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父子重见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色渐深,刚刚巡视了一遍城墙的黄强走进了房内,将佩刀当的一声扔在了桌上,重重地坐了下来,从大哥黄刚手里抢过一杯温热的酒,一仰脖子灌了下去.

  “怎么啦,垂头丧气的?”黄刚拿过杯子,又倒了一杯,自己慢慢地品着.

  “大哥,城墙外面在搭台唱大戏呢!”黄强叹了一口气.”戏台子都搭到我们射程之内了,他们也太肆无忌惮了,上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打又不打,降又不降,这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又是演得咱们大秦的乡音乡曲儿?”黄刚慢吞吞地道.

  “是,不过这一次可不单是唱了,还有情节.”黄强迟疑了一下,”大哥,我觉得奇怪得很.”

  “你看了?”黄刚抬头瞧了弟弟一眼.

  “从头到尾,都看完了.”黄强有些赫然地道:”反正上头又不让我们打,对方演大戏,我为什么不看?左右咱们的士气已经这样了,前两天跑了好几个,大哥不也是没有追究么,连往上报都没有报.”

  “大难临头各自飞,我看大将军自己都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有兄弟们想自谋出路,拦他们做什么?如果能活着,那总是好的.”黄刚意兴索然地道:”从青河郡过来的五万兄弟,现在还剩了一半没有?”

  ”那大哥你是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强子,打小石城,咱们兄弟都是上阵了的,还多次突上了城头,与那关宁面对面地硬撼过,小石城一阵,如此惨烈,死在咱们兄弟手中的明军不知凡凡,现在咱们对面的是谁,不就是关宁吗?你说我们有什么出路?”他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呛得连声咳了起来.

  黄强沉默了片刻,”怎么就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黄刚嘿地笑了一声:”大明要一统天下,大齐也作如此想,咱们的大帅偏偏想要割据一方,其实啊,谁都容不得大帅,早前两边都利用我们,现在一看利用价值没有了,自然弃之如蔽履.”

  “大帅一己私心,害得五万兄弟折损过半,只怕剩下的也将难保了.”黄强低声道.

  “少说这些吧,左右咱们是没得出路,一过一马前卒而已,又怎么能作得了自己的主,随波逐流,走一步看一步吧.”黄刚替兄弟倒上了一杯酒,无所谓地道.”对了,你刚刚说看戏觉得很奇怪是怎么一回事?”

  “我觉得好像是说得我们家的事儿一般.”黄强瞪大了眼睛,”大哥,这戏演得是咱们在安阳的军属,说他们在安阳过得甚是艰难,但大明皇帝仁慈,想尽办法让他们从安阳回归,回到青河之后,过上了幸福之极的生活,那里头的一对老夫妻带着两个儿媳,还有两个孙儿,两个儿子随着大军远征而去,你说这不是与咱们家的情况一模一样吗?”

  “拉倒吧,不过是巧合罢了.咱们两个区区一校尉,麾下不过一两千人马,名声不显,谁知道咱们.”黄刚哧笑道.

  黄强点了点头:”说得也是,不过我是真的想念他们了,也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要是真像戏中演的那样就好了,就算我们死在了外头,他们也衣食无忧.大哥,你说安阳那头到底怎么样了,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你发现没有,卞文康一直没有回来,当初不是说他去安阳准备迁移我们的军属过来的吗?安阳那头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黄刚摇摇头,这些事情,他自然也是不知究竟,那些被卞文豪放回来的卞文康的亲卫,在回到大营的那一刻,便已经被卞无双给下令杀得干干净净,关于安阳军属回流青河的事情,便被隐瞒得死死的了.

  兄弟两人再也无话,闷闷地喝着酒,其实卞部军规严厉,像这样在军中喝酒的事情,以前是怎么也看不到的,不过现在昆凌郡城中混乱之极,卞无双多日未曾露面,所有人对于未来一片迷茫,军规早就松驰了下来,正是各有打算.要不然黄刚黄强这里,士兵们爬上城墙听乡音乡曲看外头演戏的这些士兵,早就要被严利惩处了.

  外头响起了轻轻的叩门声,黄强不耐烦地道:”什么事儿?只要不是明人打过来了,其它的事儿别来烦我们.”

  “校尉,不是明人打过来了,是夏二毛回来了.”

  黄强一怔,夏二毛是他麾下一个哨长,前两天一根绳子坠下城,跑了.

  “那个王八蛋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谁放他进来的?老子非得砍了这些王八蛋不可.”黄强怒气冲冲地一跃而起,提了刀冲过去,哗拉一声拉开了门.

