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太后大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闵若英风一般的冲进了太后居住的永寿宫.此刻的永寿宫,已经乱成了一团.

  “母后怎么了?”看到榻上面若金纸的太后,闵若英脸上一阵抽搐,凌厉的目光看一边满脸惊惶之色的皇后与皇贵妃:”朕走的时候,母后还好好的呢!”

  皇后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母后让人去看着你,想早些叫你回来,谁知便听到了那些事情,回来跟母后一禀报,母后,母后便吐了几口血,人事不省了.”

  “你糊涂!”闵若英勃然大怒,太后的身体不好,闵若英从来不让人在太后面前说起外朝的事情,他很少回到后宫,偶尔回来,自然也是报喜不报忧.是以太后一直以为大楚虽然有些艰难,但怎么也不会比早些年的那时候更凶险,岂料今日终于听到外面的消息,才知大楚已经快到最后的关头了,急怒攻心之下,本来已经油尽灯枯的她,立时便支撑不住了.

  “马医正,你还呆在哪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替母后诊治?”霍地回身,闵若英看着跪在一边的太医正怒吼道.

  马医正抬起头来,哭丧着脸,低声道:”陛下,太后是油尽灯枯了,又骤然受到极大的刺激,已非药石可以救了.”

  闵若英骤然沉默了下来,马医正的医术冠绝大楚,即便不如大明的舒畅,但所差也不会太多,他的话,无异于是给太后下了最后的定论了.

  回头看着床榻之上的太后,闵若英心中一酸,不由流下泪来.

  “母后还能醒过来吗?”他低声问道.

  “陛下,微臣可以让太后暂时苏醒片刻,只不过接下来……”马医正垂下了头.

  “去吧,去让母后清醒过来,哪怕只有片刻功夫.”闵若英挥了挥手.

  “是!”马医正爬起来,从一边的桌子上拿过自己的药箱,走到床榻边,从中取出针囊,在一排排亮闪闪的银针之中小心的拈起一根,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闵若英.

  闵若英点了点头,看到永寿宫内的其它人,喝道:”所有人,都出去.”

  殿内只剩下了闵若英与马医正,走到床榻边,闵若英坐了下来,”动手吧!”

  “是,陛下!”马医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心地将手中的银针插到太后的百会穴上,轻轻地捻动着.

  当一根银针没入大半的时候,太后的身体微微抖动着,伴随着一声悠长的叹息之声,太后紧闭的眼皮之下,眼珠缓缓地转动了几下,慢慢地睁了开来.

  马医正松开了捻动银针的手指,向后退了几步,”陛下,当银针完全褪出来的时候,就是时候到了.”

  “你去吧!”闵若英的目光没有离开太后的脸.

  马医正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母后,您醒啦?”握着太后冰凉的瘦骨嶙恂的手,闵若英柔声道.

  太后看着闵若英,怔怔地不说话,眼中却有泪水流下来.

  “英儿,我要去见你的父皇啦!”

  “母后,您只不过是一时昏厥罢了,马医正说没事儿的,睡一觉也就好了.”闵若英强笑着道.

  “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吗?”太后轻叹道:”我知道自己到时候了,英儿,大楚,当真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这让我见了你父皇该怎么跟他说啊?”

  “母后,您不用担心,儿子会处理好的,大楚一定会好起来的,眼前的困难只不过是暂时的.”闵若英勉强道.

  “你别骗我了,东部六郡没了,江南四郡也没了,还有安阳,新宁,泉州都没了.”太后幽幽叹息道:”母亲虽然从不问政事,但也知道,大楚的一半已经没有了.”

  看着那根银针虽然缓慢但却坚定不移地一点点地向外游走,每出来一分,便代表着母子相聚的时刻便又少了一分,闵若英强撑着道:”母后放心吧,儿子刚刚在外面与群臣商议出了对策,大楚上下一心,官员,商人都愿意捐钱捐物,青壮们踊跃参军,很快儿子就能组织起大军前去讨伐这些叛贼,一定能收复失地,儿子会用这些叛贼的血,来告慰父皇在天之灵的.”

  太后泪水长流,”你与兮儿是同胞兄妹,如今却要兄弟相残,不能谁胜出,母亲都要失去一个了,即便是到了九泉之下,母亲也难瞑目啊!”

  “母亲,小妹现在是大明皇后,早就不是大楚公主了.”闵若英咬牙道.

