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危险的平衡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杨致眉头紧锁地看着帐内的诸人,“大家对于这一件事,怎么看?”

  现在大军围城,包围昆凌郡的部队,却来自数个不同的体系,有杨致指挥下的韩华锋,关宁部,有江上燕指挥下的荆楚骑兵,有曾琳的嫡系麾下,还有周济云的麾下乌林,来源不同,军令自然也就不统一。这样的局面,对于老江湖曾琳来说,自然是心知肚明,越京城的皇帝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命令过来,但他已经对皇帝的意思已经心领神会,以东部六郡政务督导的身份,委托杨致替他指挥所有围城军队,暂时确立了围城军队的统一指挥权问题。

  乌林现在属于小妈生的,谁指挥他,他都没啥意见,更何况现在他的后勤等全靠明人供给呢,自然没有意见。江上燕从来不是一个争权的性子,在明人哪里呆过数年的他,深知杨致在明国的地位,秦风对于杨致的培养那是有目共睹的,辗转数个主力战营直至独挡一面,今日的杨致早就不是昔日的那个有些莽撞的青涩少年了。

  “江将军?”杨致看向自己左手边的江上燕,在帐内这一众大将之中,江上燕的份量自然是最足的,不仅统带着这里唯一的一支成建制的骑兵,他也是在荆楚呆得最久的人,不仅受到曾琳的信任,也受到明皇的信任。

  “我就一直奇怪为什么防守城垣的不是卞无双的嫡系亲兵,原来根子在这里埋着。”江上燕摇头道:“现在城内不论是卞无双的新招军还是从秦地过来的军队,军心士气已经一天比一天低落,外面的消息即便他们封锁再严密也会漏进去,这样的情况下,卞无双居然还敢用他们来守城,不怕这些人献城投降吗?搞了半天,卞无双在这里等着我们。杨将军,城内还有十数万平民百姓,一旦卞无双狗急跳墙,这个后果,我们是承受不起的。”

  杨致微微点了点头。

  乌林也站了起来,拱手道:“杨将军,我部亦有不少人的家属都在昆凌郡城之内,一旦这个消息泄漏,只怕也会引起军心不稳,请将军体察。”

  韩华锋有些气恼地站了起来:“他这是在威胁我们,想利用我们大明不愿百姓多受荼毒,利用陛下的一片仁爱之心,卞无双,真不当人子也,杨将军,难不成我们就要受到他的威胁吗?”

  关宁深有同感:“杨将军,前几天我们送进城去的人已经有了回应,对方已经答应与我们合作了,如果突击速度够快,那么是能将损失降到最低的,而且我们既然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便可以做出相应的对策,多准备灭火之物,一旦突入城中,一边攻打对方,一边应急灭火,我大明军队,岂能受这样的威胁?”

  韩华锋,关宁此语一出,江上燕与乌林二人却是默然不语,与这二人不同,他们在这里呆得时间更久,对这片土地更有感情,特别是江上燕,之所以最终决定重归大明,一方面是因为程务本之死,另一方面却是感叹东部百姓生活之艰苦,与他在明国看到的完全是天上地下冰火两重天,现在为了取得战斗的胜利,居然要以十多万普通百姓的生命财产为代价,他是绝对不愿意的。

  准备得再充分,也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火头一起,现在这个季节,只怕立时就会无法控制。

  杨致没有说话,而是起身将一副地图挂了起来,这是一份昆凌郡城的城市图,上面用红黑两色标出了二道粗粗的线。

  “诸位请看,这便是卞无双的布防图,黑色的是普通的部队,而红色的,则是卞无双的亲卫嫡系,这些亲卫嫡系无一例外,都是由姓卞的人统军,而他们防守的地方,也就是他们准备引火的地方。”

  看着这张图,所有人都沉默了,包括韩华锋和关宁都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我们即便有内应,速度再快,他们外围的防守部队纷纷倒戈,也不可能在他们点燃火头引起大火之前击溃他们,一个搞不好,连我们攻进城去的部队,都会陷身火海,卞无双是老军务了,这些布置,前后呼应,而且地点选择绝妙,老辣得很。”杨致重新坐了回去:“而且曾郡守和周济云将军都给我来了函,希望我们能慎重处理此事,所以,强攻不可取。”

  “卞无双降又不降,打又不打,他难不成就准备这样与我们耗下去吗?”韩华锋气恼地道。

  “当然不是。”杨致冷冷地一笑,“他摆出这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一点筹码,好与我们讨价还价而已。”

  “到了这个地步,难不成他还心存侥幸不成?谈判,谈个锤子的判?”韩华锋气急之下,有些口不择言了。“咱们就耗着,慢慢地将他的部下全都策反了,他一个光杆司令,看他怎么玩?”

