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最后的请求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一番话,如果是秦风在这里说出来,卞无双断然是不可信的,只会认为这是秦风的一种策略而已,但在杨致嘴里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杨致与秦风不同,他出身高门大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物,少年之时,是天下知名的纨绔子弟标志人物,就算不是作恶多端,那也是恶名在外,这样的人,对于平民百姓的感觉不会那么强烈,与卞无双一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他们并不惮于牺牲这些看起来并不重要的人.

  至少在他们认为自己的目标完全正确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在乎牺牲什么.

  所以这话,在杨致的嘴里说出来,那就不仅仅是威胁,而是实实在在的可以干出来的事情.

  卞无双叹了一口气,他手里能打的牌实在是太有限了,而对方,却握着一大把好牌,能进能退,能攻能守.

  玉石俱焚,自然不是卞无双的选择,他不是一个亡命之徒,他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还有家族的延续和传承.

  “卞大将军,所以你有什么打算,我建议你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在我面前,不必要绕圈子,我不喜欢绕圈子,开门见山,有话直说,我能答应的,自然可以答应你,我不能答应你的,你说了出是白搭.”杨致把玩着小剑,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道.

  卞无双点了点头:”好,既然杨将军爽快,那么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昆凌郡可以完整无缺的给你,这些士兵也可以没有任何条件的放下武器向你们投降,但是,你们需要放一些人走.”

  杨致眯起了眼睛,”这些人中包括你吗?”

  “如果有我你会答应吗?”卞无双问道.

  “断无可能!”杨致斩钉截铁地道:”如果你的条件之中有这一条,那么现在我们就不用谈了.”

  卞无双点了点头:”好,这些人中,当然不包括我.”

  “卞文忠?”杨致问道.

  “不仅是卞文忠,现在城中我卞氏子弟数百人,还有一些愿意跟着他们走的亲卫.”卞无双道.

  “一起有多少人?”

  “不会超过一千人的.”卞无双微笑道:”你们做了这么多事,现在城中军心离散,所有人都在想着要放下武器,早日回到青河故乡,愿意跟着他们走的人,要么是我卞氏的世代奴仆,要么就是无牵无挂一无所有的人,这,杨致将军会答应吗?”

  “答应!”杨致回答得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不算你的那些士卒,一千人换十万百姓的平安,这笔帐绝对划得来.”

  “杨将军不需要请示你们的陛下吗?”卞无双略感意外.

  杨致笑了起来:”卞将军,你如果要走,那不管是我还是陛下,都不会答应,但你的儿子嘛,那就不一样了,说句不中听的话,你的儿子,连我都没有把他放在眼中,更何况是我们的陛下呢?”

  “雏鹰总是会有长大的一天的,你小瞧他,说不定将来便会在他手上吃大亏?”别人如此贬低自己的儿子,即便是卞无双,也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杨致笑了:”卞大将军这是在提醒我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吗?”

  卞无双不由语塞.

  杨致更加快活起来:”如果卞大将军只有这一个条件,那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没问题.小卞将军他们是准备前往齐国吗?”

  “楚国已经完全没有了前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恐怕很难熬过今年了吧?”卞无双问道.

  “不错,好教卞大将军知道,不但是东部六郡,江南四郡,还有新宁,安阳,泉州,尽皆改旗易帜,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大明领土,大明全面对楚战争,即将开始.”

  卞无双嘿了一声:”战事还没有开打,楚国便已经失去了一半疆域,而且还尽都是一些关键的郡州,秦风好手段,佩服,佩服.”

  “你本来也可以成为享受胜利的我们中的一员,只可惜,你选错了路,失败也就在所难免,其实陛下对你是相当看重的,如果你没有这些小心思,而是真心诚意地为大明而奋斗,至少,你会成为大明最重要的将领之一,将成为我们进攻大齐的一路统帅,可惜啊!现在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卞无双脸上却是没有丝毫表情,”愿赌服输,再者,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胜旧人,杨将军,你们也不必高兴得太早,齐国虽然遭遇了内乱,但这个国家只要结束了国内的乱局,再有了一个主心骨,他们能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很恐怖的,这百余年来,一直都是三国一齐对付齐国,也不过维持一个不胜不败之局,明国虽然吞并了秦楚,但想与齐国相争,仍然是任重而道远.”