  太后抓紧了闵若英的手,伤心欲绝:”早知如此,当年我是真不该支持你,让你坐上这个位子,如果是诚儿坐在你现在的这个位置之上,别的不说,以诚儿的心性,你和兮儿至少能在这个时候,陪伴在我的身边.而不是现在一个早早的死了,另外两个反目成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母后……”

  “英儿,你内心深处,就真得没有后悔过吗?我还记得你们小的时候,兄妹三人是何等的相亲相爱?”

  闵若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那枚银针向外的速度愈来愈快,却仍然硬着心肠道:”母亲,儿子或者没有把国家治理好,没有完成最初的愿望,但儿子对做过的事情绝不后悔,古人形容做臣子的,生不能九鼎食,死则当九鼎烹,对儿子来说,如不能一统天下建立千古伟业,那宁可国灭身死也绝不后悔.”

  太后怔怔地看着闵若英,眼中的失望之情却是愈来愈浓.

  “英儿,我死之后入你父皇寝陵,记得将我的嘴堵上,我不想告诉他现在楚国的模样,等你以后自己去告诉他吧.”

  吐出最后这一句话,太后的眼神开始渐渐涣散,伴随着叮的一声轻响,太后百会穴上的那枚银针终于完全地褪了出来,跌落在床帮之上.

  “母后,母后!”闵若英卟嗵一声跪了下来,太后本来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也在慢慢地失去力量,直至最终散开.

  “兮儿,兮儿!”

  最后吐出了几个字,太后双眼终于闭上,撒手人寰.

  闵若英失神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太后,半晌,终于忍不住伏地大哭.

  永寿宫外,听到殿内传来的闵若英的哭声,皇后,皇贵妃,闻讯而来的马向东等朝廷重臣纷纷跪倒了冰凉的地上,嚎哭之声不绝于耳.

  良久,紧闭的永寿殿殿门大开,双眼红肿的闵若英缓缓地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之上,对马向东道:”首辅,诏告天下,太后大行,全国举哀,一切循例而行吧!”

  马向东跪在地上,昂头看着闵若英,却并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

  “嗯?”闵若英怒视着对方,”朕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

  “陛下,太后大行,陛下伤悲,臣自也心痛,可现在,实在不宜向天下宣告这个消息,还请陛下下令,暂且封锁太后大行的消息,太后的身后事,也需暂时押后,至少也要等到楚国渡过了眼前这个难关,一切都好转的时候.”

  连波膝行几步,与马向东并跪在一起:”陛下,首辅言之有理,眼下大楚危难,实在不宜再新添其它的事情了.”

  “陛下,臣附议!”贾政道也跪到了前面.

  闵若英抬头看着天空,天边微微露出了一丝曙光,他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再一次走进了大殿之中,殿外,皇后,皇贵妃,马向东等一众大臣低首紧跟而入.

  天色大亮的时候,雷卫才一身疲惫的回到了自家的小院当中,吩咐下人赶紧烧一盆热水,他要好好地洗一个澡,让温热的水冲去这一身的疲惫.

  泡在半人高的木桶里,雷卫半眯着眼睛,身后一名从人缓缓地从一边的热水桶里舀起热水,从了的头顶缓缓淋下.

  “太后大行了.”雷卫似乎在自言自语.”不过朝廷并不准备诏告天下为太后举办丧事.”

  并没有人应答他,身后的那名下人仍然不紧不慢地舀起热水替雷卫浇着.

  “朝廷准备以兵部尚书贾政道前往徐州,替换西军将领关宏宇,以火凤军副统领文福益去徐州替换宿迁,代价是封关宏宇和宿迁为候.如果二人不奉诏,随行的高手,将伺机在帐前刺杀二位将领,所以这二人的身是是带着两道不同的圣旨的.”

  雷卫絮絮叼叼地将昨天晚上宫中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地全都讲了出来,这才将头靠在桶沿上,响起了细微的鼾声,这一次,倒是真的睡着了.

  从人悄无声息的提起了水桶,退出了房间.

  一个时辰过后,当雷卫穿戴整齐,精神抖擞的从自家小院离开之后不久,先前的那名从人,提着一个篮子也出了门.

  今天是大年初三,天亮之后,沉寂了一夜的上京城终于又恢复了一点点生气,一个又一个的面黄肌瘦的人从一间间紧闭的房门走了出来,虽然还在过年,但他们还是要出来去寻找一点事情做,以换取今天一天的口粮.皇宫之中发生的一切,对于这些普通老百姓来讲,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他们所想的,只是要找到今天一天的口粮,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能让他们将今天渡过.

  街上除了这些人,大部分的门还紧紧地关着,曾经繁华的上京城,如今已经萧条之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