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曹云一行人离开的背影,杨致低声问道:”陛下,当真拿水泥配方和建筑工艺换那些人回来?”

  “当然.”秦风点了点头:”这东西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玩意儿.”

  “可是齐人拥有了这东西,便会制造出更多的坚固的堡垒,会给我们以后的战斗带来很多的麻烦.”杨致皱眉道:”虽然说齐国人也可能自己摸索出怎么制造出来,但晚几年,他们能应用它的时间就更短.陛下,这可不是小事情,我们实验过钢筋水泥结构的城墙抗击打能力,投石机对他的作用不大,一片城墙基本上就是一个整体,即便是我们的霹雳火,效果也不明显,除非是用那种超大型的投石机,但那玩意儿,实在算不得什么好东西.”

  “顽强的城池从来都不是靠坚固的城墙来抵挡的,忘了鹰嘴岩吗?够不够险峻,还不是一样被攻克?在我心中,那一百八十五名被俘的将士,比这些东西要贵重多了.贺公,你说我该不该换?”

  “当然该换!”贺人屠笑道:”我不懂国家大政,但我却知道,那些人既然为了大明出生入死,大明自然就应当给予他们应当的尊重.人心,比城墙可贵重多了.再者那慕容海是蛮人之中颇有名望的人物,这样的人换回去,对于我们更进一步收拢蛮人的心,也是有好处的.”

  秦风点了点头,迈步向下走去:”不能让我的将士们流血又流泪,大明不会放弃他的任何一个子民.”

  “陛下说得是,杨致受教了.”杨致点头道.

  贺人屠笑道:”陛下今天这一计使用得妙到毫颠,生生地在拓拔燕与曹云两人的心里种下了一根刺,拓拔燕此时正处在一个高度紧张的敏感时期,这一针下去,可就让他要患得患失起来罗.”

  “出口恶气而已!”秦风道:”曹云要是这么容易上当,那他就不是曹云了.”

  “陛下,我在想,要是今天曹云答应拿拓拔燕的脑袋跟我们换,我们该如何处置,很明显,我们是不可能拿冶铁工艺给他们的.”贺人屠问道.

  秦风哈哈笑了一声:”假如曹云真愿意拿拓拔燕的人头来换,我就会真换给他.”

  “这,我们岂不是吃大亏了?一个拓拔燕,即便背叛,又值几何?”贺人屠讶然道.

  “岂是拓拔燕一个人的问题?”秦风冷笑道:”曹云正是知道这里头的厉害关系,这才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绝.”

  “原来陛下早就知道曹云不可能答应才这么说的,当时末将可也是吓了一大跳.”杨致笑道.

  秦风淡然一笑,对杨致道:”回去之后,好好准备一下吧,慕容海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要用一个盛大的仪式欢迎他们回家.你这个大将军该知道怎样用这个仪式让我们的将士们,士气更加高涨吧?”

  “当然.陛下,末将想把驻扎在昆凌郡的周济云部调一个骑兵营上来,再把刚刚整编的黄刚部也调过来,好让他们好好地感受一下我们的皇帝陛下对士兵们的仁爱之情.”杨致道:”这两个营都是骑兵营,很快就能赶到这里.”

  “这是一个好办法.”秦风笑道:”他们归附不久,是该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大明与其它国家不同的地方.”

  莲花峰的东面,曹云带着拓拔燕与卞文忠两人亦在缓步向下,走到道路中间的一个平台处,拓拔燕终于还是忍不住向曹云深深的躬身为礼:”多谢陛下的看重.拓拔燕无以为报,只能鞠躬尽萃为大齐效力,哪怕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

  曹云冷冷一笑,”你以为今天秦风提出来的这个条件是当真的吗?”

  拓拔燕一楞.

  曹云转身看向卞文忠:”卞文忠,你说说如果那秦风当真要拿他们冶铁炼钢的技术跟我们换拓拔燕的人头,我们该不该换?”

  卞文忠踌躇片刻:”陛下,此事末将不敢妄言,只是这冶铁炼钢的技艺是明国的核心机密,像他们他拥有的弩机,霹雳火等武器,都是在此基础之上研制而来,现在还加上了他们水师的动力系统,这些东西我们都能制造,但问题就是钢铁工艺达不到要求,制造出来的东西用不了几天就会损坏掉,纯粹是吃力不讨好,如果我们能掌握这样的技艺,我们大齐的战斗力,将大大的踏上一个阶段,在与明人的对峙之中,明人的武备优势将荡然无存.于我们大齐而言,自然是大大有利的事情.”

  曹云呵呵一笑:”是啊,正因为如此,朕才知道那秦风不过是想调拨我们君臣之间的关系,让我们彼此之间的信任打上一个大大的折扣,这个小子,用心恶毒得很呢!核心的技术,永远也不可能从敌人手里拿到,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研制出来.”

