起,向着长安城方向疾驰而去.

  长安城中,龙镶军另一员副将娄海潮心急如焚.天色已经快亮了,但现在,他还是没有发现太子曹著和副将曹天青的踪影,在最终得到曹著与曹天青二人去了南城巡视的时候,一颗心顿时变得拔凉拔凉的了.

  南城,就是叛军进城的地方,数万叛军的铁蹄之下,太子与曹副将随身只带了那么一点人马,如何能得脱?

  长时间联系不上这二人,娄海潮只能自作主张地向一支支部队下达了命令,但很显然,他不是曹著,也不是曹天青,虽然同是副将,但曹天青才是拿主意的那一个,现在,他的命令果然不太好使,有的部将听命向着皇宫方向靠拢,不再理会那些突击的叛军,但有的部队却仍在自主出击,寻找堵截那些叛军.

  娄海潮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叛军的行为极其古怪,最初的时候,他们似乎是要一股作气的冲向长安城的中枢所在,但在冲到了一半路程的时候,突然分成了无数股,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现在龙镶军虽然稳住了阵脚,但却也被这些叛军分化成了无数股.

  娄海潮决定不再理会眼前的叛军,他决定率领他的部下向着皇宫靠拢,这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眼前的种种都透着一股股的诡异.

  一路飞驰,娄海潮终于赶到了皇城之前,在哪里,已经有数支龙镶军开始集结,皇宫内,仍然显得很是平静,这让娄海潮稍稍平静了片刻.

  但下一刻,皇宫之内,如同霹霹般的暴响起便响彻在他的耳边,他顿时惊呆了.作为一个九级上的高手,他能清楚地分辩出那是宗师级的高手在全力动手之时才能爆发出的动静.

  皇宫之中,只有陛下一个宗师,能与陛下动手的,除了刺客,还能有谁?

  他纵马冲到皇城之前,大声吼道.”开门.”

  皇宫之内,一片混乱.皇城之上一名将领有些为难地看着娄海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