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渡河作战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杀得太狠了.”宿迁与江上燕前肩站在河堤之上,看着奔腾咆哮的河水,摇了摇头道:”都是些无知的百姓而已.”

  “当他们拿起武器向我冲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是百姓了.”江上燕冷冷地道.”当他们把我的部下的脑袋砍下来挂在堡寨之上炫耀的时候,便是我的生死大敌.”

  宿迁有些诧异地看着江上燕:”你心中的恨意太浓,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心情会很复杂呢?”

  江上燕哈哈一笑:”我的心情一点也不复杂.宿将军,当年我为了能回大楚效力,抵抗齐军入侵,曾在大明宫城外跪了几天几夜,陛下最初根本就不允许我回来.”

  “这我知道!”宿迁点头道.

  “那时的我对大楚真得是非常有感情的.”江上燕道:”可是后来,这些感情被一点一点的磨没了.我就想不明白了,大明也一直在打仗,就没有停歇过,可为什么大明越打越富有?百姓越打越有钱?而我们大楚,却越打越穷,打得百姓都吃不上饭了.每一次当我率领军队得胜归来,看到那些衣不蔽体的老弱妇孺还在拼命地在田地里劳作的时候,我就没有一点得胜归来的欣喜.”

  “大明皇帝陛下治国之能,的确无人能出其左右.”宿迁认真地道.”你大概和我一样,都希望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早些过上好日子这才归顺大明的是吧?”

  “有这个因素,但更多的,是现在我对这个国家只剩下了恨.”江上燕冷冷地道:”当程务本大帅死在上京城郊外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只剩下恨了.我就想打进上京城去,揪住闵若英的衣裳,问他一句,为什么?所以,拦在我面前的,都是我的敌人.”

  “陛下可能会斥责你,你要有接受惩罚的准备了,雅畈县的人,被你杀得只剩下一半人了.”宿迁沉默了半晌道:”这对于我们以后攻打相州其实是有害的,那边的人,会拼死抵抗我们的.”

  “都一样,我不杀,他们也照样会拼死抵抗我们.”江上燕冷冷地道.”马向东的绝户计,已经让他们没有了任何退路,所以从相州开始,不会再有轻松的战役,每一步,都会用血来铺就.大明军队有时候太过仁义了,这是会吃亏的,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不如由我来开这一个头,也算是给所有的大明军队提一个醒儿,从现在开始,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我们的敌人.”

  宿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看到雨水滴滴嗒嗒的落在手心之中,又看看脚下的河水,”过河这一仗不好打,春汛要来了,河水已经在上涨.我从雅畈县城之中找到了一部县志,翻了翻,发现每年的这个时候,高梁河都会暴涨,现在还只是开始,我准备提前发动进攻,希望能在对岸打下一个桥头堡,建立一个登陆的阵地.要不然等到河水涨起来了,想要过河,就更难了.”

  江上燕点了点头:”需要我帮什么忙?”

  “你的骑兵现在左右也没有什么事儿了,但也不能让他们闲着,你向左右两翼扩散出去,尽量将警戒线拉得远一些,我可不想楚军时不时地便偷偷地过河来敲打我们一下,高梁河上一艘船也找不到了,当然是被他们藏了起来.再者,让那些被你抓起来的苦力们砍伐木头,也需要人来看守,我估计你的骑兵去看守他们,效率会大大提高.”

  江上燕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没有问题,不过这一仗可能不好打,对面的防守很森严.”

  “再严也要打.”宿迁笑道.”对面的指挥就是那个孙润泽,看你们打的这一仗,这人也是一个狠角色啊,利用那两个蠢货掩护他撤到河对岸去,眉头都不眨一下的.”

  “他老子就是孙承龙.”江上燕道.”曾经的闵若英的贴身护卫之一.不要小看这个人,难缠得紧.此人过去是老皇闵威的贴身侍卫,跟着老皇帝打了一辈子仗的人物.”

  “放心吧,在西军多年,别的没有学会,小心翼翼倒是学会了,别说对面是一只大老虎,就算是一个小白兔,我也会用尽浑身解数的.”宿迁笑道.

  连通高梁河两岸的原本是一座大石桥,但在孙润泽撤过大桥之后,它就立即被毁掉了,事实上,在明军抵达之前,这座桥就已经做好了毁掉的一切准备了.楚军可不想派一支军队来守这座桥,然后与明人展开殊死的决斗.

  毁掉,那就一了百了.明人想要过河,那就准备自己架桥或者泅渡吧.对岸,楚军早已经严阵以待.

