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心悦诚服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周济云离开杨致的临时驻所的时候,脚中踉跄,整个人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几个亲兵费了老鼻子的力气才将他架上马去。

  大明的烧刀子明不虚传,周济云对这酒的烈性不是不清楚,但是架不住席间众的相劝,特别是女将余秀娥。

  杨致喝酒一般般,马上有和那个和尚也比不上自己,问题就出在那个余娥娥身上,宴席一开,桌上便形成了三对一的局面,对此,周济云当然早有准备,对于他们来说,自己还是一个外人。而想要融入这样的一个圈子,酒桌之上自然是最佳的途径之一。事先已经扩垫巴了一下肚子的周济云很有信心以一敌三而不落下风。

  起初事情的确是按照他的预相发展的,几碗烧刀子下肚,周济云还保持着清醒,对方三人说话都已经开始打结了。但谁也没有想到,起初一起温文娴淑如小女人一般的余秀娥突然站了起来,三个大碗一字排开,三碗烧刀子倒得满满的。一句:“周将军,我先干为敬,以后还请周将军多多照拂”之后,三大碗烧刀子便次第下肚,然后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盯着周济云。

  周济云这才知道上了当,原来今日拼酒的主力,根本就不是这三个男人,而是这个一直不露声色的小女人。

  啊呸,什么小女人!直到这个时候周济云才反应过来,余秀娥就是一头人形母老虎,战斗力比她男人强悍多了,先前自己是被她看起来娇小玲珑的外表的欺骗了。

  输人不输阵,周济云做好了被抬着回去的打算,一口气连干了三碗酒。

  三碗酒下肚,席间倒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对面几人的表情看起来更加欢畅了一些,其实杨致几个的表情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周济云仍然能明显地感受到他们与自己的距离,在三碗酒下肚之后,似乎骤然拉近了很多。

  接下来杨致的举动更是让周济云心生熨贴,因为烧刀子酒被撤下了桌子,换上了颜色亮丽的甜丝丝的果子酒。

  但饶是如此,烧刀子强烈的后劲,仍然让周济云最后顶不住了。

  宾主尽欢,骑在马上东倒西歪的周济云努力睁大醉眼矇眬的眼睛,向着对方拱手:“大将军,感谢盛情招待,改日周某作东,请大将军尝尝地道的长安菜,我营中可有地道的长安厨子。”

  “一定会来。”杨致笑吟吟地道。

  偏转头,看向和尚,此刻他也彻底放下了最后的一丝心防,毫无顾忌地道:“和尚,以后咱俩单挑一场,不许婆娘帮忙,跟你老婆喝,输了我丢人,赢了也没什么好夸耀的,敢不敢?”

  “有何不敢?”和尚此时也是喝得脸红耳赤,见周济云单挑了他作伐,哪里肯丢这个脸面,当下挺胸昂然作答。

  “好,那就说定,诸位,告辞,告辞。”拨转马头,便向城外行去,两个亲兵一左一右紧紧地靠着他们的主将,喝成这样了,要是从马上掉下来,那可就出大洋相了。

  看着周济云远去的背影,杨致微微点头。

  “我不如他!”他突然道。

  “你哪里不如他了?怎地灭自家威风,长别人志气?”和尚瞅了一眼杨致:“你与他一样,出身名门,都有一身本事,你已晋身宗师,他还在九级上晃荡呢。如果说起打仗,他的确资历比你更深厚一些,但经验这东西,你多干几场不就来了,你比他年轻十好几岁呢,将来他与你没得比。”

  “不是说这个。”杨致摇了摇头,“此人拿得起,放得下,眼高于顶却又弯得下身段,和尚,在咱们几个人跟前,他是结结实实的前辈了,但你看他今天的表现,易地而处,我还真做不到。”

  和尚楞了楞,想想倒也真是这么一回事,但凡有本来的人,都是有一身傲骨,一腔傲气的,想要他们低头弯腰何其难也,要是这样的人,真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大才了。

  “大将军,此人,我们能完全信任吗?”马上有问道。

  “大齐世家豪门的八大家,被曹云几乎杀了一个干干净净,这周济云一身兼两家,既是周氏子弟,又是乌氏乘龙快婿,几乎所有的亲人都被杀光了,而且潞州一战,他也彻底断绝了与齐国修好的可能,他的麾下主要将官,都是八大家子弟,这份血海深仇又岂是能轻易化解的,所以啊,他是绝对可以相信的,也是我们可以借重的,此人在军事上的造诣,绝非你我所能比,所以以后啊,大家都跟着他多学一点吧!”杨致道:“陛下对他很看重的。”

  三人都是点头,周济云扬名天下的时候,他们都还没有从军呢!

