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真正的战斗要开始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两支骑兵一追一逃.

  在后面追着的是江上燕的斥候骑兵,大约有一百余人,前面奔逃的是一支五六十人的火凤军游骑.

  自从江上燕进入刑州之后,这种小型的战斗就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这些小型的火凤军游骑部队,从来都不会正面与江上燕的骑兵冲突,而是像一只只鬣狗一般,逡巡在江上燕大部队的周围,寻找着一切可能利用的漏洞想要偷袭.

  江上燕的骑兵不存在着后勤队伍,士兵们一人双马,一应后勤所需,都是自行携带,一般会准备十天左右的消耗.这让火凤军的游骑基本上找不到机会.

  唯一让人恼火的就是,他们会在夜晚部队扎营之后,发动一次又一次的佯攻.这就很让人恼火了,这就像在夏日里,虽然你睡在蚊帐里头,但在外头老有一只蚊子在你耳边嗡嗡地叫着,也让人心烦不是?更何况,你要是一不小心,胳膊腿儿什么的靠近了蚊帐,他们隔着帐子也还能叮你一口.

  本来江上燕是懒得理会这些游骑的,他们的目的无非就是迟滞自己的行动,但连续数天之后,江上燕终于恼火了,泥人也还有土性呢!于是一支千余人的骑兵队伍作为突前,与这些火凤军展开了一场追逐绞杀.

  火凤军不敢与江上燕的大部队碰,但一支千余的骑兵前锋,还分成了若干个小队之后,他们自然也就有了一战的信心和勇气.

  总体上来说,双方在这场相互的绞杀战之中平分秋色,火凤军是楚国翘楚,个人战斗力相当出色,缺点是作战经验太少.江上燕的骑兵队伍个人能力稍有欠缺,但却一直在战场之上打磨,属于那种知道怎样将自己有限的战力发挥到最大程度的部队.

  这样的相互绞杀从江上燕进入刑州开始,一直随着江上燕的大部队整体向前推进而向着刑州与相州的边缘移动着.

  打斗到现在,江上燕的前锋斥候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因为他们伤亡了,能从大部队立马得到补充,而火凤军放在刑州的游骑数量有限,孙承龙也不可能在这种游击战中投入太多的自己的精锐,必竟他的目的只是拖延对手的进军速度而已.

  奔逃的火凤军不时会在马上回头拉开骑弓射出羽箭,奔射之术对于骑兵来说,是相当高级的技能了,江上燕的骑兵可不会,事实上在整个大明骑兵之中,拥有这种骑射之术的也不多,整支部队都能拥有这种技术的,大概也只有秦风的亲卫营烈火敢死营而已.那是一支几乎全能的部队.

  像江上燕的骑兵,配备的是明军专门为骑兵打造的骑弩.这种骑弩一次只能装一支弩箭,缺点很明显,射程很近,需要逼近到对手二十步左右的时候发射.这与骑弓无比相比.优点就是可以在战斗之前提前装好,操作简便.本来明军还有连发骑弩,但在实战之中,这玩意儿可快就被抛弃了,因为在高速的骑兵作战之中,二十步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射出这一箭之后,有经验的骑兵大多是立即扔掉手中的骑弩而准备作战了,不少的士兵因为舍不得抛弃这种骑弩而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对于火凤军这种在七八十步左右射出的羽箭,追在后面的江部骑兵只能忍受着,好的是火凤军的这种射击准头也欠佳,而且每一次射击都会减慢他们的速度,反而会让身后的追兵离他们更近一些.

  追击的江部骑兵很兴奋,因为他们这是第一次在人数之上占据了绝对的多数,根据这段时间的作战经验,只要他们能追上这支火凤军骑兵,能全歼他们并不是梦想,这一段时间,他们的伤亡并不小,每个人的心里都憋着一团火.

  但很显然,兴奋的他们没有注意,前方的敌人的速度时快时慢,不像是在亡命奔逃,反而是像在吊着他们.而他们的位置,现在已经到了刑州的边缘地区,非常靠近相州了.

  前面的火凤军骑兵掠过原野,马蹄毫不留情地践踏过原野之上青青的禾苗,田边,有着一个个堆集的草垛,没有人注意到这些东西,因为这种景象在农村实在是太常见了.

  火凤军飞快地掠过,而当毫无防备的江部骑兵掠过这些草垛的时候,看似平常的草垛之中,突然传来羽箭破容的啉啉之声,一排排的羽箭从草垛之中射了出来.

  靠近草垛的十数名骑兵惨叫着翻身落马.