  “多谢卞大将军的提醒,不过以前的三国抗齐,说是联盟,却又都有着自己的一番小九九,有时候甚至要互相扯后腿,但当这三个国家被统一成一个之后,可就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了,与齐国相争,我们满怀信心.”杨致大笑道.”你让卞文钟去齐国,也不过是延迟了你们卞氏家族灭亡的时间而已,最终,他们仍然逃不出我们的手掌.”

  “我把能做的都做了,以后如何,已经与我无关了,自有小一辈儿的与你们在战场之上见个真章!”卞无双道.

  “卞大将军,看起来你又错了.大明皇帝曾经说过,两国相争,最重要的,永远都不是在战场之上,战争,只是最后的手段,当明齐的战争正式爆发的时候,那一定是其中一个国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的时候.战争,只是最后解决问题的手段而已,就像我们征服楚国,还没有正式开打,但所有人的都已经知道,我们赢定了.”

  听着杨致自信的话,卞无双沉默了片刻,道:”卞文忠会带着一部分人先走,到达潞州之后,会有人给我带回郭显成的回信,然后卞文富会带着剩下的人再离开,等卞文富离开的时候,你们就可以接管昆凌郡城了,当然,也包括收割我的性命.”

  杨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看起来,你与齐人已经取得了联系,好吧,就如你所愿,按你所说的办.卞大将军,我们会实现我们的诺言,但也希望你交给我们的是一个完整的昆凌郡城,否则,就算你的儿子到了齐国,当我们决意要取他性命的时候,手段也是很多的.”

  “我当然会兑现我的诺言,我是卞无双,不是无赖.”卞无双道.

  “他们离开的时候,可以带走他们的战马,但是却不能带走他们的武器.”杨致丢下最后一句话之后,再一次站上了墙垛,回头看着卞无双,咧嘴一笑,涌身跳了下去.

  人在空中,嘴里打了一个响亮的唿哨,一直在城墙之下徘徊的战马闻声立即兴奋地奔了过来,当杨致落下的时候,战马也恰巧出现在他的脚下,就这样稳稳地站在马背之上,杨致一路狂奔向远处的明军大营.

  看着杨致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当中,卞无双这才回过身来:”召集所有校尉以上将领到郡守府议事.”

  “大将军,所有校尉以上军官都去吗?那城墙之上的防守?”一名将领疑惑地看着卞无双.

  “不需要防守,明人不会进攻的.”卞无双丢下这句话,步履有些蹒跚地离开了城墙.

  一柱香功夫之后,所有的校尉以上军官集中在了郡守府内,济济一堂有数百人之多,这些人中,独独缺了卞氏的嫡系子弟.

  卞无双卓立在大堂之上,看着下面站得整整齐齐的将领,突然做了一件让所有人奇怪的事情,他取下了自己的头盔,卸去了身上的盔甲,将这些东西整整齐齐地放在大案之上,然后转身,向着堂内数百名将领,校尉们深深一揖到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回应.

  “诸位,卞某在这里感谢你们,到了眼下这个地步,你们还没有弃我而去,你们当中,绝大部分是跟着我从大秦过来的,也有一些是我到了荆湖之后提拔起来的,不管是那一种,总之是与我卞某人并肩战斗过的.现在这个情形,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已经陷入到了绝境,无路可走了.所以我也不会硬生生地带着大家去走上绝路,我已经与明军将领达成了协议,我们将投降.”

  大堂之内一阵小小的骚动,但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这个结局,早就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今天,卞某想要拜托大家最后一件事,不是以大将军的命令下达,而是以你们曾经的一位战友请求你们站好最后一班岗,大家都很清楚,你们投降之后,不会有性命之忧,了不起就是卸甲归田而已,但我卞氏族人,却必然不能活命,所以,你为一个父亲,一位族长,我要为这些人谋一条生路,我的儿子,将在今夜带领一部人离去,过一段时间之后,卞文富会带着另一部人离去.在这之前,我请求大家依然能站在你们的岗位之上.”卞无双深深的弯下腰去,”我不会走,我会在这里走完最后一程,请大家满足一个父亲最后的请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