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破阵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细雨之中,江上燕眯起了眼睛,前方出现了大批的楚军军阵.没有火凤军,来得都是楚国新组建的军队.八个军阵,超过二万余人的步军.

  江上燕还有八千余骑兵,面对着两万余步军,看起来并不吃亏,但江上燕却一点儿也不敢小视面前的敌人.

  楚国地处南方,适合养马的地方并不多,所以骑兵并不是楚国很擅长的军种,也只有在火凤军中,才装备了大批的骑兵.没有更多骑兵的楚国军队,在步卒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作为曾经的楚国高级将领,江上燕深知楚国步卒在面对骑兵的时候无数种战法.

  眼前的楚军将领旗帜他并不熟悉,但是一看眼前楚军步兵的布阵,江上燕就知道对手绝不是什么善茬儿,八个军阵,参次摆开,互相之间相互策应,相互掩护,对手的算盘很清楚,就是要利用这一个个的军阵消耗掉骑兵的速度,然后纠缠到一起.

  如果面对的是以前的东部边军这样的经验丰富的军队,江上燕二话不说,立即会掉头就走,这样硬攻楚军防守严密的军阵,对于骑兵来说,即便获胜,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毫无意义.但今天,一来面对的是刚刚组建的新军,经验肯定会不足,二来,他也无路可退.如果被楚军的大股部队围在这个圈子,他的骑兵能发挥的作用也会越来越小.近八千骑兵,需要一个很大的作战空间.

  只能一战!

  江上燕唰地举起了手中的双刀.

  在他身后,八千余骑兵一声呐喊,齐齐地举起了手中的刺枪.

  江上燕右手刀向前用力一挥,他右手边的一个千人队怒吼一声,在一名校尉的带领之下,策马出列,缓缓向前奔去.

  对面楚军军阵之中,低沉的军鼓之声开始敲响.

  马速愈来愈快,骑兵们身体开始逐渐伏低.

  楚军的战鼓之声越来越密集.

  率先响起的是一支支的强弩,带着尖厉的啸声破空而来.

  千余骑如同受惊的雀鸟一般,队形轰然散开,绝大部分的强弩落在了空处,在空中一直向前飞,直到力量耗尽,这才坠下地来,也有运气极不好的骑兵正好处在强弩飞行的路线之上,被势大力沉的弩箭击中,挨了强弩一击,一般情况之上,半截身子都会不见了.

  强弩看似凶狠,但造成的杀伤其实很有限,他最大的能力就是造成恐慌,延缓对手的马速,不过对于经验丰富的骑兵,一般不会有太大的效果.而江上燕的骑兵,恰恰就是那种战斗经验异常丰富的队伍.第一波强弩一过,他们散开的队形就又迅速地向一齐靠拢,便连那些的失去了主人的战马,也自然而然的向着大队人马靠拢.

  骑兵们的速度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仍然在向前加速.

  嗡的一声响,乌泱泱的羽箭飞上了高空,然后掉头而下,罩在了冲击的骑兵的上空.这一次骑兵们没有散开,亦没有其它任何的动作,他们只是将自己的身体伏在马上,听凭一支支羽箭落下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羽箭射在甲胄之上,有的弹开,有的却插在甲胄之上,不少的骑兵身上插了十数只羽箭,却仍然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冲锋.

  这样的密集射击,对骑兵造成的伤害比起强弩来也大得多,因为骑兵们的防护不差,但战马却不会有这么好的防护,它们的身上,只还过覆盖着一层牛皮.战马中箭,有的吃痛突然发狂,向前猛冲,脱离了队形,有的被命中要害,当即摔倒.在这样的冲锋之中摔下马来,绝大部分的骑士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亡,要么是被战友踩踏而死,要么就是摔得筋断骨折地死去.只有那些运气好到暴棚的人,才有可能侥幸生存下来.

  发狂的战马不约骑士约束向前猛冲,而马上的骑士在努力无效之后,也就干脆任由战马向前冲锋,面对着敌人整齐的军队,狂奔而去.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敌人如林的长枪阵容,死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个时候,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用自己的死亡,为后面的战友换来破阵的良机.

  看着第一波发动冲锋的上千骑兵已经有数十骑倒在了冲锋的道路之上,江上燕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才只不过是开始而已,事实上这样的冲击,第一波骑兵,从来都是伤亡最惨重的那一波.

  他的右手刀再一次前指,第一支千人队跃马离开了本阵.

  第二支千人刀离开大约百步之后,江上燕的左右双刀同时抬了起来,又有两支千人队一左一右离开本阵,向左右两翼包抄而去.