  夏二毛畏畏缩缩地站在门前,后头阴暗之中还站了几个人.

  “夏二毛,你还敢回来?”黄强怒道.

  “校尉,我也不想啊!”夏二毛带着哭音道,”可不回来不行啊,兄弟们没开城门,是用绳子把我们拉回来的.”

  “你们?”黄强气极反笑:”怎么,明军不收你们,赶了你们出来?”

  “不是的.”夏二毛道:”是要我们带一个人回来见二位校尉.”

  “见我们?”黄强一愕.

  夏二毛背后的阴影之中,一个穿着斗蓬的人走了出来,声音有些颤抖,”强子.”

  骤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黄强顿时呆住了,好半晌,当的一声,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上,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信自己并不是幻觉,顿时大叫起来:”大哥,大哥,你快出来.”

  黄刚风一般的窜到了门前,与黄强并肩站在一起,看着夏二毛边上的这个同样身躯颤抖,泪眼滂沱的人,一时之间也是呆住了,好半晌,兄弟两人才不约而同地跪了下来,”爹!”

  黄一山步履有些艰难地走上前来,一手一个,将两个儿子揽在怀里,泪如雨下.

  早前到了大明军中,听说两个儿子还活着,自是大喜过望,此刻终于看到了两个活生生的儿子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时之间,哪里还能控制得住情绪.

  黄刚紧紧拉着父亲的手,回到屋内,黄强留在外头,对亲卫低声吩咐了几句,这才回来,将房门紧紧地关上.

  “爹,娘还好吧,家里人都还好吧?”黄刚迫不及待地问道.

  “好,都好.”黄一山连连点头,”比以前都要好.你们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先前听人说你们就在这儿,我还不敢相信呢.”

  黄一山端详着两个儿子,比起参军之时的稚嫩相比,两个儿子现在都变得沉稳得多了,走时还很单薄,现在却都是腰大膀圆,铁铮铮的一条好汉了.

  “爹,我今天看下面演的戏了,是不是说的我们家中的事情?”黄强连声问道,先前还只是疑惑,现在看到了老子,已是信了七八分.

  “正是.”黄一山肯定地点了点头:”前两年我们在安阳,那日子过得真是生不如死,一间四面漏风的茅草屋就是我们的安身之所,前年大娃一场大病,险些便没有救回来,天可怜见,最后终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直到去年,我大着胆子带着你们的婆娘和儿子跑回到了青河,才总算过上了好日子.”

  脸上凄楚的表情慢慢地变得欢喜起来,”现在我们有一幢三进的大房子的,一家人有六十亩地,家里有两条牛,三只骡子,你们的娘养了四头猪,其中一头是母猪,我离开的时候,母猪下了十一个崽儿,可惜死了两个.家里还养了几十只鸡,现在天气渐渐暖和了,鸡下蛋也勤快了一些,你们两个的娃娃,现在每天能吃一个鸡蛋,身子慢慢地补回来了.你们的婆娘前两年瘦得都快能被风吹走了,这几个月,脸上终于有了一些颜色,就是想念你们的紧,一说起你们,就是哭.”

  黄一山絮絮叼叼地说着,黄刚黄强两人也是虎目蓄泪,身体微微颤抖.

  “您怎么到这里来了?”黄刚好不容易平息下了情绪,家里人都好,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你老子现在也是官儿了.”黄一山看着儿子,迟疑了一下,道:”因为我是第一个从安阳跑回青河的,所以上头很看重我,现在我是青河县的都头,一个月有十两银子的薪饷呢,平素主要的事情就是四下巡视,帮着那些从安阳回来的军属安家立业.这一次是奉命而来,上头说你们兄弟两人还活着,让我来劝说你们弃暗投明.”

  面对儿子,黄一山也没有什么可迟疑的,直截了当地道.

  兄弟两人对望了一眼,从看到父亲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明白了明人派父亲过来是什么意思.

  “安阳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了?”黄刚问道.

  “你们不知道吗?”黄一山有些诧异,接着又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卞大将军悟着消息呢!安阳早就投了大明了,卞文豪将军,朱义郡守都投降大明了,安阳的近二十万军属,从去年末开始,就一直在向回搬迁,现在绝大部分都已经回到故乡了.对了,投降大明的还有东部六郡,江南四郡,新宁,泉州,这些地方现在都是大明的地盘了.儿子,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你们两个可不能糊涂啊!”

  黄刚兄弟二人震惊地看着老爹,满眼都是难以相信之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