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意想不到的重逢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握着手里的这卷名册,周济云似乎踌躇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打开看,而是从一边取出了一个小盒子,将东西放了进去,又将其塞进了一口大箱子的最底层,这才回来,坐到了岳开山的身侧.

  岳开山只是静静地看着周济云的动作,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马上就要走了.”岳开山仍然显得很安静,”以后你在这里,我却远在西地陕郡,相隔数千里,想再见一面,可就真不容易了.”

  周济云微微点头,这便是帝王的用人之术了,自己的岳开山的最佳的搭档,一文一武,一个主军事,一个善后勤,但很显然,大明皇帝不会将两人放在一起使用.

  “秦人悍勇,陕郡人丁众多,但却更加贫苦,上一任的郡守因为做得不好而被免职,你去了那里,也需多加小心才是.”

  岳开山笑了笑:”这个你倒不用担心,当初我们初来昆凌郡的时候,这里人,还不是视我们如仇冠,但几年下来,谁不夸我一声岳青天呢!我会做好的,而且皇帝给陕州给了最好的政策,还有大量的银钱支持,比起我们当年在昆凌郡可是好上了不少,要是还做不好,我还是岳开山吗?”

  “带上一队我的亲兵去.”

  “皇帝可不会允许我私自带着军士去.”

  “他们会退役的,以后就是你的家仆了.”周济云冲着岳开山伸出手去,”就得好不好的其实并不打紧,最关键的是,不要出乱子,还要活得健健康康的.”

  “当然!”岳开山笑着,露出四颗白生生的牙齿,”我们一起努力吧,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在越京城中聚首.”

  周济云也笑了起来,”也许有朝一日你可以去,但我绝对不可能.不过开山,如果有朝一日你真有这个希望的时候,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便告老归乡,卸去甲胄,去当一个田园郎!”

  两人大笑着站了起来,双双抱拳,深深的一揖到地,然后岳开山转身,大步向外行去.

  周济云掀开了帐帘,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从他的角度看来,似乎岳开山正在迎着太阳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离光明愈来愈近,最终,消失在那一团绚目的阳光之中.

  侧过身,他看向长安的方向,拳头一分一分的捏紧.

  “长安,我会回来的.”

  周济云遥望之中的长安,还是满目的疮痍,数万人大战所造成的创伤,不是短时间便能恢复过来的,老皇死去,新皇在洛阳登基,豪门世家覆灭,一系列重大的事件,让齐国举国上下震荡不已,曹云只诛八大家的命令,最大限度地保证了齐国的平稳,八大家为了这一次的政变,将自己几乎所有的精锐都集中到了洛阳以及青龙山中,失败之后,被曹云一鼓成擒,尽数在洛阳用最快的速度统统斩首,洛阳血流成河,整个大齐噤声.

  不得不说,曹天成虽然死了,但他荡平国内豪门世家的愿望却终于成真,不过享受这一成果的却不是这个始作俑者,而是曹云罢了.

  城中到处都是战争留下的痕迹,这个天下最大最豪华的城市,如今到处都是断垣残壁,瓦砾遍地,那一战,豪门世家的兵力最终几乎被全歼,只有一些零散的部众逃了出去,而两万留守的龙镶军也是伤亡惨重,一万余人的伤亡已经证明了这场战争的惨烈,如果不是驻守玉龙山的军队及时赶到,如果不是拓拔燕的三千骑兵在最关键的时候赶回长安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龙镶军的伤亡还会更重,全军覆灭让世家豪门彻底控制住长安并不是不可能,事情真到了那一步,那齐国真的会爆发大规模的内战.

  战后顾不得收拾残局的一万龙镶军,在曹冲的命令之下,火速赶赴洛阳,加入对世前豪门的最后一役,而长安的防守,便落在了刚刚回来的曹辉与拓拔燕身上.

  拓拔燕顿时忙得脚不点地起来,现在的长安城,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等到一切终于变得有序起来,已经是过去了小半个月了.

  他的妻儿就在长安,但他却没有时间去看一眼,今天,他终于抽出了时间,准备回家去看一眼,从那天黎明他冲进长安城,看到长安城的惨状之时,一颗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家人在这场战争之中命丧黄泉,好在战争结束之后,派回去打探的亲兵给他带回了好消息.妻儿安然无恙.

  拓拔燕的妻子大有来头,是齐国大帅郭显成的亲侄女,拓拔燕自从归齐之后,深受郭显成赏识,更是将自己弟弟郭显功的女儿郭漪嫁给了他,后来又提拔拓拔燕为横断山区主将,成为独镇一方的将领.