  “那是另一种将卞无双逼得狗急跳墙的方式!”江上燕摇头道:“不可取。”

  “江将军,难不成我们就要受他的讹诈不成?”韩华锋恼火地道。“打仗,征战天下,哪有不死人的?”

  “但是现在,是能避免死人的,特别是大量的无辜的百姓。”江上燕盯着韩华锋,一字一顿地道。

  “好了,二位!”杨致摆了摆手:“卞无双摆出这个架式,并不是真的要这么办,他只不过是想逼我们与他谈判罢了,谈判嘛,自然是双方来谈,先看看对方的要求,卞无双不是蠢人,过犹不及的道理他是明白的,如果他提出了过分的要求,我们自然不会答应,如果他提出的要求不过分,我们自然是可以考虑的。”

  江上燕点头称是:“末将认为,第一要务,还是要以保证城内无辜百姓的性命为首要。”

  “当然,大明一向视百姓为国之干城,岂会坐视他们处于危难之中。”杨致笑道:“来自西地的卞部军属的一些德高望重之人以及前来宣旨的陛下身边的大太监乐公公马上就要到了,我们且等几天吧,现在急得不是我们,而是卞无双,先凉他几天,让事情再发发酵,卞无双的期望值便会降得更低一些。毕竟对于我们而言,打也可,谈也可,总之是要利益最大化的,而对于卞无双来说,既然还存有希望,那自然不希望鱼死网破,人啊,就怕他没一点求生的欲望,什么欲求也没有了,无欲则刚啊!只要他还有想法,那便有空隙可寻。就有漏洞可钻。鹰巢这边动作可以大一点,既然卞无双已先给我们出了题,来而不往非礼也。”

  角落里一位将领站了起来,躬身领命。“杨将军放心,接下来关于安阳军属的事情会在城内疯传,到处都会出现大字报,我们也会半公开化地出入城内某些将领们的住所,属下想,现在卞无双只怕是管不了啦!”

  “就是这个道理!”杨致大笑道。“他让我们焦虑,我们就让他恐惧,既然都是演戏,那自然双方都要下场。”

  昆凌郡城,双方都在试探着对方的底细,动作愈来愈大,却又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对方所谨守的那一点底线,那就是明军不攻城,城内就不放火。随着城外明军策反的动作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肆无忌惮,城内,布置的着火点也愈来愈多。

  昆凌郡城,现在就像是坐落在一座火山口上,随时都有可能燃起冲天的大火。

  而此时,在潞州,两个重量级的人物却在进行着一场非同一般的会面。

  莲花锋下,两路人马互相对峙,山上,两支军队的将领却是并肩而立,自上而下,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雪已经在融化了,除了山尖上的那一个白白的帽子,郁郁葱葱的绿,已经布满了视野。

  郭显成显得有些伤感。

  “还记得那一年我们在潞州围困闵若英的二十万东部边军时吗?我们两人也曾在这里并肩而立。此情此景,与那时可真是相像啊!”

  “景同情非!”周济云显得清瘦了许多,这一个月来,他大起大落了好几回,即便是像他这样的心性坚韧之辈,也不免是心惊肉跳。“那时的我们是友军,现在的我们是敌人。那时的我们并肩抗敌,现在的我们刀兵相向。”

  “济云,何苦呢?”郭显成摇了摇头:“大帅已经即位,他对你的看重之心你是知道的,回来吧,陛下必然不计前嫌,重用于你的,我们与明人的争斗将是长期的,激烈的,陛下需要你这样的将领。”

  周济云呵呵一笑,旋即又长叹了一口气:“郭兄,何必作此无谓之语。洛阳城破之时,他们……”

  郭显成沉默片刻:“周一夫,乌宿等人自尽,其余八大家的嫡系子弟被一鼓成擒,你也知道,当时那样的景象,这些人自然是活不了的。先帝被刺身亡,这需要用无尽的鲜血来不息众人的愤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