  拓拔燕与卞文忠都是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我大齐能工巧匠不知凡凡,以前朝廷不重视他们,只知道奴役他们,盘剥他们,现在不一样了,明人能给予匠人们的,我们当然也可以给予,主观能动性,哈哈哈,秦风就是这么对朕说的,说来真是让人感慨啊,明国之行,秦风的那些随口说出来的话,我是奉圭宝啊,反而是他郑而重之的对我说的事情,我根本就懒得理会.”曹云笑道.”也许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朕能等.”

  “陛下英明.”

  “拓拔燕,秦风今天当着你的面提出这个要求,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为了离间臣与陛下之间的关系.”

  “你只明白了表面的东西,现在我告诉你更深层的东西,他为什么不说拿这个来换郭显成的脑袋?或者是来换曹辉的脑袋?因为他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你,现在显然还达不到这两个人的高度,是有可能成功的,也是有可能被离间的.知道吗,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动了心的.”曹云看着拓拔燕,”现在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吧?”

  拓拔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陛下,末将明白了.末将会努力地让自己达到郭大将军他们的高度,使自己成为一个不能被替换的人,一个对大齐来说不可或缺的人物.”

  曹云大笑:”好,你果然是有悟性的,拓拔燕,只有你达到了这个高度,你才是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会被出卖掉的那个人.要不然,利益足够的情况下,不够重要的人,是随时有可能被出卖的.”

  莲花山下,两军仍然对垒,不论是齐国军阵之中指挥大军的郭显成,还是明军这边指挥大军的周济云,都是紧张不安地注视着莲花峰.这两个昔日的战友,现在却分属两个阵营,直到看见曹云和秦风两人安然无恙,平平和和的沿着不同的道路下山,双方才各自都松了一口气.

  随着两人回归本营,两支大军各自转身,缓缓向着后方退去.

  “巧手,准备将水泥的配方和相关的建筑工艺交给齐人.”秦风吩咐巧手道.

  “什么?”巧手大吃了一惊,一边的周济云也是目瞪口呆.”陛下,出什么事了,怎么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齐人?”

  “能有多重要?这玩意儿只怕齐人也快要摸索出来了.”秦风笑道:”我要拿这些东西去换慕容海他们回来,一百八十五个大明子弟的性命,值这个价.”

  巧手讷讷不言,显然很不乐意.

  “眼光放长远一些.”秦风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记,”齐人拥有了这个东西,不单单会造坚固的城墙,他们还会修建宽敞的坚固的道路,将来我们打过去的时候,军队行军不是更容易吗?咱们的那些军事器械,真要走他们现在那些乱成一团糟的道路,一天能走多远?你也不瞧瞧现在东部六郡的道路是个什么状况?江南四郡的道路是个什么状况?承包后勤的商人们叫苦不迭,已经到户部,兵部去哭诉了,要加钱呐!”

  “陛下您总是能找到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巧手不满地道:”好吧,一百八十五个人的性命,权当值这个价吧!千金市马骨嘛!”

  齐国军营,拓拔燕提着一罐子酒,再一次到了那个偏僻的俘虏营地,比起他上一次来的时候,这里关押的伤兵状况好上了许多,至少身上的伤患之处都已经被包扎起来了.

  一屁股坐在了慕容海的囚笼边上,倒了一碗酒,默不作声地递了过去.

  “虽然现在我们是敌人了,但还是要谢谢你,大夫来给兄弟们看过了,上了药,包扎了一下,虽然很随便,但我们这些人命硬,想来也都能挺过去.”慕容海举了举酒碗,笑道.”怎么,你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

  拓拔燕沉默了片刻:”你们要回去了,明国皇帝拿水泥配方和建筑工艺将这里的一百八十五人全都换回去了.”

  慕容海吃了一惊,好半晌才道:”我们这些人一条贱命,怎么能值这么高的价?”

  “对明皇来说值那就够了.”慕容燕道:”双方商定,一天之后便会交换.恭喜你,海子,你很快就会与你的家人团聚了.”

  慕容海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大笑起来:”拓拔燕,我就说你选错了吗?瞧瞧,瞧瞧,像我这样已经完全没用的家伙,皇帝陛下都还愿意用大价钱换我回去,换了是齐国皇帝,有可能吗?哈哈哈,我就说了,你以后会后悔的.”

  拓拔燕霍地站了起来,将一坛子酒重重地顿在慕容海面前:”我会让齐国皇帝认识到我的不可替代性,在什么情况之下都不会将我卖掉.海子,此次一别,但愿我们永不再见.”

  看着拓拔燕大步离去的背影,慕容海开心之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