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跌了一个大跟头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又是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宿迁从大堤之上的营帐里走出来的时候,身上湿漉漉的极其不舒服,哪怕是在河堤之上比其它地方要显得干燥一些,但无孔不入的湿润的空气,却仍然让一切都显得湿哒哒的.

  士兵们们在吃饭,烧火用的枝条很湿,整个阵地之上到处浓烟滚滚,被风一吹,旋即便与河面之上的薄雾混作一团,使得河面之上更加朦胧了一些.

  江上燕踩着没过脚踝的泥浆啪哒啪哒地走了过来,眉头皱着道:”这该死的雨,老是下个不停,今天早上运过来的草料都是被雨水浸湿了的,还得晾干之后才能给马吃.”

  “这时节就是这样.江南雨多,可比不得北方.”宿迁打量着远处同样浓烟滚滚的楚军大寨,”孙润泽的兵力这几天应当消耗得差不多了,我估计他的大寨里最多还有三千能战之兵,如果他还敢向我发起冲锋的话,我不介意就在今天反起一次反攻.”

  “准备去打他那个寨子?只怕不太好打.”江上燕道.

  “如果他有五千人守寨子,我只会碰一鼻子灰,如果他只有三千人守,那我便有可能打破他,但如果他低于三千这个数字,那胜利就一定是我的.”宿迁道.

  “地面太烂了,霹雳火太难运动过去,过去了也如果有个什么意外,也撤不回来.这样的破天气,这样的破环境,还不如抱元守一的好.”江上燕道.

  “大部队还要几天才能上来?”

  “原本还要四天,这样的天气,五六天看能不能上得来?”江上燕道.”苍狼,锐金都是步卒,而且装备众多,这样的泥浆地,前进速度就要大打折扣了,矿工营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的天气,他们就要学龟爬.也就皇帝陛下的亲卫营能迅速顶上来,但怎么可能让皇帝陛下孤军突前呢?”

  “孙润泽都打成这副模样了,楚军居然还没有援军过来,这有些奇怪,我准备今天再派斥候远一点出去打探一下,他对你已经完全没有威胁了,不需要我再为你守护左右两翼.”江上燕道:”心里老是觉得有些不安.孙承龙就不怕我们将他的儿子宰了?”

  “昨天我就已经接到了鹰巢探子发来的情报,孙承龙派来的援军已经出发了,不过同样是因为天气的原因,他们前进的步伐相当缓慢,老天爷是公平的,让我们痛苦的时候,也不会让对方觉得好过.”

  “来了多少人?”

  “你猜?”

  “猜个屁,快说.”

  “整整五万,在外头打了一张大网,正在慢慢地向我们围上来.他娘的,要不是顾虑到敌人的援兵随时会发动反攻,我早就冲上去把孙润泽干掉了.孙承龙的心也够狠的,就是打着让他儿子与咱们拼个你死我活之后,然后再想法子将我们一口吃掉呢.”宿迁道.

  “五万人呐!”江上燕脸色微变.对于他而言,现在的战场实在是太小了一点.

  “想要跳出去作战?”宿迁闻弦歌而知雅意,”相州可不是刑州,这里有数万火凤军驻扎,更重要的是,这里全民皆兵,你跳出去自然获得了自由的作战机会和自由选择战场的权利,但同样你会陷入到处处皆敌人,处处皆陷阱的境地.”

  “在这里施展不开.”

  “再等两天吧,等天气好转了你再走.”宿迁道.”这样的天气和道路情况,对马力的损耗太大,一旦被敌人缠住,你就麻烦大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江上燕点了点头,正想再说什么,却突然停了下来,霍然转身看向高梁河的上游,”什么声音?你听到了没有?”

  轰隆隆的声音在转瞬之间,就已经显得那么地清晰,一道黑线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之中,两人的脸色霎那之间唰地变得惨白.

  大堤之下,还有不少的大明士卒,更多的是从河对面运过来的物资和军械,十数道栈桥之上,来来往往的民夫还在向这边蚂蚁搬家一样的驮运着.

  高梁河上传来的巨大的轰鸣声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堤之上,正在吃饭的大明士兵纷纷站了起来,不少人手中的碗掉在了泥浆之中都毫无所觉,河滩上的士兵,民夫发一声喊,撒开双腿便向大堤之上奔来,栈桥之上,搬运东西的民夫也恐惧地大叫着抛掉了肩背上的东西,拼命地向着岸边跑来.

  汹涌的巨浪卷裹着无数的巨木,以令人恐惧的声势咆哮向下,只看了一眼,宿迁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十几道栈桥,一道也别想保住了.