  “今天就这样散了吧!大家回去之后要各自约束自己的部下,苍狼,锐金都是大明老营头,士兵将军都有些傲气,约束着他们不允许与其它部队发生冲突,伤了和气,整编的当口,出了这样的事情,接下来就不好做了。”杨致吩咐道。

  “明白!”三人拱手向杨致告辞。

  马上有转身大步离去,和尚这边刚上蹬鞍上马,却不防被余秀娥一把扯住了耳朵:“你个夯货,我看那周济云喝醉了都比你清醒,你还答应跟他单挑,我看到了那一天,我得把你拖死猪一样拖回来。”

  和尚哎哟哎哟地叫着:“媳妇儿,留点面子,这么多人看着呢!”

  “要啥面子,等那天周济云跟你单挑,你喝得跟死猪一样就有面子了?”

  “他拿你作伐,我岂能认输,就是喝个半死,也绝不退缩半步!”和尚梗着脖子,过着脸膛大叫道。

  看着这一幕,杨致不由哈哈大笑,转身进门而去,这两口子,娃娃都快两岁了,但还是这般恩爱,倒也是羡煞旁人。

  周济云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阳光灿烂,竟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昨天晚上,是他这几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个觉。

  睁开眼睛便看到大帐的一角茶几边上,岳开山正坐在哪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书。一拱身坐了起来,“这些亲兵们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你来了,也不知道叫醒我,等我等了很久了吧?”

  “不久,难得看你睡个安稳觉,不忍心叫醒你,倒不必怪那些当值的亲兵,是我吩咐的。”岳开山含笑扬了扬手里的书本:“这是大明的钱法,我也是昨天从曾议政那里拿到的,这书是大明帝国银行的苏灿写的,保密级别极高,看了这书,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原来,钱还可以这么玩!”

  岳开山合上了书本,“我现在有些明白,大明是怎么在数年之间,就让富庶的楚国一蹶不振,经济崩溃的了,说起来,田汾还真是有先见之明,不管大明在早前双方的谈判之中如何要胁,让步,就是不允许大明的银行之类的机构进入大齐。如果他们去了,只怕现在大齐也要摇摇欲坠了。”

  “早晚都是亡。”周济云冷哼了一声道。

  “大明是初升的朝阳,大齐却已日薄西山,曹云上位,只怕也是治标不治本,我跟你一样,看好大明。对了,昨天去见杨致杨大将军,看起来相谈颇欢啊,不然不会醉成这样。”

  “不好意思,栽在一个女人手里,余秀娥,你知道吧,那个女人,真是恐怖!”周济云赦然道。

  岳开山大笑:“大明最出名的三个女人之一嘛,第一是皇后,这个不用说了,第二是女财神王月瑶,手指动一指,便能让人瞬间上天抑或瞬间被打入地狱,第三便是这攻城拔寨凶悍之极的余秀娥了。你本就应当多多提防好的。”

  “外表太具迷惑性。”周济云摇头叹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会上这样的大当了。开山,这一次我真是心悦诚服,五体投地了,难怪大明有今日这样的成就,明皇之心胸气度,的确能让人折服。”

  “这么说整军的事情,与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岳开山有些惊讶地问道。

  “对,根本就不存在着把我们的军队拆散这样的说法,杨致说如此会导至所有的部队战斗力下降,所以,我麾下的部队,仍然由我直辖,一丝不动。明皇如此信任我,我自然要给予相应的回报。”

  “你没说的别的什么?”

  “我还是要求他们将军法官派来,大明的军法官都是隶属于都御史衙门的,别人投桃,我自该报李。”

  “合当如此,我们现在这样的处境,的确是要小心翼翼一些。”岳开山点头,从怀里摸出一几纸来,放在了周济云的面前。

  “这是什么?”周济云问道。

  “这是早前豪门世家在明国提前布好的棋子,名单都在这上头了,人们已经分布到了大明疆域的各个地方,你自动成为了大长老,这些人,你要做到心中有数,按我的估计,以后你肯定会成为大明军方的重将之一,有机会的,值得提拔帮助一下的,便顺手为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