  其余的骑兵大惊失色之下,立即纵马四面散开,草垛翻飞之间,一排排的人出现在草垛之上,居高临下,向着骑兵射击.

  江部骑兵们怒吼着策马飞奔,除了第一次被偷袭之时损失惨重之外,接下来草垛之上的这些箭手对他们的威胁就很有限了,从这些人的装束以及手法上来看,他们并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反而像是一些地方武装,更准确地说,只不过是一些勉强能开弓的乡民.

  一部分骑兵高速逼近这些草垛,另一部分则向着返身冲杀回来的火凤军杀过去.

  草垛之上的乡民飞快地从草垛之上溜了下来,拔腿便向着前方狂奔,不少人甚至扔掉了手中的长弓.

  但两条腿显然是比不上四条腿的,江部骑兵迅速接近,手中的骑弩已经取了出来,伴随着啉啉的声音,一枚枚的弩箭钉在了那些奔逃的乡民的后背之上,将他们一一射翻.

  扔掉手中的骑弩,骑兵们摘下了鞍桥之上的刺枪,俯低身子,开始加速冲刺,准备将所有的这些敌人全都挑翻在地上.

  第二轮袭击,就在这个时候到来.

  一根根的绊马索在青苗之中弹了起来,追击的骑兵顿时人仰马翻,更多的人从农田前的水渠里,从远处的草垛之中,从半人高的青苗之中站了起来,手里执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有的甚至手执锄头,羊叉杀了过来.

  百余名骑兵转眼之间便消失了一半,剩下的江部骑兵见势不妙,立刻转身拨马飞逃.他们或者可以杀死更多的敌人,但如果被这些人缠住,再有火凤军骑兵在外游猎,只怕就要全军覆没在这儿了.

  追逃之间,瞬间易势,这一次轮到江部骑兵狼狈奔逃了.

  距离这一次的争斗数十里外,江上燕的骑兵已经扎下了大营,没过多久,正在军议的江上燕便接到了连二接三的前探斥候遭遇伏击,损失惨重的报告.

  “连续五起我军斥候遭遇袭击,而且发生在一天之内,地域分布在五十里范围之内,我们一共损失了二百名斥候.”一名将领愤怒地道,”当我们的大队骑兵赶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跑了,我们的士兵被他们砍走了脑袋,扒走了身上的盔甲和所有的武器,连衣服都被扒走了.”

  他的话立刻让帐内所有的将领们都愤怒了起来.

  “查清楚了没有?这些伏击者来自哪里?”江上燕怒力压下心中的愤怒,杀死敌人,夺走武器,剥下衣物,这事儿不新鲜,但砍下脑袋也带走,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过了.

  “查清楚了.”将领声音低沉地道:”敌人来自雅畈县包氏家族和查氏家族,这两大家族现在盘距在二龙山和狮驼山,各自距集了约三千名青壮,他们应当是得到了相州孙承龙的援助,这些武装力量里能看到一些楚军军官,更重要的是,在二龙山和狮驼山之间,驻扎着一支约三千人的楚军,他们的背后,就是高梁河唯一的一道桥梁.”

  江上燕转过身来,看着身侧挂着的地图,”盘踞在二龙山和狮驼山?”

  将领点头道:”这两家是雅畈县的地方豪族,在二龙山和狮驼山依山势建立起了自己的堡寨.我们抓了一些本地的乡民,从他们口里知道了一些这两座堡寨的情况.”

  “不好打?”江上燕问道.

  “对我们骑兵来说,的确不好打.对他们来说,选择相对较多,可以出击,也可以据寨固守,实在不行了,还可以逃进山里.”将领有些恼火地道.

  “有恃无恐啊!”江上燕冷笑道,”不过不识大势,自取灭亡.宿迁所部离我们有多远?”

  “距离我们还有十天的路程.”将领回禀道.

  “二龙山和狮驼山之间距离多少?”

  “约十里路,而三千楚军就扎营在这段路程之上,与两山形成一个倒品字形.江将军,我们是要等宿将军的部队顶上来之后再展开进攻吗?”

  “那岂不是让宿迁笑死?”江上燕呵呵一笑:”杀了我的人,那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传我的命令,大军休息三天,三天之后,我们出发.倒品字形的口袋,是想让我钻进这个口袋然后三面夹击吗?想法很好,可是也得看包围者的实力,咱们就来钻一钻.我带中军去钻这个口袋,左右两翼准备去攻击这两个所谓的堡塞,杀进去之后,鸡犬不留.现在我们已经基本进入了敌人控制的核心区域了,真正的战斗要开始了,没有必要再保持仁慈,对敌人仁慈,那就是对我们自己战士的不负责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