  数万苦力在明军骑兵的监视之下,开始在糜糜的春雨之中砍伐树木,碗口粗细的树木被伐倒,然后拴上绳子,用人力一步一步地拖到河堤边堆了起来.正如宿迁所说,这些最后成了俘虏的雅畈百姓,已经被江上燕的骑兵们杀破了胆,哪怕现在给他们发了斧头之类的利器让他们去伐树,也没有人动一下反抗的念头,甚至连丢掉斧头逃进山里的念头都不敢起,老老实实地干着活,砍倒倒,劈去枝丫,然后在泥泞之中,将这些木头拖到目的地.

  另外一些稍微弱一些的人,则在岸边,将这些木头一根根地卯接到一起,再用粗大的麻绳将他们一一缠紧,做成一个个的木头筏子.另外一些木头,则将一头削尖,准备用来架桥.

  当堤岸之上的木头堆集如山,木筏子在刑州这边的河面之上密密匝匝地布满之拍,宿迁终于在一个难得的晴天下达了渡河作战的命令.

  中军大旗直接移到了河堤之上,率先渡河作战的三千名士兵集结完毕,这些人脱去了身上所有的凯甲,只在头上戴了一个头盔.穿上盔甲当然可以提高防护效果,但在水上作战,穿着一身盔甲作战,一但沉到水里,沉重的盔甲就会成为你的摧命符.

  战鼓咚咚的响起,战士们呼喊着一队队的冲向河上的木筏子,篙杆在河岸之上轻点,木筏子便缓缓地向着对岸驶去.士兵们半蹲在木筏子上,靠着木筏子边上的士兵挥舞着手里的短浆,拼命地舞动着,中间的士兵则举着手里的盾牌,将自己和边上划筏子的同伴一齐罩起来.

  在过河的过程当中,他们是毫无还手之力的.

  第一批筏子离开河岸的时候,更多的人冲下了河堤,一个个的筏子划离了河岸,筏子上的士兵们开始将堆集地筏子上的圆木尖头朝下摁进河里,然后挥舞着手里的大锤,重重地锤击着.直到圆木只在水面之上露出来短短的一截.

  两排这样的圆木跟在士兵们的身后向着河中央挺进,栽进河里的圆木也越来越长.而在他们的身后,更多的士兵们则抬着一根根的圆木架在前方的两根桩子上,榫头是早就切削好的,对准了榫头,挥舞大锤,将木头钉进去,一个门框样的架子便形成了.

  这样的门框不断地向前延伸,愈来愈密集,当最后一块块木板拼上去的时候,一条路面便在河上开始向前延伸.

  在河上修路的士兵们的动作极其迅速,三千人在准备渡河进攻,在他们身后,却是有上万人在做着铺路的工作.当渡河的士兵们堪堪划到河中央的时候,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十数条桥面也在开始成形.

  河对岸响起了战鼓之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呼啸之声,无数的石弹从河堤之后飞上了半空,黑压压的向着渡过河中央的木筏子上砸了下去.

  石弹并不大,最大的也不过一斤来重,楚军用一个个的网兜将他们网住,发射上天空之中,巨大的力量撕碎网兜,无数的碎石便天女散花一般地砸落下来.

  不要小看这些并不大的石弹,当他们从天空之中落下来的时候,破坏力是相当惊人的.而此时在木筏上的楚军士兵,并没有什么躲避的余地,他们除了拼命地挥舞着木桨向前加快速度之外,就只能尽量地蜷缩起身体,所有人不再用手撑着盾牌,而是从木筏之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一根根木棍子,用他们来支撑盾牌,手臂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击打力量的.

  河面之上密集的水柱腾空而起,伴随着砰砰砰的击打在木筏之上的声音,盾牌之上的声音,不时有盾牌被击破,失去保护的士兵接近着被石弹击中,惨叫着翻身栽下河中,一个又一个的木筏在河中被击散了架,筏子上的士兵下饺子一般地落到河中.

  宿迁的目光并没有落在正在渡河的士兵身上,这样的场景,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更关注的是正在河上钉桩铺桥的队伍身上.当桥面终于堪堪抵达河中央的时候,他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这时才将目光看向第一批渡河的士兵身上.

  三千人的队伍,此时大概还剩下了三分之二,他们幸运地躲开了石弹的攻击,木筏子正在飞速地向着岸边靠近,而落水的士兵,有些已经随着河水浮浮沉沉飘向下游,有的则还在挥舞着手臂向着对岸游去.而对面的河堤之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士兵,手中闪着寒光的利箭,对准了已经准备登陆的大明士卒.

  “把霹雳火推过去.”宿迁大吼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