  前两支骑兵是江上燕破阵的主力,后两支骑兵则是对楚军其它的军阵形成牵制.

  第一队骑兵距离楚军的军阵已经相当近了,马上的骑士甚至能看到在高高的盾牌之后,如林的长枪之中,楚军士兵那一张张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扭曲变形的脸.前面的楚军在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但他们却无法后退,因为在他们的身后,其它的楚军紧紧地贴近着他们的身体.

  对于骑兵来说,冲到了这个速度之上,他们也再无退路,无法停下来,无法后退,当然也无法向左右两翼转向,强行转身的话,只会让战马的马蹄在这样的扭力之下无情地被折断.

  骑士兵嗥叫起来,马刺猛叩战马马腹,用力将马缰一带,战马高高跃起,向着前方一人多高的盾牌阵和密密麻麻的长枪撞了过去.

  隆隆的巨响之声连续不断地传来.

  有的战马没有跃起,直接撞在了盾牌之上,马上骑士被抛起,飞过了盾牌,向着枪林落下,他们在空中,竭力地将手中的刺枪前探,希望在自己死亡之前,能够戳死戳伤那怕一个敌人.

  盾牌轰然倒塌,紧顶着盾牌的士兵筋断骨折,口喷鲜血,上千斤的战马以这样的速度冲撞上来,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阻挡的.

  一时之间,人仰马翻,盾阵,枪林在一瞬间,出现了巨大的破口,而冲锋在最前面的骑兵,也几乎无一幸存.

  豁口刚刚出现的时候,第二排骑兵已经冲了过来,沿着这个破口继续向前突进,不断地扩大这个豁口.当第三排骑兵冲上来的时候,楚军的第一个军阵已经被凿穿了.

  凿穿第一个军阵的一千骑兵,此时已经损失了近三百骑,但更关键的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失去了速度.楚军的第二个军阵正在缓缓前压,使得他们失去了再一次发起冲锋的时间和空间.

  这样的情形,自然都在江部骑兵的预料之中,凿穿第一个军阵之后,他们不再向前,而是一左一右,向着两边奔腾而去,为后续的骑兵让出了冲锋的空间.

  此时,江上燕派出的第二个千人队刚好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来.已经被打穿打乱的楚军第一军队已经完全不能阻碍他们,他们沿着第一个千人队打开的缺口加速冲了过去,冲向了楚军的第二个军阵.

  而第一支骑兵则开始绕着第一个军阵不停地转着圈子,配备的骑弩此时终于发挥出了作用,一枚枚弩箭从骑兵们的手里射了出来,将失去了大盾掩护的楚军一个个的射倒在地,这个时候,他们有着充裕的时间,射出弩箭之后,将弩箭往马鞍之上一个特别设制的挂钩之上一持,从一侧再摸出一支弩箭,重新上弦,再次射击.

  步兵对于骑兵的伤害,主要就是集中在冲阵的那一刻,一旦步军军阵被冲散,在骑兵们面前,他们立刻就变成了极为弱势的一方,特别是骑兵还能纵马跑起来的时候.

  被打乱的楚军步兵们在密集的战鼓声中,竭力地聚拢着,当他们开始形成一个比先前小得多的军阵的时候,第一波余下来的七百余骑兵已经重新打开了聚集,呐喊声中,他们沿着第二个千人队冲开的第二个楚军军阵的豁口狂奔而去.

  而这个时候,江上燕的又一个千人骑兵正从本阵狂涛一般的涌出.

  就如同一波又一波的狂涛,江上燕的八千骑兵中的六个千人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断地循环着向前冲击,每破开一个军阵,他们便开始重新集结,而将冲击下一个军阵的任务交给后面的战友.

  楚军布置在左右两翼的军阵,此刻却并不敢妄动,因为移动就代表着军阵的散乱,而游戈在两侧的两个千人骑兵,等待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正如江上燕所期待的那样,对面的楚军,虽然有敢战的勇气,也有不畏死的决心,但他们很明显缺乏足够的经验,这给了江上燕很充裕的破阵时间,每当破开一个军阵的时候,他们重新集结起来的时间需要的太长了,这给了明军大量杀伤他们的机会.事实上现在的明军并不愿意与他们太多的纠缠,因为在他们的前方,还有数个军阵.一旦无法破开剩下的军阵,而在他们的后方,楚军又重新集结起来,对他们来说,就太过于困难了.

  但很显然,这支楚军在能力之上还无法达到如此高的要求.

  这个发现,让江上燕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