  大水席卷而来,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河面之上的十几道栈桥被便一扫而空,桥上的那些没有来得及跑脱的民夫,瞬间便消失在巨浪之中,连一个泡沫都不曾翻起.河滩之上无数的物资军械被汹涌的大水不知冲到了什么地方.

  “他们在哪里筑的坝,蓄的水?”宿迁猛地睁开了眼睛,愤怒地吼叫了起来.

  “支流,一定是某一条没有引起我们注意的支流!”江上燕脸色苍白.

  两人对视了一眼,宿迁突然道:”江上燕,你在对岸有多少骑兵?”

  “五百人!”江上燕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看守大营里的挽马和物资.”

  “我在对岸,带上伤兵只有三千人.”宿迁道:”福不双至,祸无单行,敌人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上游筑坝蓄水,那么就肯定会再派出一支人马去袭击我们在江南的大营.你马上得走,往上游走,找到对方过河的地方.”

  “孙承龙的五万援军,原来是来消灭我们的,并不是来支援孙润泽的,宿迁,我冲出去的希望只怕不大.”江上燕握紧了刀柄.

  “能不能冲出去是你的事情.”宿迁道:”哪怕你只冲出去一部分呢,也能毁掉敌人渡河的工具,我们回不去,他们也别想过河.几天的功夫,皇帝陛下的军队就会顶上来.这个时候,咱们一起困在这儿,你还不如跳出去,哪怕外头同样艰难,也比局促于这一地要好得多.”宿迁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上了孙润泽的大当,如果我不是担心过多的损失而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将他拿下来,现在我们的境地就会要好得多.”

  “好,我会努力地冲出去,就算冲不出去,也会尽量地在这个圈子里拼命折腾,给你多折腾出一点空间来.”江上燕道.

  宿迁伸出手去,与江上燕重重一握,”这一次咱们两个都栽了大跟头了,有命活下来,再去皇帝面前请罪吧.”

  “胜败乃兵家常事.”江上燕洒然一笑:”只要不死,便还有机会翻本.听,果然如你所料,敌人已经过江向我们的老营发起进攻了.”

  高梁河上的狂暴河水来得快,去得也快,一阵狂涛骇浪之后,大水褪去,只留下了满地的狼藉,而对岸,一支庞大的骑兵队伍正在鲜艳的火凤旗的引领之下,向着明军老营疾扑过去.

  江上燕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自己的骑兵营里,五百名骑兵驱赶着大比的挽马冲了出来,迎面冲向了如狼似虎的敌军,而在他们的身后,宿迁的步兵们正在开始布阵.

  这五百名骑兵正准备用他们的生命来为这些步兵争取到更多一点的准备时间.

  五百骑兵,上万匹挽马,瞬间便与突袭而来的上万火凤骑兵对冲在了一起.刀枪的撞击声,呐喊声,战马的嘶鸣声,隔着高梁河能清清楚楚地听到.

  江上燕微微闭了一下眼睛,便转过身向着堤下大步走去,不再去看对岸那些飞蛾扑火一般地冲向敌人的部属,因为他们的生死在他们决定发起冲锋的那一刻,便已经注定.

  “好儿郎!”宿迁重重地挥手在空中砸了一拳:”传令给对岸我部,焚毁所有军粮,不给敌人留下一颗粮食.”

  郭仪看着悍不畏死冲上来的数百明军骑兵,再看看不远处明军营地之中猛然腾起的股股浓烟和冲天大火,眼角微微收缩.

  敌人这是破釜沉舟,要与自己决一死战啊.想象中的敌人溃散的场景完全没有出现,哪怕他们只剩下了数百骑兵,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兵残,但他们仍然在准备战斗.

  这样的军队,是他最不愿意碰上的.说来也真是讽刺之极,不论是宿迁统率的西军,还是江上燕带领的骑兵,在不久之前,都还是楚军部队之中的一员,是楚军极具战斗力的边军系统之中的翘翘者,但现在,双方却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

  一念及此,郭仪便觉得世事太过于荒谬了,本来不应当是这个样子的,这些人本来该和自己在一个战壕里的.

  天空之中响起的强弩破空之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五百骑兵和无数的挽马,只不过是让自己的骑兵稍稍地顿挫了一下而已,相比较而言,前方的明军步兵阵地,倒是会给他带来更多的伤亡.

  “杀!”他举起了长枪,怒吼了一声.

  上万铁骑如同洪流一般倾泄过去,对面,乌泱泱的弩箭亦迎面扑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