  这一场战争之中,长安城中被杀得干干净净的富豪权贵不知凡凡,但郭氏终究还是不同的,作为将门世家,家人不论男女,都是自小习武,家中仆人更大多是从军中退役下来的老兵,事情一发,在京城为官的郭显功立时便将两郭的所有人集中到了一齐,人人披坚执锐,坚守门户,出门去抗贼他们力不从心,但守住门户还是不成问题,必竟那个时候敌人的大军意在皇城,对于这样的一些抵抗力量根本就不在意,只要你不主动攻击他们,他们也不会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

  其实长安城中的权贵伤亡,一部分是最后的豪门世家兵溃之时,乱兵失去了军纪的约束,自然变成了一群毫无人性可言的野兽,另外一部分,则是被长安城中的一些趁机而起的暴民,黑帮趁乱所杀,

  但这些人如果运气不好闯进了郭氏这样的将门世家之中,那就只能哀叹自己的命运不好了.

  带着一队亲兵的拓拔燕勒住了战马,停在了一幢朱门大宅之前,朱红色的大门之上还留着明显的刀痕和撞击过的痕迹,高大的围墙更是到处都是破洞,现在正有一些工匠在哪里修修补补,原本门口两个威风凛凛的高大石狮子现在挪了一个位置,到了门楼子的两侧,显然战乱之夜,有人将他们推到了这里,试图从这里爬上去.

  但很显然,他们的下场不太好,因为石狮子上虽然被清洗过了,但拓拔燕仍然看到大张着的狮子嘴里,还残留着紫黑色的血迹.

  看到拓拔燕,门口两个虽然年纪有些显老,但却彪悍依旧的家人不由满脸喜色的迎了上来,”姑爷回来啦!”一人上前替拓拔燕牵马,另外一人则向门内飞奔而去.

  拓拔燕翻身下马,将马缰扔给前来迎接的仆人,自己则大步向门内走去.

  大门之内更乱,更多的仆人正在忙忙碌碌地收拾着,显然,战乱当天,乱兵还是攻了进去,因为大院里凌乱一片.

  除了忙碌的仆人,院子里更多的还是一些精壮的挎刀汉子,拓拔燕扫了这些人一眼,突然停下了脚步,有些震惊地看着几个人,虽然时隔多年,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些人.

  孙军孙大刀,燕小乙,铁青,更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是,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一个,居然是前越太子,吴京.

  不过此时的吴京,早已经不复当年的模样,满脸风尘之色,此时也正有些尴尬地看着他.

  “太子殿下!”拓拔燕不由失声叫了出来.

  吴京苦着脸走了出来,抱拳一揖:”拓拔将军,万万不能这样叫了,前越都没了十几年了,现在只有大齐一介平民吴京.”

  看着对面的吴京,拓拔燕也是满心的感慨,当年,就是他带着孙大刀,燕小乙,铁青等一帮人保护着吴京逃往齐国,那一路,可谓满是血腥,死得也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了.后来他回去抚远加入了蛮军,而孙大刀燕小乙他们几个却决定跟着吴京到长安.

  他们是准备跟着吴京来长安享福的,却不想后来明国愈来愈强壮,居然发展成了能与齐国相抗衡的大国,而且秦风治国有方,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将民心收服,成了大明最忠心不二的支持者.齐国也随着形式的发展而与明国更多的展开谈判而不是对抗,这样一来,吴京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也消失殆尽,最终被齐国抛弃.

  失去利用价值的吴京,只能自谋生路.而跟随他的孙大刀等人此刻倒也没有抛弃他,而是一直跟随着他在长安苦苦挣扎.

  “孙兄,小乙,铁兄!”拓拔燕看着另外几人,拱手道,

  “见过拓拔将军!”另外三人赶紧躬身为礼.当年几人身份差别并不太大,但现在却是天差地别了,现在的拓拔燕,已是齐国大将,更是郭氏的女婿,而他们,却已经沦为普罗大众了.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外,几年前听说太……吴兄开了一家武馆,不知怎么会在这儿?”拓拔燕问道.

  吴京苦笑道:”三个月前,我们的武馆搬到了这条街上,战乱发生之后,我们武馆人手单薄,正好郭大人号召大家一齐抗贼,所以我们武馆里的人,都统统到了这里一齐抗敌,大战过后,我们武馆已经被毁了,没有了栖身之地,郭大人念在我们作战有功,便暂时让我们住在这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